|滾動|專題|國內|國際|臺港澳|上海|文娛|IT|精選|體育|財經|社會|參考|科教衛|圖片|

                     >>新聞中心>>新聞精選>>正文
河南高考出現“雇傭生”

南方周末3月3日報道:2000年7月份高考中,河南省確山縣第一高級中學上線人數多達213人,創下該縣近10年來最高紀錄,校方稱此成績“連跨三個臺階”。為此,確山縣政府特地發文,向全縣通報表彰。

但去年底該縣傳來消息,在去年高考中,確山一高花錢“雇傭”大量外地高二年級學生參加高考。記者對此展開調查。

“起死回生”的會議

確山縣第一高中深藏在縣城一條小巷之中。這所確山縣惟一的省級重點中學歷經輝煌,但近年學生高考成績逐漸下滑,1999年在駐馬店市倒數第一。

也就是1999年秋季,原確山縣教委電教中心主任王秋月“受命於危難之中際”,出任一高校長。

2000年4月,一年一度的高考報名快要到了。13日晚,學校召開全體教職工會議,校長王秋月宣布:為了提高高考升學率,確山一高今年要招募“雇傭生”參加高考。現在全校總動員,每個老師都要出去“挖”學生,到時候,隻要成績超過省級專科分數線,誰“挖來”的學生獎勵誰2500元。王秋月此言一出,舉座皆驚。

2000年12月25日,一位害怕透露姓名的中年教師回憶說,當時大家都嚇了一跳,這可是違法亂紀啊。

但是,對於一個工資不過幾百元而且時常被拖欠的中學教師而言,一名上線學生2500元確實是個難以抗拒的誘惑。

在這次讓教師記憶猶新的“全校總動員”會議上,王秋月校長還另有一番高論。她說,“挖”學生對別的學校是“錦上添花”,對我們則是“起死回生”,是“雪中送炭”,因此,我們不僅今年要“挖”學生,明年還要繼續“挖”。

在這種精神的鼓舞下,老師們奔赴平頂山、洛陽、南陽、周口、信陽、許昌,甚至黃河以北的新鄉等地,尋找可以替學校“爭光”的學生。他們中有的是利用課餘時間,有的則“課也不上了,先拉來學生再說”。後來,學校開始組織人員集體出動。知情人告訴記者,去年5月間,學校兩次派人出遠門“挖”學生。其中一次是中層領導帶著十來個教職工,分成三路,一路去遂平縣,一路到漯河,另一路則到了河南北部的新鄉。這一趟,從遂平“挖”來5人,從漯河“挖”了7人,去新鄉的老師則是白白候了兩天,沒帶回一個學生。據反映,當時的高三(2)班班主任鄧某和高中物理老師張某“發了大財”,前者共“挖”了二十多名“雇傭生”,後者“挖”了十多名。據後者向同事透露,他從學校拿到六萬多元報酬。

神秘“雇傭生”

知情人透露,“雇傭生”的來源無非三種:一是外地高二年級學生,二是當年已被保送的高三畢業生,三是高中剛畢業的大中專院校學生。其中,第一種最多,也是確山一高重點“挖掘”對像。他們是那些已經學完了高中所有課程、成績優異、完全可能在高考中表現突出的高二年級在讀生。在和確山一高“雇傭”與“被雇傭”的關繫中,他們看中的是可以免費得到一次練兵機會,而確山一高要的是他們可以增加上線人數。

這些在確山沒有參加體檢、沒有學籍檔案、沒有戶口的外地學生,考試前都順利地領到了準考證和耳機,當然,準考證上的名字是假的。

一位現正復讀的學生回憶,當時看到班級裡突然多了些陌生的面孔,他們也不說話,領取準考證和耳機之後,立即就不見了,從此再也沒有見過他們。“陌生面孔”以鄧某的高三(2)班為最。該班原有學生70多名,但是報名參加考試的竟有100多人,在九個畢業班中,這個班級“雇傭生”陣容最為龐大。

據了解,2000年高考前夕,外地大批的“雇傭生”來到確山縣城,在拉他們來的老師安排下,主要集中在楊靖宇賓館和民政賓館住宿。楊靖宇賓館住著來自信陽市平橋高中、信陽明港高中、南陽唐河縣高中的十多個學生;民政賓館住著來自平頂山、洛陽、周口、許昌、漯河等地的學生,人數約50∼60之間,由“帶隊”老師負責喫住行,所有開銷由後者和賓館老板結賬。

幾個證據

記者查到了確山一高招募“雇傭生”的幾個證據:

畢業生人數與報考人數不符,後者遠遠超出前者。縣教委提供的數字是,2000年度確山縣一高參加高考,數為833人。

2001年1月11日,校長王秋月稱,這些學生包括應屆畢業生、復讀生及少量回確山考試在外地就讀的考生。一位老師偷偷告訴記者,王校長說的830多個考生數字絕對是假的。九個畢業班和復習班學生怎麼算也不會超過600人。

而去年高考前,9個畢業班每班都迅速“膨脹”。鄧某班變成148人,張某班激增到100多人,連42人的高三(9)班也增至60多人。

1月上旬,記者得知,民政賓館接待過鄧某的“雇傭生”,而且五個月前的這筆幾千元開支,鄧某至今未還。提及此事,這位不願說出內情的老板氣不打一處來。2月5日,當地知情人給記者打來電話,稱同樣接待過“雇用生”的楊靖宇賓館老板李大毛“絕對願意站出來作證”。李大毛說,去年高考前一兩天,確山一高物理老師張某用李的夏利車(車號是豫Q80816)到南陽市唐河縣拉學生,“拉了好幾趟,共有十幾個人”,考試期間,張某的愛人還專門到賓館幫忙做飯。

此外,記者采訪期間,有高三學生證實,在有關老師的鼓動下,本校四名高二學生也做了“雇傭生”,他們是現在正讀高三的朱某某、李某某和許某等人。

記者還見到了一份“確山縣2000年普通高招統考考生成績冊(理工類)”,其中有46名上線考生缺少檔案。學校解釋說,缺檔案的情況很復雜,有些是學生不提供自己的資料。一位教師指著成績冊說:“有這樣拿高考考著玩的學生嗎?他們都是隻管考試不去上學的‘雇傭生’。”

應試教育的怪胎

1月11日,王秋月校長接受采訪時信誓旦旦:確山縣一高2000年度考上大學的都是自己的學生,我們絕對沒有買學生。她說,參考學生中有確山籍但未在確山就讀的學生。由於確山學生流失嚴重,縣政府出臺了文件,要求學生回戶籍所在地報名考試,公安、教育部門實行制約(其實最後也沒有制約著),這符合省招辦的精神。回來的學生主要是從駐馬店地區高中、遂平縣高中回來的復習生。由於他們在那裡有押金,學校就替他們彌補了沒有退回的押金,少的500元,多的2000元。她算了一陣說,總共花了不到5000元。

王校長說,提高教學質量主要是練“內功”,靠買是買不來的。經過努力,2000年確山縣第一高中高考工作上了三個臺階:第一,上線淨增人數上了個臺階;第二,“應屆生建檔人數比率上了個臺階”;第三,是上線人數的全縣人口萬人比率上了個臺階。

針對確山縣第一高中的行為,當地主管部門稱“不清楚”。縣教委主任王海金說,確山一高有沒有買學生,教委沒有調查,不好表態。現在報名參加高考的一部分權力已經下放到學校,證明學生戶籍所在地等資格審查工作,隻要班主任簽字證明就可以了。

在駐馬店下轄的九縣一市,為了爭奪高考錄取名次,幾乎所有的高中都使出渾身解數,四處“挖”生源。當地一位官員透露,和確山縣相鄰的××縣高中,竟然實行了學校和“110”聯動,防止學生流失,當然,防止流失的大多是正在讀高二的優等生,他們是“雇傭生”的主力。

當地一位教育界人士指出,有些學校為了給自己臉上貼金,不守規矩、亂用“雇傭生”參加高考,抬高了錄取分數線,害得一部分正規畢業生考不上學校,打亂了國家招生計劃,是蓄意給高考添亂。有關人士同時指出,這是應試教育結出的又一個怪胎。

(作者 李玉霄 選稿 小敏)
    • 調查顯示家庭背景影響高考成績
    • 電白高考舞弊案庭審結束
    • 高考時節家長“陪太子讀書”不亦樂乎
    • |體育新聞|[綜合]全國速滑冠軍賽解放軍隊奪五金(3日 18:37) |文娛新聞|《家》等名著被大肆盜版激起眾怒(3日 18:35)




      聚焦全國“兩會”
      別了,和平號
      73屆奧斯卡金像獎
      網姐評選有貓膩?
      廈門遠華走私案
      深入揭批“法輪功”
      《臺灣論》軍國叫魂
      北京申奧再度出擊
      中國給三菱貼封條
      “蜘蛛人”私攀金茂
      北京師生在美遇車禍
      B股市場風雲乍起
      中美海底光纜受損
      美核潛艇VS日漁船
      上海“兩會”直擊
      國家科學技術獎
      上海九五輝煌路
      同濟研究生安徽遇害

      解放日報
      文彙報
      新民晚報
      新聞報
      青年報
      勞動報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廣播電臺
      上海東方廣播電臺
      上海電視臺
      上海東方電視臺
      上海教育電視臺
      上海有線電視臺
      國務院新聞辦公室
      人民日報
      新華網
      中國日報
      中青在線
      中央電視臺
      中國上海
      千龍新聞網
      中青網
      中央人民廣播電臺
      中國國際廣播電臺
      網上浦東
      上海科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