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專題|國內|國際|臺港澳|上海|文娛|IT|精選|體育|財經|社會|參考|科教衛|圖片|

                     >>新聞中心>>新聞精選>>正文
中國留學生眼中的奧斯卡之夜

青年時訊3月3日報道:2001年的奧斯卡獎快要頒發了,去年守著看奧斯卡直播,種種發現今天還歷歷在目。我很少看電視,三月裡那天特意提前打開電視,要見識見識耳聞多年的奧斯卡到底如何。

明星們讓人失望

整個北美社會的規矩就是沒規矩,沒派頭,社交禮節上隨便,每個人怎麼舒服怎麼來。這種文化直接反映到奧斯卡頒獎儀式上來了。

頒獎儀式之前電視直播就開始了,幾個電視臺主持人在大禮堂外面采訪明星。人很多,記者必須眼疾口快,抓住每一顆星星聊兩句。明星們當然是那晚的焦點。我觀察星星們,第一印像是他們風度怎麼這麼差啊!哪裡像明星?”總體上,這些明星們缺少“明星味道”,缺少“派頭”。他們和記者講話時讓人喫驚地沒有風度,姿勢是散的,動作隨意,說話口齒不清,聲音飄忽沒有中氣。整個人沒有“神”。從肢體語言可以看出,相當一部分沒有受過專業的舞蹈訓練和舞臺演出訓練。有人還一邊嚼口 糖一邊接受采訪。早期好萊塢很多明星從影前都有嚴格的舞蹈訓練和舞臺演出經驗。首先是戲劇演員,然後纔是電影明星。現在的明星一方面固然沒有架子,不那麼拿腔拿調,但是另一方面作為職業“美人",沒有專業魅力,未免讓人失望。

“灰”色的黑人演員

丹佐•華盛頓,目前好萊塢最有影響力的黑人演員。他是一個嚴肅的專業演員,成名已久。這次他角逐奧斯卡的片子是自導自演的《Hurricane》,意為暴風,是男主人公的名字。這部片子風格很感情化,丹佐的表演很有張力。2000年以前丹佐兩度獲奧斯卡最佳男配角獎,數次獲得提名。後來在2000年夏天我看了這部片子,他確實是傾盡心力去表演一個黑人英雄。片子出來後有人批評為了彰顯主題,歪曲史實,而且過於感情化。(暗示有煽動之嫌?)丹佐•華盛頓和記者短暫交談時氣氛頗微妙。馬上可以看出丹佐沒有其他白人男星那麼放松,他姿態莊嚴,沒有半點差科打諢的樣子。記者的態度不如采訪其他人那麼熱情熟絡。鏡頭一直比較遠,沒有臉部特寫。以丹佐的成就,這個采訪顯然短了些,冷了些。記者態度平淡問了兩個無意義的問題,就“謝謝”,轉身離開了。采訪其他和丹佐同級別的一線男星時,記者往往留在原地,轉向鏡頭,發表幾句對此星的景仰愛慕,纔去采訪下一個。這次記者先退出畫面,丹佐夫婦還在畫面上幾秒鐘。

就是這幾秒鐘,洩露了真情。丹佐好像還沒有完全回過神來,對最佳男主角提名的采訪已經結束了?他略楞了楞,沒有對鏡頭說什麼,轉身開始找路,手裡牽著妻子的手。湊巧周圍的人都好像背對著他,沒有人主動讓開,丹佐的路被略堵了一下,有些惶惑地找路,又好像在請人讓路。然後他腰稍稍彎著,沒有言笑,退出畫面,整個姿態顯得孤獨,有些緊張,仿佛他不屬於這裡,不屬於今夜。和其他幾個最佳男主角提名的容光煥發比,他的態度裡有些防衛,有些自持。雖然采訪很短,但是記者和人群對他的微妙態度已經隱隱可見。

六十年代之後的美國,經過黑人民權運動和女權運動,已經在制度上法律上禁止種族歧視和性別歧視,稍有常識的人不敢公開宣稱女不如男,有色人不如白人,那是自找麻煩。真心相信人人平等是白,公開歧視是黑,在黑白之還有很大的空間:灰。我不會打你,也不會叫你滾出去,但是我可以在禮貌的範圍內盡量不和你說話,你總不能告我歧視吧?今天丹佐就踫了一鼻子無形無味的灰。

並非敏感

還有一個耐人尋味的場景是施瓦辛格夫婦。好萊塢的聚會男女明星都必須有一名異性陪伴,這是西方的禮儀。記者采訪女明星時也會問她的男伴問題,知道他的名字和出處,即使他什麼也沒干過,而男明星的女伴卻總是被忽略,記者沒有問過她們任何問題,仿佛她們不存在,即使她們有過人成績。是不是我太敏感?(我是女生。)是不是我過激?我想我沒有。

我認真統計了每一對,記者沒有采訪任何一個女伴,而記者采訪每一個女明星之後,都會問她男伴一兩個問題,無論是男友,丈夫,還是兄弟,朋友。如果我上學期沒有選一門關於電視的課,我多半也不會留意“發言權”,多半也會習以為常,見怪不怪

湯姆•克魯斯和妻子尼克•基德曼在一起,記者采訪湯姆時,自始至終沒有對尼克打一聲招呼,盡管她是好萊塢一流的女演員和明星,盡管她演出的片子數量質量和湯姆比也不遜色,盡管她一襲長裙,近在咫尺。

施瓦辛格來了,笑容燦爛,牽著比自己矮一頭,小三圈的妻子瑪麗婭。施先生近幾年不怎麼拍片子,記者還是捧寶一般。又一次,記者沒有招呼“她”,沒有任何問題,盡管她出自名門肯尼迪家族,盡管她當時剛剛出版的書《什麼是天堂?》是榜上有名的暢銷兒童讀物,盡管她是有名的電視記者,盡管她拿到了美國頒給電視記者的最高獎,盡管正在采訪她丈夫的記者自己也是女性 記者寧願把寸陰寸金的直播時間勻給每個女星身邊的“他”,盡管有的“他”什麼也不是,無論在影視界還是在別的的領域都無建樹。

華人大展風采

2000年的好萊塢之夜華人身影頻繁。頻繁是相對華人在美國人口裡所占的比例而言。好萊塢有個慣例:安排當年未獲提名的好片子的演職員頒獎,非正式的褒獎。周潤發是一個,憑《安娜與國王》。他出場時一身黑西裝,高個子,含笑低頭,姿態灑脫地往麥克風走去,手上拿著白色的信封一擺一擺,空著的手揣在褲兜裡–––和 港電影裡的小馬哥一樣!貴族與痞子的混合,傳統中國義氣的化身–––全場掌聲,為他的風度?歡迎遠客?他一笑,仍然看著地板,側對觀眾,略抬起小臂把手上的信封揮了揮,是對觀眾致意,也是勸止美國式外露的熱情。謝了,我知道了,不要鼓掌了。就是這小動作地一揮手,這對著地板的笑,周潤發身上的中國文化傳統確鑿無誤。美國明星會面對著觀眾笑容燦爛,連聲謝謝謝謝,我愛你(們),振臂,鞠躬,飛吻。

三個漂亮女孩挽手款步從深處走到前臺,都是當紅的漂亮明星,笑得自我感覺和觀眾感覺同時良好。左邊最矮的Lucy劉,中文名字是劉玉琴,是在美國出身的華人。和很多第二代華人不同,劉玉琴會講漢語,她大學念的是東亞繫,或者可以叫做“中日韓繫”。劉玉琴憑一部收視率很高的電視連續劇出名。她演的“林”是個驕傲自信,敢想敢要的美人律師,肚子裡點子很多,不過並不害人。一句話,現代白領美女蛇。林從不給人面子,常常氣得律師事務所其他幾個美女和美女蛇咬牙切齒。

今天晚上,她再次酷了一把。麥克風前站定,左邊和中間的兩個女星用拆開信封前的機會開始表演幽默,一個熱熱鬧鬧的開場:“人們都說我們女電影明星是最讓人羨慕的職業 ”另一個一邊點頭一邊思量什麼時候可以插話,“因為我們可以天天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穿好看的衣服 ”“是啊!還可以旅遊 ”兩個人已經被自己的幽默感染,幾乎連說帶笑,也沒有講出任何意思來,觀眾一片沉默,空氣裡也沒有音樂。我開始同情她們:如果她們準備的“段子”講完了,觀眾也沒有笑,這個丑就明顯了。“嗨,同志們,行了,開始辦正事吧!”臺上一個冷調子切斷了熱鬧喜慶的雙簧,是“林”。兩個女星馬上明白過來,乖乖地湊到一起拆開信封。

那一剎那,劉玉琴讓另外兩個典型的美國女孩顯得有些幼稚。也許她身上“中國”的那一部分使她無法加入她們假裝的天真和真正的熱鬧,剛纔雙簧顧盼生姿討觀眾笑聲時,她一直靜靜地站在旁邊 在公共場合她寧願低調一點。中國人的心理年齡確實比較大,美國人的文化性格像長不大的孩子。中國人的“文化性格”像一個中年人甚至老人,美國人的“文化性格”像少年甚至兒童。老人智慧沉穩,但少了活力與勇氣。少年跳躍膚淺,但有創造的熱情。

當晚,還出現的一個華人是移民加拿大的王水泊,最佳美術片提名《天安門上太陽升》。這是他為加拿大國家電影局制作的個人傳記。加拿大國家電影局以精彩多樣的紀錄片著稱,經常拿國際大獎,獲奧斯卡提名幾乎是每年慣例。王水泊本人沒有來,隻是一段在他家中的采訪。王帶著眼鏡,高領毛衣,氣質和國內的知識分子相近,隻是舉止中多了一層藝術家含蓄的修飾。看他對北美觀眾講話,好像多少有些辭不達意,意不盡言。他在中國的故事隻有中國人纔能完全聽懂吧–––中國文化太深厚,人際關繫太含蓄,二十五歲以上就難得見到透明的人。

乏味的大獎

當年的熱門影片是《American Beauty》,國內譯為《美國麗人》,差強人意。因為Beauty意為美人,也意為“美”,可以是抽像的概念,是美,是讓人著迷的東西,是誘惑。American Beauty也是一種玫瑰花的名字,我懷疑就是開頭女主人公在花園裡剪的紅玫瑰花,也是男主人公幻想中學啦啦隊隊員時覆蓋她身體的花。此外,電影反映的家庭是所謂完美的美國中產階級家庭,是圓滿的“美國夢”,郊區房子,帶花園,兩輛車,這是美國社會對大多數人提供的最有誘惑力而又觸手可及的藍圖,所以American Beauty也可以指“誘人的美國夢。有人建議譯為《美國之魅》,這樣beauty一詞在片子裡的各層涵義都能包括,而“麗人”則隻包括最表面的最實的一層涵義:那個漂亮誘人的中學啦啦隊員。

最隆重的獎是最佳男主角,眾望所歸,果然是《美國麗人》的主演。

看完了。

奧斯卡到底是怎麼樣一個獎?奧斯卡是美國對本國去年一年影片的評獎。它根本不是一個國際獎,歷史跨度和文化視野都相當有限。幾十個獎項裡隻有一個“最佳外語片”真正為非美國片而設,雖然外語片理論上也可以角逐最佳影片,但是事實上很少。它不是,根本不是世界電影的權威。諾貝爾情結尚有理有據,奧斯卡情結簡直是發暈,因為它自己從來沒有宣稱是國際獎,為什麼我們要那麼念念不忘去捧一個奧斯卡?《大眾電影》裡美國電影和明星占的篇幅太多了。即使介紹外國電影,世界也不是隻有好萊塢,法國、意大利、德國、波蘭、北歐、俄羅斯、印度、日本、拉美都有自己出色的影片和電影工業。可能還有其它好的,但我們沒有機會看到,不知道。但是把解釋自己文化、評價自己文化的權力交給別人,就像讓山東人組成的評委團給川菜打分,讓內蒙騎手評價蘇繡。一部中國電影好不好,最始和最終都該中國觀眾和中國評論界說了算,得不得奧斯卡有那麼重要嗎?我看得之可喜,不得也全無必要灰心喪氣。

(作者 張潤芳 選稿 小敏)
    • 謝晉導演對李安獲奧斯卡提名不以為然
    • 奧斯卡獎入圍 湯姆漢克斯中獎率看好
    • 奧斯卡熱門人選落馬
    • 李玟想穿魚尾下擺的禮服出席奧斯卡
    • |社會新聞|南昌中巴“頂死”桑塔納(3日 21:24) |臺港澳新聞|臺中力爭成為兩岸觀光直航港(3日 21:22)




      聚焦全國“兩會”
      別了,和平號
      73屆奧斯卡金像獎
      網姐評選有貓膩?
      廈門遠華走私案
      深入揭批“法輪功”
      《臺灣論》軍國叫魂
      北京申奧再度出擊
      中國給三菱貼封條
      “蜘蛛人”私攀金茂
      北京師生在美遇車禍
      B股市場風雲乍起
      中美海底光纜受損
      美核潛艇VS日漁船
      上海“兩會”直擊
      國家科學技術獎
      上海九五輝煌路
      同濟研究生安徽遇害

      解放日報
      文彙報
      新民晚報
      新聞報
      青年報
      勞動報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廣播電臺
      上海東方廣播電臺
      上海電視臺
      上海東方電視臺
      上海教育電視臺
      上海有線電視臺
      國務院新聞辦公室
      人民日報
      新華網
      中國日報
      中青在線
      中央電視臺
      中國上海
      千龍新聞網
      中青網
      中央人民廣播電臺
      中國國際廣播電臺
      網上浦東
      上海科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