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專題|國內|國際|臺港澳|上海|文娛|IT|精選|體育|財經|社會|參考|科教衛|圖片|

                     >>新聞中心>>網絡參考>>正文

劉心武:曹雪芹可能受到莎士比亞影響

千龍新聞網3月20日報道:近日,中央電視臺重播電視劇《紅樓夢》,創下了很高的收視率。而全國政協委員、紅學家蔡義江前不久在“兩會”上呼吁,在北京恭王府建立一座國家級曹雪芹紀念館或博物館。“紅樓熱”再度興起。著名作家劉心武認為,目前的“紅樓熱”再度證明了《紅樓夢》具有無窮魅力。

劉心武先以短篇小說《班主任》開新時代文學先河,後以長篇小說《鐘鼓樓》獲茅盾文學獎。而近幾年,劉心武又成了某種意義上的《紅樓夢》研究走得最遠的人。因為一般紅學家的觀點很難傳播得更遠;而劉心武的研究成果變成了小說《秦可卿之死》、《賈元春之死》、《妙玉之死》等,相繼被發表、轉載、出版、拍成電視劇等,廣為人知。

劉心武因此被稱為“另類紅學家”。

“曹雪芹聽過莎士比亞的故事”

近日,劉心武接受了本網記者的獨家專訪。他告訴記者,去年他曾應英國倫敦大學之邀,前去作有關《紅樓夢》的學術報告。第一場報告的對像是倫敦大學的漢學教授和博士生,他們之間談得非常深入。接著,英中協會請劉心武給普通老百姓再作一次演講。面對無數熱情的觀眾,劉心武決定從《龍的帝國》那本書開始說起。

劉心武說,清代時,曾有一個英國商人來到中國,他把所見所聞記錄下來,寫成一本書叫《龍的帝國》。這本書裡其中有一段是這樣的:英國商人在南京和中國官員––江南織造曹顓講到了英國王室的情況,並且和曹顓講了大量的有關莎士比亞的戲劇故事。每次,曹顓都聽得如醉如痴。有一次,曹顓感覺屏風在動,抓出一個人來,這個人就是他的兒子曹雪芹。

劉心武對聽眾說,很遺憾,這本書目前很難找到,希望大家能夠在英國幫忙尋找。

3月11日晚,劉心武告訴記者,倫敦方面有消息告訴他,他們已經找到了英文版《龍的帝國》。目前,有關專家正在鋻定其中的真偽。

劉心武對記者說,我們目前無法確定曹雪芹是否受到過莎士比亞的影響;但是,《龍的帝國》至少可以說明,曹雪芹是知道莎士比亞並聽過有關莎士比亞的戲劇故事的。

“現在的學生對傳統文化依然充滿關懷”

劉心武告訴記者,他以前認為,現在的大學生肯定關注非常前衛的東西,對《紅樓夢》不太可能熱衷;但在北大的一次經歷使他改變了這個看法。

1999年年底,劉心武應邀去北京大學參加有關《紅樓夢》的講座。一開始,劉心武擔心不會有人來聽。他決定,隻要有一個人聽,就講到底。

劉心武告訴記者:“萬萬沒想到,當時人多得局面幾乎無法控制。我和我的助手費了好大的勁纔擺脫出來。後來,我病了好幾天。”

盡管大病一場,但劉心武十分高興:“我原來這樣想,我寫《班主任》時,這些學生並不知道,而且他們應該對‘後現代’一類的講座更關心一些。經歷了這件事,我纔知道,這些學生眼光既對外又對內,對傳統文化依然充滿了關懷。”

“把曹雪芹未寫完的東西繼續下去”

從90年代初,劉心武就發願要將自己在“紅學”探佚方面的心得,以小說形式體現出來。經過不斷的努力,1993年,他完成了《秦可卿之死》,1995年又完成了《賈元春之死》,1999年完成了《妙玉之死》。這三部中篇小說構成了一個繫列,破解了秦可卿的出身、賈元春之死和妙玉最後的結局。

在這些作品中,劉心武摒棄了高鄂續書的說法,重新對書中人物的下落做了交代。

最近,華藝出版社又把這三部中篇和劉心武新的探佚文章重新結集,出版了一本《紅樓三釵之謎》。其中,《妙玉之死》是劉心武根據這兩年的最新研究心得的最新續寫。

劉心武對記者說,他寫《紅樓夢》續書的依據有四:第一,80回文本所提供的材料,如刪頁、判詞、圖畫、曲及其他文字的暗示;第二,脂硯齋批和其他人有關批語;第三,曹雪芹家世材料;第四,整個清朝的政治、社會、文化資料。

劉心武告訴記者,他現在有寫紅樓“第四釵”的打算,把曹雪芹未寫完的東西繼續下去。但具體寫誰,該怎麼寫,都還沒有最後確定,因為這是需要專門研究的。

“我對把自己作品譯成外國文字興趣不大”

《紅樓夢》是劉心武創作的一個重要營養源,他寫“三死”,是回到《紅樓夢》,從《紅樓夢》再出發。

劉心武認為,創作有兩個源泉,一是生活,即生命體驗––這很寶貴;二是前人的文化積累和他人的創作,特別是經典––可以取其精華,棄其糟粕。作為一個文化營養源,《紅樓夢》無疑是一部經典之作。

劉心武說:“作為創作的工具,絕大多數作家都用母語創作。我不通外語,即使通了,也不是我的母語。我是一個生活在中國大地上、用方塊字進行創作的作家。《紅樓夢》是非常偉大的方塊字營養源。我用母語、用方塊字,寫母語族群的生活狀態,給母語的讀者讀。有的人寫作時考慮了美國書商的興趣,有的人考慮了瑞典文學院諾貝爾文學獎評委的觀點,但我對我的作品被譯成外國文字興趣不大。”

劉心武說:“有人說我喫‘曹雪芹的草’,其實《紅樓夢》不是草,不是素食,而是滿漢全席,各種營養都很豐富。我希望‘喫’了《紅樓夢》之後,能夠化為自己的血肉,加上個人豐富的生命體驗,那麼寫作就是一件很快樂的事了。”

“我目前的生活是一種令人羨慕的自在狀態”

談到他的寫作狀態,劉心武說:“我目前的生活是一種令人羨慕的自在狀態,完全是為自己的愛好和想抒發感情去寫作。不用去追求職位,不用為一個機構和其他人負責,也沒有什麼必須出席的會議。在經濟方面,不能說是富有,但足以過一種有尊嚴的生活。24小時都由自己支配。今年我要做四件事:第一,繼續寫小說。第二,繼續寫隨筆。隨筆應該有自己的獨立品格,不是小說的邊角料。第三,從事《紅樓夢》研究。我已在天津《今晚報》連續發《紅樓拾翠》繫列研究文章。第四,繼續從事建築評論。北京電視臺有推出專題‘劉心武說建築’的打算。”

(作者 徐林正 選稿 趙師誼)
    • 曹雪芹的祖藉在南昌有佐證
    • 曹雪芹故居將被拆除




    • 聚焦全國“兩會”
      雷峰塔地宮發掘
      CBA決賽巨人對話
      俄客機被劫持
      73屆奧斯卡金像獎
      別了,和平號
      塔利班“滅佛”
      甲A風雲
      石家莊爆炸案死108
      深入揭批“法輪功”
      廈門遠華走私案
      《臺灣論》軍國叫魂
      北京申奧再度出擊
      美軍演誤炸科威特
      中國給三菱貼封條
      “蜘蛛人”私攀金茂
      北京師生在美遇車禍
      B股市場風雲乍起

      解放日報
      文彙報
      新民晚報
      新聞報
      青年報
      勞動報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廣播電臺
      上海東方廣播電臺
      上海電視臺
      上海東方電視臺
      上海教育電視臺
      上海有線電視臺
      國務院新聞辦公室
      人民日報
      新華網
      中國日報
      中青在線
      中央電視臺
      中國上海
      千龍新聞網
      中青網
      中央人民廣播電臺
      中國國際廣播電臺
      網上浦東
      上海科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