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專題|國內|國際|臺港澳|上海|文娛|IT|精選|體育|財經|社會|參考|科教衛|圖片|

                     >>新聞中心>>網絡參考>>正文

6名未成年少女竟逼幼女坐臺[圖文]
align=center

(圖為14歲受害少女燕子)

光明網3月27日報道:最大的17歲,最小的14歲,6名從事“三陪”的未成年少女為了“多掙些錢”,竟然結伙以暴力威逼一名不滿14歲的幼女坐臺。如此駭人聽聞的案件發生在2001年2月的平頂山市。

2月26日,記者見到了受害人燕子:腫得變了形的面孔,腫得睜不開的雙眼,一個又一個被煙頭燙燒留下的黑疤,傷痕累累的燕子受傷的豈止是身體,更有年幼的心靈!原本活潑好動的她,如今變得沉默寡言,甚至有些精神恍惚。

“好姐姐”原是“三陪女”

燕子家住平頂山市郊農村,父親早逝,雙腿殘疾的母親一個人拉扯著她。燕子是一個活潑好動的孩子,但學習成績一直不好,加上家境貧寒,常常為學費發愁,初中沒讀幾天她就輟學回家了。

燕子最大的愛好是滑冰,不僅滑得快,而且能夠耍出各種花樣,因此常常博得眾人的喝彩和掌聲。上學時很多方面都自信不起來的燕子一到溜冰場,似乎馬上就找到了自信。

1月27日(大年初四)下午,燕子一個人來到市工人文化宮內的溜冰場。像往常一樣,她精彩的滑冰表演贏來了不少掌聲。

燕子滑得更加賣力了。幾個十六七歲的女孩子引起了她的注意,因為她們不停地向她鼓掌,她也友好地向她們報以微笑。她發現她們每個人都穿著花花綠綠的衣服,其中一人在這麼冷的天還穿著紅色的裙子,還有兩人染著金黃色的頭發。

燕子有些羨慕她們,覺得她們很美很時髦。所以當她們招手示意讓她過去的時候,她輕盈地滑到她們身邊。

她們問她叫什麼名字,是哪裡人,她都一一如實做了回答。她們4人也都做了自我介紹,分別叫小麗、露露、娟娟、婷婷。不一會兒,她們邀她一起喫飯,她答應了。飯後她們又邀她到一家酒吧去玩。當夜沒有回家。

接下來的兩天裡,燕子大部分時間都與她們在一起。父親早逝的燕子覺得,除了母親之外,再也沒人像她們對她這樣好了。

情況在1月30日晚上發生了變化。當時,她隨她們又一次到“戀歌房”唱歌。這一次,燕子還認識了另外兩個“姐姐”小雪和苗苗。燕子發現她們突然像變了一個人,每個人都陪著一個男人唱歌跳舞,那些男人有時在她們身上亂摸。年近14歲的燕子已經懂事了,明白她們原來是“三陪女”。

燕子有些害怕起來,心想幾個“好心的姐姐”怎麼會干這麼肮髒的事呢?就在這個時候,娟娟拉著她說:“燕子,你也去坐臺吧!”她堅決地回答了一句“我不去”,不料小雪等幾個人一起上前勸她坐臺。

她一遍又一遍地重復說“不去”,誰知幾個“好朋友”突然翻了臉。她們把她帶到一家酒吧的衛生間裡,上前就是一頓拳打腳踢,有人拽住她的頭發往牆上撞,並把她的頭按在洗臉池裡用水嗆她。

過了一會兒,或許是她們打累了,扔下她揚長而去。燕子慌忙逃離了酒吧,回到家裡。母親責問她這些天都到哪裡瘋去了,她撒謊說去了同學家。

她們暴力逼她“坐臺”

燕子再也不敢與“好朋友”們聯繫了。

2月4日下午,已在家縮了三四天的燕子到市裡買東西。真是倒霉,偏偏又遇上了娟娟和小雪幾個人。她想躲但已來不及了,她們逼迫她到她們的住處去。膽小的燕子不敢喊叫,老老實實地跟著去了。

這一次,屋裡多了幾個十六七歲的男孩子。在娟娟等人的打罵聲中,她被逼脫掉衣服。

受盡羞辱之後,她們依然不讓她離開。2月5日晚上,她們把她帶到一家酒吧,再次問她坐不坐臺,她依然回答“不坐”,她們馬上厲聲問道:“你說啥?再說一遍!”想起上次被打的經歷,她發起抖來,不敢吭聲了。

她硬著頭皮答應了,很快被推到一個中年男人的面前。男人滿嘴酒氣,說話粗俗,她感到惡心,但又不敢發作。

一個多小時後,那個男人掏了50元小費給她,離開了包房。娟娟幾個人立即上前沒收了“臺費”。

她終於坐了一次臺,這令她們放松了警惕,所以當她第二天謊稱要回家拿衣服時,她們同意了她的要求。

她逃回了家,再也不敢出門了。

過了近10天,燕子忍不住想去滑冰,但不敢去工人文化宮了。2月15日下午,她來到另外一家設在某商場6樓的溜冰場。

下午4時許,正當燕子滑得起勁的時候,又聽到有人喝彩,那是熟悉得令她心悸的聲音。竟然又被她們踫上了!燕子當時腿就軟了下來。

娟娟等人把她拉出溜冰場,在樓下攔了一輛夏利出租車,把她硬塞了進去,一上車就給了她幾個耳光。

天黑了下來,她們又乘出租車把她強拉到一家酒吧。同樣是在衛生間裡,她們開始了更加殘忍的毆打。先是每人扇幾個耳光,接著把她踹倒在地,又抓住她的頭發往牆上撞,並用燃燒的煙頭和打火機在她的雙臂、乳房上燒來燎去 一陣暴打之後,她們讓她洗臉梳頭,再次逼她坐臺。

深夜12時許,燕子被她們帶回租住的民房。當著幾個男孩子的面,她又一次被逼脫光衣服,她們繼續用煙頭和打火機燒她的胳膊、乳房、耳根和雙腿。她們威脅她說:“不許回家,不許報警,否則抄你全家!”

燕子身上的傷太多了,疼得她不停地呻吟,但沒有人理睬她。直到2月18日,她纔被放回家。

她們都是未成年少女

當披頭散發、面部腫脹的燕子回到家裡的時候,母親哭了,追問是誰欺負了她,開始,燕子隻說是與人打架了。但當母親撩開她的衣衫,看見她身上布滿一個個燙燒的傷痕時,一切都再也無法隱瞞了。燕子撲進媽媽的懷抱,放聲痛哭,講述了半個月來的噩夢。

燕子的母親心如刀絞,憤怒萬分。2月21日下午,她領著女兒走進了平頂山晚報社,哭訴了燕子的不幸遭遇。

在該報記者的提醒下,當天晚上母女倆走進了平頂山市新華區公安分局報案。聽完燕子的自述,刑偵大隊一中隊民警帶領受害人迅速趕往娟娟等人的租住處,但房內空無一人。

2月22日,《平頂山晚報》刊發了燕子被暴力威逼“坐臺”的報道。當夜11時許,民警抓獲了大部分涉案人員。經審訊,警方發現涉案人員除一名22歲的男子外,餘下均繫未成年人,其中年齡最小的僅14歲。

經查,小麗(17歲)、娟娟(17歲)、露露(17歲)、婷婷(16歲)4人繫“結拜姐妹”,伙同小雪(17歲)、苗苗(14歲),先後多次對受害人燕子進行毆打,逼其坐臺。這6名未成年少女均繫“三陪女”,其中小雪還是某技校學生,再過幾個月就可以拿到畢業證了。

涉案的4名男子除22歲的丁延軍外,餘下的3人也都是未成年人。

6名少女為何逼迫燕子坐臺?原來,她們每日揮金如土,坐臺的收入不夠揮霍,覺得掙錢太少,於是決定“出去再拉幾個”,逼其坐臺,然後沒收其臺費。可憐的燕子成了她們的第一個獵物。

經鋻定,燕子的傷情構成輕微傷。目前,已被抓獲的犯罪嫌疑人中,除14歲的苗苗因年齡太小外,其餘均因涉嫌侮辱婦女而被刑拘。另有一名涉案三陪女在逃。

關於本案的幾點思考

這是一次沉重的采訪。面對一張張稚嫩的面孔,記者無論如何也難以把她們與本案聯繫在一起。未成年少女以如此殘忍的手段團伙作案,留給人們的思考太多太多。

記者在采訪中發現,部分涉案未成年少女之所以一步步沉淪下去,與其家庭環境有較大關繫。她們或是父母離異,或是父母一方去世。河南省婦聯的一位同志認為,對這類孩子,不僅家長本人要傾注更多的心血,社會各界都應多一份關心,給孩子創造一個健康成長的環境。

另一個問題是家長的監護職責。根據《預防未成年人犯罪法》第19條的規定:“未成年人的父母或者其他監護人,不得讓不滿16周歲的未成年人脫離監護單獨居住。”第20條規定:“未成年人的父母或者其他監護人,對未成年人不得放任不管,放棄監護職責。未成年人離家出走的,其父母或其他監護人應當及時查找,或者向公安機關請求幫助。”本案中苗苗和娟娟的父母顯然違反了這項法律規定。

另外根據《預防未成年人犯罪法》第33條的規定:“對營業性歌舞廳以及其他未成年人不適宜進入的場所,應當設置明顯的未成年人禁止進入標志,不得允許未成年人進入。”而在本案中,多名未成年人少女不僅可以自由出入歌舞廳和酒吧,而且還從事“三陪”活動,並在酒吧的衛生間內大打出手。所以,涉案的娛樂場所應該承擔法律責任。

(文中“燕子”及涉案人員均為化名)。

(作者 孔維國 陳躍 選稿 陳旭東)
    • 北京開庭審理一起強迫幼女賣淫案
    • 花季學子走上邪路 4名幼女慘遭摧殘
    • 南京兩變態"淫少"狂摧幼女
    • 13歲幼女一年來殘遭5色狼60餘次摧殘




    • 73屆奧斯卡金像獎
      石家莊爆炸兇嫌落網
      俄美互逐外交官
      錢其琛訪美
      馬其頓惹火燒身
      甲A風雲
      聚焦全國“兩會”
      塔利班“滅佛”
      深入揭批“法輪功”
      甲A爭霸
      廈門遠華走私案
      《臺灣論》軍國叫魂
      北京申奧再度出擊
      中國給三菱貼封條
      “蜘蛛人”私攀金茂
      北京師生在美遇車禍
      B股市場風雲乍起
      歷史上的今天

      解放日報
      文彙報
      新民晚報
      新聞報
      青年報
      勞動報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廣播電臺
      上海東方廣播電臺
      上海電視臺
      上海東方電視臺
      上海教育電視臺
      上海有線電視臺
      國務院新聞辦公室
      人民日報
      新華網
      中國日報
      中青在線
      中央電視臺
      中國上海
      千龍新聞網
      中青網
      中央人民廣播電臺
      中國國際廣播電臺
      網上浦東
      上海科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