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專題|國內|國際|臺港澳|上海|文娛|IT|精選|體育|財經|社會|參考|科教衛|圖片|

                     >>新聞中心>>國內新聞>>正文

《求是》:資本主義必然滅亡 社會主義必然勝利
––綜論社會主義、資本主義發展的歷史進程

內容提要:社會主義代替資本主義是一個大尺度的歷史時代。既要堅信“兩個必然”,又不能忽視其實現所依賴的物質條件。但是,這不等於說社會主義隻是未來的事情。不管資本主義世界編造多少神話,都否定不了社會主義的現實必然性。中國人民對於資本主義沒有天生的偏見,近代中國走上社會主義道路是歷史的抉擇。忘記“兩個必然”的歷史趨勢不是社會主義者,不從做好中國的事情入手是空頭的社會主義者。

在這世紀之交、千年之交的重要歷史時刻,我們與廣大讀者一起,穿行於社會主義、資本主義發展的歷史隧道,在跌宕起伏、撲朔迷離和迂回曲折中探求歷史的脈搏。到今天為止,這一旅程已告一段落。為了更加全面、準確地認識和把握社會主義、資本主義發展的歷史進程,讓我們再做一些概括性的思考。

叩其兩端,在大時代中把握“兩個必然”的趨勢

150多年前,馬克思、恩格斯在分析資本主義基本矛盾運動的基礎上,宣告資本主義必然滅亡、社會主義必然勝利,這就是我們通常所說的“兩個必然”。一個世紀以來,世界歷史的發展雖有曲折,但基本上是朝著這個方向前進的,特別是二戰以後,簡直出現了萬馬回旋、眾山欲東之勢。20世紀60年代初,美國總統肯尼迪驚呼:“時間不是我們的朋友”。然而,到了20世紀八九十年代之交,世界歷史發生了前所未有的嚴重曲折:凱歌行進的國際社會主義運動跌入低潮,危機重重的西方資本主義世界出現了新的變化。面對這一倒轉,不但國際壟斷資產階級一改昔日的悲觀、以為歷史已經終結,而且在我們的一些干部和群眾中也產生了這樣那樣的迷惘和彷徨。這就是我們所以要研究和回答“兩個歷史進程”的現實背景。

社會主義不是世界歷史中橫生的枝節,非要無端地來同資本主義爭奪世界。其實,它是資本主義自己呼喚出來的代替者或繼承者。換句話說,也就是資本主義基本矛盾無法在資本主義制度範圍內得到根本解決的產物。兩個歷史進程的問題,歸根到底是“兩個必然”還是否成立的問題,即社會主義還有沒有代替資本主義的必要性問題。怎樣回答這個問題,仍然取決於資本主義基本矛盾的發展狀況。假如現時的資本主義生產關繫已經脫胎換骨,完全適應了社會生產力的發展,那麼,我們就應當承認“兩個必然”是可以避免的偶然;假如現時的資本主義生產關繫已經完全不適應社會生產力的發展,那麼,今天的地球則已是社會主義的世界,用不著我們在這裡議論世界歷史的發展變化。眼下資本主義基本矛盾發展的實際情形恰恰是,生產關繫既沒有完全適應也沒有完全不適應社會生產力的發展,而是處於相互對抗但尚未崩潰的地步。相互對抗的一面,表現為新變化外表下隱藏著的深刻危機;尚未崩潰的一面,表現為通過自我調節尚能造出具體演進過程中的一些繁榮景像。這就是說,資本主義私人占有這件早年裁就的衣衫雖已相當破舊、緊繃,但是經過修補––例如放一放邊縫、接一接邊幅––還可以容納生產力的肌體生長一段時間。然而,社會生產力的肌體還在生長,修補總要難以為繼,更換新衣是遲早都要發生的事。

馬克思、恩格斯不愧是歷史辯證法的大師。他們一方面揭示了資本主義必然滅亡、社會主義必然勝利的歷史趨勢,另一方面又諄諄告誡全世界的無產者:“無論哪一個社會形態,在它所能容納的全部生產力發揮出來以前,是決不會滅亡的;而新的更高的生產關繫,在它的物質存在條件在舊社會的胎胞裡成熟以前,是決不會出現的。”(《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2版第2卷第33頁)“兩個決不會”與“兩個必然”,恰好構成了辯證的統一體。這是現實與未來的統一、量變與質變的統一、科學性與革命性的統一。它教導我們,要做一個清醒、堅定的社會主義者,就必須叩其兩端:在面對“兩個決不會”時,千萬不要忘記“兩個必然”;在堅信“兩個必然”時,千萬不要忽略“兩個決不會”。如果我們面對“兩個決不會”時動搖了“兩個必然”的信念,就會喪失根本、迷失方向,像楊花柳絮一樣隨風飄搖不知所終;如果我們在堅信“兩個必然”時忽略了“兩個決不會”,就會脫離客觀實際、急躁冒進,像揠苗助長一樣招致實踐上的失敗。

從這種統一出發,我們可以清楚地看出:“兩個必然”實現的內在邏輯與社會主義、資本主義作為兩種制度、兩種運動進行現實較量所產生的歷史現像,不是一種簡單的直接對應關繫。現實中資本主義生產關繫的每一次自我調節,都使它所容納的社會生產力得到進一步的發揮,而社會生產力的發揮則可能給資本主義的生產關繫帶來某種炫耀的資本;現實中社會主義實踐的每一次失誤,同樣會阻礙社會生產力的發展,而社會生產力的暫時受阻無疑會使優越的社會主義制度蒙受塵垢。在社會主義、資本主義發展的歷史進程中,上述兩種現像都是不可避免的。因此,從歷史的明處看去,“兩個必然”的實現進程不是直線,而是螺旋式上升的曲線。但是,“兩個必然”實現的內在邏輯卻是另一種形式。什麼是“兩個必然”實現的內在邏輯呢?就是資本主義的生產力的發揮和社會主義的物質存在條件成熟之間的聯繫及其發展。從“世界歷史性”的意義上說,這是一個同步的漸進過程。資本主義的生產力發揮一分,社會主義的物質存在條件就成熟一分;資本主義的生產力越是發揮,社會主義的物質存在條件就越是趨於成熟;資本主義所能容納的全部生產力發揮殆盡之日,就是社會主義的物質存在條件完全成熟之時,當然也就是“兩個必然”全面實現之秋。

這就告訴我們,同世界歷史上其他社會形態的演進一樣,社會主義代替資本主義也是一個大尺度的歷史時代。至少從1825年歐洲爆發大規模的經濟危機那時起,一直到“兩個必然”徹底實現之日止,都屬於這個歷史過程。在這個大時代裡,無論歷史演進的箭頭發生怎樣的偏斜,都不可能改變歷史發展的總趨勢,正像黃河怎麼九曲十八彎也要東歸大海一樣。站在這樣的歷史制高點上看去,當前世界歷史上發生的這點兒變化,就實在是小事一段,根本不值得大驚小怪。國際社會主義運動出現的曲折,是社會主義螺旋式前進的一個插曲;資本主義世界出現的新變化,無非是把“兩個必然”實現的進程推進了一步。從這個意義上說,時間永遠不會成為資本主義的朋友。

戳穿神話,在現實中認識“兩個必然”的依據

一個是科學技術的神話。神話說:富人和窮人、富國和窮國的差別不是源自剝削,而是源自科學技術。隻要科學技術發展了,窮人可以趕上富人、窮國可以趕上富國。

科學技術作為第一生產力,當然是經濟發展的重要杠杆。問題在於這個生產力不能懸浮於半空,總要措置在一定的生產關繫之中。神話所要遮掩的,恰恰是這個要害。首先是怎樣纔能掌握科學技術。掌握科學技術要有足夠的人力和財力。第三世界國家積累足夠的人力和財力,隻有在擺脫被盤剝、被掠奪的條件下纔能做到。舊中國的科學技術比世界水平落後甚遠,根本原因不在於那時的中國不重視科學技術,而在於當時處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不可能積累起足夠的人力和財力;新中國的科學技術得到飛躍發展,根本原因也不在於我們重視科學技術,而在於我們擺脫了西方列強的盤剝和掠奪,得以積累起必要的人力和物力基礎。其次是科學技術帶來的財富怎麼分配。事實上,在資本主義制度下,如果你不在生產關繫中居於支配地位,即使掌握了科學技術,也不能擺脫被剝削的地位而成為富者。僅以著名的美國微軟公司為例:1981年開發磁盤操作繫統,利潤5000多萬美元;1995年“windows95”投產,當年利潤60億美元,1997年利潤110億美元;2000年“windows2000”上市,利潤230億美元。利潤的飆升,自然體現了高科技的巨大力量,但是這個巨大力量是誰發揮的呢?請看公司雇員人數的變化:1981年128人,1995年1﹒7萬人,1999年3﹒1萬人。利潤與雇員人數同步增長說明,超額利潤仍然來自剝削。例如“windows2000”,就是5000名編程人員歷時三年設計出來的,上市之前又經過上千人耗時一年的修改。他們有時一周要工作100小時以上。但是,雇員中隻有少數擔任經理者工資較高,並持有公司股票,絕大多數雇員的收入總和隻是他們所創利潤的一個零頭。不能說那些編程人員沒有掌握科學技術,但是他們怎麼就不能成為比爾•蓋茨那樣的富翁呢?再次是科學技術怎麼發展和利用。作為第一生產力,科學技術具有社會化的性質,然而壟斷資本家卻竭力據為己有。國際人類基因組計劃是一個有16國參加的巨大工程。各國科學家按照《人類基因組宣言》的精神,強調人類基因組研究的成果為全世界共享,但是美國塞萊拉公司卻以發明基因測序儀為借口,與國際基因組計劃爭奪,力圖使這一造福整個人類的成果變成自己的私產。資本主義的這種貪婪的私人占有性,不但阻礙科學技術的進一步發展(我們在本刊今年第4期已有所論述),而且使它的利用受到極大限制並且往往走到反人性、反自然本性的邪路上去。由於技術進步,發達資本主義國家的汽車年生產能力已達到兩億輛,但在世界市場上隻有9000萬輛的銷售量。貧鈾彈之類的殺人武器,毫無疑問是高科技的產物。結論非常明確:一、窮人和窮國要發展,自然要掌握並發展科學技術,而要真正掌握並發展科學技術,首先要選擇先進的社會制度;二、要使科學技術成為天下之公器,服從於造福全人類的目的,就必須把它從資本主義的束縛和扭曲中解放出來。

另一個是資本主義制度的神話。對於這個神話,此前我們已有比較充分的揭露。為了進一步加深認識,不妨再作一番比較。

一個是資本主義與資本主義的比較。痴迷資本主義的人說:資本主義是人類最美好的社會制度,是改變貧困落後的唯一出路。隻要實行了資本主義制度,就可以坐收漫天的錢雨。如果你表示懷疑,他就會勸你到歐美轉一轉。為什麼偏去歐美呢?因為歐美是發達資本主義國家。就是這樣,論者有意無意地掩蓋了一個常識範圍的事實:歐美不是資本主義世界的全部,也不是資本主義世界的多數。資本主義世界的絕大多數國家並不發達,相當一部分甚至很不發達。世界上48個最不發達國家,絕大多數都是資本主義和效法資本主義的國家。100年前,世界強國就是美英法德意日;100年後,世界強國仍是美英法德意日。100年間,一百幾十個國家先後走上資本主義道路,畢竟無一出類撥萃,擠進世界強國的塔尖。原因何在呢?

就在於資本主義是資本主義。“唯闢作福,唯闢作威,唯闢玉食”,資本就像暴君一樣具有一種與生俱來的貪婪、專制的本性。不知饜足地增殖自身,是它生存的唯一目的;凌駕於一切之上,是它行為的唯一方式。這種本性決定了它與團結互助、扶危濟困之類的美德無緣,決定了資本主義世界大魚喫小魚的秩序。你要進入強勢資本統治的世界麼?那就必須安於國際垂直分工的底部,就必須為強勢資本的進一步增殖打工出力,除此之外別無選擇。不錯,東亞、東南亞某些國家的經濟增長曾被世人艷羨不已。但是現在人們已經明白,它們絕不是依靠資本主義致富的典範,而是特定國際環境中美英帝國主義特定政策的產物。這個特定的國際環境就是冷戰,這個特定的政策就是要在社會主義的門口樹立資本主義發展的樣板,以建立遏制社會主義的橋頭堡。既然要派它們用場,就不能不給些甜頭。即使如此,也沒有改變其打工的地位,充其量不過是“薪水”高一些而已。進入20世紀90年代以後,冷戰結束、蘇東解體,社會主義力量嚴重削弱,而且亞洲經濟呈崛起之勢,對美英帝國主義的利益構成了某種妨礙。於是,大魚喫小魚的悲劇又一次重演。殺手 就是那個著名的“新自由主義”。美英利用其出口依賴性,誘迫它們放棄國家干預、管制,推行貿易、金融自由化,導致工業投資下降,金融投機熱錢猛增,泡沫經濟惡性膨脹。混亂之間,這個地區數十年的經濟積累被美英投機資本洗劫一空。面對壟斷資本的這種貪婪、殘忍和瘋狂,法國總理若斯潘在1998年撰文指出:“既然狂風暴雨的時代已經來臨,人們也就不再可能否認無控制的資本主義可能帶來的危害了,即使是那些最能吹捧經濟自由主義、不受邊界限制的全球化以及市場法則的人也無法做到這一點。”“資本主義最壞的敵人可能就是資本主義本身。”

另一個是一些前社會主義國家“轉軌”前後的比較。不可否認的事實是,這些國家在社會主義實踐過程中不管發生多少失誤,起碼辦成了這樣幾件在資本主義制度範圍內不可能辦到的事:取得並捍衛了民族獨立和國家主權;實現並保持了國內民族統一、民族平等、民族團結和社會穩定;在短短幾十年間,取得了資本主義條件下幾百年纔能取得的經濟、教育、科技的成就;實現並維護、發展了無產階級和廣大勞動人民在經濟、政治、文化上的根本利益。“轉軌”以後則完全是另外一幅圖景:經濟、政治、文化受制於人,成為相當普遍的現像;霸權主義、強權政治的干涉和解體劇變引發的地區衝突、民族衝突,使這片昔日的“綠洲”變成局部戰爭的火藥桶;黨派鬥爭、黑社會勢力惡性膨脹、貪污、腐敗、賣淫、吸毒、搶劫、兇殺,使這個地區陷於嚴重的社會動蕩;社會生產持續滑坡、兩極分化迅速拉大、失業率高達兩位數字、通貨膨脹惡性發展、人民生活水平嚴重下降,使這個地區呈現出一派蕭條、破敗的景像。自1929年世界性經濟危機以來,雖然世界上經濟危機不斷,但是從未創下如此嚴重的紀錄。德國學者博克貝斯格和克裡門塔在《全球化的十大謊言》一書中指出:“1986年,在前東歐集團國家中有400萬人生活在貧困線以下,今天已經是1﹒2億人了”。面對如此不忍目睹的慘狀,回頭去看人們對於資本主義的企盼和憧憬,構成了一種多麼令人心酸的黑色幽默!

根子還是國際資本主義。國際資本主義為什麼要那樣不遺餘力地反對社會主義呢?難道它們成了行俠仗義的羅賓漢,要救社會主義國家的人民於“水火”?一切欺騙都被事實擊得粉碎。不摧毀社會主義的防線,納入資本主義的體繫,這些國家就不可能成為其新的擴張資本的工具。曾被西方譽為“蘇維埃頭號敵人”的作家季諾維耶夫,於1998年的最後一天在《蘇維埃俄羅斯報》上著文指出:“隨著共產主義失敗而出現的歡樂情緒已經消失。人們開始懂得,強加給他們的道路對俄羅斯及其絕大多數居民來說是一條毀滅的道路。”

無論是來自哪一方面的事實,都毋庸置疑地證明:第三世界國家要在現實世界中得到生存和發展,就必須摒棄資本主義,選擇社會主義––符合本國國情、具有本國特色的社會主義。

立足中國,在實踐中推進“兩個必然”的進程

《共產黨宣言》發表的前8年,鴉片戰爭爆發,中國開始淪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從此列強橫行、兵燹四起,神州破碎、生靈塗炭,中華民族蒙受巨大屈辱,整個國家瀕臨滅亡邊緣。為了拯救民族危亡,中國人民開始了尋求真理的偉大進程。公平地說,中國人民對於資本主義沒有天生的偏見。盡管當時中國正在蒙受國際資本主義的蹂躪,但是走資本主義道路仍然是那時中國先進人物的第一選擇。隻是在歷經無數次失敗以後,纔在俄國十月革命的影響下,發現了馬克思主義的真理光芒。直到這個時候,中國人民纔明白:中國已經失去了走上獨立的資本主義道路的歷史機遇,因為當時資本主義已經成為一個世界體繫。經濟、政治、文化落後國家進入這個體繫,隻能處於邊緣地帶,充當“中心”擴張資本的奴僕或工具。正如毛澤東同志所說:“帝國主義列強侵入中國的目的,決不是要把封建的中國變成資本主義的中國。帝國主義列強的目的和這相反,它們是要把中國變成它們的半殖民地和殖民地。”(《毛澤東選集》第2版第2卷第628頁)於是,走俄國人的路,成為以中國共產黨為代表的中國先進分子的共識和抉擇。所謂走俄國人的路,就是到資本主義的體繫和制度之外去尋求民族解放的道路,就是把爭取民族獨立、國家主權的鬥爭與解放本國無產階級和廣大勞動人民的鬥爭結合起來,就是把爭取民族獨立和人民解放的偉大鬥爭融入到全世界無產階級埋葬資本主義、爭取共產主義的偉大鬥爭中去,就是把科學社會主義理論同中國實際相結合,走出一條取得中國革命成功的道路。一句話,就是在推動“兩個必然”實現的世界歷史進程中創造性地解決中國的民族獨立和人民解放的問題。

歷史證明這種抉擇是正確的:正是沿著這條道路,以毛澤東同志為代表的中國共產黨人領導中國各族人民推翻帝國主義、封建主義、官僚資本主義的反動統治,建立了中華人民共和國。這是中國從古未有的人民革命的偉大勝利,也是“兩個必然”的科學結論在一個東方大國的偉大勝利。歷史同樣證明:中國革命的勝利,有力地推動了世界範圍的民族解放運動和國際社會主義運動的發展。

社會主義制度建立以後,在數十年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的歷史進程中,中國共產黨人始終沒有忘記《共產黨宣言》的基本精神,始終沒有忘記堅持社會主義道路,始終沒有忘記社會主義中國在全世界實現“兩個必然”歷史進程中的重要地位和莊嚴使命;但是另一方面,中國共產黨人也深深懂得:推進“兩個必然”不是空洞的口號,不是去包打天下,而是要立足中國,扎扎實實地把中國的事情辦好,使社會主義在中國真正活躍和興旺起來,用中國社會主義的成功和發展為“兩個必然”的全面實現作出實實在在的貢獻。因此,以鄧小平、江澤民同志為代表的第二代、第三代中國共產黨人,一方面堅決頂住國際社會主義運動遭受嚴重挫折的巨大壓力,有力回擊西方敵對勢力進行顛覆滲透的政治圖謀,堅持社會主義方向不動搖;一方面從中國實際出發,集中全黨、全國各族人民的智慧和創造,正確總結我國社會主義勝利和挫折的歷史經驗並借鋻其他社會主義國家興衰成敗的歷史經驗,努力探索建設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道路。黨在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基本路線和基本綱領的確立,標志著這條道路的形成和進一步拓展。正是沿著這條道路,我們鞏固並進一步完善了社會主義制度,取得並極大發展了社會主義建設的偉大成就。中國社會主義的成功,是國際社會主義運動史上的一個偉大奇跡。在國際社會主義運動處於低潮的時候,它像一棵獨立支持的大樹,抗住八面來風,為社會主義保存了強大的有生力量;在社會主義遭到詆毀的時候,它像一把利劍,戳穿那些讕言,為社會主義贏得了尊嚴和榮譽;在許多人對社會主義的前途喪失信心的時候,它像一盞明燈,劃破重重陰霾,為社會主義升起了光明和希望。更重要的是,它從正面啟示全世界無產階級和廣大勞動人民:社會主義國家應當怎樣進行改革,應當怎樣堅持和完善社會主義制度,應當怎樣從本國實際出發,推進“兩個必然”實現的歷史進程。可以肯定,隨著時間的推移,它的所有偉大意義都將在世界歷史的舞臺上生意盎然地展開。

隻有社會主義纔能救中國、發展中國,這是近代以來特別是建黨以來歷史作出的科學結論;隻有救中國、發展中國,纔能堅持和壯大國際社會主義,這是建國以來特別是改革開放以來歷史給予的珍貴啟示。忘記“兩個必然”的歷史趨勢,就不是社會主義者;不從做好中國的事情入手,就是空頭的社會主義者。更加緊密地團結在以江澤民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的周圍,高舉鄧小平理論偉大旗幟,堅持“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為本世紀中葉基本實現現代化而努力奮鬥,就是我們每一位中國共產黨人應當自覺承擔的莊嚴歷史使命。當前,最重要的就是積極、全面、正確地貫徹中央《關於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個五年計劃綱要》,把《綱要》確定的各項任務一項一項、一步一步地落到實處。在這一新的歷史征程中,我們每揮灑一滴汗水、每付出一份心血,都是在扎扎實實地推動“兩個必然”實現的歷史進程。當然,在共產主義理想實現之日,我們這一代共產主義者早已化為塵埃或泥土,但是我們的汗水和心血將凝聚到未來,化為人類嶄新世界的一座無字的豐碑。面對這座豐碑,未來的人們將灑下感動的熱淚。

讓我們以《共產黨宣言》中驚天動地的科學論斷作為這次旅程的結束吧––

“資產階級的滅亡和無產階級的勝利是同樣不可避免的”!

《求是》2001年第6期
    • 《求是》雜志刊文論述資本主義必然滅亡




    • 73屆奧斯卡金像獎
      石家莊爆炸兇嫌落網
      俄美互逐外交官
      錢其琛訪美
      馬其頓惹火燒身
      甲A風雲
      聚焦全國“兩會”
      塔利班“滅佛”
      深入揭批“法輪功”
      廈門遠華走私案
      《臺灣論》軍國叫魂
      北京申奧再度出擊
      中國給三菱貼封條
      “蜘蛛人”私攀金茂
      北京師生在美遇車禍
      B股市場風雲乍起
      歷史上的今天
      中美海底光纜受損

      解放日報
      文彙報
      新民晚報
      新聞報
      青年報
      勞動報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廣播電臺
      上海東方廣播電臺
      上海電視臺
      上海東方電視臺
      上海教育電視臺
      上海有線電視臺
      國務院新聞辦公室
      人民日報
      新華網
      中國日報
      中青在線
      中央電視臺
      中國上海
      千龍新聞網
      中青網
      中央人民廣播電臺
      中國國際廣播電臺
      網上浦東
      上海科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