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專題|國內|國際|臺港澳|上海|文娛|IT|精選|體育|財經|社會|參考|科教衛|圖片|

                     >>新聞中心>>新聞精選>>正文

學英語不學罵人話--伏明霞接受專訪

中新社3月29日報道:自悉尼奧運會後,跳水女皇伏明霞成了廣告界的驕子,剛接拍的雪碧廣告正在全國各城市播映。而圍繞伏明霞的爭議也層出不窮,最近伏明霞接受了中國新聞社《中國新聞周刊》的專訪。

學英語也不學罵人的話我隻認識其中一個“sexy”(性感)

我不知道是誰,到現在都不知道。我隻知道是《成報》獨家報道的,頭版頭條,他們應該知道吧!

我在賽場上爭冠軍,但沒有必要在生活中做個特別強的人,我可以讓自己活得開心點。我不會在乎這個,在乎那個。

撥通伏明霞的手機,電話那頭傳來的是一個略顯疲憊的聲音。當我說到打算把她作為新聞人物時,她發出了幾聲干笑,一點點的不耐煩。和一句反問“新聞人物?還新聞人物!”接著是“我不知道,你先跟我的朋友聯繫。他會安排的。”

2月27日傍晚,在東方廣場新東方天地的星巴克咖啡廳裡,我見到了伏明霞。她盯著我,淡淡笑了一下。咖啡廳裡人不多,他們似乎也沒注意到這個沒有化裝的嬌小女孩。

髒褲子事件--“我很內疚,這是我的錯!”

新聞周刊:最近,媒體對你在廣州的“髒褲子風波”報道很多。你能再回憶一下那天的事實經過嗎?

伏:那天,上個星期四。一大早趕飛機。我6點就起床了。我穿的是牛仔褲。他們要求白色的衣服。我自己沒有, 港的朋友幫我準備了。

那天北京大霧。8點的飛機拖到下午3點。我進進出出地換票,搞了3趟。而且飛機晚點了,4點纔飛,到那裡已經7點了。

然後化妝啊、梳頭啊。我當時腦子裡什麼都沒有。化妝也無所謂。衣服穿好就趕快出去。我覺得很沒有辦法。我希望能快點開始,記者不要等太久了。

原來準備好的白色褲子,我一試穿不進去。還有條發紅的褲子,又不可以配白上衣。後來有條黑白配的。我想就這條吧。

新聞周刊:你是什麼時候發現這條褲子上寫的英文單詞是罵人的話?

伏:要不是人家告訴我,我一直不會發現,把褲子換回來的時候也沒發現。新聞發布會結束後半個多小時了,我回到酒店,別人提醒,打電話給我的朋友,我的朋友又告訴我。

新聞周刊:在活動的整個過程中,有沒有人提醒你?

伏:沒有。

新聞周刊:你自己當時看了嗎?

伏:當時我看了,不知道是什麼,隻知道是英文。沒有再往裡想,看英文寫的是什麼東西。

新聞周刊:你認識這些英文單詞嗎?

伏:不認識。學英語也不學罵人的話,我隻認識其中一個“sexy”(性感)。

新聞周刊:你現在心裡怎麼想?

伏:我覺得這個不能怪別人,隻能怪自己。如果我知道,我一定不會那麼穿。我一直是蒙在鼓裡。我平時參加什麼活動,服裝上也不是很講究。確實沒什麼經驗。

在公開的場合一定要注意,一點點的事情都會弄得不太好。當時要是知道就好了。很後悔。各個方面都不是很愉快。

新聞周刊:哪些方面?

伏:包括可口可樂公司。他們沒說什麼。但總是個失誤。就算他們不怪我。我自己也覺得很內疚。我自己希望做得好。

搖頭丸事件--“你炒你的吧!”

新聞周刊:奧運會後,關於你的報道越來越多。在種種新聞中,最困擾你、對你的打擊程度最深的事是什麼?

伏:每一個,隻要是不好的都會有影響,隻是事情不同,結果都差不多。

(此時表現出明顯的對搖頭丸事件的回避。但她還是回答了)

伏:我當時真的覺得很不舒服。這不隻影響到我的生活。還有名譽。報道已經出來了。老百姓都有自己的想法。有的認為“會”,有的人認為“不可能”,這種事情是沒辦法改變的。確實是 影響到生活、影響到將來

雖然情緒不好,但我還是照樣過我的生活。這個事情確實對我壓力很大。我是一點都不知道。我回北京的第二天人家打電話給我。

朋友跟我講這個事,我說不會吧。這種也被說的簡直是 後來我看了FAX,很氣憤。我感覺是他的猜測。他把他的想法登在報紙上,隻是猜測,完全沒有考慮到我的名譽!

新聞周刊:你聽說過搖頭丸嗎?

伏:我是什麼都不知道。我還是第一次去酒吧。其實我是很不喜歡泡酒吧的。我也不愛喝酒。大家就是想見見我。我說就見個面吧,結果就發生了這種事情。

新聞周刊:這件事怎麼影響到你的將來?

伏:(沒有回答)

新聞周刊:你當時什麼反應?

伏:我很驚訝,也很無奈。

新聞周刊:哭了嗎?

伏:(笑出了聲)我,為什麼要哭?心裡頭亂得一塌糊塗。然後不停地打電話。采訪也有,朋友打電話也有。朋友就說,不要因為這個事情影響我的情緒,怕我受不了。確實是,從來沒有想過的事,這樣被報道。這個沒有辦法。

新聞周刊:你自己的態度呢?怎麼樣來解決?

伏:這個事情跟我沒什麼關繫。是記者的炒作,我為什麼要跟他們對著來?我沒有必要跟他們計較,就是說針對這個事去解釋什麼。

我心裡很清楚。國家隊也很清楚。你炒你的吧。我看你還怎麼寫!我不喜歡讓他把我搞成頭版頭條。

有人說,因為這個事,我沒有成為奧運會的形像大使。根本就沒有這回事情!有人看到國家隊的名單上沒有我,就認為是這個事。但事實上我跟跳水隊之前已打好招呼。跳水隊也找過我談話。我說,因為奧運會,學業已經停了一年了。大賽結束,我還是要回到學校完成我的學業。他們就同意了。這個事情在沒有報道之前,我們大家都溝通過了!我覺得他們真會幻想!

新聞周刊:你周圍的人在這件事上對你有沒有影響?

伏:我打電話給體委,說“我一定要澄清!”(語速很快,很堅決)體委覺得是 港的報道,因為 港本來就輿論自由,人家是炒作的,你要是反應那麼大,跟他們對著來,反而把事情也許搞得更糟。現在申奧是關鍵,希望不要出太多的差錯。再看看,他們還有什麼可說的。就希望我能夠顧全大局。中國運動員都是國家培養的,有時候做事情,要站在大局考慮。

新聞周刊:有報道說,你知道這件事是誰搗的鬼?

伏:(大笑)我不知道是誰,到現在都不知道。我隻知道是《成報》獨家報道的,頭版頭條,他們應該知道吧!

新聞周刊:還有報道說,你因此喪失了雪碧和日本電信廣告的拍攝機會?

伏:雪碧廣告我已經拍過了。至於日本電信廣告,根本就沒有。我自己看著都想笑。

新聞周刊:你打算用法律手段來解決這件事嗎?

伏:我還要讀書,我也解釋過了,暫時就這樣吧。如果他們再繼續,還要拿這個當新聞再來炒的話,我想不排除用法律手段解決的可能。

我自己是很怕麻煩的。如果這個事情到了那一步,必須這樣,那我就那樣做。

“我不做運動員,誰也不認識我”

新聞周刊:你既是體育運動員、清華大學的學生、還是廣告明星。你自己最認可哪一個?

伏:還是運動員吧。

如果我不做運動員,誰也不認識我。

新聞周刊:你是怎麼成為跳水運動員的?

伏:我以前練體操。在體操房裡。沒有正規訓練。我很喜歡體育。後來有個教練把我推薦給跳水隊,我就開始練跳水了。那時候是8歲。

新聞周刊:而你14歲就成了最年輕的世界冠軍。

伏:主要有個好的教練。我算是幸福的,幸運的。

雖然我也有付出,但我也得到了很多。也有很多人付出了,落了一身傷病,最後也沒有出來。這樣,以後的路,選擇的餘地就很小。訓練的時候,學業上耽誤了。你又沒有出來,還要花幾年時間讀書。中間掉了課程,學起來也很苦。但是要有文憑纔會有好工作。(國家規定世界冠軍可以保送上大學)

新聞周刊:談談你的訓練

伏:我當時練的時候思想很簡單。從來沒有給我一個目標拿冠軍,沒有向往什麼,就按教練講的一步步走。我隻懂訓練。

我就覺得自己要有實力,就不用擔心成績這個問題。我很努力地訓練。到比賽的時候就很有信心。

新聞周刊:你覺得你運動生涯的高峰是什麼時候?

伏:女孩在十四、五歲的時候是顛峰,如果發育的過程中保持了體型,到20歲前也還可能是。

新聞周刊:你呢?

伏:(大笑)我都24了!最輝煌的時候是已經過去了。

以前訓練累是累,但恢復得快。現在不能超負荷太多,恢復慢。體力上不如從前。有時候精神上,或者心理上恢復不了。奧運會前,我哪裡都不疼,但一進體育場,就感覺沒勁,好像一口氣提不起來。也不知道為什麼。喫了3天的中藥,就好了。其實那三天就是休息。我想年紀大的運動員好像都會出現這種情況。

新聞周刊:那你為什麼要在奧運會的時候復出呢?對你來說是冒險嗎?

伏:我喜歡跳水。我說服自己不要考慮太多結果的問題。我要是特別怕輸,我也不敢出來。我考慮清楚了最多失敗,最多拿不了冠軍。我要去面對。我不考慮別人怎麼看,隻要我自己能承受得了。

新聞周刊:那你考慮過退役嗎?

伏:中國女運動員整體水平在世界上都比較高。有很多後備力量。如果我一直這樣,我想領導方面也會考慮能否培養新的選手。對於我來講,總有一天會退下去。

新聞周刊:你在還沒有完全退役的時候就開始拍廣告了。是別人找你,還是你找別人,或者是兩者不謀而合?

伏:是別人找我拍廣告的。

新聞周刊:你能透露你的收入嗎?

伏:廣告收入不能講,這個在合同上有要求,不能公開。但絕對沒有大家想得那麼多。我說了你可能不信,我所有的收入,包括比賽的獎金,隻有七位數。我每個月的工資隻有一千多。我的錢都是家裡人管。

每個人賺錢的方式不同。拍廣告也是一個方式而已。我正在讀書,又不敢出去找工作。做廣告隻是短時間的方式,並不是我這輩子的事業。可能就是這二、三年的事。現在我手頭上也沒有廣告了。我現在想把學業完成,找到合適自己發展的工作。

新聞周刊:你學的是經濟管理,以後會做這方面的工作?你覺得什麼工作適合你的發展?

伏:我學的是這個。但我感覺自己的性格不適合做個商人。我對自己的將來,真的有點 不是那麼好選擇,因為人家不能把你當做普通人看待。我是女孩,對將來的要求不是太高,我不想做個女強人,不會考慮那麼多。如果考慮太多,實現不了,反而會想,為什麼我做不到?也是挺煩惱的。不敢擔保以後做的事都像跳水這麼成功,但隻要開心就行。

“我想過一種簡單的生活”

新聞周刊:你是世界最年輕的冠軍,在體壇10年來,成績一直都很不錯。現在又在拍廣告,你好像一直都是媒體關注的對像。

伏:我自己本身不想成為公眾人物。但拍廣告啊,公眾形像需要大家關注。

當然也不是說這有什麼不好。但你的職業和現在的成績,使你不能按自己所想的去做。大家願意關注,而不是我特意要表現什麼。

我要去面對壓力。總會有人說你,不管是說你好,還是說你不好。對我來講,要接受這個現實。

新聞周刊:你不想成為公眾人物,為什麼還要去拍廣告?

伏:廣告拍攝時間挺短,就幾天,不太影響生活,也不太影響學業。廣告是個很真實的東西,從你身上反映出一種理念。從廣告中也能得到自我價值的體現,至少說明我是最受歡迎最受喜愛的。我以前沒做過,覺得挺好玩的。

新聞周刊:那你現在面臨的這些壓力,和你在賽場上面臨的壓力有什麼不同,你覺得自己更善於應付哪一種?

伏:現在遇到的難以對付。

比賽是自己可以改變的。你希望取得好的成績,自己一定要刻苦訓練,做到了,就能有好結果。但現在這些壓力會影響到生活中的我,包括我的情緒、生活節奏、方式。

以前是那麼生活的,現在是另一種,我有時候問自己,為什麼我不能像以前?新聞周刊:你比較喜歡以前的生活?

伏:是。以前新聞隻報道體育的我,我可以想怎麼做就怎麼做。也沒什麼壓力。現在卻是報道生活中的我,我老得接受記者的采訪。

新聞周刊:你自己在扮演著不同的角色,運動員、學生、廣告明星。你最喜歡哪種角色的生活?

伏:做學生是最好的。學東西,在學的過程中明白了,長了見識,學會後就屬於自己了。我喜歡這種感覺。奧運會前,在學校裡學習,我已經習慣了那種氛圍和感覺。跟同學在一起,隻要把老師教的學會就行了。真的很簡單,心靈上非常舒服。

伏明霞與自己的父親

新聞周刊:你前面說到,因為訓練,落下了很多課程,基礎比較差。

伏:困難是有。但看你怎麼克服。而且我們體育特招生一起上課,起點相對低,不可能像正規大學生的要求。

新聞周刊:你喜歡按自己的方式生活,但事實你過的不是你希望的,你怎麼想?

伏:這種不單純的生活,我想不是一輩子吧。我覺得這是階段性的。過了一、二年也許就不是這樣了。不會總是這些麻煩的事,這種麻煩的事是暫時的吧?新聞周刊:那你對自己現在的生活怎麼看?

伏:我現在也挺好的。別人覺得我不普通,我希望把自己的心態保持普通。我跟大家一樣逛逛商店,我可以讓自己活得簡單。就算別人指指點點,我也不能阻止人家。我不會去管。總之把自己的位置擺好,擺在普通人的位置上。

我很少考慮別人怎麼看我,這是別人的事,跟我沒關繫。我從來不看關於我的報道,不管是好的還是壞的,但是總有朋友跟我說。

我在賽場上爭冠軍,但沒有必要在生活中做個特別強的人,我可以讓自己活得開心點。我不會在乎這個,在乎那個。

(作者 王軍 選稿 王怡)
    • 有媒體稱伏明霞身家1500萬
    • 給伏明霞惹禍的“髒褲子”是日本名牌




    • 遼足車禍起風波
      第五次人口普查
      73屆奧斯卡金像獎
      石家莊爆炸兇嫌落網
      俄美互逐外交官
      馬其頓惹火燒身
      錢其琛訪美
      甲A風雲
      聚焦全國“兩會”
      塔利班“滅佛”
      深入揭批“法輪功”
      廈門遠華走私案
      《臺灣論》軍國叫魂
      北京申奧再度出擊
      中國給三菱貼封條
      “蜘蛛人”私攀金茂
      北京師生在美遇車禍
      B股市場風雲乍起

      解放日報
      文彙報
      新民晚報
      新聞報
      青年報
      勞動報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廣播電臺
      上海東方廣播電臺
      上海電視臺
      上海東方電視臺
      上海教育電視臺
      上海有線電視臺
      國務院新聞辦公室
      人民日報
      新華網
      中國日報
      中青在線
      中央電視臺
      中國上海
      千龍新聞網
      中青網
      中央人民廣播電臺
      中國國際廣播電臺
      網上浦東
      上海科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