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專題|國內|國際|臺港澳|上海|文娛|IT|精選|體育|財經|社會|參考|科教衛|圖片|

                     >>新聞中心>>新聞精選>>正文

“黑社會”廢了曲樂恆?!

勞動報3月30日報道:培根說過,法官錯誤的判決比犯罪本身更可怕。遺憾的是,上至足協,下至俱樂部,在直面中國足壇焦點問題時常常犯這種“錯誤”。

也許遼寧俱樂部曾因為當初保級的嚴峻形勢,不得不向曲家做出某種承諾,以使張玉寧能繼續為球隊效力。但這種處理方式隱含了兩大弊端,一是不可能真正解決問題;二是實際縱容了問題球員的錯誤。上捂下蓋既是對法律的褻瀆,也是對自己能夠扛下任何“黑幕”的自信。

原太陽神球員賭球事件的內幕為何?隋波事件中的錄音帶究竟說了什麼?渝瀋假球疑案到底有沒有貓膩?沒有答案。因為“內幕”一旦捅破,,將對圈內人有百害而無一利。所以,真相一再成為歷史的謎團。

知情人言,中國足球肯定有“黑幕”存在,從“西南會議”、“隋波公案”,到“渝瀋懸案”、“車禍事件”。每次“黑幕”即將被揭開前,揭幕人總被招安,或是承受巨大壓力,在關鍵一刻抽身而退。於是,隋波淡出江湖、陳亦明“盡在不言中”、“渝瀋案”束之高閣。於是,曲家父子決心要爆“黑幕”的舉動,看來有些孤軍作戰的悲壯,甚至魚死網破的無奈。

遼寧隊車禍事件苦主忍無可忍抖內幕

對“車禍”事件“有話要說”的曲樂恆,昨天上午終於在瀋陽天都賓館將掌握的“黑幕”向來自全國各地的數十名記者做了介紹。曲樂恆表示,之所以將“內幕”抖出來是因為“忍無可忍”。

曲樂恆說,“車禍”發生前兩天,遼寧隊打完客場與雲南紅塔隊的比賽後返回瀋陽,曲樂恆在一間酒吧裡見到張玉寧與幾人一起喝酒,其中一個叫卞鋒的人對其自稱是“黑社會老大”,並介紹說張玉寧是他們的“老七”。

據曲樂恆描述,當時他並未敢與這些人多說什麼,但卞鋒說曲樂恆“打上主力了,把我兄弟的位置給奪了”。他們中的一些人還分別上來和曲喝酒。事後,卞鋒對曲樂恆說,我們其實都是帶著“家伙”來的,要不是看你今天表現得還不錯,早就把你給“廢”了。

過了兩天,也就是2000年4月26日,訓練結束後,張玉寧找曲樂恆一起出去喫飯。曲樂恆說因為已經與其他隊友有約會,當時他並不想去,但架不住張極力勸說,便一起坐車到了位於瀋陽東陵區的一個地方。

曲樂恆說,當時一起喫飯的共有18人,除同去的張玉寧、另一名隊友王剛及女友外,其他均不相識。喫飯過程中,他和張玉寧各喝了大約3兩“雄蠶蛾”酒,再加上一兩瓶左右的啤酒,大家喝的量差不多。之後,由張玉寧駕車返回。

曲樂恆著重強調,張玉寧駕車從不繫安全帶,而那天上車後卻把安全帶繫上了。根據“車禍”發生後俱樂部的說法,因為路上有輛大卡車的燈光晃了他們,因此張玉寧在閃避時不慎撞在樹上。但曲樂恆說,在他印像中,他們乘坐的轎車並沒有受到對面來車干擾,而是“一點沒有減速”地“主動”撞上了路邊的大樹。而且車禍發生後,卞鋒突然出現,接走了張玉寧。

“我豁出去了”

“車禍事件”是張玉寧與當地黑社會一手策劃,這個消息在國內掀起軒然大波。昨晚,記者就此事電話采訪了曲樂恆。

記:說出“黑幕”後,現在的心情怎麼樣?

曲:很輕松,就像心裡放下了一塊石頭。

記:為什麼拖到現在纔揭露“黑幕”呢?

曲:我考慮了很多,甚至在說之前還在考慮該不該說。當初考慮到遼瀋球迷的感情及自己的利益,選擇了沉默,但他(指張玉寧)很令我失望。現在外界對我的懷疑反而越來越大,我覺得“保護”他們(指張玉寧、遼足俱樂部)已經“保護”得太辛苦了,不能讓球迷們對我有誤會,所以要說出來。

記:揭露“黑幕”是不是意味著已經撕破臉皮,全力以赴要打官司了?

曲:對,現在對我來說已經什麼都沒有了,身體、錢 什麼都沒了,我已經顧不了多少了,豁出去了。我已經把所知道的列成材料送交有關部門,包括公安局、檢察院,我一定要告到底,區裡不行告到市裡,市裡不行告到中央。希望大家能夠理解我。

記:有些人不相信此事,認為怎麼這麼巧,把你給撞壞了,而張玉寧自己卻好好的?

曲:其實大家可以發現這件事中疑點很多,而最大的疑點就是張玉寧,最起碼他有重大嫌疑。

記:你能提供證據嗎,因為之前都是你單方面表述?

曲:我當然有證據,而且都已遞交了司法部門,但這裡我不能提示。他們(指可能與張玉寧有染的“黑社會”)勢力太大了。

從“工傷之爭”到“黑社會介入”

遼足:這是某種解脫

在“車禍”問題上,遼足俱樂部一直焦頭爛額。處理此事的負責人也已三易其“主”,從一開始接手的遼足俱樂部總經理鐘曉哲,到今年剛上任的總經理程鵬輝,現在,這個燙山芋又到了副總經理呂楓手裡。

曲樂恆昨天扔出的一顆“重磅炸彈”對於遼足俱樂部來說,在某種程度上其實是一種解脫:矛盾由原先曲家糾纏於俱樂部的曲樂恆是否算“工傷”,轉為曲家與張玉寧甚至可能是“黑社會”間的“較量”。

在出現“黑社會”問題後,遼足俱樂部很聰明地選擇了沉默。昨天記者就此打算采訪遼足俱樂部有關人士時,所有人的手機都已關機,不過此前呂楓對遼瀋媒體表示:“關於是否涉及到黑社會,得由司法部門認定,俱樂部不好說。”

呂楓進一步表示,之前其實曲家已跟俱樂部說過這事,俱樂部也找張玉寧談過,但不存在袒護誰的問題。這時候曲樂恆把事情說出來,感覺“太突然了”。

張父:這是誹謗

瀋陽記者在新聞發布會後與張玉寧父親張志毅取得聯繫,他說:這完全是誹謗,張家也將起訴曲家。

張說:“我不能去捂別人的嘴,他們想說什麼就說什麼吧!我要強調的是,車禍事件現在看來必須按法律程序走了!曲樂恆是幾級傷殘、我們要賠多少錢,張玉寧要負什麼責任,都需要交警等相關部門來做最後鋻定。”

他認為,車禍之後,張家一直為曲樂恆身體情況焦慮。“曲住院期間,曲家說了許多話,但考慮到樂恆在住院,我們從不想多說什麼。現在看來,不說好像就不行了。”

張玉寧母親隨後說了些自己的看法:“我們都應該相信事實,比如說,張玉寧和‘黑社會’有關繫,那你可以到公安局報案嘛,法律應該是公正的。”

媒體:心存疑問

記者昨天與遼瀋地區多家媒體的記者進行了聯繫,他們普遍認為:“曲樂恆的遭遇值得同情,但采取這種方式不太妥當。”(鋻於此事的敏感性,記者隱去了他們的姓名。)遼瀋記者認為:“‘黑幕’主觀內容太多,許多東西不能確定,如一直在暗示張玉寧設計謀害他,但根據是什麼?‘黑社會’性質如何定?這些都是疑竇。曲多次提到他們帶著‘家伙’,對此我們專門提問,最後他承認沒有看到諸如槍之類的‘家伙’。”

遼瀋記者還表示:“如果張玉寧是‘黑社會’,有必要把自己搭進去嗎?再說,曲樂恆雖然在超霸杯上進了三球,但之後幾輪聯賽一直沒進過球,當時輿論已在呼喚張玉寧了。”

(作者 方歌 袁崴 選稿 黃海玲)
    • 視頻:曲樂恆稱車禍事件與黑社會有關
    • 張玉寧之父:我們要告曲家
    • 曲樂恆全面引爆"曲氏炸彈"
    • 圖文:曲家稱張玉寧原是黑幫成員




    • 遼足車禍起風波
      第五次人口普查
      73屆奧斯卡金像獎
      石家莊爆炸兇嫌落網
      俄美互逐外交官
      馬其頓惹火燒身
      錢其琛訪美
      甲A風雲
      聚焦全國“兩會”
      塔利班“滅佛”
      深入揭批“法輪功”
      廈門遠華走私案
      《臺灣論》軍國叫魂
      北京申奧再度出擊
      中國給三菱貼封條
      “蜘蛛人”私攀金茂
      北京師生在美遇車禍
      B股市場風雲乍起

      解放日報
      文彙報
      新民晚報
      新聞報
      青年報
      勞動報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廣播電臺
      上海東方廣播電臺
      上海電視臺
      上海東方電視臺
      上海教育電視臺
      上海有線電視臺
      國務院新聞辦公室
      人民日報
      新華網
      中國日報
      中青在線
      中央電視臺
      中國上海
      千龍新聞網
      中青網
      中央人民廣播電臺
      中國國際廣播電臺
      網上浦東
      上海科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