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專題|國內|國際|臺港澳|上海|文娛|IT|精選|體育|財經|社會|參考|科教衛|圖片|

                     >>新聞中心>>國際新聞>>正文

美國盟友看NMD

最近一個時期,除了瘋牛病、口蹄疫、馬其頓以外,歐洲最熱門的話題莫過於NMD。由於美國新政府一再表態,研制與部署NMD(導彈防御體繫)勢在必行。因此,美國的主要盟友都在討論NMD問題。有的國家對這一體繫已公開表示反對,但另一些國家則態度曖昧,處於舉棋不定的觀望狀態。

更令大家關注的是,美國新政府NMD的涵蓋範圍似乎大大超過了克林頓政府的設想。前政府的計劃側重於有限部署,針對的是所謂的“無賴國家”–––即第三世界某些擁有導彈和核技術的小國。而美國新政府的計劃將包括整個歐亞大陸和美國本土,從大西洋海岸直至橫濱。

NMD的建立是美國單方面一意孤行的政策。但它牽動了整個歐亞大陸的戰略平衡,對現存的國際關繫體繫是一個嚴重的挑戰。為此,歐盟與日本都有擔憂。本文作者最近走訪了巴黎、華盛頓和東京,感覺到從大西洋沿岸到日本海,一種不約而同的聲音正在歐亞上空回響。這就是反對美國單邊主義的呼聲。

俄羅斯的態度是歐盟晴雨表

目前,歐盟對美國NMD的態度是基本不同意,但盡量避免與美國的正面交鋒。主要原因是歐盟各國對NMD的利害關繫不盡相同,很難形成歐盟的共同立場。

歐盟擔憂的重點是NMD對歐洲軍備控制進程的影響。美、俄之間新一輪的軍備競賽將導致歐洲的戰略失衡,破壞歐盟從1999年開始苦心經營的歐–俄戰略關繫。因此,俄羅斯對NMD的態度是判別歐盟立場和政策變化的晴雨表。俄羅斯立場的不確定性將會直接影響歐盟共同立場的形成。

俄羅斯的公開姿態是堅決反對美國部署NMD,並充分利用歐、美矛盾強調1972年簽署的“反彈道導彈條約”

不可侵犯。如果美國決定單方面毀約,俄羅斯聲稱將退出所有的現存核軍控協定,其中包括歐盟最關心的“戰略核武器削減協定”。然而,在實際操作過程中,俄羅斯的立場還是較為靈活的。

首先,俄國的經濟實力太弱,大規模削減耗資龐大的戰略核武器有其實際需要。在這一點上,與美國的利益有共同性,因為NMD是以削減戰略核武器為前提的。

其次,1972年的條約並沒有完全排除雙方部署有限的戰區反彈道導彈的防御體繫。俄國的戰略導彈實力雄厚,對戰區導彈防御體繫(TMD)的問題並不敏感。所以俄、美在這一點上仍有談判的共同基礎。

最重要的是,俄國所關心的重點似乎不在於是否部署NMD體繫本身,而在於這種體繫的技術特點是否大幅度地削弱俄國戰略導彈(特別是洲際導彈)的威懾力。有鋻於此,到今年2月下旬為止,俄國與美國談判的重點是NMD的技術問題。由於美國聲稱該體繫並不是針對俄國或者中國,俄國則堅持這種體繫必須是有限的,對俄國或中國的洲際導彈的發射不起攔截作用。俄方中意的是某些西方導彈專家提出的“助推器階段攔截”的導彈防御體繫。這種體繫與美國現政府推行的NMD概念有根本的不同。現行的概念是以地面雷達繫統判別導彈的來路和方位,攔截的對像是已經與導彈助推器脫離的“冷彈頭”。“助推器階段攔截”是在助推器尚在燃燒的過程中加以攔截,以衛星繫統進行判別。這種防御繫統在技術上要求攔截基地距離導彈發射點很近,這在對付伊朗、伊拉克等小國比較容易做到,而對距離較遠的發射點(如俄、中的洲際導彈發射基地)則不起作用。這種體繫的出發點在於不會造成大國之間戰略威懾力的失衡,從而能保住1972年的“反彈道導彈條約”的實質內容。

歐盟的一些軍控專家對這一建議很感興趣,但美國政府對此置之不理。因此,俄國的建議沒有被接受的可能。普京政府在今年2月下旬已經正式宣布放棄“助推器階段攔截體繫”的設想,轉而向歐、美提出了新的建議,即以活動運載工具為基礎的“中短程導彈攔截體繫”。其出發點仍是為了保住“反彈道導彈協定”的實質。然而,美國政府非但不感興趣,甚至抓住機會大肆宣傳俄羅斯終於開始承認“無賴國家”的威脅並不是美國憑空捏造的。

歐盟面臨矛盾:共同防務與NMD

歐盟的理想方案當然是俄、美雙方大規模地削減戰略核武器,而1972年的協定基礎仍得以保存。這種“魚和熊掌兼而得之”的想法在實踐中很難實現。

在歐盟內部,對NMD的實際作用與後果,不同的國家亦有不同的看法。歐盟有些國家將與NMD發生直接的關繫。因為這種體繫以陸地的尖端雷達繫統進行操縱,美國必然會要求使用北約在英國和丹麥所管轄的格陵蘭島上的雷達基地。這就給歐盟帶來了很大困難。一方面,歐盟作為一個整體,將不得不考慮將歐盟的地域交給美國NMD繫統使用的後果,因為這等於是承認歐盟對NMD的實際運行有部分直接的法律責任。另一方面,作為歐盟成員的英國和丹麥,將不得不考慮美、俄交惡的可能性,而要求美國的NMD體繫延伸覆蓋本國的領土,這就會造成歐盟內部參與國與不參與國之間的矛盾。

其它的歐盟成員雖然與NMD沒有發生直接關繫,但在態度上也有微妙的區別。法國公開反對,是出自於其傳統的抗美外交;德國雖然對NMD多次發表過反對意見,但最近有跡像表明施羅德政府已在考慮加入NMD繫統研制過程所帶來的經濟效益。

歐盟面臨的最大矛盾是“歐洲共同外交和防務”機制與美國NMD之間的關繫。1999年以來,歐盟在共同外交上作出了很大努力,其中包括設立共同外交和防務最高代表的職位,以及建立快速反應部隊等重大措施。歐盟意識到如果在NMD問題上不能以一個聲音說話,將對歐洲共同外交和防務機制的發展帶來極大的負面影響。

到目前為止,歐盟成員國尚能以歐洲共同立場的大局為重,沒有向美國單方面表示無保留地支持NMD。即使在歐盟國家領導人中第一個訪問美國的英國首相布萊爾,也沒有如不少觀察家所預測的那樣,向布什政府獻上支持NMD的“大禮”。這反映了近年來,歐盟國家領導層的心態變化:由於對美國單邊主義外交政策取向的擔憂,更加珍惜歐洲共同外交和防務機制已經取得的成果。

總之,歐盟需要時間去協調共同立場。NMD能否被歐盟接受,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俄羅斯的政策。歐盟有必要靜觀其變。

參與TMD研制日本作繭自縛

同歐盟國家不同的是,日本在1998年就參與了和美國共同研制戰區導彈防御體繫(TMD)的計劃。但是到目前為止,日本政府仍沒有公開表示支持美國的NMD。究其原因,至少有兩個方面。

其一,NMD和TMD的內在矛盾。從日本的角度考慮,TMD實質上是本國的國家導彈防御體繫,而美國的NMD是節外生枝的衍生物。日本參加TMD的動機,是增強其防衛能力和在亞太地區的地位。

美國NMD問題的出現使日本陷入兩難的境地。日本不得不考慮中國的反應。日本政府認為,中國面對NMD別無選擇,隻能盡快增強其導彈和空間技術的能力,而日本的安全感將有可能下降。日本也有充分理由擔心俄國的反應。日、俄之間長達半個世紀之久的和平條約談判,現在正處於微妙時期,日本不可能公開支持NMD而與莫斯科交惡。布什及其幕僚們的主要興趣似乎在NMD,而TMD的部署預計會在NMD之後。日本還不得不擔心日美安保條約中的延伸威懾在NMD部署後的可信賴程度。

然而,由於日本力主搞本國的小NMD,政府沒有任何理由批評美國的大NMD。而美國的歐洲盟友沒有參加任何導彈防御計劃,所以活動的餘地較大。日本則由於參加了TMD的計劃,頗有作繭自縛之感。

而且,NMD問題也是對二戰後日本的整個內政外交體制的挑戰。日本政治外交長期建立在兩個基本支柱之上:一是以經濟發展為根本目標推動政治和外交;二是以日美安保條約為外部安全保障。在實際操作過程中,這一體制的內部表現是政治權力高度分散,以利益集團的互動為原動力。政府的權力和責任界線不明,黑箱操作泛濫。其外部表現則是對美國唯唯諾諾,視日美安保條約為內政、外交的生命線。與美國歐洲盟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日本在整個冷戰期間對美國的戰略思想和重大決策基本沒有提出過什麼批評。

冷戰結束以後,日本經歷了曠日持久的經濟大衰退和原有政治體制的垮臺。90年代中期以後,國民開始反省原有政治體制的利弊,改革之聲四起。長期執政的自民黨開始失去其獨占日本政治舞臺的地位,再加上其內部貪污腐化的丑聞層出不窮,可以說,日本政治改革已到了刻不容緩的階段。

因為日本內政和日美安保條約是一對孿生兄弟,內政的變化不可能不影響到外交。NMD問題在此時出現,給本來已經四分五裂的日本政體帶來了新的混亂因素。這種混亂突出表現在各政黨、甚至各個政府部門對NMD的不同看法。眾說紛 ,莫衷一是。在這種情況下,日本政府無法拿出一個統一的意見。唯一的辦法隻有保持沉默。

盟友的呼聲:反對單邊主義

歐盟沒有共同立場,日本無法明確表態,但這並不等於說歐盟和日本不可能對美國施加影響力。目前,美國的盟友面對NMD問題不外乎三個選擇。其一,是堅決反對,其二是公開支持。這兩種選擇在近期內不太可能。第三種是較為明智而且有效的選擇,就是有條件的支持,即以反對美國單邊主義為基本原則,堅持要求美國在與俄國和中國積極磋商和談判之後纔能部署NMD。歐盟領導人,如德國總理施羅德等,已明確有此表現。日本似乎也有此意。

不管NMD之爭的國際影響如何,可以肯定的是,美國當權者的心態與多數歐、亞國家,包括美國盟友的心態正在拉開距離。美國利益集團和決策者目前的心態是古羅馬當權者的心態,他們討論的亦是典型的“古羅馬命題”–––如何鞏固和強化一枝獨秀的地位。而歐、亞大多數國家目前關心的是“古希臘命題”–––美國作為眾多國家組成的國際社會的一員,應不應該擁有推行單邊主義的權利。

筆者最近走訪了巴黎、華盛頓和東京,感覺到從大西洋沿岸到日本海,一種不約而同的聲音正在歐亞上空回響。這就是反對單邊主義的呼聲。反單邊主義作為一個原則比反霸權主義更為廣泛。它包括提倡多邊外交機制,增強國際組織、特別是聯合國安理會的作用,以及區域性合作的發展。可以預料,通過NMD之爭,反單邊主義的呼聲會更加響亮。

(解放日報3月30日 相蘭欣)
    • 新西蘭反對美國NMD
    • 加拿大政界和軍界對加入NMD觀點不一
    • NMD,新冷戰的號角?
    • 韓國希望美與他國協商解決NMD問題
    • 德國希望美俄避免因NMD而展開軍備競賽
    • 美NMD第一階段“點火”




    • 遼足車禍起風波
      第五次人口普查
      73屆奧斯卡金像獎
      石家莊爆炸兇嫌落網
      俄美互逐外交官
      馬其頓惹火燒身
      錢其琛訪美
      甲A風雲
      聚焦全國“兩會”
      塔利班“滅佛”
      深入揭批“法輪功”
      廈門遠華走私案
      《臺灣論》軍國叫魂
      北京申奧再度出擊
      中國給三菱貼封條
      “蜘蛛人”私攀金茂
      北京師生在美遇車禍
      B股市場風雲乍起

      解放日報
      文彙報
      新民晚報
      新聞報
      青年報
      勞動報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廣播電臺
      上海東方廣播電臺
      上海電視臺
      上海東方電視臺
      上海教育電視臺
      上海有線電視臺
      國務院新聞辦公室
      人民日報
      新華網
      中國日報
      中青在線
      中央電視臺
      中國上海
      千龍新聞網
      中青網
      中央人民廣播電臺
      中國國際廣播電臺
      網上浦東
      上海科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