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專題|國內|國際|臺港澳|上海|文娛|IT|精選|體育|財經|社會|參考|科教衛|圖片|

                     >>新聞中心>>財經新聞>>正文

信息時代的首次經濟衰退

編者按:近來,美國經濟的急劇下滑令全球關注。對此,各地經濟學家從不同角度闡述各自的觀點。國際著名市場分析機構摩根士丹利首席經濟學家史蒂芬•羅奇認為,當今美國經濟的衰退是由方興未艾的IT熱造成的。他認為,在工業時代,過剩的生產力表現為“過多的磚頭和灰泥”,而在信息時代,同樣存在周期性生產過剩,從而導致企業盈利下降 上述觀點是否正確,有待實踐檢驗,我們特將史蒂芬•羅奇的文章轉刊出來,供借鋻和參考。

信息技術被認為是新經濟的靈丹妙藥,但美國經濟的衰退恰恰是由IT熱帶來的。美國政府的統計表明,過去4年中,IT行業對美國整體經濟增長的貢獻率在20%-30%之間。而根據DickBerner公司向下修訂的預測值,這一貢獻率正在消失,以現價計算的IT支出的增長,2000年第三季度為23%,到2001年第三季度將降至為零。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這一結果將對全球經濟有什麼影響呢?

IT支出過量導致生產過剩

從經典的經濟周期理論來看,過去的經濟高漲幾乎都是由資本支出高漲推動的。資本支出高漲後出現的大量生產能力過剩必須被清除掉。在工業時代的舊經濟中,生產力過剩表現為過多的“磚頭和灰泥”。現在新經濟中也出現了同樣的趨勢,隻是表現形式有異,是過剩的“比特和字節”。在舊經濟中,“磚頭和灰泥”的增加推動了制造業生產率的上升;在新經濟中,信息技術的增加也大大推動了生產率的提高。無論生產率提高與否,從經濟活動的長期趨勢來看,周期性過剩仍然是存在的,問題隻是現在有些人認為由IT推動的生產率的提高並不會帶來周期性生產過剩。

資本支出過剩與經濟周期一樣古老,而且不幸的是,近年來IT預算的增長失去了控制,這一點在美國比在任何其國家都更明顯。在2000年第三季度,以現價計算,美國企業在信息處理設備和軟件上的支出占全部企業資本設備開支的52%。也就是說,2000年美國在IT上的開支超過了5300億美元,這相當於美國企業整個二十世紀七十年代IT開支總和的70%。1995-1999年間,美國IT開支的年均增長率為13%,但在2000年卻暴漲至23%。

盈利下跌導致IT支出減少

DickBerner很早就警告,2001年美國將會出現企業盈利下降的風險。在這個資產價格難以及時調整的時代,企業成本增加帶來的企業盈利下降,可能令本來可以“軟著陸”的經濟不得不轉為“硬著陸”。該公司預計2000年美國公司稅後利潤會下降8﹒5%,到2001年年中企業盈利會下降14%,達至最低點。

勞動力市場緊張,工資和福利費用在上升,能源產品價格上漲,公司融資成本增加,以及每一次經濟衰退都會出現周期性的生產率增長不足,這些顯然給公司盈利帶來壓力。但是2001年出現了一種新的壓力,這在經濟衰退中第一次出現:美國巨大的IT平臺的固定成本。由於必須削減的非IT費用是有限的,因此不難猜想成本的削減將集中在IT方面。

摩根士丹利的企業軟件分析師庫克對美國著名CIO(首席IT執行官)進行了調查。他對CIO明年的預算計劃進行了廣泛的研究。根據2000年12月以146家企業的反饋為基礎的最新計算結果表明,2001年IT預算增長將下降1/3,從2000年的12%降為8%。事實上,多達74%的被調查公司表示,它們並未根據經濟增長的放緩而調整它們的IT預算。如果衰退預測得到了證實,這些公司的IT預算仍將進一步大幅度削減。政府訂貨的統計數字表明,這種壓縮已經開始。在到2000年11月為止的4個月中,除飛機外的非防務資本貨物的訂貨有3個月都出現了下降。這是美國第一次由IT帶動的經濟衰退已經出現的早期信號。

美國IT需求萎縮亞洲受損

美國IT需求周期性放緩的影響將是全球性的。在很大程度上,這是因為美國IT供應鏈的一半已經延伸到了整個世界。1999年,美國辦公室設備和電信設備的進口總值達11770億美元,占全球進口總額的22%。其中電腦以及外圍設備和零部件的進口在2000年第三季度達950億美元,即是說美國企業購買的這些產品79%來自進口。由於這一全球性經濟聯繫規模巨大,因此毫無疑問,美國IT需求的調整對其它國家經濟的影響將是巨大的。問題是:哪些地區將受到影響?

顯然,亞洲是美國企業對外采購IT設備的最大受益者,因此在美國IT需求低迷時,它的損失也將最大。亞洲在世界IT總出口中的份額幾乎占50%。摩根士丹利亞洲分析師謝國忠曾估計,在日本以外的亞洲各國,其2000年的經濟增長約有一半來自美國需求的高漲,而IT需求則占美國總需求增長的逾半。但是現在亞洲正在感受到美國IT周期下滑的壓力。韓國、新加坡、臺灣地區,甚至中國內地的出口增長率都急劇下降。2000年最後幾個月與上年同期相比,亞洲出口增長率從20%下降到了一位數。摩根士丹利亞洲研究小組指出,在世界所有地區中,亞洲在美國IT帶動的蕭條中受到的打擊最嚴重。

另一方面,歐洲相對受害較小。除移動電話的生產外,歐洲在全球IT生產鏈中的卷入程度遠遠低於其他地區。正如摩根士丹利歐元區聯席董事埃利克很早就指出的,在IT投資上,歐洲已經遠遠落後了。在早期的研究中,埃利克認為1998年歐洲在信息和通訊技術的產值占GDP的19%,大致相當於美國1990年的水平,歐洲沒有出現美國式的IT需求高漲。而在此時世界各國都在爭相效仿以美國為標準的新經濟。

經濟周期改變了一切,至少目前如此。事實上由於經濟活動正在放慢,那些並未在IT方面過度開支的國家將會獲得較高的利潤率。就此而言歐洲將獲益最大。頗具諷刺的是,正是歐洲在IT上的滯後,使歐洲在這次經濟衰退中大大受益。因此有理由相信在信息時代的第一次經濟衰退中,歐洲將比世界大部分其他地區都過得好。

但是我們如何真正知道IT已經過剩了?當然,去年IT支出的高漲在部分程度上與解決2000年問題的一次性效應有關,這部分資金必然要從今年可能獲得的收益中扣除。但是在我看來,對新經濟言過其實的宣傳越來越過分,是IT支出爆炸性增長的另一個原因。首先來自納斯達克的泡沫,而後廣受尊敬的政府官員和權威專家的表態又強化了這樣的觀點:期待已久的信息時代的高投資回報已經唾手可得了。

虛浮新經濟概念引爆泡沫

現在納斯達克泡沫已經破裂,但是過剩的IT支出仍在繼續增加。IT支出的預算仍沒有節制和無需任何理由。需要一個新的電郵平臺嗎?升級到平面顯示器嗎?購買最新的操作繫統,或最新的文字處理裝置,或是第三代PDA嗎?當然,為什麼不呢?﹒com狂熱是蛋糕上的糖衣,即主要是無利可圖的商業模式推動IT設備的需求增長。電信業和互聯網服務商的過剩供應使情況雪上加霜。

與此同時,一家又一家的公司圍繞著新的電子商務戰略進行了重組。美國一位著名產業領袖有一句名言:“任何不適應電子商務的公司注定會失敗。”新經濟作為一種潮流,企業在這方面的投資是必要的,但必須遵循市場原則。隨著IT支出的減少,企業將重新把力量集中在與競爭力和生產率回報關繫更加密切的那些關鍵部分中。無論是舊經濟還是新經濟,資本支出周期都是相同的:不理性的投資使利益受損,但提高生產率的投資還是必須的。

與過去的結構調整一樣,信息時代將在適當的時候成熟。和其他時代一樣,在這個過程中將伴隨著周期性過剩的出現,就如同日夜交替一樣,在恢復到持續性的增長前需要消除過剩,這就是經濟周期的全部含義,就信息時代的第一次經濟衰退而言尤其如此。

(人民日報 3月30日)
    • 警惕日本金融惡化衝擊亞洲經濟
    • 歐盟削減貿易赤字應對全球經濟放緩
    • 美國經濟減速將衝擊亞洲經濟
    • 歐央行首席經濟學家稱歐洲經濟日趨惡化
    • 美國經濟放緩令日本經濟復蘇受累
    • 股市寒潮衝擊美國“新經濟”




    • 遼足車禍起風波
      第五次人口普查
      73屆奧斯卡金像獎
      石家莊爆炸兇嫌落網
      俄美互逐外交官
      馬其頓惹火燒身
      錢其琛訪美
      甲A風雲
      聚焦全國“兩會”
      塔利班“滅佛”
      深入揭批“法輪功”
      廈門遠華走私案
      《臺灣論》軍國叫魂
      北京申奧再度出擊
      中國給三菱貼封條
      “蜘蛛人”私攀金茂
      北京師生在美遇車禍
      B股市場風雲乍起

      解放日報
      文彙報
      新民晚報
      新聞報
      青年報
      勞動報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廣播電臺
      上海東方廣播電臺
      上海電視臺
      上海東方電視臺
      上海教育電視臺
      上海有線電視臺
      國務院新聞辦公室
      人民日報
      新華網
      中國日報
      中青在線
      中央電視臺
      中國上海
      千龍新聞網
      中青網
      中央人民廣播電臺
      中國國際廣播電臺
      網上浦東
      上海科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