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專題|國內|國際|臺港澳|上海|文娛|IT|精選|體育|財經|社會|參考|科教衛|圖片|

                     >>新聞中心>>網絡參考>>正文

揭開模特業內幕[圖文]
align=center

人民網3月30日報道:模特行業從最初的不被理解,制造出一夜成名的灰姑娘故事,再到而今的霓裳艷影極度繁榮,是足足走過了二十年時間的。這二十年說快不快,說慢不慢,總之現在是到了連普通百姓也想轉到後臺看看的時候了。這是無可厚非的,很多人習慣在看慣事物的表像之後看看後面,看看更深層的成因。

順應人們的這種習慣,2000年12月13日,二十世紀末中國最後一道時裝盛宴壓軸大戲––時裝周閉幕頒獎晚會前幾個小時,陳娟紅、張艦等模特界頗有些影響的人物發出的“規範模特行業攜手健康發展”倡議書,一下子激起軒然大波,模特業暗箱操作、評比不公正、行業秩序亟待規範等話題迅速成為各家媒體報道的焦點。中國服裝設計師協會有關負責人及業內相關人士也發表了措辭嚴謹的觀點和看法,解釋了模特業發展至今的一些沿襲作法和原由。

事態漸漸平息之後,本以為有關各方已經坐下來開始協同解決問題了,未料想近日來風雲又起,號稱可坐中國模特業頭把交椅的新絲路模特經紀公司在沉寂多時之後出來表態,引起又一輪衝擊波。

作為媒體,本報也對該事件始終密切關注著。我們也希望模特行業能夠有健康的成長環境,能夠在盡量短的時間內建立健全規範、有效、公正、公平的競爭機制,而這更是國內幾十家專業模特公司,幾千人的從業隊伍最大的期望,更是關繫到中國模特業、時裝業發展、進步的一件大事。客觀上講,模特公司從最初的一兩家發展到而今的幾十家,已經是行業進步的一種證明。為此,抱著促進模特行業健康發展的殷切期望,本報撥開紛 人事,就有關問題做了多層面采訪報道,希望籍此展開對話和交流。首先采訪的新絲路公司總裁李小白先生,就模特業發展現狀表示了自己的態度,指出了目前行業內存在的問題和公眾對此行業認識上的誤會和曲解,他對模特業今後的發展提出的意見和觀點頗具建設性。

2000中國國際時裝周令世人矚目,媒體在報道這一盛事的同時,也陸續報道了“名模發誓撕開評選內幕”、“陳娟紅拒絕當評委”、“模特大賽暗箱操作”等新聞。一時間,模特業的公平與利益成為時尚圈的話題。為此,本報記者獨家采訪了中國模特業的重要人物––新絲路模特經紀公司總裁李小白先生,請他談談對“陳娟紅事件”的看法和中國模特圈的紛 迷霧、是是非非。

第一個內幕––關於模特賽事

記者:您怎麼看中國國際時裝周期間的“陳娟紅退出評委”一事?

李:中國最佳職業時裝模特評選是中國時裝文化獎中的一項(另兩項是中國最佳時裝評論員、中國最佳時裝攝影師),是國內時裝圈每年一次的文化沙龍活動。不是中國服裝設計師協會的理事和參展設計師,就沒有投票權。所有選票都有他們本人簽字,我想結果應該是公正的。這種文化沙龍活動也根本就沒有評委一說,所以還存在退出評委的問題嗎?

記者:有人提出中國的模特賽事是黑箱作業,您怎麼看?

李:我是1996年到新絲路公司工作的,新絲路中國模特大賽一共舉辦了八屆,都是很公正、公平的。但有一個問題要告訴大家,我們從1991年第二屆大賽開始到1997年第六屆大賽,在與美國福特(FORD)模特公司和美國伊立特(ELITE)模特公司合作中,把中國的模特大賽納入了他們全球大賽的地區選撥賽當中,也就是他們將我們的活動納入他們公司的行為中,每一次賽事的冠軍和到他們公司參加總決賽的選手都由他們派來的人員決定,這是合同規定的。而我們又把它作為中國模特大賽來辦,請來許多中外評委,這些中國評委和一些外國評委隻有建議的資格。這種規則按照國外主辦者的要求制定是沒有錯的,但過去我們卻沒有把真實情況報告有關部門、領導以及告訴國人,如果提出中國模特賽事有黑箱作業––我想可能就是指這個黑箱。

比如1991年新絲路承辦的第二屆模特大賽是與國外第一次合作,按當時情況瞿穎條件也不錯,但按福特公司的要求,陳娟紅得第一,這個結果也很好,陳娟紅做得很成功。現在瞿穎也不錯,她在中國已家喻戶曉,她不僅是一位成功的模特,也是一位成功的歌星和影星,為中國的模特開創了更廣闊的發展道路。現在看來,模特拿什麼獎並不重要,關鍵看她的潛在市場價值好與壞。可以說,從第二屆到第六屆,都是這種形式,不過第二、三屆我們是與福特(FORD)公司合作的,第四、五、六屆是與伊立特(ELITE)公司合作的。第一屆我們都要先花錢買一個某某世界(超級)或(精英)模特大賽中國選撥賽(FORDSUPEROFWORLDMODEL/ELITEMODELLOOK)的名稱,他們發給我們一個執照,然後按照他們的要求幫他們選人、由他們派來的人當評判長,再請一批評委來陪襯。而外界一直以為參賽選手全部現場打分,按分數決定名次。由於現場分數和評判規則及評出的結果會出現矛盾,所以選手分數事先在電腦中做好,再到現場公布。直到1998年,我纔發現這個問題。在1999年與國外合作方重新談合作、更改合作方式時,雙方沒有談攏,後來又從網上和報紙上得知美國伊立特(ELITE)公司唆使模特吸毒、賣淫在巴黎被曝光,我們就果斷地拒絕了與他們的合作。對這段歷史我感到非常難過,同時我也有不可推卸的責任。直到現在我們的某些大賽還在沿用這貌似公正、實際沒有告訴國人真正規則的方式來做,也就是這種遊戲模特界還在玩,我感到這是一種悲哀。

記者:現在國際上的模特大賽都屬於什麼性質?

李:再次強調一點,世界上沒有各國政府認可的所謂官方式的奧運會模式的世界模特大賽,模特大賽的最終目的是選撥新人而不是比賽,目前世界上的各類國際模特大賽都是由各模特公司自己主辦的。比如:美國福特(FORD)大賽、美國伊立特(ELITE)大賽,包括法國大都會大賽也是如此。如果你要參加他們的賽事活動,就要花錢買他們的執照,可以買地區性的,也可以買全球性的,我們以前就買過福特(FORD)大賽和伊立特(ELITE)大賽的執照。但是這次在北京舉辦的2000大都會世界超模大賽我們新絲路也是主辦方,與大都會是平等合作、利益共享,因此不必花錢買執照。現在我們還接到很多邀請,去辦其他地區選撥賽,但我們覺得沒有必要了。在改革開放初期,我們為了學習必須這樣做,在此過程中學到了很多有用的知識,發展了自己,壯大了自己。我們最終要樹立自己的品牌,而現在再讓我們花錢買別人的執照、打別人的品牌、為別人選人纔、把市場讓給別人,這種傻事我們不干了。與世界接軌不是幫著別人把鐵路鋪到我國,而是我們也需要修鐵路,最終找到雙方都認可的對接模式。不競爭,就壯大不了自己;不敢於競爭,更不可能壯大自己的實力。

記者:那麼,中國最佳職業時裝模特評選也有黑箱作業嗎?

李:對中國國際時裝周期間的中國職業時裝模特評選,我想這麼說是不對的,也是不負責任的,如果說中國服裝設計師協會舉辦的活動是黑箱作業,這將可能是對當時投票的中國時裝行業的近百名權威、教授、專家、學者和著名服裝設計師的不信任和污辱。說實在的,這個文化沙龍活動,我是不願意接受的,但是面對著這麼多專業人士的投票,我也不能拒絕,因為公司的所有模特,最終要接受市場的檢驗。如果要把市場做好,這些人士的認可是非常重要的。中國服裝設計師協會彙聚了全國最優秀的教授、專家學者和著名設計師,每年由這些人士投票選出的十位年度最佳職業時裝模特,需要什麼樣的策劃文本呢?而且今年是第三屆。第一、第二屆都是這麼做的,最重要的是主辦者有自己的權利這麼辦。況且本屆的評選條件很明確,範圍是目前國內最有活力和前途的優秀青年模特。

記者:這樣的評選重要嗎?

李:雖然說這是個文化沙龍活動,但它的結果還是很重要的,在國內時裝圈這個每年一度的活動我認為有一定的影響力。

記者:本屆10名中國最佳職業時裝模特全部是新絲路公司的簽約模特,有人說是新絲路職工的年度評比,您怎麼看?

李:我認為這是值得驕傲的。這次當選的第一名模特是姜培琳,她是 99上海國際時裝模特大賽的亞軍,去年年中纔從上海來到北京加盟新絲路的;王海珍是 99新絲路中國模特大賽的冠軍, 99法國大都會世界模特大賽第六名;於娜是2000新絲路中國模特大賽的冠軍,2000法國大都會世界模特大賽“亞洲形像獎”;周娜是第六屆中國模特之星大賽的冠軍;李娟和王春艷分別是首屆中國職業時裝模特選撥大賽的冠軍和亞軍,去年10月加盟新絲路;王燕、韋傑和馮娜分別是 99新絲路中國模特大賽的季軍和第四、第六名;李冰是 99福特世界模特大賽的第八名,也是唯一一名進入“十佳”的中國選手。她們都是目前國內公認的最有前途的模特。所以她們當選中國最佳職業時裝模特是當之無愧的。

記者:這麼說,新評選出的中國最佳職業模特全部都是新絲路公司的就更值得驕傲了?

李:是值得驕傲。這也體現出我們新絲路公司具備的實力,這都是對兩年來我們提出的“新世紀•新面孔•新絲路”方針的驗證,幾年來我們下大力氣挑選出了許多優秀的具有發展潛質的青年模特。但從根本上說,不應該覺得很了不起。今年的“十佳”是屬於新絲路公司的,如果明年不努力,公司搞不好,“十佳”也許都不會青睞你。我認為我們還有許許多多的不足,仍需進一步的努力,這裡我要感謝服裝界的領導、教授、專家和設計師們,感謝他們對新絲路的鼓勵和鞭策。模特公司最重要的是要加強自身建設、自身要強大。所有的人、所有的公司,我認為第一要解決的就是市場問題,所有競爭都是綜合實力的比較。我們要把榮譽轉變為壓力,進一步完善自己,培養更多的好模特。

記者:聽說本屆時裝周,中國服裝設計師協會把模特演出的價格壓得很低,低得讓模特根本無法生存,有這麼回事嗎?

李:中國國際時裝周已經舉辦了四屆,每一屆都在不斷地完善和提高。過去確有模特公司亂報價,使參展的服裝設計師“霧裡看花”不知所措,給他們帶來了很大的壓力。針對這種情況,中國服裝設計師協會去年采取了統一管理的方式,無論是哪個公司接到演出,都要按規定去做。模特價格分別為每場最高5000元、最低1000元,並把制作費、代理費、化妝費等等也做了統一規定,避免了報價混亂情況的發生。我認為在特定的活動期間用這種方式管理還是有益的,比較符合中國國情,模特公司也認可,服裝設計師們也歡迎。在價格的問題上我們與協會、與模特都商討過,我認為時裝周活動期間有許多演出都是由青年服裝設計師來發布的,有一些還是自己掏腰包來作表演。時裝周的表演不同於商業性服裝品牌發布和推廣,如果按商業項目報價,對於有些經濟能力暫時困難的企業和青年服裝設計師會造成較大壓力。我想現在我們為他們作出一些犧牲、創造一些條件,也是應該的,我們也有責任和義務和他們共同發展和成長、創造中國服裝業的未來。中國的服裝業發展了,我們模特公司的收益也會多,模特們的收入也隨著增加了。我們模特行業與服裝設計師互相理解和支持,大家一起發展不是更好嗎?公司和模特的收入暫時有所減少,但我們看重長遠。我們曾向原國家紡織工業局杜鈺洲局長彙報過我們的想法和做法,受到了領導的肯定和表揚。

記者:據說2000中國國際時裝周的演出被新絲路一家公司包攬,確有其事嗎?

李:我們非常想全部包攬中國國際時裝周的演出,但事實上並非如此。時裝周期間,我們新絲路公司一共接了22場演出,其他公司接了其餘6場。

記者:您對陳娟紅小姐怎麼看?

李:陳娟紅小姐一直是我心目中比較尊重的名模之一,她也是我們新絲路過去的自豪和驕傲。從1991年她獲得第二屆新絲路中國模特大賽冠軍後,到1998年她離開新絲路公司的近7年時間裡,她在新絲路是模特的榜樣。從客觀上看,陳娟紅是一個了不起的女性,從公司角度看,我們是值得驕傲的,因為我們造就了一代名模。她也是新中國歷史上做模特時間最長的一位名模(從1991年21歲起成名至今年33歲)。所以我非常地敬佩她,並希望她的發展越來越好。

第二個內幕––關於模特經紀

記者:您今天好像揭了不少模特業、包括自家公司的“短兒”,您這麼做應該也是有備而去吧?

李:我把這些都抖出來也是有壓力的,但長痛不如短痛,砸掉小碗換大碗。我覺得還有一個大“黑箱”可以在這兒給你揭開,那就是目前模特業的操作方式嚴重違背了其發展規律。

記者:您能說一說業內不足的表現在哪些方面嗎?

李:中國模特業目前最大的問題就是至今沒有完全形成真正的模特經紀人隊伍,以及模特代理和表演制作交叉,各自都沒有專業化的運作。由於中國模特經紀人良莠不齊並且在經營方向上有問題和誤區,從而導致模特公司不是在培養模特,而是在經營服裝演出。中國不是沒有優秀的模特,而是沒有優秀的模特經紀人。中國模特經紀人的自身素質和業務水平不提高,中國的模特就不可能帶出來,更不要說走上國際舞臺了。有的模特經紀人不去做好客戶與模特之間的專業中介服務,不去認真發掘、選撥和培養模特,而是挖空心思采用不正當的手段控制模特,比如利用請客喫飯拉攏模特,甚至與模特關繫暖昧或者干脆從事不光彩的交易,這樣的狀況怎能使模特業健康有序地發展呢?另外,模特經紀人和制作編導是兩種不同的職業,現在很多模特公司都把他們混為一談,這是模特公司大多是由表演團體發展起家造成的錯誤,至今不能完全杜絕。當然我們新絲路沒有帶好頭,也有責任。如果模特公司和演出制作公司合二為一的體制不盡早淘汰,模特經紀人與服裝編導兼於一身的做法不摒棄,它一定是制約我們整個行業發展的一個弊端。

記者:目前國內模特公司的經紀人隊伍大概是什麼狀況?

李:現在國內有真正意義上的模特經紀人隊伍嗎?如果有或者稱之為有,那麼現在中國模特經紀人大多以師傅帶徒弟的方式邊教邊干,師傅本身素質就低,缺乏現代管理觀念和經紀人必須具備的高級商務運作技巧,這樣的經紀人不可能造就出優秀的模特。另外經紀人隊伍中的“害群之馬”讓年輕的模特大受其害,他們勒索模特錢財、帶模特做不正當交易,令人發指。對這類“害群之馬”,我們已做了及時的清理,如果聽之任之與理難容,與法難容。現在新絲路已經消除了不少。

這裡有一組比較數字:我來新絲路工作時80%以上的員工不具備大專以上學歷,現在我們公司80%以上具有大專以上文憑,還有不少雙學位學士、碩士生和國外留學回來的員工,90%以上的員工都能夠熟練操作電腦並能用英語進行交流。

記者:作為經紀人,您對您的客戶(包括企業和設計師)又有哪些建議?

李:就像現在喫飯擺闊的人少了,企業與設計師也都已經成熟,不是隻盯著幾個名模了。我堅持向客戶推薦適合他們的模特,我會為他們開出高中低不同的菜單。我也希望能培養客戶,幫助他們成熟,讓我的模特為品牌的內涵而展示,這種成熟也會使我獲益。模特分等級,你都要我的名模,價錢出得高,但我還是覺得資源浪費,我希望的是雙贏。頂尖的一兩個帶動大量的一般模特,這個價格纔合理。理順了這個定價,企業、模特都會受益。當然,頂級品牌必須用我的模特了,這是我的驕傲。

記者:您怎麼看國內模特被冠以“國際超模”或“世界超模”稱號的?

李:這種隨便冠以“國際超模”、“世界超模”的時代是否該過去了?以前有的模特根本沒有任何在國外演出工作的經歷,還有的隻要出國參加一次活動,無論扛一個什麼所謂的獎項都可以搖身一變自己說成是“國際超模”或者“世界超模”。這種靠洋人的招牌來抬高自己的做法,都是不成熟和缺乏自信的表現,這麼做也不利於模特自身的發展。

記者:業內曾有人說“模特是商品”,您贊同嗎?

李:不同意。我覺得這種說法是對模特人格上的污辱!是對整個模特界的踐踏!眾所周知,模特是我們勞動者的一員,勞動者不是商品!模特不是商品!但模特付出的勞動是有價值的,應該受到尊重,他們付出的勞動更應該得到相應的回報。那樣的說法令我感到很寒心和羞恥,不知道模特聽了有人把他們當商品,他們會怎麼看我們這些經紀人呢?經紀人最重要的是充分地尊重所代理的模特、維護所代理模特的一切利益,而不是把他們當作商品在出售。

包括這次“張王戀”的炒作,說什麼“小名模傍上大導演”,我覺得很可悲。因為在國際上,超級名模與優秀名導演是齊名的,這說明在我國,模特還未得到應有的重視和尊重,地位還不夠高。從這一點講,我們經紀公司有責任,還沒有完全展示模特的價值,而一些人的看法更不利於樹立模特的良好形像。

記者:您認為應該怎樣去規範模特行業?

李:我認為應該建立一個有效的市場競爭規則,建立職業模特的自律機制,制定和實施模特的職業標準,維護模特的合法權益,維護模特市場的公平競爭,隻有這樣纔能共同推動中國模特業健康有序地發展。(以上被訪者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作者 劉萍 選稿 趙師誼)
    • 上海國際時裝模特大賽報名火爆
    • 目擊內衣模特大賽[圖文]
    • 中國模特將分級?[圖文]
    • 中國內衣沙灘裝模特選撥賽揭曉[圖文]




    • 遼足車禍大揭秘
      第五次人口普查
      73屆奧斯卡金像獎
      石家莊爆炸兇嫌落網
      俄美互逐外交官
      馬其頓惹火燒身
      錢其琛訪美
      甲A風雲
      聚焦全國“兩會”
      塔利班“滅佛”
      深入揭批“法輪功”
      廈門遠華走私案
      《臺灣論》軍國叫魂
      北京申奧再度出擊
      中國給三菱貼封條
      “蜘蛛人”私攀金茂
      北京師生在美遇車禍
      B股市場風雲乍起

      解放日報
      文彙報
      新民晚報
      新聞報
      青年報
      勞動報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廣播電臺
      上海東方廣播電臺
      上海電視臺
      上海東方電視臺
      上海教育電視臺
      上海有線電視臺
      國務院新聞辦公室
      人民日報
      新華網
      中國日報
      中青在線
      中央電視臺
      中國上海
      千龍新聞網
      中青網
      中央人民廣播電臺
      中國國際廣播電臺
      網上浦東
      上海科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