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專題|國內|國際|臺港澳|上海|文娛|IT|精選|體育|財經|社會|參考|科教衛|圖片|

                     >>新聞中心>>網絡參考>>正文

河南“討債公司”的生生死死

南方周末網絡版3月30日報道:這是一個挺嚇人的“討債公司”。

河南省南樂縣一伙人以“討債公司”的名義,在短短幾年間,橫掃全國7省2市,瘋狂綁架人質17起,非法拘禁他人9起,敲詐勒索他人錢物達36萬元。

今年3月16日,河南省濮陽市中級人民法院對此案公開庭審後作出判決:主犯桑俊生、

楊保良、付春來、張進嶺犯綁架罪、非法拘禁罪,分別被判處無期徒刑和有期徒刑14年、14年、11年。

令人奇怪的是,當地陸續又有類似的“討債公司”浮出,還有人替“討債公司”惋惜,甚至叫冤。

“討債公司”國家已明令禁止,何以在南樂縣聲名顯赫,生意興隆?記者前往調查。

老張的歷險

1999年3月21日上午,山西太原。67歲的退休干部張錫銅在家中和老伴看電視。河南南樂縣人李慶軍拎著水果帶著兩個陌生人來訪。老張認識李,李是他女婿業務上的朋友,還在老張家喫過飯。

寒喧後李慶軍對老張說,他拉面來到太原,在路上踫了一個騎自行車的人,被踫的人想敲詐他,所以他想找老張幫忙。老張信以為真,便和三人一起下了樓。路邊停著一輛紅色的桑塔納。

“車牌是河南的”,老張事後回憶說。

老張剛靠近那輛車,一下子就被李慶軍帶來的兩個陌生人抓住手腕,粗暴地塞進了車裡。紅色桑塔納開始狂奔。

“綁票!”被捂住嘴巴的老張腦裡閃過一個念頭。一個陌生人威脅說:“想活就別反抗。”

李慶軍說話了:“你女婿王玉生欠我面粉款,把你綁走就是要讓他還錢。”有人往張的嘴裡灌藥,他昏昏睡去。

醒來時老張被告知已經被關押在河南。這伙人逼著他往女婿家裡打電話,隻讓他說一句話–––“快把錢給人家”。

老張開始過“人質”的生活––––平時把門從外面鎖住,喫飯有人送,大小便在屋裡。那個叫“三兒”的年輕人老拿殺豬刀在他面前晃,說不老實就捅人。

3月27日晚上,這伙人通知老張可以走了,但仍用衣服蒙住頭,押上了摩托車,開到一條大堤上。張見到了他的女兒和女婿王玉生,他還看見那伙人在數錢。

回到太原,老張就撐不住了,在醫院住了兩個月。

經南樂警方事後調查,梁村鄉村民李慶軍與王玉生有債務糾紛,王欠李3萬多元面粉款。桑俊生得知此信息後,主動上門要求“幫忙”。

這隻是桑俊生的“討債公司”很平常的一次交易。

桑俊生的“發家”史

桑原來是地道的農民。

1985年某月的一天,桑去北京賣面粉,賣了兩車,但打的是欠條。此後桑俊生多次要賬,未果。一氣之下,桑約同村人上北京把欠其面粉款的北京人趙某綁回南樂。1萬元債款很快拿到手。

桑也因此付出代價:拘留,罰款1000元。但桑總結說:“效果還是很好的。”

桑俊生以“討債”為業是10年後。1994年5月1日,在一個酒館裡,桑俊生把組建“討債公司”的想法向朋友付春來、楊保良、張進嶺和盤托出時,三人大喜,眉飛色舞。沒多久“討債公司”就隆重開張,鼎盛時達38人。

1998年前後是桑俊生最得意的日子。“討債公司”的聲勢浩大:幾十人穿著統一的黃色馬夾,上面印有白色的“討債”二字,手持繪有白色“討債”二字的紅色三角旗,敲鑼打鼓,大聲吆喝著討債上門,氣勢洶洶。

隨著“事業”發展,他們的討債工具也升級至鋼珠槍、單管獵槍、電警棍、麻醉藥等。

因桑討債有術,竟也震動一方,當地人認為桑俊生之所以能“成功”,是因為他找到了在南樂縣最便捷的發財之道:南樂地處冀、魯、豫三省交界的“三角”地區,經濟上不富裕,但商業交易很頻繁,債務糾紛屢見不鮮,成為地方上的“一大難”。“討債公司”剛好解決這樣的“難題”,桑俊生是此行中的老大,自然威風非凡。

“我很委屈”

直到記者前往濮陽市看守所采訪桑俊生時,他仍固執地認為他所做的事(討債)是“合情合理不合法”。

桑說自己很委屈:“老百姓歡迎我去討債。很多債主通過正當途徑討不到錢纔找我,他們大多已經對法律和政府失去信心。”

當記者問他“綁架和拘禁”是否也“合法合情合理”時,桑纔承認“走到這一步,是自己不懂法”。但他冒出一句“如果當年工商局能把公司批下來就好了”。

原來桑俊生一直有個固執的想法–––讓他以綁架為主要手段的“討債公司”合法化。他有一天跑到南樂縣工商行政管理局,要求為他的公司申請注冊,當然被拒絕。不甘心的桑甚至就“討債公司”能否注冊咨詢過有關司法部門。

但濮陽一位政法干部竟然說:“如果工商局當時批準了桑俊生的注冊,規範其經營,沒準是件好事。”

債主們的想法

在南樂縣,記者發現桑俊生居然享有挺高的“聲譽”,尤其在債主們的眼裡。

當地一位找桑俊生幫過忙的債主說:“原因很簡單,因為有的債務糾紛通過正當途徑解決不了,向上反映,沒人管;到法院起訴,要麼是拖成陳年舊債,不受理;或者判決下來,卻執行不了。”

他說,既然“公了”不行,隻得尋求“私了”。找桑俊生這樣的“討債公司”比較簡單有效。

“你以為我們願意這樣嗎?”另一個債主說,“為了盡快拿到債款,我們不得不‘出血’,有時傭金占債務的一半。”

私人企業主楊周振當著檢察官的面對記者說:“(請‘討債公司’幫忙)明知違法也要去,錢不討回來,心裡有氣,堵得慌。”桑俊生曾為楊討回10萬元,提走2•5萬。

“說句歪話,有人說桑俊生進去了,南樂縣有損失,很多債討不回來了”,楊的話裡竟帶惋惜之情。

當然另一大幫人時刻憎恨並提防桑俊生這樣的公司,他們還欠著別人的錢,得時時刻刻擔心家人和自己的安全。

張錫銅和韓瑞強的家人們至今想起被綁架的情景還打哆嗦。

“討債公司”的生存土壤

當地一位知情人說,“討債”在南樂縣已經成了一種職業,不少人趨之若 ,“討債公司”的市場大了去了”。

“沒有那些‘討債公司’也不好,”現任南樂縣第二造紙廠老總的王進府說,“他們現在已經成了一種需要。我們廠的情況就是這樣。”

這個廠子在面臨倒閉的關頭剛進行改制,別的企業欠了這個廠子700多萬元,通過種種正面的途徑就是要不回來。

“可惜啊,如果讓桑俊生幫我們要回哪怕500萬的話,廠子早活過來了,能救多少下崗工人的命?”

南樂縣肉聯廠副廠長楊德朋無奈地說,他那100多號人的廠子就是被各種要不回的欠債拖垮的。

楊掰著手指告訴記者:“哈爾濱欠30多萬,信陽7萬多,大連9萬,南昌10多萬 現在都沒希望了。找公安,說不在管轄地,管不了;找法院,立案費、律師費、交通費、執行費一大堆,不知要花多少錢多少時間,隻好找‘討債公司’。咱要的是錢,沒想過要違法。”

有了那麼大的“市場”,更多的“討債公司”在或明或暗地活動著。單在南樂縣檢察院,就有另兩起以“討債公司”為名的綁架案處在公訴階段。

其中一起已決定不起訴。這是南樂近鄰清豐縣的一個自稱“要賬小組”的團伙,共4人。

另一起是李運良、吳占州、程中林討債團伙綁架案。該團伙已經被認定犯罪十餘起。

檢察院未透露案子的細節。但可以肯定的是,這些討債團伙“討債”方式、動機與桑俊生的“討債公司”如出一轍。

當地人也說不清在南樂縣到底有多少桑俊生這樣的“討債公司”,但他們相信隻要有那麼一大批債主四處找人“干活”,這樣的“討債公司”就沒法絕跡,“死了一個,冒出更多”。

記者手記:信用制度的建立

欠債還錢,這是天理。桑俊生的話沒錯。但欠了債要不回來怎麼辦,?

“缺乏有效的解決途徑”,濮陽法院一位法官照實說,“執行難不單純是法院單方面的事,不排除有主觀上的不努力,大多還是地方保護主義作祟,再有就是債務人藏匿財產,根本無法執行。”

當然還有找上級部門、托情等種種“正當”的渠道。問題是所有大路都堵住了怎麼辦?“討債公司”應運而生,它用的是最原始的辦法–––暴力。

但雇人討債,施以綁架、拘禁之術,畢竟法理難容。於是一些南樂人就陷入兩難:合法的債權用正常的手段難以得到保護,你用“有效”的方法達到目的了,又觸犯法律了

專家認為,其實“討債公司”是“機制失效”誕下的怪胎––––由於正常機構的功能不能完全起作用,欠債不還通過法律解決不了。嚴重的話,會導致黑社會組織介入,成為滋生“黑色經濟”的溫床。

簡而言之,大路不通就隻好走小路。

但老走小路總不是辦法,在客觀上,“討債公司”不會產生任何社會效益,其行為隻會構成對社會基本秩序的破壞,終將要消亡的。

令人擔憂的是,目前社會上頻繁發生、多如牛毛的債務糾紛不僅成為經濟發展的障礙,還為地方治安和社會穩定埋下隱患。要從根本上解決,除了進一步拓寬解決債務糾紛的正常渠道外,建立和完善社會信用制度已經刻不容緩了。

(作者 陳海 郭秋成 魏學龍 選稿 趙師誼)




      遼足車禍大揭秘
      第五次人口普查
      73屆奧斯卡金像獎
      石家莊爆炸兇嫌落網
      俄美互逐外交官
      馬其頓惹火燒身
      錢其琛訪美
      甲A風雲
      聚焦全國“兩會”
      塔利班“滅佛”
      深入揭批“法輪功”
      廈門遠華走私案
      《臺灣論》軍國叫魂
      北京申奧再度出擊
      中國給三菱貼封條
      “蜘蛛人”私攀金茂
      北京師生在美遇車禍
      B股市場風雲乍起

      解放日報
      文彙報
      新民晚報
      新聞報
      青年報
      勞動報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廣播電臺
      上海東方廣播電臺
      上海電視臺
      上海東方電視臺
      上海教育電視臺
      上海有線電視臺
      國務院新聞辦公室
      人民日報
      新華網
      中國日報
      中青在線
      中央電視臺
      中國上海
      千龍新聞網
      中青網
      中央人民廣播電臺
      中國國際廣播電臺
      網上浦東
      上海科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