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專題|國內|國際|臺港澳|上海|文娛|IT|精選|體育|財經|社會|參考|科教衛|圖片|

                     >>新聞中心>>今日眉批>>正文

[原創]博導讀博士

中國社會科學院文學研究所所長楊義,近日將於武漢大學正式獲得文學博士學位。楊義是位著名學者,出版過二十多種著作,人民文學出版社特為他出了九卷十二本《楊義文存》。他於80年代初獲文學碩士學位,做博士生導師有年,年齡也有54歲。以如此之高的學術成就、職位和年齡來攻讀博士學位,引起了社會的關注。

實際上,以博士生導師身份在武漢大學申請博士學位的不止楊義一人。至於以教授資格在各高校讀博士的更是屢見不鮮。博士讀博導,已成為當前學界的一個新景像。

對這一新景像,看法並不一致。有人貶之為“進士情結”。意思是說,我國讀書人一直有進士及第的夢想。唐高宗時的薛元超,官至宰相,猶以不是進士出身為恨。也有人責之為“晉升情結”。現在的一些高校,職稱和待遇的評定與學位的高低是聯在一起的。學位在大多數場合已成為獲取相應待遇的“硬指標”,因而博士學位成為一些人孜孜以求的晉升臺階。我以為,既使這樣的分析有一定的依據,也不過說明“博導讀博士”的動機,也受到名與利的影響,但並不能否認事情本身的積極意義。在我看來,博導讀博士,既是對學位的追求,更是對知識和學問的追求。他們的並不以自已已經是“博導”而滿足,而是要補上自已的欠缺,不斷汲取新的知識,“翹足志學,白首不遍。”這種積極進取的態度是十分可貴的。特別是在時代發展大大加速,知識更新大大加快的今天,更要有活到老,學到老的精神。記不清在什麼地方看到一則材料,說美國有些博士的名片,上面對博士學位的注明,有時有好幾個年份,表明他們在讀了一個博士以後,過了幾年,跟據形勢發展的需要,又去讀一個博士,始終不“喫老本”,而是一直在追縱學術的發展。我們的博導,自然也不宜固步自封,為什麼不可以再去讀博士呢?

要知道,即使對學有所成的博導來說,讀博士也是要下番苦功的。宋劍華教授說他為了考博士,單是外語就足足準備了一年,在讀期間要花很大精力準備論文,十分不輕松。正是這種不輕松,換來豐碩的收獲。俗話說,“梅花 自苦寒來”。沒有寒窗苦讀,哪來博士花 。博導都重視苦讀,我想,它有助於人們進一步重視教育,在全社會張揚認真讀書和終生學習的風氣。

自然,博導讀博士,一定要真刀真槍,一定要經過規定的程序審批。不能降低門檻,不能開後門。倘若這方面不嚴格,抽掉了“讀”,就把“博導”變成了“博士”,那受到非議就是正常的了。

江曾培




      遼足車禍大揭秘
      第五次人口普查
      73屆奧斯卡金像獎
      石家莊爆炸兇嫌落網
      俄美互逐外交官
      馬其頓惹火燒身
      錢其琛訪美
      甲A風雲
      聚焦全國“兩會”
      塔利班“滅佛”
      深入揭批“法輪功”
      廈門遠華走私案
      《臺灣論》軍國叫魂
      北京申奧再度出擊
      中國給三菱貼封條
      “蜘蛛人”私攀金茂
      北京師生在美遇車禍
      B股市場風雲乍起

      解放日報
      文彙報
      新民晚報
      新聞報
      青年報
      勞動報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廣播電臺
      上海東方廣播電臺
      上海電視臺
      上海東方電視臺
      上海教育電視臺
      上海有線電視臺
      國務院新聞辦公室
      人民日報
      新華網
      中國日報
      中青在線
      中央電視臺
      中國上海
      千龍新聞網
      中青網
      中央人民廣播電臺
      中國國際廣播電臺
      網上浦東
      上海科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