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專題|國內|國際|臺港澳|上海|文娛|IT|精選|體育|財經|社會|參考|科教衛|圖片|

                     >>新聞中心>>新聞精選>>正文

“白曉夢”頭顱之謎
2001年5月6日 10:50

東方電視臺5月6日報道:2001年2月22日上午6點,上海市公安局指揮中心接到報警,有人在浦東新區欽洋鎮明星村五隊薛家蕩的一個垃圾堆內發現一顆女性的頭顱。

(上)

發現頭顱的地方是一片堆放垃圾的空地。民警估計,頭顱是在人們搬運垃圾的過程中,從塑料袋中滾出後被人發現的。也就是說,拋尸現場已被破壞。看來,這是一起棘手的殺人碎尸案件。

通過對女尸頭顱的解剖,警方發現:被害人年齡在25歲左右,死亡時間在48小時之內。

犯罪分子砍下被害人頭顱或肢解尸體一個重要原因是為了毀尸滅跡。而要破案,關鍵先要查找死者身源。

2月23日下午,就在偵查員為查找女尸頭顱身源奔走忙碌的時候,家住浦東羅山地區的龔某向警方報稱,他在浦東明月路路邊的草堆裡發現兩外女性軀干和上、下肢的尸塊。

龔某發現尸塊的第一現場與2月22日發現女尸頭顱的現場相隔不到800米,直覺告訴偵察員,女尸頭顱和這兩包尸塊可能屬於同一個被害人。為了證實這一推測,兩包軀干部分的尸塊被送到市公安局尸檢所進行檢驗。

在對尸塊的檢驗中,法醫們發現,軀干頸部的傷口與那顆女尸頭顱頸部的傷口也完全吻合。

盡管尸塊之間的傷口完全吻合,但從證據的角度講,這隻能是作為對尸體情況推測的初步認證。要想徹底搞清楚頭顱與兩包尸塊是否同屬一個被害人,還需要做DNA基因比對。

法醫從女尸頭顱、軀干以及上、下肢尸塊分別提取了DNA,將這三組DNA在九人不同的基因型號上進行比較。

尸塊被拼接成了一具完整的女尸:被害人身高約1.57米;棕色長發、雙耳各佩帶一副耳環,雙手留有長指甲。

由於拋尸現場沒有發現能證明被害人身份的物件,所以查找尸體身源隻能通過其他途徑進行。專案組擴大了調查範圍:在浦東的洋涇、張橋等八個地區張貼告示及死者照片、並在全市範圍內發布重要協查;同時發動社區民警以及居委干部,在案發地周圍及外來人口的聚集地、工作場所進行走訪調查。這期間雖然不斷有線索反饋到專案組,可有價值的寥寥無幾。

就在偵查員一籌莫展的時候,刑偵總隊的指紋信息繫統內卻跳出了有關線索。將被害人的10個手指的指紋輸入信息繫統後,發現它們與一個名叫白曉夢的女子的指紋完全吻合。而根據紀錄,這個叫白曉夢的女子曾經因為賣淫在1997年7月被市公安局治安總隊處婦教一年。這與警方一開始對被害人情況所做的分析也完全一致。

在市公安局檔案處,專案組調取了白曉夢的檔案:白曉夢(女,1978年1月20日生,家住麗水市中山街289號,母親:葉友英;父親:白花鈴;姐姐:白夢晴)

但是在檔案中,沒有顯示白曉夢的其他社會關繫,就連當時因賣淫被抓的情況,她也拒絕供述。無奈之下,偵查員與浙江麗水警方取得了聯繫。然而查詢的結果卻令偵查員大失所望。

由於麗水警方沒有查到有關白曉夢的資料,被害人白曉夢曾被警方婦教一年這是專案組目前獲得的唯一有價值的線索,偵察員再次來到檔案處,調取了當年與白曉夢一起被警方處理的另外11名男女的情況。基於上述考慮,偵查員在這11個男、女當中選擇了鄔某、王某兩個女子作為調查對像。鄔某是上海人,曾在白曉夢工作的場所負責燒飯。可是對白曉夢的情況她幾乎一無所知。

雖然鄔某對白曉夢的情況並不了解,但她在敘述中提到的一個細節卻引起了警方的注意。

王某是白曉夢的同監犯,也是她的同鄉。在王某的改造登記表上也提到,白曉夢是浙江省麗水一帶的人。

2月26日上午,專案組的偵察員一行三人,趕赴浙江麗水。經過6個小時的行程,偵查員進入麗水地區。並與麗水警方取得了聯繫,調查工作隨即展開。

偵查員首先要找中山街289號,這是白曉夢1997年在婦教所登記的地址,可是距離登記表格的時間已有4年,麗水市區主要街道的門牌號碼已經有了很大的變化。

隨後,偵查員又對中山街289號原址附近近500戶居民進行了走訪調查,也沒有發現任何與白曉夢有關的線索。

當天下午,偵查員來到麗水市公安局身份證辦理中心,再次調閱了麗水地區白姓居民的資料。

同時,白曉夢登記時所填的父親白花玲、姐姐白夢晴的情況,計算機也找不到相關紀錄。倒是在城西村有一個人,和白曉夢的母親同名,也叫葉有英。但相關的情況與白曉夢絲毫搭不上邊。而僅有的十幾個姓白的女子當中,與白曉夢生前體貌特征相類似的人也沒有。

另一方面,根據在上海獲得的線索,偵查員撥打了白曉夢的同鄉劉某的拷機。

突如其來的情況令偵查員為之一楞,但要查找有關白曉夢的線索,拷機的主人劉某無疑是關鍵。於是,在麗水警方的配合下,偵查員來到當地的尋呼臺查詢有關機主的情況。

據拷機的提供者鄔某所說,劉某是個25歲左右的年輕女子,可尋呼臺所反映的拷機主人是一個名叫殷佩欽的男子,那麼他是誰?與劉丙釵又是什麼關繫呢?

在麗水市中山街的一家音像商店內,偵查員找到了身為業主的殷佩欽。據他說,劉丙釵是他的女朋友。在他的幫助下,偵查員找到了劉丙釵。可是,對於白曉夢的情況她也不清楚。

辦證中心的工作人員也印證了有關麗水地區的兩種說法。並告訴偵查員,由於管轄問題,麗水地區的舒橋鄉、臘口鄉的戶籍資料不在麗水市。它們的資料都由青田縣臘口鄉代管。

下午4點30分,偵查員來到了臘口鄉派出所。綜合幾天來獲得的信息,偵查員決定把白曉夢的母親葉有英作為調查重點。

很快,電腦屏幕上出現了一個名叫葉有英的女子,她是舒橋鄉交陽村人。查閱她的親屬情況,一個叫林妹菊的女青年進入了偵查員的視線。查閱林妹菊的基本情況偵查員發現,她與被害人白曉夢的情況十分相似。同時,據當地的民警介紹,林妹菊也曾因為賣淫被上海警方處理過。眼看著在一次又一次調查無望之後案情似乎又有了進展,這令偵查員大為振奮。

(下)

一天夜裡,偵查員在當地警方的幫助下,驅車趕往林妹菊的家中。

夜幕降臨,警車沿著崎嶇的山路緩緩前行,四周漆黑一片。由於山路沒有明顯的標志,大家找找停停,原本20分鐘的路程走了近1個半小時。晚上8點40分,偵查員們終於找到了林妹菊的家。

經了解,偵查員得知,林妹菊因長期在上海打工不在家中。而林妹菊的家人對於這些不速之客的突然造訪並沒有表現出多大的熱情。當地的民警告訴偵查員,因為林妹菊曾因賣淫被上海警方處理過,所以他們纔會有這樣的態度。眼看著調查工作無法進行,偵查員將林妹菊的妹妹叫到一邊,詢問了幾句。

問:看看是不是你姐姐。

回答:是的。

問:看看清楚,照片上的人出事了。

回答:是姐姐。

幾經周折之後,被害人的身源總算有了著落。而此時林妹菊的其他家人也從她妹妹的神情中隱約感到了不祥,態度開始有所緩和。

由於長期外出打工,父母對林妹菊在上海的情況並不是很了解,盡管如此,他們還是提供了女兒在上海辦的暫住證以及有一個姓薛的男朋友。

而當他們得知發生在女兒身上慘劇時,一家人痛不欲生。

臨走時,林妹菊的家人一再要求上海警方抓住兇手為女兒伸冤。走出林家大門,偵查員的心頭沉甸甸的。林妹菊慘死的樣子以及林家人痛苦的表情始終縈繞在他們心頭。偵查員暗下決心,一定要把兇案查個水落石出。

回到上海偵查員很快將林妹菊的男朋友薛某納入偵查視線。2月28日,偵查員依法傳喚了薛某。可據他說,他和林妹菊之間的關繫早就結束了。

根據林妹菊暫住證登記的地址,偵查員找到了南彙康橋“和康發廊”。發廊的老板告訴偵查員,林妹菊曾以林緩緩的身份在這裡打工賺錢。

與發廊老板秦志明認識之後,辦了暫住證,並同居,後來分手了。發廊老板還告訴偵查員,林妹菊和他分手之後,又在當地的芳芳發廊洗頭打工,和一個叫小倪的男人交往比較深。

這個小倪名叫倪偉兵,是當地秀龍村的居民。自己承包著一個小規模的建築工程隊。在發廊老板的指引下,偵查員還找到了林妹菊在康橋路租借的房子。對小區門衛的詢問使得案情又有了重大突破,知道小倪經常來。

2月27日,在綜合所有調查結果之後,專案組將倪偉兵定為這起殺人碎尸案件的重大作案嫌疑人。28日凌晨,警方倪偉兵的住所將其抓獲。同時,警方對林妹菊的暫住地––康橋路1055弄6號101室進行了勘查。

警方將提取到的血跡、人體組織帶回市公安局刑偵總隊刑事科學研究所進行化驗。化驗結果顯示:血跡及被害人林妹菊的血跡認定同一。而犯罪嫌疑人倪偉兵左手中指指紋與包裹被害人林妹菊頭顱所用的塑料袋上的指紋認定同一。

2001年2月28日,犯罪嫌疑人倪偉兵被警方刑事拘留。

2001年3月10日,犯罪嫌疑人倪偉兵因涉嫌故意殺人被警方依法執行逮捕。消息傳開後,倪偉兵的家屬以及鄰居都不敢相信平時看上去一臉和氣的倪偉兵會做出這樣的事情。

那麼,倪偉兵與林妹菊之間究竟是什麼樣的怨結使得倪偉兵要對她下此毒手呢?

現年34歲的倪偉兵是江蘇省啟東市人,1990年起在本市南彙康橋地區的建築工地上打工謀生。1993年,在朋友的介紹下認識了當地的姑娘秦某。在秦某父母的撮合下,兩人結了婚。按當地的說法,倪偉兵做了秦家的上門女婿。

成家之後,倪偉兵工作特別賣力,回到家之後也盡可能多做家務。用他的話說,他不想讓人瞧不起。就這樣,最初幾年的日子裡,一家人相處得挺融洽。

可是好景不長。1998年,倪偉兵開始自己承包施工隊,一方面由於工作忙,他獃在家裡的時間少了;同時,他也逐漸沉迷於生意場上歌舞笙平的應酬。為此,他與妻子秦某鬧起了矛盾。

與其說是壓力,還不如說是因為與家人之間的不愉快。做生意有了一些錢之後,倪偉兵對家人的種種約束越來越反感,至今倪偉兵仍對老丈人耿耿於懷。

可是倪偉兵卻並不這樣想,他覺得丈人在自己同鄉面前這樣說話,實在是太不給他面子了。於是,他有了買房、搬出去住的念頭。

可他的這種想法在妻子哪兒卻踫了釘子。

妻子強硬的態度換來的是倪偉兵的默不作聲,此後,倪偉兵對“上門女婿”這四個字愈發感到不滿。生活還在繼續,這個家除了女兒以外,對倪偉兵已經沒有了吸引力。而就在這個時候,倪偉兵結識了發廊女林妹菊。

林妹菊特殊的活潑與溫柔讓心中郁悶已久的倪偉兵倍感溫馨,很快,他便與林妹菊打得火熱,還答應為林妹菊在當地借一套房子。此時的他並沒有意識到,他已經開始脫離常人的生活軌道。

2000年11月23日,當時的倪偉兵已經和林妹菊交往了近半年,這一天對倪偉兵來說是難以忘記的。因為就是這天的經歷,讓他步入了萬劫不復的深淵。

曲終人散,喝得醉醺醺的倪偉兵在林妹菊的攙扶下來到她的暫住地。當天晚上,兩人發生了性關繫。如果按照倪偉兵的說法,第一次是酒後亂性。那麼,在接下來的日子裡他三天兩頭不回家,住在林妹菊的家中,這又作何解釋呢?

可見,對於林妹菊工作的性質,倪偉兵不是不清楚,隻是在他看來,這樣的生活總要比在家中承受壓力好得多。

當然紙包不住火,沒多久這種家外有“家”的生活就被妻子察覺了。

這時,倪偉兵有些害怕了,當即他就決定與林妹菊分手。

在倪偉兵看來,林妹菊這樣的女人隻要用錢就能打發走,一了百了。可是,這次他想錯了,麻煩事接踵而至。

2001年1月28日,農歷大年初五,下午兩點左右,倪偉兵在長途汽車站,準備買當天回老家江蘇啟東的車票。此時,他接到林妹菊從杭州打來的電話。

經不住林妹菊的百般央求,倪偉兵到杭州將身無分文的林妹菊接回了上海,隨後給了她500元錢,讓她獨自回家。倪偉兵自己則叫了輛車到超市買了電視機和VCD準備帶回老家,可是走出超市,他卻發現林妹菊正在路邊等他。

當天晚上,倪偉兵在林妹菊的住處過了夜,電視機與VCD留給了林妹菊。第二天早晨,倪偉兵重新買了電器趕往啟東。誰知,這件事情又讓妻子悉數察覺。

事情是敷衍過去了,但夫妻間的關繫卻因此徹底破裂。兩人經常為瑣事爭吵,有一次甚至大打出手。走出家門,天色已晚,倪偉兵來到了林妹菊的住所,希望能從她那裡得到一些溫柔。可是,林妹菊當天晚上卻沒有回來。

第二天中午11點左右,林妹菊回到住所。對於倪偉兵的出現,她並不感到意外。一番溫存之後,林妹菊忽然提出向倪偉兵索要20萬元人民幣。說她已經懷上了小倪的骨肉。

一番爭執之後,雙方沉默不語。喫完午飯,倪偉兵繼續在床上睡覺,林妹菊倚著床在看電視。大約到了傍晚時分,倪偉兵起床上廁所。林妹菊又提出了錢的要求。

這一次,不管倪偉兵怎麼說,林妹菊就是不聽,叫著嚷著一定要他答應給錢,否則就向倪偉兵的妻子告發他們的關繫。同時,她用身體擋著不讓倪偉兵從衛生間裡出來。推推搡搡間,林妹菊的長指甲劃破了倪偉兵的手臂。不知倪偉兵被這一舉動激怒了,還是心中對林妹菊的威脅充滿了恐懼,他一下子掙脫了林妹菊的雙手,從衛生間門外的工具包內拿出一把榔頭,對著林妹菊的頭部右側猛擊了幾下。

可當時的倪偉兵並沒有他現在所描述得那麼緊張,在打死林妹菊之後,他一不做二不休,又用菜刀將林的尸體肢解並選擇了偏僻之處拋尸。

在結束對犯罪嫌疑人倪偉兵采訪的時候,他告訴我們,如今他最為思念的是他年僅8歲的女兒

他的這番話不禁讓我們又想起了被害人林妹菊遠在山村裡的父母雙親

(選稿 黃客)




      重慶武隆山體大滑坡
      五一出遊全面指南
      堅決反對美對臺軍售
      革命史知識衝關
      "東方網"案一審紀實
      清華大學九十校慶
      李登輝赴日“求醫”
      大型專題:紀念中國共產黨八十誕辰
      美戰機撞毀我軍機
      慶祝"五四"
      全國打黑統一行動
      張君等14人被判死刑
      土耳其人質事件
      北大青鳥入主搜狐
      石家莊爆炸兇嫌落網
      中國足球衝擊世界杯
      遼足車禍大揭秘
      中東和平進程

      解放日報
      文彙報
      新民晚報
      新聞報
      青年報
      勞動報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廣播電臺
      上海東方廣播電臺
      上海電視臺
      上海東方電視臺
      上海教育電視臺
      上海有線電視臺
      中國網
      人民日報
      新華網
      中國日報
      中青在線
      中央電視臺
      中國上海
      千龍新聞網
      中青網
      中央人民廣播電臺
      中國國際廣播電臺
      網上浦東
      上海科技網
      古鎮南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