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專題|國內|國際|臺港澳|上海|文娛|IT|精選|體育|財經|社會|參考|科教衛|圖片|

                     >>新聞中心>>新聞精選>>正文

隴原第一黑幫覆滅記
2001年5月6日 11:27

民主與法制5月6日報道:從九十年代初起,在甘肅省會蘭州,以李智為首的黑社會組織拉幫結派,敲詐勒索,開設賭場,搶占地盤,內訌殘殺,搶劫走私,大有天下舍我其誰之勢。老百姓一時談“李”色變。

然而,自有天地正方圓。在省委領導下,省公安廳精心組織,步步設計,省、市、區三級公安機關聯合作戰,經過長達八個月的艱險偵查,終於將這個不可一世的黑社會組織徹底摧毀–––

幾封檢舉信引起省委領導重視

2000年3月31日,蘭州市最大的黑社會頭目李智在蘭炭賓館門口被人槍殺,槍聲震動了社會各界,也震動了大大小小的黑社會團伙。

4月2日,李智的喪事在華林山陵園舉辦。有專門的治喪委員會;有二三百名年輕小伙,統一穿黑西服、戴墨鏡,佩戴小白花,守陵護尸;其他數百名參加人員中有個體戶老板,黨政干部,浩浩蕩蕩的上百輛車將主干道堵塞長達半小時。

一個在陵園門口賣 火的老頭說:“不知是哪個大學的老師死了,有這麼多的青年學生和老師送葬,人活到這個份上夠了。”

然而,群眾卻深感憂慮,先後向省委領導寫信檢舉了這一情況。有的在信中稱:“真不知道現在是不是共產黨的天下。”

這些言詞懇切激烈的信和電話狠狠地敲擊著省委領導的心。

他們批轉省公安廳廳長蔚振忠,要求組織力量深入調查。

蔚廳長決心堅決執行省委指示,責令省廳刑偵總隊整理了一封關於已掌握的黑社會組織情況的材料,並聽取了蘭州市公安局領導關於李智被殺案及其他涉黑案件的詳細彙報。

僅以1998年以來為例,情況的確令人觸目驚心:

1998年9月,省體工隊教練、黑社會頭目達賴私設賭場,輸者雇傭李智團伙將其刺死;

1998年10月28日,李智手下一伙竄至蘭州市平涼路44號煙草批發部內,將店主兩人捆綁,搶劫人民幣10萬餘元, 煙90餘條逃離現場;

1998年11月18日,李氏團伙的二號人物李捷為達到長期霸占人妻李波的目的,由手下人將李波丈夫殺害於城關區下水巷;

1998年12月24日晚,該團伙的幾名成員因與他人在開元大酒店玩樂發生爭執,為報復,李智指示手下於凌晨1時持槍竄至該酒店尋釁滋事,打死一人,打傷兩人;

2000年2月28日晚,該組織成員竄至武都路金色年華歌舞廳,強行收取保護費遭拒絕,七八個爪牙欲毆打經理,因天黑,誤將行人當作經理砍傷,搶得手機一部;

2000年3月20日晚,該組織爪牙竄至東方紅廣場天品俱樂部,將該店女服務員劉紅設計騙出,綁架至五星坪公墓區,威脅其每月交5000元保護費,逼其第二天交出了3000元;

李智被人槍殺後,二號人物李捷升為老大。他懷疑張立軍槍殺李智,於是於6月8日凌晨,在南關什字世紀廣場焦點俱樂部門口將其槍殺。

該團伙僅三年時間先後槍殺7人,傷11人,還有敲詐勒索,販毒,替人討債,在雲南、蘭州開賭場,搶劫、大量收保護費等惡行。真可謂惡貫滿盈罄竹難書。

蔚廳長深知,對付黑社會犯罪的難度遠遠大於對付其他犯罪,難就難在其犯罪的組織性、隱蔽性及對政府,尤其對政法機關的滲透性。他決定采取兩個辦法。

一個辦法,就是選一名最可靠能干、足智多謀、應變能力強的偵察員單槍匹馬打入黑社會組織內,摸清黑社會活動規律特點、內部組織情況,獲取重要情報。

決心一定,他立即打電話將刑偵總隊劉副科長叫到辦公室:

“從現在開始,我將你專門抽出,先從查李智大辦喪事入手,深入黑社會組織內掌握情況 為了高度保密,暫和你們處長不發生關繫,你直接向我彙報。”

這一條秘密線安排完,他又叫來蘭州市公安局副局長李宗峰和省廳有關人員責令對李智被殺及幾起涉黑殺人案加強偵查力度,尋找罪犯,實施正面突破。

公秘兩條線互不交叉,齊頭並進。

揭開三起槍案的謎底

劉副科長很快進入角色。

從此,蘭州市的歌舞廳、洗腳屋、聊吧、咖啡屋等娛樂場所裡多了一個喝酒泡妞的社會混混。去年6月份的一個晚上,他約一個“哥兒們”去泰生酒家喝酒,為引起對方興趣,他要來一個坐臺小姐,他想從她口中知道一點情況。據說這個小姐和黑道有聯繫。

小姐不勝酒力,幾杯下去,就大話連天。他有意將話題往這伙人身上引,小姐果然說她還認識某某某,並說:“我一個電話他們就會來。”

湊巧,買單時,吧臺多算了500元,發生爭執,這個小姐就在一邊惡狠狠地說:“不給錢你們別想出這個門。”

機會來了,“劉混混”使一個眼色,讓“哥兒們”和小姐吵,並打碎了一個茶杯,逼她叫人。

果然小姐向外打了一個電話。不多久,進來了五個小伙,路邊停了一輛車,車上還坐了幾個人。

巧得很,來的一幫人中和“哥兒們”認識,老遠就喊“三哥,你干啥來了?”

“我們在這裡邊玩了一陣,和一個小姐吵了一架。你們就為這事來的。”

“就是,算了,大水衝了龍王廟。”他們又上車走了。

沒打起來,但卻證實這小姐確實和黑道有聯繫,而且一召即來。於是劉副科長又拉上這位“哥兒們”去洗澡,借機又向他了解今晚來的是什麼人,誰的人,有什麼劣跡。

據一點一滴搜集到的情況表明,蘭州市大小有二十多個團伙,各有地盤,成員也有串幫現像,有的已經我打擊,已瓦解掉。其中李捷團伙最大,約有四五十人,大多數多次受過勞改勞教處理

與此同時,明線出擊也取得了突破性進展。

蘭州市公安局、城關分局對李智被殺案及近日幾起涉黑案件大張旗鼓地偵查,任務具體落實到城關分局刑偵大隊第11中隊。

正在此時,距李智被殺後僅隔四天的4月4日晚上11時,VJ迪廳又發生一起槍殺案。當時,兩幫團伙發生爭端,一開槍者誤殺自己人。

緊接著在5月14日晚上,楊家園又發生一起槍殺案。一名青年人被槍殺在馬路邊,頭部胸部各中兩彈,彈彈要命。身上手機錢物全在,顯然不是搶劫殺人。

經提取彈頭檢驗,和4•4案同為一支連發獵槍所為。

警方經過研究,決定並案偵查。經查,4•4案中的死者叫龔濤;作案嫌疑人為劉波、馬磊。5•14案中從現場獲取的手機上得知這部手機號碼,以此為突破口,警方一連獲取一萬多條各類信息,再逐一篩選,疑點最後集中在一個叫馬建虎的身上。據調查其涉嫌販毒。

6月9日,馬建虎從外地回蘭州,警方直撲其住所,趁其熟睡將其捕獲。

7月19日,11中隊掌握馬磊從北京潛回蘭州,將其秘捕,經過三天三夜審訊,馬磊終於交待了他跟隨李捷、杜正海一伙參與4•4案、5•14案的詳細作案經過,並還交待出6月8日杜正海領他和丁力、鄭華、常高博一起槍殺張立軍的經過。

至此,三起震驚蘭州的槍案的謎底全部揭開,且均為李智團伙所為。這為徹底打掉這個蘭州一號黑社會團伙奠定了穩固的基礎。

三地全線出擊

案情取得重大突破,第二步計劃開始實施,正式成立專案組。甘肅的反黑第一幕全面拉開了。

副廳長王祿維為總指揮,省廳刑偵處處長王幸,蘭州市公安局副局長李宗峰,城關分局副局長胡義,11中隊隊長及四名偵查員為專案組成員。為了盡量縮小知密面,專案組人數嚴格控制,領導們既是指揮員,又是戰鬥員。

以密捕馬磊的日子為專案代號,取名7•19專案。

專案組雖然捕了一些人,但均是黑團伙中的馬仔一類,而核心人物依然帶老婆帶情人飛機往來於北京、上海、成都等地。一邊過著奢侈糜爛的生活,一邊“洽談”更大的“生意”。

李捷先後數次在西安、北京、上海、深圳約見手下骨干杜正海、李暉、李斌,以及政法隊伍中的敗類一起分析到底是誰殺了李智。繼6月8日槍殺張立軍後,經過反復推測,他們認為還有二個人物可能是槍殺李智的兇手。一個就是原先曾是李智手下、後來另起爐灶的陳某,另一個為楊某。陳某經濟勢力遠遠超過了李智,隻有他有能力、也有必要去殺李智,因為他想當蘭州的黑社會老大。

於是,李捷決定為兄弟報仇,射殺這二人。同時,他也懼怕被這一伙槍殺,不如先下手為強。

2000年11月7日,李捷在深圳遙控蘭州二位頗有頭臉的人物出面誘請陳、楊二人到新濱河北路外灘酒廊喫飯。然後,李捷命令崔志彪、黨占虎、鄭華在席上將其槍殺。可當槍取來後–––這伙人平日槍支集中保管,有事臨時纔發–––陳、楊二人已離去。第一次預謀失敗。

李捷不死心,又於兩天後的11月9日,命這二位頭臉人物又在鮑魚翅館約請陳、楊喫飯,後因陳某未赴約,謀殺又告流產。

黑社會的猖獗,更激起警方的義憤。11月19日,廳領導召集蘭州市局、城關公安分局領導開會,決定在蘭州、武威、深圳等地全線出擊,徹底搗毀這一黑社會組織。

命令王幸、胡義等人奔赴本省武威擒拿在6月8日槍殺張立軍的丁力、常高博、鄭華;命令李宗峰副局長負責蘭州抓捕;

在10月30日已命令梁朝、楊建飛抵深圳,在當地公安配合下抓捕該團伙老大李捷。

11月21日下午,王幸和胡義率18人秘密奔赴武威。內線反映,丁力等三人潛伏在武威的地頭蛇蔡和平處。為保密,他們決定先駐武南,再進一步掌握情況,可剛住下,在家坐鎮指揮的王副廳長電話就來了:“內線反映,你們去武威的事蔡和平已知,請注意。”

內奸不得了。

21日白天沒有大進展,先後抓到13人,審查沒有效果。蔡和平已逃走。經偵查發現,丁、常離開武威,向東逃竄;有跡像發現鄭華到了金昌市河西堡。考慮到這幾人有乘火車汽車向蘭州方向逃竄的可能,王幸處長先後向古浪公安局、蘭州鐵路公安局及金昌公安局聯繫,指示他們全面配合。

21日晚,王幸胡義等人研究,鋻於這麼大規模搜捕及事先洩密,再抓蔡和平已不可能,必須造成一個全部撤回蘭州的假像,以迷惑對方。於是,途經古浪縣,決定由胡義帶多數人回撤蘭州,而王幸僅帶4人留下來再在古浪調查一下。

次日早上,古浪縣局一民警提供一個情況,說蔡和平與一個叫郭哥的人是鐵哥,這個人叫郭因翠還是郭雲翠不詳,找到他也許能找見蔡和平。

蔡和平在武威能量很大,因為長期設賭,開舞廳賺了錢,籠絡了一大批人,其中也有政法機關的。於是,王幸從古浪打電話給武威市公安局一個朋友,以私人關繫請其幫一個忙:“我有一個朋友到武威想找一個叫郭因翠或叫郭雲翠的人,是個包工頭,你幫個忙。”

不大一會,武威回電說要找的人在,並已控制起來了。

郭哥原來叫郭因翠,起初不交待,後經審問,蔡和平的確是他藏的,他轉給另一個朋友,又順線找另一個人,果然他將蔡和平藏於一處的空房內。

11月23日23時55分,蔡和平被抓獲;接著,丁力,常高博、鄭華等相繼落網。

李捷深圳落網

早在10月31日,梁朝已帶領專案組三名民警趕赴廣東。為了保密,他們沒有開介紹信、辦邊防證,是廣東警方將他們從廣州護送到深圳。梁朝對處裡科裡人講去省紀委協助辦案。

11月12日,梁朝電話向蘭州報告:“據可靠情報,有人向李捷通風報信,說省廳市局有人到廣州,具體干什麼不詳,估計和毛子董海峻,李捷的親信有關。”

11月21日,指揮部來電話決定抓捕李捷。王祿維副廳長向公安部彙報,請求協調廣東方面予以配合。

梁朝等人偵知,李捷和八個狐朋狗友此時正在飯店喫飯。因李捷有槍,又是老大,在場人多,深圳警方為安全考慮,當晚未動手。

次日,省廳派巨國良副處長帶偵查員徐捷飛抵深圳。

當晚10時,深圳警方出動幾十人將李捷與隨從宋長春及李捷的情婦李波抓獲。

11月23日,指揮部派王立朝帶三名民警飛抵深圳,就地對李捷初步審問,以便在當地開展調查追捕。隨後由他們押李捷宋長春回蘭州。

與此同時,巨國良帶領專案組人員及當地警方對李捷住宅進行搜查。考慮到其父曾任甘肅省高檢副檢察長,退休後來到深圳又當過律師,所以在搜查行動開始前,巨副處長他們認真研究了每個細節和辦妥了一切相關法律手續。

即使如此,李父仍然以這套房子是他的不是兒子的,公安無權搜查為由發難。李父在甘肅工作時,利用政法機關相互監督的條件,千方百計包庇四個兒子惡行,公安幾時抓,他幾時放,致使四個兒子一次次逃脫懲罰。

經搜查,查獲一輛小車,一本通訊錄,還有李捷以兩個假名字分別在廣州蘭州辦的兩個身份證。通訊錄上面的人名讓警方出了一身冷汗:許多公務員錄上有名。

上海警方協助抓獲了李捷團伙的三號人物李暉。

蘭州當地在此期間先後抓獲崔志彪等十二人。

至2001年元月18日,警方先後抓獲以李捷為首的黑幫組織成員共42名。打黑戰鬥正向縱深發展。

(選稿 黃客)




      重慶武隆山體大滑坡
      五一出遊全面指南
      堅決反對美對臺軍售
      革命史知識衝關
      "東方網"案一審紀實
      清華大學九十校慶
      李登輝赴日“求醫”
      大型專題:紀念中國共產黨八十誕辰
      美戰機撞毀我軍機
      慶祝"五四"
      全國打黑統一行動
      張君等14人被判死刑
      土耳其人質事件
      北大青鳥入主搜狐
      石家莊爆炸兇嫌落網
      中國足球衝擊世界杯
      遼足車禍大揭秘
      中東和平進程

      解放日報
      文彙報
      新民晚報
      新聞報
      青年報
      勞動報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廣播電臺
      上海東方廣播電臺
      上海電視臺
      上海東方電視臺
      上海教育電視臺
      上海有線電視臺
      中國網
      人民日報
      新華網
      中國日報
      中青在線
      中央電視臺
      中國上海
      千龍新聞網
      中青網
      中央人民廣播電臺
      中國國際廣播電臺
      網上浦東
      上海科技網
      古鎮南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