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專題|國內|國際|臺港澳|上海|文娛|IT|精選|體育|財經|社會|參考|科教衛|圖片|

                     >>新聞中心>>新聞精選>>正文

海燈神話始作俑者親歷海燈神話二十年
2001年5月18日 09:12

-背景:海燈神話

海燈法師,20世紀80年代聞名全國。曾經自稱是“少林正宗第三十二代傳人”、“少林住持”,“少林寺武術教授”,擅長“童子功”、“一指禪、二指名功”、“梅花樁”和“鐵布衫”四大絕技。海燈法師說自己少年時得到高人指點,學會“達摩氣功”、“少林氣功”、“六通氣功”,並為此專著一本《氣功精要》說,防身“能運成一口大氣擊人於百步之外,健體能練成‘放癌功’、‘長壽功’。”–––然而,海燈於1989年1月死於癌癥。

海燈神話開始於50年代,到80年代越來越離奇。各種報道、電影、電視劇爭相哄抬之下,善男信女們開始對海燈法師頂禮膜拜,四川江油縣在海燈生前就耗資160萬為他建造了“海燈法師武館”,武館占地24畝,建築面積達4212平方米。–––海燈法師武館內最新的“藏品”就是四川省高院的“範應蓮訴敬永祥侵害海燈及本人名譽權案”《終審判決書》,隻是被告敬永祥的名字變成了“××”。“終審判決書”與“海燈法師治喪委員會”(規格很高,由省政協副主席“掛帥”)的《悼詞》並列於海燈塑像左前方。

2001年,海燈被舊話重提,規模前所未有。1月,《謊言重復一千遍》出版,曾以《第二次握手》影響中國一代人的作家張揚紀實海燈謊言;3月,上海《新民周刊》前後兩期載文《“海燈法師”跌下神壇》、《人間神鬼最難纏》;4月,央視“新聞調查”調查《海燈神話》,一上來開宗明義:“我們似乎趕上了一個大師輩出的年代,也許有人還記得在剛剛過去的20年當中,全國各地就出現過七八個各種各樣的大師、神人,其中出現最早、影響最大的莫過於海燈法師 ”

而提海燈,就不能不提敬永祥。他們的聲名大小固然是雲泥之別–––海燈是1984年央視春節聯歡晚會上被隆重介紹的貴賓,敬永祥是誰?!可是20年來這兩個人的命運糾纏卻是一出最匪夷所思的“喜劇”:1982年初初謀面,剛被落實了政策、在四川偏遠小鎮以教武糊口的海燈對“報館來人”受寵若驚,敬永祥一篇940字的《海燈法師話少林》在《四川日報》發表後,海燈師徒更是以“恩人”稱之;1988年,海燈最是如日中天之時,敬永祥卻投書新華社,揭露海燈法師和弟子範應蓮的弄虛作假行為,該文旋即被新華社《國內動態清樣》和《內參選編》編發;1989年海燈逝世並漸漸被大多數人遺忘,敬永祥卻被海燈的徒弟告上法庭,由此陷入一場長達10多年的官司中;直到海燈死後10年,1999年4月的敬永祥依然要為海燈案面臨法院的強制執行,同事們甚至已經開始討論他被抓起來後給他輪流送飯的問題,後來是北京的“法輪功”事發使這件事擱淺下來。

一個小人物的命運,卻是如此抑揚頓挫。還有什麼比這個更令人好奇?5月2日上午,在敬永祥位於成都紅星路的家裡,記者坐下來,把這個外界多方揣測、笑罵經年的人仔細端詳。

-對海燈的炒作由我開始

□記者:海燈神話的成因和發展牽涉時代、社會、文化、法律很多方面,非常復雜,我想個人經歷可能是一個相對比較容易切入的點,所以我們從這裡開始。你1982年最早采訪海燈,你是因為什麼注意他?

-敬永祥:我把他當做一個國家落實政策對像去采訪。海燈“文革”中因為四處流浪被認為是不務正業,所以屬於內控對像,大家把他當牛鬼蛇神看。1982年落實宗教政策讓他回廟,可是所有的寺廟都不願意要他,所以他還是沒有回去,境況很糟。而且當時電影《少林寺》影響很大,我從小就聽說有個少林寺教師在江油,所以想既然《少林寺》那麼風行,少林寺教師在江油自然是個新聞。當時我對他少林寺教師的身份是相信了的,一個是以前就聽這麼傳說,另外我信了他出示的那些“證據”,二指禪我請他表演,他沒有表演,但我看他的手指頭完全是畸形,練殘廢了,我就相信他做過二指禪。

當時的考慮是三中全會以後百廢待興,我是想體現政治上的祥和,讓和尚、武術有一席之地,百花齊放。那篇文章隻有940字,給體育版周末新聞寫的,內容也隻是《“海燈法師”話少林》,介紹少林武功,其中真正介紹海燈武功的,充其量隻有兩三百字。最關鍵的話就是“著名的少林派武術家”、“少林寺的武術教練”,這些都是說了的。“二指禪”,雖然沒說那麼神,也是提了的。

□記者:那可以說對海燈這種大規模的宣傳報道是從你這兒發端的?

-敬永祥:可以這麼說,大面積的報紙是從這兒開始的。對海燈的宣傳,從職業記者來說,我是第一個。跟我一起去采訪的肖定沛隻是一個宣傳員。而且我們報紙是黨報,一出來影響就很大,後來新聞報道就陸陸續續一哄而上了。

-糾正海燈神話我有責任

□記者:那你是什麼時候開始覺得這個事情不對?

-敬永祥:1983年、1984年,就隱隱約約感覺不對,接下來那些記者采訪寫出來的東西,什麼“指力如無聲子彈可傷人”、“練功可以幾天不喫飯”等等,跟我采訪的真實所見不一樣。但一開始也沒當做什麼大事,總覺得跟海燈相關的東西還是屬於消遣娛樂的範疇,吹過分了能有什麼大不了呢?所以我也沒去糾正,沒有專門去反對,隻是我沒有再去宣傳他了,我沒有再跟風湊熱鬧,沒有去寫書。後來好幾家雜志社有約稿信來,讓我寫連載什麼的,我通通拒絕,一概不參與。我已經覺得這件事沒意思了。

後來直接誘發我重新考慮這個事情的是1986年、1987年間幾十集電視連續劇《海燈法師》出來,和1988年江油修海燈武館,對海燈宣傳的規模超過了任何一個活人。這一繫列問題都引起我深思,我覺得這不是個小事了。所以我1988年10月寫了內參,主要說了一個輿論導向問題,指出這種現像不正常。之所以選擇內參,就是沒有想讓社會上如何如何,隻是想讓領導掌握,心中有數,把眼前這種“熱”想辦法慢慢降溫。

□記者:其實你好像沒必要這麼干吧?當初你的報道雖然有失實的地方,可是要不是後來造神的總體宣傳,也不至於那麼嚴重。很多人會選擇回避這件事。要知道在海燈這件事裡,不少人一直質疑你的動機,最形像的說法是“放鬼是他,捉鬼也是他”。

-敬永祥:這個非常清楚,我覺得這個事情我有責任。那個時候真的是喫不下飯、睡不著覺,有時候突然之間一想起這個事情,一下子心裡就很難受,總覺得這太不對頭了,把海燈吹成這個樣子,這個事情將來怎麼收場?就像我後來在報告文學中開篇寫到的:“無論是作為造神運動的參與者,還是普通的知情人,都有責任講明真情,否則就是褻瀆歷史、喪失了良知。”

-我同情和理解海燈

□記者:你1989年9月發表報告文學《“海燈現像”––八十年代的一場造神運動》,那個時候海燈已經死了。這是不少人對你惡感的由來,有人說你“鞭尸”。

-敬永祥:報告文學是我被迫發表的。我的內參原本被黨內秘密刊物選編,可是有人向海燈徒弟洩密,並讓其復印。我開始受到很大威脅,不斷地有電話來,有人來上訪,有人要打我。更大的壓力來自一些地方官員,組織人寫材料“回敬”我。我不過是在黨內說了一句話,便引來這樣的後果。所以我被迫公開我掌握的很多事實。因為公開出來是最大的保護,我不公開,他們就可以把我“黑辦”了,現在如果他們對我動手,如果我有三長兩短,人們會想到是他們這伙兒人干的。

接下來就是這10年的官司。其實在這場官司中,從開始,從寫這個報告文學開始,我對海燈法師個人,就是同情和理解,我跟他沒有什麼個人恩怨,也沒有深仇大恨。我經歷過“文革”,“文革”的荒唐、愚昧、對人性的摧殘,我是了解得很深的,所以當時對受極“左”路線迫害的人,我是很同情的。和尚出家本身是為了尋得心靈上的安寧和生活上的平靜。而海燈一踏進佛門就處於動蕩,海燈錯就錯在他讀了書,讀了書他就不願過平淡的生活,總想出人頭地。

□記者:對,有人說他這一輩子就是被虛榮心所誤。

-敬永祥:對,他總想出人頭地,他是很可悲的,也是造神運動的犧牲品。海燈的神話的成功靠領導支持和輿論宣傳,如果沒有這兩點,他充其量還在擺地攤。歷朝歷代都有封建迷信,包括“文革”時代那種高壓之下仍然有人信神信鬼。愚昧迷信不可怕,可怕的是愚昧跟權力、跟金錢結合。

我從一開始就沒有指望我一篇文章能使我們這個社會純而又純,我是想用我的文章來推動社會進步,最主要的是官方,你老百姓信海燈信神沒有關繫,但是官方不能信神。有人說,人都死了,何必呢?我說:海燈死了,可是現像還活著。海燈現像的意義非常之大。如果它沒有這麼大的價值,就不會支撐我去冒這麼大的險。正因為這個樣子,所以我無論如何不能認錯。

-我們這個民族應該成熟

□記者:我的一個朋友說,海燈神話可以算是中國新聞界第一次大規模炒作。張揚的書中有一小節名為《來自海外的“輿論監督”》,提到1986年 港《世界武壇》雜志創刊號發表了一篇名為《欺世盜名,佛亦有火–––海燈和尚竟然招搖撞騙到海外》的文章,列舉了眾多武術家的名字,提到“他們都深知(海燈)其偽,但國內無輿論自由和監督,為某種需要弄虛作假乃等閑事,這也可謂根深蒂固的‘文革遺風’。”

-敬永祥:我們國家為什麼出現大躍進,為什麼會出現張鐵生,為什麼我們的經濟愛大上大下,就是缺乏冷靜,缺乏膽識,缺乏不同的聲音,這是深層次上的原因。

□記者:我覺得在這裡面,輿論自己應該是有可檢討的地方。海燈當年轟轟烈烈,應該還是可以給後代留下一些東西,比如教訓。

-敬永祥:如果單純從信仰危機解釋,我覺得不全面。我們這個民族躁動,浮躁,不冷靜,不成熟。

□記者:將來海燈這件事可能最大的意義就是讓人們意識到曾經大家都那麼荒唐過,以後對於很多東西 -敬永祥:要成熟冷靜,不僅我們個人不要盲目迷信,還有我們國家、我們這個民族也應該成熟。民族的成熟是最重要的。

-10年感受太多世態炎涼

□記者:那你現在這個案子還有可能翻過來嗎?

-敬永祥:希望很大。已經有一線曙光。這次全國政協搞了一個提案。

□記者:不是已經終審判決了嗎?

-敬永祥:現在進入申訴階段。我的文章在《中國律師》雜志發表,他們打電話告訴我,他們專門開了一個研討會,說我這個很有力度。現在的焦點,如果現在還老是說海燈我也不主張了,問題核心,這個造神運動的教訓就在於官員和輿論。

□記者:將來你還會為這件事寫點兒什麼嗎?

-敬永祥:當然。

□記者:希望你的用筆能比張揚那本書能更冷靜一點。

-敬永祥:你真的不理解我們,也不理解張揚那種感情。

□記者:我理解,也敬重。我隻是沒有你們那麼情緒化而已。

-敬永祥:因為你沒有感同身受。這10年,我最強烈地感受到世態炎涼,人情冷漠。沒有是非觀念了,你自己滿腔熱情,被別人隨便怎麼來解釋,隨便怎麼看。這個人來看看你,那個來看看你,輕輕松松地來評價你。

感覺得到,面前的人心中的風暴。我盡量冷靜觀察的態度甚至讓他憤怒,以至於很多問題我們無法交流。看得到10年爭訟在一個人生命中刻下的痕跡。“我37歲開始打官司,39歲離婚,一個人到現在。37歲以前自我感覺特別良好,後來 這中間的落差 ”他沒有說下去,我也沒有再問。他家所在的樓是成都最早建屋頂花園的一批,他買下這裡的單位因為他平生最愛就是種花。可是現在他的花園卻疏於整理,那裡面宜於聽風賞星的桌椅需擦拭良久纔能坐人。“從法律意義上糾正我的官司,過平淡的生活,這就是我的願望。不要再有是非,我從內心裡羨慕那些心態很平和、生活很平靜的人,我想過一般人的生活,有正常的家。”這是那天對我最後一個問題,敬永祥的回答。

小資料:敬永祥

1952年生,四川人。《四川日報》評論理論部副主任,記者。“文革”後第一位報道海燈的記者,6年後又成為第一位公開質疑“海燈神話”的人,並於1989年被海燈之徒範應蓮以“侵害海燈及本人名譽權”為由告上法庭,1998年,此案終審,敬永祥敗訴。2000年11月28日,敬永祥獲第二屆反偽科學突出貢獻獎。

(北京青年報 5月18日 吳菲)
    • 海燈傳言的真真假假




    • 中央電臺封殺田震?
      北京申辦2008年奧運
      東方高考熱線
      方正科技股權大戰
      中國足球衝擊世界杯
      堅決反對美對臺軍售
      “人權衛士”落選!
      《財富》論壇年會
      寶鋼爭創世界一流
      美戰機撞毀我軍機
      "東方網"案一審紀實
      革命史知識衝關
      重慶武隆山體大滑坡
      李登輝赴日“求醫”
      全國打黑統一行動
      張君等14人被判死刑
      中東和平進程
      石家莊爆炸兇嫌落網

      解放日報
      文彙報
      新民晚報
      新聞報
      青年報
      勞動報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廣播電臺
      上海東方廣播電臺
      上海電視臺
      上海東方電視臺
      上海教育電視臺
      上海有線電視臺
      中國網
      人民日報
      新華網
      中國日報
      中青在線
      中央電視臺
      中國上海
      千龍新聞網
      中青網
      中央人民廣播電臺
      中國國際廣播電臺
      網上浦東
      上海科技網
      古鎮南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