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專題|國內|國際|臺港澳|上海|文娛|IT|精選|體育|財經|社會|參考|科教衛|圖片|

                     >>新聞中心>>社會新聞>>正文

新生兒和接生醫生雙雙死於醫院
2001年5月20日 20:11

玉溪市新平縣孕婦魏建琦到新平縣醫院分娩,就在胎兒露頭之際,接生醫生李紹芬突發疾病暈倒,於第二天不治死亡。嬰兒分娩中因窒息並發缺血性腦病於第三天死亡。事件發生後,魏建琦的丈夫張啟軍認為醫院對嬰兒的死亡負有責任,妻子在醫院生產時受到了損害,遂將醫院告上法庭。4月30日,新平縣法院一審判決,縣醫院補償原告張啟發、魏建琦5000元,駁回其他訴訟請求。目前,張啟軍不服一審判決已向玉溪市中級人民法院上訴。

醫生死了新生兒也死了

1998年8月21日,張啟軍的妻子魏建琦住進了新平縣醫院婦產科的“溫馨病房”待產,經產前嚴格檢查:魏建琦身體健康,胎兒偏大,發育良好。8月26日下午6時,魏建琦出現臨產癥狀被送進產房,產房內,婦產科主治醫師李紹芬負責接生,另有一名醫生張鴻慧和一名護士羅崇仙協助接生。產婦分娩初期比較順利,就在胎兒露頭之際,李紹芬醫生突然昏倒在地,不省人事。罕見的意外情況使得產房內出現混亂。這時有人忙著將李醫生抬到一邊,又有人去打電話求救,直到該院內科醫生趕到對李實施了急救措施。此時,由於長時間的折騰,魏建琦已全身乏力,在另外醫生的幫助下勉強產下已露頭多時重4000克的男嬰,胎兒因宮內窘迫窒息已奄奄一息。醫生立即對新生兒采取了急救措施,男嬰恢復了淺表呼吸,第二天李紹芬因高血壓並發腦溢血死亡,第三天,男嬰也因醫治無效而夭折。

兩次醫療事故鋻定的前後

男嬰死亡後,張啟軍認為妻子魏建琦在分娩時由於出現意外情況,醫護人員擅離崗位,忙於搶救昏倒的醫生,將產婦棄之不顧,導致男嬰長時間窒息並發疾病最終不治身亡,醫院負有責任。遂向新平縣衛生局醫療鋻定委員會提出申請,要求進行醫療事故技術鋻定。

1998年11月,新平縣醫療事故技術鋻定委員會出具鋻定報告認為:魏建琦在住院分娩過程中,醫務人員沒有出現診療護理過失;當班醫生李紹芬因驟發高血壓腦出血昏倒在產房內,助手隨即到值班室打電話告知其他醫生後即返回產房。對這罕見的突發情況,分娩的正常操作程序出現短暫中斷,不是醫務人員主觀因素造成,不屬於醫療事故。張啟軍不服初次鋻定結論,申請進行重新鋻定。1999年12月,玉溪市醫療事故技術鋻定委員會鋻定稱:一、該次診治過程符合醫療原則,不存在原則性的醫療缺陷;二、新生兒出現窒息與分娩方式和過程無直接的因果關繫;三、在李紹芬醫生突發疾病昏倒後,接生的另一位醫生雖因搶救李醫生離開過產婦,但助產士仍然堅持在產床旁助產,且從李醫生突然昏倒到娩出胎兒的時間間隔僅20分鐘,產程未人為中斷,產科在接生過程中不存在脫崗現像;四、新平縣醫院在處理善後工作中方式方法欠妥,但發生於醫療過程之後,對糾紛後果無影響,玉溪市醫療事故技術鋻定委員會再次做出鋻定結論––不屬於醫療事故。

爭訟焦點各執一詞

2000年11月7日,張啟軍認為通過醫療事故鋻定無法為自己討回說法,便一紙訴狀將新平縣人民醫院告上法庭,訴訟請求新平縣法院判令縣醫院賠償男嬰死亡補償費14635元,喪葬費2100元,精神撫慰金10000元;公開向原告賠禮道歉,三、與本案有關的一切訴訟費用由被告承擔。

2001年1月12日,新平縣法院開庭審理此案。此案被告方是否脫崗;被告方在診療過程中是否有診療處治不當;新生兒死亡是否與被告診療處治有無關繫成了爭訟焦點。原告說:當李紹芬昏倒後,產房內的兩名醫護人員即離產房,那位產科醫生到辦公室打電話通知內科醫生,護士則到醫院辦公室彙報,過了一段時間,那位醫生纔尾隨內科醫生回到產房內,那位護士不知何時尾隨醫院領導來到產房,未見其他產科醫生來,在那位產科醫生協助下,張啟軍把昏迷多時的李紹芬抱到搶救室後回到產房時,產房內隻有魏的親屬及另一名產婦的母親在產婦旁照護,沒有一名醫護人員在旁。當時,魏建琦已不能言語,痛苦不堪不停抽搐,胎兒仍然隻是露頭,情況萬分緊急。張啟軍到搶救室,看到那位當班的產科醫生正對昏迷中的李醫生進行人工呼吸,內科醫生在旁診斷,那位當班的護士則在一旁站著,在他的哀求下,兩位當班的產科醫護人員纔回到產房,在長時間的折騰下,魏建琦已全身乏力,任由醫生擺弄,露頭多時的嬰兒被強行產下後已奄奄一息,於8月28日下午不治死亡。事件發生後,被告有恃無恐,態度極為蠻橫。

但醫院方的說法卻與原告方說法截然相反。辯稱:李紹芬暈倒後護士羅崇仙自始至終都在產婦身邊,直到胎兒娩出並救新生兒。在魏建琦分娩過程中不存在脫崗問題。另外,急性胎兒宮內窘迫是產科常見並發癥,其發病原因與臍帶繞頸等因素有關,急性胎兒宮內窘迫可發生在產程中的任何一個時期,新生兒窒息、缺血缺氧性腦病多是急性胎兒宮內窘迫的延續,與分娩方式和過程無直接因果關繫。其引起的新生兒死亡是醫療意外死亡,不是醫務人員人為造成,有縣市兩級醫療事故鋻定書等為證,醫院不承擔任何責任。

原被告雙方均提供了相關證據。但質證中,張啟軍提交了證據和證詞證明新平縣醫療事故鋻定委員會沒有啟封原始病歷就作出了鋻定結論。市醫療技術鋻定委員會的鋻定結論中有這樣記載:“患者家屬對此鋻定結論不服,於1999年10月25日正式向玉溪市醫療技術鋻定委員會提出申請,要求重新鋻定。”在新平縣衛生局關於同意縣醫療事故鋻定委員會作出的“不屬於醫療事故”的鋻定結論的新衛字(1998)26號文件中,即有這樣一段文字:“雙方對此結論如有異議,可在接到通知之日起15天內,向上一級醫療事故鋻定委員會提出申訴,逾期不訴,視為認可。”該文件是1998年11月23日產生的。這樣,玉溪市醫療事故鋻定委員會的鋻定因為超期已經沒有法律效力。

張啟軍告訴記者:他面對的不是一般的被告,而是一個強大的衛生繫統,但他會收集證據,依靠法律抗爭到底。

一審判決誰輸誰贏?

新平縣法院經過法庭調查、辯論後弄清了事件的前因後果,又委托雲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司法鋻定科學技術研究所對該醫療糾紛重新進行司法技術鋻定。

鋻定分析認為:1、新生兒出生後診治過程中醫院方沒有診療處治不當;2、醫院在診療處治過程中不存在脫崗問題;3、醫療在診療過程中存在問題。第一是對胎兒體重估計誤差偏大,導致胎兒助產困難。第二是胎兒出現宮內窘迫,沒有給產婦吸氧。第三應加速分娩,但卻歷時1小時15分,導致胎兒窒息;4、導致新生兒死亡醫院有一定關繫,但應考慮到基層醫院診療水平的局限性和醫生在接生過程中突然昏倒等意外因素的影響。

結論:1、新平醫院在診療處治過程中不存在脫崗問題;2、新平醫院在診療過程中存在一定診療處治不當的情況,但與新生兒的死亡無直接因果關繫;3、新生兒的死亡與醫院診療水平的局限有一定關繫。

4月30日,新平縣法院對該案作出判決:一、由被告補償原告張啟軍、魏建琦5000元人民幣,於本判決生效後十日內履行;二、駁回原告張啟軍、魏建琦的其他訴訟請求。新平縣法院一審判決後,張啟軍感到出乎意料,不討還公道誓不罷休的夫妻倆決心再次上訴。

(滇池晨報5月20日 何為)




      北京申辦2008年奧運
      中央電臺封殺田震?
      遼足車禍大揭秘
      方正科技股權大戰
      中國足球衝擊世界杯
      堅決反對美對臺軍售
      東方高考熱線
      “人權衛士”落選!
      《財富》論壇年會
      財富論壇-中美關繫
      寶鋼爭創世界一流
      美戰機撞毀我軍機
      "東方網"案一審紀實
      革命史知識衝關
      日本篡改歷史教材
      全國打黑統一行動
      張君等14人被判死刑
      中東和平進程

      解放日報
      文彙報
      新民晚報
      新聞報
      青年報
      勞動報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廣播電臺
      上海東方廣播電臺
      上海電視臺
      上海東方電視臺
      上海教育電視臺
      上海有線電視臺
      中國網
      人民日報
      新華網
      中國日報
      中青在線
      中央電視臺
      中國上海
      千龍新聞網
      中青網
      中央人民廣播電臺
      中國國際廣播電臺
      網上浦東
      上海科技網
      古鎮南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