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專題|國內|國際|臺港澳|上海|文娛|IT|精選|體育|財經|社會|參考|科教衛|圖片|

                     >>新聞中心>>社會新聞>>正文

福州邊防破獲"5.2"特大跨省偷渡案紀實
2001年5月21日 20:52

5月6日凌晨3時,福州長樂國際機場停機坪。幾盞巨大的水銀燈將整個跑道照得如同白晝,停在跑道旁警燈飛旋的幾輛押解專車和數十名警裝嚴整的邊防官兵,讓空曠的機場平添了一種凝重的緊張氣氛。不多時,一架從遼寧大連飛來的客機呼嘯落地,艙門開處,魚貫而出的是一大批––“黃金周”裡的特殊旅客。

“黃金周”裡疑雲密布

有著7天長假的“五一”節,在幾周前就被好事的媒體、商家以及旅行社冠以“黃金周”的美名炒得火熱,而榕城福州的節日氣氛在“黃金周”開始的第一天就似乎達到了高潮,飛機、火車、汽車裡擠滿了人,山林、田野、海灘處處遊者雲集。出行度假的人們以各自選擇的方式,在初夏來臨時特有的舒潤氣候裡,自由愜意地享受著假日陽光。

但是,在市邊防支隊營區內,卻是另一種截然不同的忙碌景像。在這幢七層高的辦公大樓樓道裡,匆匆的腳步聲、此起彼伏的電話鈴聲和 裡叭拉的計算機鍵盤聲混雜在一起,堆積成一種極不尋常的緊張氣氛。不少官兵在指揮中心、作戰室、調查科、機要科等不同部門間小跑著往來穿行,傳遞各種指令。營門口,出出進進的警車明顯比平時要多許多,而往日熱火朝天的操場上,此刻卻空無一人,中隊官兵剛剛接到命令:停止訓練,隨時待命。

李秀浩支隊長此時正在五樓辦公室裡批閱著不時送進來的文件。這位四十剛出頭但已有二十多年軍齡的上校邊防警官已在辦公桌前連續坐了好幾個小時了。最近,福州沿海的偷渡形勢異常嚴峻,自3月1日支隊在閩江口破獲一起60多人的特大偷渡案以來,偷渡預警信息一直不斷。特別是4月23日支隊分別在大連和深圳破獲一起特大異地偷渡組織團伙案之後,這位老邊防十分警惕地意識到,又一波偷渡黑潮正兇猛襲來!為防止出現疏漏,他早在幾天前就下達了命令,要求駐守在福州沿海1300多公裡邊境地區的所屬各部在“五一”節期間堅守崗位,全線警戒,嚴密關注各自轄區內的偷渡動態。

此刻,支隊長手頭就有一份調查科剛剛送過來的絕密資料,這份資料是支隊調查科和長樂邊防大隊官兵秘密偵查近半個月纔綜合形成的。看罷,支隊長劍眉緊鎖,一絲不易覺察的焦慮飛快地掠過他略顯削瘦卻稜角分明的臉龐,這又是一條令人悚然心驚的警訊:“長樂漳港地區有人正在暗中組織大批人員,預謀在大連集結後偷渡日本!”

支隊長決定親自去這塊因偷渡而聞名的濱海之地查證這條信息的真實性。為了保密,他沒有驚動其他人,隻叫了調查科的陳科長,喬裝之後兩人悄悄地出去了。在往長樂的路上,支隊長向長樂邊防大隊下達了一連串的指令。

秘密調查在絕密狀態下悄悄進行著。“黃金周”的太平盛世景像為這次行動提供了絕好的掩護,似乎沒有人覺察到大戰前的那種濃烈的硝煙味。

獵人的弓弩,慢慢地張開了。

林江和他家人的夢想

長樂漳港鎮某村莊。21歲的林江(化名)心神不寧地在家中走來走去,而他的家人卻在走馬燈似的不停地忙碌著,往他的大旅行包裡塞進各種出行物品,70多歲的老奶奶巍顫顫的扶著桌子,努力地想拉住她這位即將遠行的孫兒,嘴裡絮絮地嘮叨著:要經常打電話回來,路上要小心,不要餓著

林江心裡慌慌的,他從沒出過遠門,他在這個村莊裡像莊稼一樣長大,上了幾年學就再也不念書了,跟著村裡一大幫像他一樣的小年青整天瞎混。但他很奇怪,沒有任何人會說他們不務正業。有人在村子裡議論,哪家人“出去”之後發了,哪家人沒本事一直在家“霉”著。村東村西那一棟棟用國外寄回來的鈔票蓋起來的氣派的小洋樓,無時無刻不在向人暗示:讀書掙不了錢,早點出國纔有出息。機會來了。前幾天,有人前來牽線,說去日本14萬元人民幣,現在分文不取,“出去”後再交錢。林家思來想去,終於作出決定,就是傾盡家產也要將林江送出國去,在這村子裡,家裡沒有人“出去”就低人一等,會被人瞧不起的。何況,聽介紹人說,在國外一年可掙十多萬呢。

懷著和林江及其家人類似夢想的人,村子裡還有好幾個。他們在介紹人的鼓動下,決定到外面去“闖世界”,發大財,光宗耀祖。至於那筆現在對他們來說還像是天文數字般的偷渡費,介紹人為他們指了一條路,說隻要“出去”成功,親戚朋友知道你在國外可以掙到大錢,那十幾萬塊錢還不是小意思,到時候出點兒利息有的是人願意借錢給他們。

村子裡幾個想“出去”的人決定今天就結伴北上,介紹人要他們化裝成“黃金周”裡的旅客坐火車到大連集合,等人齊了後一起走。從沒出過遠門的林江心裡直打鼓,他連大連在哪個方向都搞不懂,昨天晚上他家裡人給他弄了一張中國地圖讓他學,他找了好半天,纔在地圖上將芝麻大小的長樂和遠在天邊的大連找出來。他們在這次旅行中將要縱貫大半個中國!介紹人安慰忐忑不安的林江說,不用擔心,到了那邊後會有人來接他們,一切都會安排得好好的。

林江就這樣開始了他們的“五一”之旅。

挖出幕後遙控者

經過一天的緊張調查,一起特大異地跨省偷渡案漸漸浮出水面。據初步掌握的情況,這次偷渡的規模將達到50人左右,偷渡分子大多為長樂人,準備分散轉移遼寧大連,集結後下海偷渡日本。但是,這起偷渡案還有另一個特征,那就是組織這次偷渡活動的蛇頭大多不在本地,而是隱藏在外省進行幕後遙控指揮。他們是誰?躲藏在哪裡?

5月2日下午2點,市邊防支隊五樓作戰室,煙霧燎繞,支隊長正召集由調查科精干警力組成的專案組進行案情分析,並商討下一步的偵破方案。由於線索有限,方案分歧很大,有人認為既然目前時間很緊,蛇頭又不露面,那麼干脆組織警力趁偷渡人員還沒離開福州時進行果斷衝擊,能抓幾個算幾個,抓到了再深挖。有人認為必須抓到大蛇頭案件纔有價值,僅抓幾個偷渡人員反而會打草驚蛇,讓這伙偷渡組織團伙隱藏得更深,給下一步深挖造成不利。在經過綜合研判之後,支隊長決定順籐摸瓜,挖出幕後組織者。

傍晚5時,外圍偵查組報告:林江等人在福州火車站登上了開往北京的列車,他們將在北京轉車前往大連,估計三天後到達。這意味著,邊防部門剩下的時間隻有三天,如果到時仍不能有所突破的話,就隻能采取第一種方案衝散偷渡人員了。

“繼續跟蹤,不要打草驚蛇”,不見兔子不撒鷹的支隊長是不會輕易打亂全局的。何況,省邊防總隊對此案也十分重視,有關領導還作了專門批示:一定要沉住氣,力爭一網打盡!

此時,長樂方面的調查正在緊張進行。雖然還不是很明朗,但大部分的調查結果都集中指向一個人。這個人就是在長樂漳港地區鼎鼎有名的“蛇頭專業戶”、同時也是邊防部門的老對手王碧武。王碧武外號“依勒”(音),1970年出生,長樂市漳港鎮人。1999年1月18日和2月6日先後連續兩次組織預謀偷渡案件,後被邊防支隊追捕到案,1999年5月王碧武與其兄因組織偷渡雙雙被判處有期徒刑3年。但據調查,目前在獄中服刑的僅王碧武其兄一人,而王碧武已不知所蹤,難道這起案件是他在大連興風作浪?

專案組迅速向大連警方發出了協查王碧武的通報,同時電令支隊正在大連進行“4.23”特大偷渡案調查取證的另一組干警立即轉入尋找王碧武的工作。為了盡快找到王碧武,支隊另外調派了數名干警帶著相關資料飛赴大連。

要在擁有數百萬人口的大連市找出一個隱藏起來的偷渡組織者無異於大海撈針。但辦案干警沒有洩氣,他們在大連邊防部門的全力配合下,開始對全市所有的賓館旅社進行大規模的清查。

這種清查雖然原始但很奏效。在經過大量的艱辛努力後,專案組終於在大連發現了王碧武的蹤跡,而且,這起偷渡活動的幕後組織者正是王碧武等人!

這一結果讓專案組干警大為興奮,他們迅速對王碧武的所有活動進行了秘密偵控。在警方的卷宗上,此案被正式命名為“5.2”預謀組織偷渡案。

王碧武準備大干一場

經過又一番調查,專案組干警發現王碧武在今年早些時候即被擔保出獄,並一直潛伏在大連。但出獄不久,這名“蛇頭專業戶”又重操舊業,與同在大連的林勇棋、肖春華等長樂籍“蛇頭”相互勾結,準備以“五一黃金周”為掩護,大干一場。用王碧武自己的話說就是,“前幾次都栽了,這一次要干大的,狠狠地賺它一筆,將以前的損失補回來”。

早在4月份,這次偷渡活動就進入了實質性的組織階段。王、林、肖三人經過多次密謀商量之後,共分股集資24萬元作為啟動資金。在具體的分工上,由王碧武負責聯繫運送偷渡人員的船隻、安排下海地點和招收部分偷渡人員;由林勇棋負責與日本偷渡團伙聯繫接應事宜;由肖春華負責招收大部分偷渡人員。同時他們還確定,每招收一名偷渡人員的底價為12萬元人民幣,預定規模是60-70人,得逞後所得利潤按股分紅。

4月下旬,王碧武在大連以“天安船舶公司”的名義注冊了一家虛設的公司,並聯繫到一艘日本航線的冷凍船用來運送偷渡人員。一切都安排好之後,王、林、肖三人立即通過他們眾多的下線“蛇頭”,分別在他們的老家福建長樂、福清等地招收了50多名偷渡人員。按他們的計劃,5月4日左右在大連集結完畢後,便尋找機會下海偷渡。

獵人與狐狸的較量

時間緊迫!偷渡人員預定的集結時間迫在眼前,並隨時可能會下海。此刻,在什麼時候、以什麼方式對組織者和偷渡人員進行最成功的截擊,成為異地作戰的“5.2”專案組干警面臨的最大難題。為周全起見,專案組干警立即向當地邊防部門作了案情通報。在大連市公安邊防支隊的全力支持下,專案組迅速在大連全境架起了一張恢恢天網。

由於王碧武、肖春華、林勇棋三名股東蛇頭的手下眾多,其中僅二線蛇頭就有十多個,他們分散在大連市數家賓館旅社內,要在同一時間對這麼多人進行抓捕是十分困難的,而且,萬一哪個環節出現疏漏,驚動了正源源不斷趕來集結的偷渡分子,那也是功虧一匱。因此,戰機,戰機,專案組現在最需要的是要找到一個全殲蛇頭團伙而不走漏風聲的最佳的作戰時機,這將是本次行動取得全勝的決定性因素。

專案組在耐心地等候著。畢竟,王碧武等主要蛇頭已在他們的掌握之中。

在對手方面,這幾天的情況也令王碧武感到十分惱火。本來,多年的“蛇頭”生涯,早已練就了他十分精明的組織能力,但這一次他明顯感到哪個地方出了問題,總覺得有點不對勁,他最不放心的一個環節是如何不讓那些正從各地趕來集結的偷渡分子暴露目標,他十分清楚,隻要有一個偷渡人員被邊防逮著了,這次活動就全完了。兩年前他組織的那幾次偷渡均因偷渡人員在集結時被發現而滿盤皆輸,並招致了自己的一場牢獄之災,這一次會不會重蹈覆轍?一想到這,王碧武不由打了一個冷顫。

王碧武決定將正分散在大連幾家賓館旅社內負責集結偷渡人員的手下召集起來叮囑幾句。他實在不放心,人生地不熟的幾十號偷渡人員,千裡迢迢亂糟糟地從福州趕來,口音神色都不像本地人,盡管他們大多以“五一黃金周”遊客的身份混進大連,但是他很清楚,這裡不像以前他們在福州本土作戰,隻要其它地方不出問題,再多的人來,也都像大海中下了幾滴雨難覓其蹤。而在這個陌生的城市裡,如果沒有一個周密的計劃,一不小心他們就會露出馬腳來。

5月3日上午9點,王碧武、肖春華及林勇棋手下的12名組織者應召趕到王碧武住處商議對策。

全殲敵手的戰機到來了!當偵查組將這一消息報告給遠在千裡之外指揮全局的支隊長時,正在苦苦尋找行動突破口的這位有著二十餘年反偷渡鬥爭經驗的支隊長幾乎沒有任何遲疑,立即回電指示:“火速出擊,務必全殲!”

麗月灣打響全殲戰

5月3日上午10點,大連麗月灣酒店。早已客滿的酒店門口出出進進的人非常多,這時,誰也沒有注意到,已有幾組人馬從不同方位向酒店五樓東頭的一間客房靠攏,並占據了房間出口各個方向的樓道。他們就是奉命前來緝拿王碧武等人的邊防官兵,這次行動是如此嚴密,連客房的窗戶外面都有人把守,以防有亡命之徒從五樓跳窗逃跑。

全部警力布置妥當之後,一位“服務生”按響了這間客房的門鈴:“先生,請開門,給您送開水來了。”幾秒鐘之後,房門打開,王碧武等人的阨運就從這一剎那開始了––他們幾乎沒有任何逃跑的可能,唯一可以做的就是束手就擒。行動取得了預期效果,包括王碧武、肖春華和林勇棋等主要蛇頭在內的15名組織者被邊防官兵一網打盡,無一漏網。

上手銬的聲音嘩啦啦地在這間不大的客房內響個不停,王碧武悲哀地看著他手下這些剛剛還在鬧哄哄地商量如何接應和集結偷渡人員的弟兄們,此刻他們正與自己一樣,一個個獃若木雞地任由邊防官兵押出房間。這時,臉色煞白的王碧武似乎醒悟了什麼,抬起手來狠狠地打了自己一個耳光,這個突然的舉動將押著他的戰士嚇了一大跳,連忙將他扭得緊緊的。不過這位戰士可能不知道,此刻王碧武的心裡,是怎一個“悔”字了得:他又輸了邊防官兵一著棋,一著不慎,滿盤皆輸啊!

蛇頭的“接班人”

全殲蛇頭團伙的任務完成後,專案組馬上又面臨新的考驗:今明兩天就是偷渡人員的預定集結時間,長樂、福清等地的大批偷渡人員正源源不斷地向大連進發,有的甚至已經到達大連並在尋找蛇頭事先跟他們講好的集結地點。怎樣纔能對這些人數眾多卻又高度分散的偷渡人員進行成功攔截呢?

另外還有一個困難是專案組不能不考慮的:由於正值“五一”長假期間,大連邊防本身警力也十分緊張,而此時專案組在大連僅有5名干警,敵我比例達到10:1,懸殊的對比令邊防官兵投鼠忌器。這時,福州指揮部再次從調查科和長樂邊防大隊緊急抽調3名精干力量飛赴大連參加此次大會戰。

經過整整一上午的緊急磋商之後,專案組作出了一個大膽而又極富冒險性的收網方案。

火車一直朝北不分晝夜地奔馳著。林江的心情也越來越緊張,這是他第一次出遠門,然而這一次旅行卻令他怎麼也興奮不起來。相反,一種油然而生的恐懼卻越來越不可遏止地攫緊了他的心,一個過慣了衣食無憂生活的鄉下少年,卻在一夜之間就要獨自背井離鄉,去充當“蛇頭”手中的一注籌碼和賭注,他會在這場賭博中得到什麼?林江不知道,和他同行的伙伴也不知道。

5月4日下午2點,戴著一頂藍白相間太陽帽的林江背著他簡單的行李走出了大連火車站。因為“蛇頭”有特別交待,帶多了東西容易暴露偷渡行蹤,所以他將父母和老奶奶塞到他包裡的大部分東西扔掉了,隻留了一套換洗衣服和作路費的一千多元錢。當然,他沒有忘記戴上“蛇頭”在他臨走時交給他的這頂太陽帽,“蛇頭”說,他們已在大連“華聯”旅社為他訂好了房間,如果不知道路的話,戴上這頂太陽帽在大連火車站門口等一會就有人會來接站。但是,直到下午5點,林江在火車站門口站了近三個小時,除了二三個小乞丐向他要錢之外,沒有任何人來找他。林江和他的伙伴有點不知道怎麼辦,於是他們決定自己去找這個“華聯”旅社。

晚上7點,換了三部“的士”、花了近百塊打的費之後,找得暈頭轉向的林江終於在一條小街裡找到了“蛇頭”所說的“華聯”旅社。走進旅社的門廳時,他和他的同伴不禁破口大罵“蛇頭”不守諾言來接站。不過,現在已經找到了指定地點,這還是令他們長長地松了一口氣:火車上兩天兩夜沒合眼,現在終於可以躺下來睡一覺了。

當林江和他的伙伴滿臉疲憊地推開旅社房間的門時,他們還很舒服地打了一個呵欠,然而,他們剛剛張大的嘴巴瞬間便被門裡邊的一幕定格成一個驚恐的特寫:在房間的角落裡,幾個先他們趕來的偷渡人員正抱著頭蹲在那裡,而迎上門來的,卻是他們最不願意見到的人––邊防官兵。

原來,在全殲蛇頭團伙之後,專案組將計就計,立即指派邊防干警分別到各個預定的偷渡人員集結點所在的賓館旅社,接替這伙已落網的蛇頭來完成他們未能繼續的“接待”任務。林江就是他們接到的其中一批“客人”。

同樣的故事正在大連市“國泰”、“七星”、“友好”等數家賓館旅社內上演著。至5日凌晨2點收隊時,邊防官兵在這些偷渡人員的集結點共陸續“接”到了從福州長樂、福清等地趕來集結的45名偷渡人員。

至此,驚心動魄的“5.2”特大偷渡案以“人蛇集團”的徹底失敗而告終。6日凌晨,福州市公安邊防支隊為這批特殊的旅客包租了一架客機將之押解回榕,在飛機的巨大轟鳴聲中,這60名“人蛇”對他們的這趟匆匆之旅恍然若夢。窗外,是一片墨黑的夜,但他們知道,天很快就要亮了。

(人民網 5月21日 賀錕)
    • 帶槍彈欲偷渡美國 公安邊防拿他歸案
    • 遼寧64名偷渡客被抓獲
    • 節日虹橋邊檢站一天破獲三起偷渡案
    • 雲南連續查獲四起偷渡案
    • 福州邊防摧毀一偷渡組織團伙
    • 丹東邊防今晨破獲一起特大偷渡案




    • 北京申辦2008年奧運
      港小姐競選
      中央電臺封殺田震?
      遼足車禍大揭秘
      方正科技股權大戰
      中國足球衝擊世界杯
      堅決反對美對臺軍售
      東方高考熱線
      “人權衛士”落選!
      《財富》論壇年會
      財富論壇-中美關繫
      寶鋼爭創世界一流
      美戰機撞毀我軍機
      "東方網"案一審紀實
      革命史知識衝關
      日本篡改歷史教材
      全國打黑統一行動
      張君等14人被判死刑

      解放日報
      文彙報
      新民晚報
      新聞報
      青年報
      勞動報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廣播電臺
      上海東方廣播電臺
      上海電視臺
      上海東方電視臺
      上海教育電視臺
      上海有線電視臺
      中國網
      人民日報
      新華網
      中國日報
      中青在線
      中央電視臺
      中國上海
      千龍新聞網
      中青網
      中央人民廣播電臺
      中國國際廣播電臺
      網上浦東
      上海科技網
      古鎮南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