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專題|國內|國際|臺港澳|上海|文娛|IT|精選|體育|財經|社會|參考|科教衛|圖片|

                     >>新聞中心>>國內新聞>>正文

浙江"打黑"前線的報告:黑惡勢力稱霸一方
2001年5月23日 08:16

29歲的葉崇楷是浙江省瑞安市飛雲鎮獨峰村人,是公安機關認定為兇殘狡詐的“智慧型”犯罪頭目。近年來,葉糾集了一批勞改勞教釋放人員及有流氓劣跡的青少年,逐漸形成以其為首,組織嚴密、成員固定、人數眾多、分工明確、手段兇殘的帶有黑社會性質的犯罪集團。

該犯罪集團具有典型的寶塔形結構,在以葉崇楷為首的黑惡犯罪總集團下,又有薛孝廣、湯昌雲和李鳳安為首的3個子團伙,其主要頭目每人均糾集一批小嘍羅。

他們以承包工地,經營托運部、沙場等為掩護,在飛雲鎮一帶為非作歹,實施殺人、尋釁滋事、強奸、故意毀壞公私財物、敲詐勒索、非法持有槍支、強迫交易等犯罪,致11人傷殘,成為地方一霸。而狡猾的葉崇楷自己從不直接出面參與行兇,總是深藏幕後,出謀劃策。

去年年底,葉崇楷授意團伙成員搞一輛車,並支付了作案經費,去對東風托運部進行持刀尋釁,同時嚴令涉案人員行兇後盡快逃離,若被抓獲,決不允許將他招供出來。

在今年的“打黑”專項鬥爭中,葉崇楷犯罪集團被瑞安警方徹底摧毀,39名骨干成員全部被抓獲,並繳獲土制槍支、“五四”式手槍子彈、各類刀具等作案工具。

據浙江警方統計,從4月1日到5月10日,浙江警方共摧毀包括黑社會性質犯罪團伙和惡勢力犯罪團伙在內的各類犯罪團伙800多個,抓獲團伙成員3800多人,這些團伙涉案4700餘起。

地處東南沿海的浙江省,市場經濟發育較早。在經濟、社會發展過程中,黑惡勢力逐漸向經濟領域滲透,以暴力、恐嚇等手段打擊競爭對手,在經濟領域興風作浪、為非作歹。

現年30歲的林纔紅,曾因故意傷害、持械鬥毆等被判刑和勞教,哥哥林纔勇綽號“毛三”。1996年以來,“二林”利用兩人分別擔任董事長和總經理的臺州市路橋天龍運輸有限公司,為達到壟斷路橋小商品市場邊上的市場運輸路線生意,采取“招工”、資助財產等手段,網羅、吸收了一批社會閑散人員充當打手。他們發放工資,建立嚴密的組織管理制度,不斷尋釁滋事,對與其在生意上有競爭的客貨運經營戶實施威脅、恐嚇、砍殺、破壞交通工具等行為。

經過訓練,這批人兇殘暴戾,作案手段非常毒辣,瘋狂作案28起,造成22人受傷。在實施打殺手段的同時,“二林”又通過中間人打著“聯營”的幌子向各經營戶低價購買客車,或者強迫低價折抵入股。通過各種犯罪手段,排擠、吞並競爭對手,壟斷客貨運業務,稱霸一方。

仙居縣煤氣公司成立於1994年,1999年改為股份制後,郭軍明成為董事長。為壟斷仙居煤氣市場,郭等人招募勞改勞教釋放人員、社會閑散人員18人,成立“市場管理科”,配備車輛、手機,每月發給手機費等,對當地煤氣經營戶監視、盯梢、跟蹤,用暴力、威脅手段欺壓敲詐甚至雇用殺手傷害經營戶,在達到壟斷目的後,又銷售摻假煤氣,哄抬當地煤氣市場價格。

金華市警方抓獲的團伙頭子方鐵軍為爭奪啤酒市場,氣焰囂張地威逼石梁啤酒的經銷商退出市場,威逼攤點隻準賣“雙鹿”啤酒,對不順從的就施以暴力。這個團伙多次毆打石梁啤酒的推銷小姐和送貨員,致使多人重傷。

這些犯罪團伙滲透在社會生活的很多方面,霸占市場,壟斷行業,強買強賣,成為危害社會、妨害公共秩序的“毒瘤”。引人注目的是,在一些案件的背後,常常能發現衣冠楚楚的社會名流、經濟界要人。

汪有貴,40歲,金華市湯溪鎮人,原金華縣政協常委、縣商會會長,是當地有名的農民企業家。其團伙骨干李建宏是縣公安局某科科長的弟弟,另一名骨干徐建春是湯溪鎮政府所在地村支書的女婿。這個組織憑借汪有貴等人在當地的“地位”,屢屢逃過執法部門的打擊,在當地胡作非為,短短五六年時間內尋釁滋事、敲詐勒索58起,勒索人民幣40多萬元,打傷43人。當地群眾害怕報復,敢怒不敢言,人心惶惶,兩家年產值百萬元以上的企業因難以忍受他們的勒索被迫外遷。

1998年4月,汪有貴認為自己承包的水庫的魚被金華縣啤酒廠排放的污水毒死了,就帶人去“索賠”,廠長因為有事請他稍等,汪有貴就動手將廠長毒打一頓。事後他運用個人的勢力,通過種種手段,硬是要廠裡賠償了所謂的污染損失費20萬元,纔算罷手。

暴力稱霸,行業壟斷,聚斂錢財,尋求保護,幾乎是黑惡犯罪危害社會的一條帶有規律性的罪惡軌跡。一個值得警惕的信號是,黑惡勢力正在染指我國的基層政權,社會關繫滲透進政府部門。溫嶺市以張畏為首的黑社會性質犯罪組織,詐騙、侵占、挪用銀行貸款、存款和集資款近五億元。有了錢,就想權。非法聚斂了大量財富,完成了所謂的“原始積累”後,在以黑護商、以商養黑的同時,張畏為了改變自己的公眾形像,千方百計撈取政治資本,向政界滲透,先後戴上了某縣政協副主席、某報社名譽社長及市青年企業家協會副會長等“紅帽子”。

張畏一伙或撈取政治資本、尋求“保護色”,或拉攏腐蝕黨政干部、尋求“保護傘,再以官護黑,完成它成為所謂“黑社會”的最後嬗變,詐騙的巨額資金也就這樣大部分被揮霍殆盡。

據了解,在浙江過去的打黑鬥爭中,曾經出現黨委領導、政法干部“護黑”現像。在溫州許海鷗團伙案中,公安局和檢察院的有關領導都為保護許海鷗出力。溫嶺張畏案中,牽涉到溫嶺市長周建國和市公安局長。這些官員都已受到黨紀國法的嚴懲。在浙江警方最近偵破的黑惡案件中,還發現有的村支書白天干公事,晚上當打手,為黑惡勢力效力。溫州樂清北白像鎮白像村黨支部書記林某甚至在鬥毆中被火藥槍擊中一命嗚呼。

(中國青年報 5月23日 董碧水)
    • 三秦打黑第一案 董天運黑社會團伙覆滅記
    • 三秦打黑第一案背後仍有“保護網”
    • 記者親歷打黑熱線




    • 北京申辦2008年奧運
      港小姐競選
      中央電臺封殺田震?
      遼足車禍大揭秘
      方正科技股權大戰
      中國足球衝擊世界杯
      堅決反對美對臺軍售
      東方高考熱線
      “人權衛士”落選!
      《財富》論壇年會
      第三屆東亞運動會
      西藏和平解放50周年
      美戰機撞毀我軍機
      "東方網"案一審紀實
      革命史知識衝關
      寶鋼爭創世界一流
      日本篡改歷史教材
      全國打黑統一行動

      解放日報
      文彙報
      新民晚報
      新聞報
      青年報
      勞動報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廣播電臺
      上海東方廣播電臺
      上海電視臺
      上海東方電視臺
      上海教育電視臺
      上海有線電視臺
      中國網
      人民日報
      新華網
      中國日報
      中青在線
      中央電視臺
      中國上海
      千龍新聞網
      中青網
      中央人民廣播電臺
      中國國際廣播電臺
      網上浦東
      上海科技網
      古鎮南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