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專題|國內|國際|臺港澳|上海|文娛|IT|精選|體育|財經|社會|參考|科教衛|圖片|

                     >>新聞中心>>新聞精選>>正文

目擊大排檔如此“洗碗”
2001年5月23日 16:52

新民晚報5月23日報道:時下已是初夏季節。一到夜晚就出現在本市一些較偏僻地段的大排檔,更加引人注目。上海正在大力整頓市容衛生,取締無證大排檔也是其中之一。但有些檔主振振有詞地稱:其實我們的衛生是有保證的。

事實果真如此嗎?本報記者和實習生近日分頭對街頭的部分大排檔進行了暗訪,特別是對這些大排檔如何洗碗進行了細致觀察。時間在23時至24時之間。

龍蝦不洗上桌來

記者瀋月明報道:23:00,浦東新區浦三路近浦東南路的一塊露天平地上。

這裡的大排檔“亂中有序”地圍成大小兩個圈,中間放著簡易餐臺和塑料椅子,逐一數來,竟有12個之多!攤主們殷勤地招呼每一個走到檔前的顧客,誇耀他燒的菜有多新鮮。

一會兒,兩名顧客抹嘴離去。一名男子過來,把桌上的骨頭麻利地抹進菜盤裡,然後拿到一個泛著洗潔精泡沫的紅色塑料盆邊上。隻見他用手掌把盤子裡的剩菜“揩”到水裡,稍浸一下,便投進邊上另一個盆。這個所謂的“清水盆”因為洗過了太多的盤子,早已是油膩膩的了,這名男子把盤子在水裡邊轉幾下撈出來就算是洗好了。仔細觀看這個過程,真讓人有點頭皮發麻。觀察其餘檔位,“洗滌程序”也大抵如此。新的發現是,那盆“清水”還往往兼洗鍋之用。

轉到另一個檔位前,剛纔洗碗的那個男子正在把一隻隻龍蝦從編織袋裡掏出來剪去須腳,看樣子這是他的“連鎖”檔位。問他龍蝦就這樣不洗了嗎,他回答:今天一大早開始就在水裡“養”了,保證清爽。再一看他的臺面,赫然放著一盤毛蚶,女攤主毫不掩飾地說:毛蚶,新鮮的,喫嗎?

時間已經是深夜12時了,兩三個檔位上有顧客還在喫喝著,全然不顧排檔旁正在發生的事

澡盆竟成洗碗盆

實習生王志娟報道23:10,本市西區樂山路某處空地。兩三個大排檔一字排開,它們都是一輛兩輪平板推車,其上一大一小兩個爐子。經營排檔的一般都是夫妻兩人。沒等你看個明白,夫妻倆就走上前殷勤招呼:“喫點兒什麼?來,坐這裡。我們這裡有大小餛飩、粉絲面、各種砂鍋 想喫什麼?”那熱情的架勢似乎容不得你拒絕。“你連洗碗的地方都沒有,怎麼喫啊?”

“怎麼沒有。”老板指向了較遠處一個紅色的盛水大盆。

“––就用澡盆啊!”筆者脫口而出。

這時,穿著白大褂的妻子撿起客人喫過的碗筷竟然拿到遠一點的地方去了。筆者正心生奇怪,繼而便什麼都明白了。原來遠處的牆根下放了兩盆水,她迅速地把每隻碗在一個盆裡用布洗了兩下,又在另一個盆裡涮了一下。這些碗一會就會被她的丈夫用來盛面和餛飩了。筆者走到牆根底下一看,隻見一個盆裡盛的是洗滌水,盡管白花花的泡沫浮在上面,還是看得見底下黑乎乎的水;另一個盆裡本來是洗涮的清水,這時已是蔥絲、菜梗在裡面漂來漂去了。

“親”不到水的碗碟

實習生王春明報道:23:08,本市東北角五角場附近。

朋友住處附近的十字路口邊上,不知何時多出了幾家夜排檔。簡易的手推車經過改裝成了餐桌;一些塑料袋中,裝著青菜、粉皮什麼的。我在一家攤位前多看了兩眼,攤主立刻笑容滿面地打招呼:“喫什麼?馬上就做。”

在他旁邊站著一位中年婦女,不時收拾一下桌子。大概是喫的人多了,桌子已經有點油膩;她擦得倒是挺勤快,隻是不見洗一下抹布,於是所謂的擦桌子也就是清理掉桌上的雜物而已。

攤主忽然間嘟噥了一聲,接著用一個小調羹在一個易拉罐的壁上使勁地刮啊刮,還不時地湊到罐口往裡面瞧。我看著好笑,便調侃他:“老板,這樣也能刮出東西來,你這罐子豈不成了聚寶盆?”他似乎有點尷尬,干笑了兩聲:“用的時間長了,總有些粘在上面,平時倒不出來。”

“你這罐子不洗啊?”

“專門裝辣椒的,又沒其他東西。不髒的。”

我下意識地四下瞧瞧,怎麼沒看到水源?攤主看出了我的疑惑,指了指路邊草地裡的一隻水桶,裡面摞著數十隻碗碟;水很淺,有些碗根本“親”不到水。中年婦女不時地走過去,隻聽見稀裡嘩啦響了一陣,所有的碗碟就“洗”好了––洗了兩三次,桶裡的水也未見她換過。

夜漸深,馬路上的行人漸漸地少了;旁邊有兩家已經收拾攤位準備撤了。瓶瓶罐罐、大袋小袋一股腦兒裝上了手推車,沒用的東西就都倒在地上。

執法者勸客莫貪嘴

實習生賈迎花報道:23:04,廣中路、廣靈一路口。筆者坐到其中的一個攤位上,剛拿起筷子,就看到鄰桌的顧客已經喫完了,他抹了抹嘴,從衣袋裡掏出5元錢來。攤主笑容可掬地用剛纔為筆者抓面抓菜的手麻利地接過錢,找了錢,轉頭又去炒菜。小女孩連忙把客人擱在桌子上的碗筷收拾干淨,然後把它們放入另外一個盛著半桶水的因為長久不洗而有點發黑的紅色塑料桶中洗了起來。僅僅是滿手的油膩,就讓我擔心,她能否再牢牢地抓住其他的碗筷。

忽然間,老板娘對旁邊的小女孩說:“快走,快!”幾秒鐘之內,老板娘就與小女孩推著車子跑了。

正納悶時,幾個戴紅袖章的人走了過來,其中一人大聲說:“不會吧,還真有人喫呀?”原來,來人是虹口區綜合治理辦公室的。筆者順勢與他們聊了起來。一位先生說,大排檔的衛生是很難保證的,因為生水是不能飲用的,但大排檔直接使用生水是普遍現像,更別說有清潔的水源了。收款人員不接觸食品,鈔票與食品保持相當距離,也是餐飲業的基本規定,但在大排檔幾乎是不可能的。他提醒說,大家不要因貪嘴而導致病從口入啊!

視點眉批

大排檔的炒螺螄、炒面,很可能是美味可口的,但必須提醒的是,對那些沒有清潔水源的流動排檔來說,它們的衛生幾乎百分之一百是不過關的。

都市要美麗,食品要衛生,而不少人對大排檔情有獨鐘,這對矛盾怎麼解決?大力整治非法營業的流動排檔,推廣衛生保證、服務一流、各具風格的固定大排檔,可能是一個較好的選擇。

(選稿 鐘山)




      北京申辦2008年奧運
      中國足球衝擊世界杯
      東方網誕生探索展望
      港小姐競選
      中央電臺封殺田震?
      方正科技股權大戰
      遼足車禍大揭秘
      堅決反對美對臺軍售
      東方高考熱線
      “人權衛士”落選!
      《財富》論壇年會
      第三屆東亞運動會
      西藏和平解放50周年
      美戰機撞毀我軍機
      "東方網"案一審紀實
      革命史知識衝關
      日本篡改歷史教材
      全國打黑統一行動

      解放日報
      文彙報
      新民晚報
      新聞報
      青年報
      勞動報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廣播電臺
      上海東方廣播電臺
      上海電視臺
      上海東方電視臺
      上海教育電視臺
      上海有線電視臺
      中國網
      人民日報
      新華網
      中國日報
      中青在線
      中央電視臺
      中國上海
      千龍新聞網
      中青網
      中央人民廣播電臺
      中國國際廣播電臺
      網上浦東
      上海科技網
      古鎮南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