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專題|國內|國際|臺港澳|上海|文娛|IT|精選|體育|財經|社會|參考|科教衛|圖片|

                     >>新聞中心>>國內新聞>>正文

美國支持達賴集團分裂活動剖析
2001年5月25日 13:38

東方網5月25日消息:中國人權研究會今天發表題為《美國支持達賴集團分裂活動剖析》的長篇文章。文章全文如下:

近年來,達賴頻繁訪問美國,受到美國總統等高官的接見,達賴集團分裂祖國的活動在美國等西方反華勢力的支持下頻頻升級,愈演愈烈。最近,美國不顧中國的堅決反對,再次允許達賴訪美,總統、國務卿、副國務卿分別與達賴會見,國務院任命副國務卿兼任所謂“西藏事務特別協調員”,國會悍然拋出所謂“西藏政策議案”,公開支持達賴的分裂活動,粗暴干涉中國內政,激起包括西藏人民在內的全中國人民的強烈憤慨,也引起世界人民的關注。鋻此,我們有必要對美國支持達賴集團分裂活動的事實和實質,做一個深入的考察和分析。

一、美國支持西藏分裂勢力、策動西藏獨立由來已久

美國染指中國西藏由來已久。特別從20世紀40年代開始,美國策動、支持西藏貴族上層制造民族分裂的活動,逐步升級,並逐步從後臺走向前臺,從秘密走向公開。

20世紀40年代,美國政府唆使西藏地方分裂勢力,以“獨立國”的名義,參加在印度舉行的泛亞會議,並公然違反國際慣例,在未經當時中國國民政府同意的情況下,指示其駐 港領事館直接發給“西藏商務代表團”簽證,策劃其赴美進行“西藏獨立”活動,而且還悍然策動西藏上層分裂勢力在西藏制造臭名昭著的“驅漢事件”,企圖將西藏從中國分裂出去。同時還指示美國新聞界散布消息稱,“美國已準備承認西藏為獨立自由的國家”。據美國媒體透露,1941年9月,美國戰略情報局以視察西藏交通線為名,派出伊裡亞•托爾斯泰等人,攜帶羅斯福總統給達賴喇嘛的信件和禮品,到西藏活動達三個月之久,並密報美國政府稱,“美國應該繞過中國政府支持西藏”。1943年下半年,美國戰略情報局便奉命給拉薩送去了一套無線電收發報設備,還空運了一部分軍援物資。

50和60年代,美國不但策動、支持西藏上層反動勢力武力阻撓中國人民解放軍解放西藏,三次策劃達賴喇嘛外逃,進行所謂“政治避難”,而且還唆使和支持西藏分裂勢力發動武裝叛亂,幫助達賴集團重建“四水六崗衛教軍”武裝,資助印度與達賴集團合謀組織“印藏特種邊境部隊”,武力襲擾中國西藏邊境居民與邊防部隊,企圖“打回西藏”。同時,還操縱聯合國三次通過關於所謂“西藏問題”的決議,妄圖將純屬中國內政的達賴問題國際化,以糾集不明真相的國家介入,共同向中國施壓發難。

近一段時間來,美國國內和國際社會中不少有正義感的人士或諳悉內幕的專家、學者和當事人,大量披露了美國中央情報局策動和支持達賴集團從事分裂活動的史實:

吉姆•馬恩在美《國際猓望》雜志上發表文章稱,“1951年,杜魯門政府試圖說服達賴外逃,希望將其作為反對中共的政治因素。1956年,美國中央情報局與達賴會談時,答應支持西藏獨立。在整個50和60年代,美國中央情報局都在積極支持達賴的西藏事業,給其以武器、軍訓、資金、空運物資及其他所有的幫助” 。

邁林達在美國《新聞周刊》上發表文章稱,“美國中央情報局策劃了1959年3月的西藏武裝叛亂和達賴的出逃,並對藏人進行了武裝訓練,實際上在西藏策劃的秘密戰爭開始於1956年”。他還寫道,“據中情局1958至1965年負責對西藏秘密工作的官員卡諾斯在其所著的《冷戰的孤兒》一書中稱,1957年美國中央情報局空運進西藏一批受過訓練的藏人。1958年開始,中情局在科羅拉多州的哈爾基地訓練了約300多名藏人,主要培訓其間諜拍攝、武裝破壞、密電碼使用和埋設地雷等技能。1957至1960年,美國給西藏遊擊隊員空投了400多噸物資。肯尼迪政府期間,美國中央情報局將此秘密訓練計劃移至尼泊爾的木斯塘地區,並派遊擊隊員入藏實施襲擾戰。據中情局文件,美國每年在西藏行動中共花費的資金高達170萬美元” 。

T•D•奧爾曼在 港《遠東經濟評論》上透露,“據參與這次行動的美國人說,達賴喇嘛離開他的首府是美國中央情報局策劃的。美國的間諜飛機曾飛入西藏數百英裡,對達賴喇嘛集團進行空中掩護,空投食品、地圖、收音機和金錢,還掃射中國的陣地,並為這次行動拍攝了影片。許多美國人曾看過該記錄片” 。

米歇爾•莫羅在《超級秘密使命:中央情報局間諜隊在紅色中國境內》一書中則說的更細,他寫道,“快到1958年底時,中央情報局決定為達賴空投武器,此次共空投了100支英制步槍、20挺機槍、2門55毫米迫擊炮、60多枚手榴彈以及為每件武器配備的300發子彈”。美國《芝加哥論壇報》援引一位名叫納旺的當事人回憶稱,“接受訓練後的數百名藏人被空投回西藏,隨身配備了手提機槍,脖子上還掛著裝有達賴相片的小金盒。美國中央情報局共訓練了2000名西藏人遊擊隊員”。該報還稱,“中央情報局的一位退休人員證實了納旺所說的事情真實可靠” 。

去年2月8日,美國《環球郵報》刊登了裡戈任•多爾卡樂題為“中央情報局在西藏”的文章,再次較繫統地披露了美國中央情報局支持達賴從事分裂活動的詳細情況。就連達賴本人也不得不承認美國中央情報局對其的支持。米斯基發表文章稱,他在采訪達賴時,達賴承認沒有美國中央情報局的幫助,他不可能逃到印度 。

70年代,美國政府出於改善中美關繫、借助中國抗衡蘇聯的需要,對達賴集團的支持有所收斂,但美國國內的反華勢力特別是議會中的反華分子,卻從未停止支持達賴集團的所謂“援藏”活動。

從1979年美國同意達賴訪美開始,美國從強烈的反華政治需要出發,把“西藏問題”納入其對華“遏制”戰略的重要組成部分,運用各種途徑與方式,更加明目張膽地支持達賴集團分裂祖國的活動,大肆炒作所謂“西藏問題”,並糾集西方其他反華勢力,試圖以此為突破口破壞中國的穩定,遏制中國的發展,並進一步搞垮中國。正如美國的N•C•霍爾在《美國、西藏與中國》一書中所寫的,“美國在冷戰中有計劃地利用西藏民族主義,以武裝反抗來襲擾中國,瓦解中國。”

冷戰結束以來,尤其是近幾年來,美國等西方國家變換手法,利用民族、宗教、人權和環境等問題,大肆歪曲攻擊西藏的實際情況和中國在西藏的政策,以促談做旗幟,進一步加大了對達賴集團的支持,致使達賴集團的“藏獨”分裂活動越來越猖狂。

美國對達賴集團分裂活動的支持,嚴重地傷害了中國人民特別是藏族人民的感情,已成為阻礙中美關繫順利發展的一個重要因素。

二、美國支持達賴集團進行“藏獨”活動不擇手段

美國在“西藏問題”上奉行兩面派政策,一方面承認西藏是中國領土的一部分,另一個方面推行遏制中國的政策,不擇手段地支持達賴集團的“藏獨”活動。

首先,美國政要以宗教為借口為達賴撐腰張目。達賴是從事分裂中國活動的政治流亡者,但是,美國出於其遏制中國的需要,不顧中國的反對,多次執意允許達賴訪問美國,公然干涉中國內政。據《紐約時報》1999年8月的一篇報道,從1979年開始到2001年,達賴應邀訪美23次。1979年至1994年的15年間,基本上是2-3年往訪一次,從1994年開始則每年往訪一次,而1997年往訪兩次,1999年則三次訪美。在達賴受邀訪期間,從1991年4月16日布什總統接見開始,美國總統、副總統等政界要人在達賴訪美期間都與其會見。美方在允許達賴訪美的時機上也費盡心機,如1994年將達賴訪美安排在美國政府決定是否延長對華最惠國待遇之前,1997年安排在美國及其他一些西方國家在日內瓦聯合國人權會議上攻擊中國的提案再次受挫之時,1998年則安排在美國總統克林頓訪華前夕。美國的一位國會議員說,“在美國領導人看來,達賴是在我們需要時隨時可以出現的宗教領袖”。達賴則更是將美國總統、副總統的接見視為對其分裂活動的一種最有力的國際支持。1995年達賴訪美時,要美國領導人不應低估他在當今世界上的作用,並說“集權主義的中國對我們大家都是一個威脅”。

其次,美國國務院公然支持達賴集團的分裂活動。美國政府批準達賴集團在美國的華盛頓和紐約設立兩個所謂辦事處,並允許其在美國自由進行各種“藏獨”活動,同時還派有關駐外使節與達賴集團勾聯。1997年8月3日,美國務院指示美國駐印度大使理查德•F•塞萊斯特親赴達蘭薩拉會見達賴及“流亡政府”主要官員。同年10月,又不顧國際法與國際關繫準則和中國政府的嚴正抗議,宣布任命所謂“西藏事務特別協調員”,明目張膽地干涉中國內政。1999年,美國務院任命助理國務卿朱麗婭•塔夫脫為美國新的“西藏事務特別協調員”,此次達賴訪美期間,美國國務院任命副國務卿杜布裡安斯基兼任“西藏事務特別協調員”,對達賴集團的支持不斷升級。美國國務院官員多次公開攻擊中國對西藏的政策和西藏的狀況,以各種形式對中國施壓,為達賴集團張目。美國國務院在每年發表的所謂《人權報告》和《宗教自由報告》中,也配合達賴集團的活動,以造謠誣蔑的手法,大肆攻擊“中國侵犯西藏人權”。

第三、美國國會和一些州議會的反華勢力極力為達賴集團的分裂活動搖旗吶喊。1987年6月,美國眾議院通過了《關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在西藏侵犯人權的修正案》,公然攻擊中國對西藏實行“軍事占領”和“暴力統治”。1991年5月23日,美國參議院通過決議,宣稱“西藏是一個被占領的國家”。同年10月31日,美國總統簽署美國對外政策法案,再次宣稱“西藏是被占領的國家”。此外,美國會還於1994年至1997年策劃並參與了三屆“西藏問題國際議員會議”,大肆攻擊中國的西藏政策,支持達賴集團分裂祖國的活動。其中,1997年4月,在華盛頓組織召開的第三屆“西藏問題國際議員會議”上,通過了“華盛頓西藏問題宣言”,大肆攻擊中國的西藏民族與宗教政策,並承認達賴及其“流亡政府”是西藏和西藏人民的唯一合法代表,還要求所有與會國家政府運用其影響,在包括聯合國在內的所有可能的場合支持達賴的鬥爭,同時建議美國及歐洲等有關國家為達賴提供資金支持。美國與會議員在會上大肆鼓噪,美國總統也致信大會,表示祝賀,並稱頌達賴功績。據不完全統計,僅1997年美國國會就相繼提出或通過了10多個涉及“西藏問題”的議案。1999年,美國會眾議院反華勢力提出的反華議案就多達70餘個,其中相當一部分涉及“西藏問題”。美國國會還頻繁舉行“西藏問題聽證會”,其中僅1999年就舉行了50多場。期間,還經常邀請達賴集團指派所謂“西藏代表”參加“西藏問題”聽證會,公開為“藏獨”宣傳提供講壇,鼓勵其造謠生事,明目張膽地支持達賴集團的分裂活動,干涉中國內政,破壞中美關繫的順利發展。1997年5月13日,美國會參議院曾邀請達賴集團駐美特使甲日•洛桑堅贊出席其舉行的“西藏問題”聽證會,為他大肆攻擊中國的言論及提出的支持“西藏獨立”的建議叫好。與此同時,美國的州議會也大力支持達賴集團的分裂活動,僅1999年美國就有13個州市議會相繼通過了“西藏問題”決議,公然叫囂“西藏是一個被占領的國家”,有的甚至宣稱“西藏的真正代表是達賴和西藏流亡政府”。

第四、“援藏”組織充當達賴集團分裂活動的急先鋒。據美國華盛頓的“國際西藏運動”提供給互聯網的資料,截止1999年,在美國成立的“援藏”組織和機構共有32個,遍布美國各大州。這些組織和機構表面上是民間團體,實際上都有官方背景,或得到美國政府政治上的支持,或受到官方有關部門經濟上的資助,已成為美國政府支持達賴集團進行“藏獨”活動的掩人耳目的工具。他們打著“民主”、“自由”、“人權”等招牌,利用一切時機,以多種方式,公開與達賴集團分裂勢力勾結,不斷掀起支持“西藏獨立”的反華浪潮。1998年6月24日,“國際西藏法學家委員會”發表了新的法律研究報告,妄稱西藏擁有獨立的權利,“中國50年代對主權國家西藏進行的侵略是非法的,繼續對西藏的占領違反了國際法”等等。該委員會貌似國際法律權威,實則是由美國情報機構於1949年創立,其宗旨是為了進行反共活動,並在東歐國家招募間諜。據透露,1958年至1964年,美國中央情報局至少向該委員會提供了65萬美元的贈款。由此人們不難了解美國所謂的民間“援藏”組織的真實面目。

第五、美國一些傳媒積極為達賴集團從事分裂活動造勢。美國標榜新聞與言論自由,但許多媒體受官方的誘導甚至指使,在“西藏問題”上公開偏袒達賴集團,積極幫助達賴集團制造聳人聽聞的謠言,充當達賴集團反華分裂活動的喉舌,而對西藏的真實情況卻充耳不聞,熟視無睹。據1999年11月9日路透社報道,美國歷史學教授格倫費爾德調查表明,《今日美國》刊登的支持達賴的文章與解釋中國立場的文章的比例為10:1。另據統計,美國各地“支持西藏組織”的固定出版物已占世界各地“支持西藏組織”固定出版物的20%。同時,美國的“援藏組織”還利用國際互聯網大肆支持達賴集團的分裂活動,其設立的網點已占全世界“援藏組織”網點的33%。更有甚者,在美國會的支持和資助下,“美國之音”和“自由亞洲廣播電臺”於1991年3月26日和1996年11月18日相繼設立藏語廣播電臺和藏語節目專欄,充當支持達賴集團分裂活動的喉舌。1997年9月,美國會眾議院外交委員會批準了一項法案,授權政府在1998和1999兩年內為“美國之音”和“自由亞洲廣播電臺”對中國廣播撥款8000萬美元,並明確要求其切實加強藏語廣播。1998年1月,美國國會又正式批準該年度給“自由亞洲廣播電臺”撥款2410萬美元,較上年度的930萬美元增加近三倍。美國報刊評論說,“自由亞洲廣播電臺”已成為由美國會撥款資助的一個名義上的私人公司。在充足的經費保障下,“美國之音”和“自由亞洲廣播電臺”確實加強了支持達賴集團的宣傳力度,其中“美國之音”藏語廣播的頻率由1991年的3個增至1997年的13個,廣播方言由一種增加到3種,廣播時間由每天30分鐘增加到每天3個小時,廣播員的選定與節目的設定也與達賴集團商定。與此同時,“自由亞洲廣播電臺”也將藏語廣播時間從每天的2小時增加到4小時。它們以更強的實力,極盡造謠誣蔑之能事,肆無忌憚地進行欺騙和煽動宣傳,甚至公開鼓吹“西藏獨立”。此外,美國影視界的反華勢力近年來還利用影視手段大肆渲染所謂的“西藏問題”,先後拍攝了《貢頓》、《在西藏七年》和《風馬》等影片,歪曲事實,顛倒是非,為達賴集團分裂活動造勢。

第六、美國通過各種途徑為達賴集團分裂活動提供經濟資助。長期以來,美國一直向達賴集團提供大量財政援助。盡管援助在暗中進行,秘而不宣,但仍不時被報界披露。從透露出的情況看,80年代末以來,隨著美國對達賴集團政治上支持力度的加大,經濟援助也逐年增加。據不完全統計,僅1989-1994年的六年中,美政府便以多種名目,向達賴集團提供經濟援助累計達875萬美元,其中1989年為50萬美元,1994年劇增至475萬美元。據美聯社1998年10月1日報道,“近年來,美國會已批準每年給‘西藏流亡政府’200萬美元的經濟援助”。同時“國會還敦促克林頓政府再向達賴集團提供200萬美元的專款”。與此同時,美國的一些所謂“民間團體”每年也均要向達賴集團提供約70萬美元的援助。美國中央情報局每年則均要為達賴集團“流亡政府”安全部提供30萬美元的經費。美國的援助給達賴集團進行分裂祖國的活動提供了較強的物質基礎和重要條件。

三、美國支持達賴集團別有用心

眾所周知,西藏是中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這是世界各國政府公認的客觀事實。達賴集團叛逃國外是因為在西藏發動武裝叛亂阻止西藏人民改變政教合一的封建農奴制、實現分裂祖國圖謀的失敗,叛逃後更是成立以實現“西藏獨立”為目的的“流亡政府”,妄圖恢復政教合一的封建農奴制度,40多年來從未停止過分裂祖國的活動。達賴作為達賴集團的總頭目更是一個地地道道的打著宗教旗號從事分裂活動的政客。1996年,菲律賓《馬尼拉周報》在時事述評中尖銳指出,“達賴自稱是佛教徒,如果他關心的真是喇嘛教與西藏同胞,那便應停止在國外搞獨立的政治活動。可惜達賴穿的是喇嘛袈裟,耍的卻是政治把戲,他口中說的是願意通過和平途徑求取自治,心中想的卻是妄圖重建喇嘛教的封建統治”。傳媒大王默多克1999年也一針見血地指出:“達賴是一個穿著意大利古奇皮鞋,遊說世界各國,對政治很感興趣的老喇嘛。”

美國等西方國家一方面承認西藏是中國的一部分,另一方面卻始終明裡暗裡支持達賴集團的分裂活動。特別是冷戰結束以後,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出於改變中國社會政治制度和遏制中國發展的需要,授予達賴“諾貝爾和平獎”,將達賴包裝成“非暴力主義者”、“宗教領袖”和“人權衛士”,利用達賴做政治籌碼,極力炒作“西藏問題”,指責中國政府在西藏“侵犯人權”、“限制宗教信仰自由”、“破壞文化傳統”等等,妄圖利用民族、宗教和人權問題,將“西藏問題”國際化,為達賴集團從事分裂活動提供國際支持。

美國對達賴集團分裂活動的支持顯然有悖常理。維護統一、反對分裂,消滅奴隸制、解放奴隸,是舉世公認的正義之舉。美國憲法就嚴格禁止任何形式的分裂活動。美國聯邦法院在“得克薩斯訴懷特”案中所作的憲法解釋明確指出:“憲法所有條款都是為了建立一個不能摧毀的各州組成的牢不可破的聯盟。當一個州成為聯盟的成員時,便與聯盟建立了不能分離的關繫。”換句話說,美國的任何一個州都是不容分裂的。為了反對南部分裂主義和奴隸制度,美國聯邦政府不惜訴諸大規模的戰爭,從1864年起進行了長達4年之久的浴血奮鬥,動用了最新式武器,耗費了150多億美元的戰爭費用,造成110多萬人員傷亡和不可估量的各種損失。領導這場戰爭的林肯總統因此而至今受到美國政府和人民的稱頌。發人深思的是,美國政界和傳媒的一些人對中國反對西藏分裂勢力和封建農奴制,卻采取了全然相反的立場。中國中央政府與西藏地方政府簽訂《關於和平解放西藏辦法的協議》,實現西藏和平解放,維護國家統一和民族團結,他們卻大肆叫嚷“中國侵略了西藏”。達賴集團為了維護政教合一的慘無人道的封建農奴制,撕毀與中央政府簽訂的協議,公開鼓吹“西藏獨立”,並為此進行分裂祖國的大規模武裝叛亂,中國政府采取措施平息叛亂,廢除野蠻的封建農奴制,解放百萬農奴和奴隸,他們又譴責中國“侵犯人權”,此後又在國際上制造了一個所謂“西藏問題”,並糾集國際反華勢力以各種方式長期明裡暗裡支持達賴集團從事分裂活動。美國這種己所不欲卻偏施於人的做法,是典型的雙重標準。

美國和達賴集團在“西藏問題”上對中國的指責是違背客觀事實的。西藏和平解放50年來,西藏的發展變化有目共睹。西藏消滅了比歐洲中世紀還要落後的封建農奴制度,百萬農奴和奴隸當家做了主人,享有了真正民主、自由和人權。中國政府在西藏實行民族區域自治制度,廣大藏族人民不僅與全國各族人民一樣享有平等參與管理國家的權利,而且享有管理本民族和本地區事務的高度自治權利。西藏廢除了政教合一的政治制度,實現了政教分離,使西藏人民享有了真正的宗教信仰自由,西藏的文化得到了有效保護和繼承,並隨著現代化的發展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全面發展。中央政府積極幫助西藏發展經濟,極大地促進了西藏經濟發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西藏的社會發展和人權狀況正處於歷史上最好的時期。

一貫以“民主典範”和“人權衛士”自居的美國,卻公然違反舉世公認的政教分離原則,積極支持達賴堅持政教合一、打著宗教的旗號從事分裂祖國的政治活動,這不僅暴露了美國鼓吹“民主”、“自由”、“人權”的虛偽性,而且暴露了其在“西藏問題”上包藏著不可告人的險惡用心。美國無視西藏進步與發展的客觀事實,與達賴集團沆瀣一氣,蓄意利用所謂的“西藏問題”,對中國進行大肆攻擊,其目的正如美國學者克裡斯托弗•萊恩所指出的,是“即便無法遏制中國的崛起,也要盡力延緩中國上升為強國地位的速度” 。 港《鏡報》的文章更是入木三分地指出:“這幾年來,達賴在美國等西方國家或受獎、或講演、或被采訪、或被召見,成了當今世界上最忙的‘政治和尚’,重要的原因是,達賴代表了一股可用來和中國對抗的勢力,‘西藏牌’是用以對付中國的武器之一,如果沒有這點價值,達賴今天便不會如此風光”。該報在另一篇文章中還指出,“作為西藏宗教和世俗領袖,達賴這個位置從來就是非常政治的,美國這個自我中心意識非常強烈的國家之所以會垂青一個異教徒,並非相信他乃活佛轉世,具有甚麼法力,更不要聽他談禪說機,而是有險惡的政治目的,因為追求本國私利是美國的最高目標” 。

美國SUNY紐約州立學院歷史繫教授湯姆•格蘭菲爾德曾發表文章稱,“美國的西藏問題政策無視西藏錯綜復雜的歷史,為國內政治所驅動,而從始自終自相矛盾。美國正式承認西藏是中國的一部分,但國會與白宮卻又鼓勵西藏獨立運動”。他還寫道,“白宮完全出於反共立場,在外交上給予西藏問題一席之地。它表面上閉口不談西藏獨立問題,集中抨擊中國侵犯人權,並建立了‘自由亞洲廣播電臺’,還在國務院任命了‘西藏事務特別協調員’,且多次邀請達賴作客白宮,這些做法令人相信,美國正致力於西藏獨立。”他最後奉勸“美國政府必須承認絕大多數中國人享有的個人自由,必須正視西藏自治區已經發生的巨大變化,必須看到西藏的政治現實顯然沒有達賴集團遊說團宣傳的那樣黑暗,許多最反對達賴的人是西藏人,必須更客觀地反映西藏的現實。邀請西藏人訪問華盛頓,不能一味迎合和遷就達賴的遊說團。過去10年的事實證明,公共外交、國際喧鬧、有關國家政府特別是美國政府的參與,對西藏人民情況的改善有害而無利。華盛頓,特別是美國國會,必須停止對中國的猛烈抨擊,不要再把中國作為對美國的重大威脅。”

事實表明,達賴集團的分裂活動與美國的反華需要密切相關,達賴是美國實現遏制中國的反華工具。美國支持達賴集團,關注“西藏問題”,絕不是出於對西藏文化、宗教和人權的關心,而完全是出於反華的政治需要。美國已成為達賴集團分裂活動的總後臺,達賴則淪為美國反華的忠實工具。

美國慫恿、支持達賴集團從事分裂活動,違背了美國政府承認西藏是中國領土的一部分、承諾不支持西藏獨立的原則立場。正如美國一份雜志所指出的,“美國對達賴集團的支持不僅在中國與流亡藏人之間設立了難以逾越的鴻溝,使‘西藏問題’復雜化,而且嚴重損害了中美關繫的改善和發展” 。美國應該從中美兩國人民的根本利益和中美兩國關繫的大局出發,反省自己在“西藏問題”上的所作所為,停止慫恿和支持達賴集團分裂祖國的活動。

附注:

1999年6月16日《國際猓望》文章“中央情報局西藏檔案”。

1999年8月16日美《新聞周刊》文章。

1974年2月11日 港《遠東經濟評論》文章“幾乎被人遺忘的西藏衝突”。

1997年1月26日美《芝加哥論壇報》文章“中央情報局在西藏的秘密戰”。

1999年6月10日《紐約書評》文章。

1997年秋季號美國《世界政策雜志》克裡斯托弗•萊恩文章“不可靠的計劃-美國地華戰略”。

1997年5月號 港《鏡報》文章。

2000年4月期美國跨半球資源中心和政策研究所會刊文章“焦點:重新評估西藏政策”。

選稿 齊民 來源 新華網
    • 中國堅決反對美讓達賴訪美並安排領導人會見
    • 布什公然在“和平解放西藏日”會見達賴
    • 借所謂“西藏問題”打壓中國 布什鮑威爾要見達賴
    • 藏傳佛教主要教派高僧質疑達賴"領袖身份"
    • 新聞分析:達賴為何在西藏失去人心







    • 亞太城市信息化論壇
      紀念中共80周年誕辰
      北京申辦2008年奧運
      中國足球衝擊世界杯
      西藏和平解放50周年
      東方網誕生探索展望
      港小姐競選
      中央電臺封殺田震?
      方正科技股權大戰
      遼足車禍大揭秘
      堅決反對美對臺軍售
      東方高考熱線
      “人權衛士”落選!
      《財富》論壇年會
      第三屆東亞運動會
      美戰機撞毀我軍機
      "東方網"案一審紀實
      革命史知識衝關

      解放日報
      文彙報
      新民晚報
      新聞報
      青年報
      勞動報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廣播電臺
      上海東方廣播電臺
      上海電視臺
      上海東方電視臺
      上海教育電視臺
      上海有線電視臺
      中國網
      人民日報
      新華網
      中國日報
      中青在線
      中央電視臺
      中國上海
      千龍新聞網
      中青網
      中央人民廣播電臺
      中國國際廣播電臺
      網上浦東
      上海科技網
      古鎮南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