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專題|國內|國際|臺港澳|上海|文娛|IT|精選|體育|財經|社會|參考|科教衛|圖片|

                     >>新聞中心>>新聞精選>>正文

醫院為何青睞假藥?
2001年5月25日 05:05

三室兩廳的“倉庫兼分裝車間”,1萬餘張自制標簽,40噸原料藥、片劑––康裕公司究竟賣的什麼藥?

如果不是工商部門設於社區的消費者投訴站及時反映,康裕公司假藥案也許還很難浮出水面。

4月13日,接到居民對真南路一棟普通民宅的用途產生懷疑的電話,上海市工商局普陀分局桃浦工商所執法人員迅速趕到現場。在那裡,他們驚訝地發現:三室兩廳的房間裡,刺鼻的味道四處飄溢。包括廁所在內的幾間屋,滿是各種藥用原料、試劑、廠家的箱子及瓶瓶罐罐,院裡也堆了1米多高。客廳中,3人正從一個薄荷油大桶裡,用一把普通漏鬥分倒小瓶,在臺秤上稱量後,貼上江西某廠的商標。

經查,這是一家名叫“上海康裕化學試劑有限公司”的倉庫。該公司原在江蘇連雲港,因從事非法經營藥品行為,被當地工商部門查封。兩年前,他們流竄至上海。據他們稱,公司靠從江、浙、滬等地正規藥廠購入大包裝原料藥,分裝、加工後貼上假冒各地廠家甚至進口藥標簽出售,以此牟利。

當執法人員順籐摸瓜趕往位於中山北路的公司辦公處,主要負責人已聞風而逃。狼藉的現場,留下了1﹒15萬多張各式各樣、由康裕公司在自己電腦上制作的假冒商標。

工商人員當場查處原料藥、試劑12噸。從未及帶走的康裕公司部分銷售賬本看,自去年11月到4月上旬,已有28﹒27噸原料藥、試劑流入全國25個省、市,共涉及270多家醫療機構。其中包括“先鋒四號”、“諾氟沙星”、“阿莫西林”、“甘油”等百餘種臨床常用藥品。

根據國家藥品法規定,經營和分裝藥品,必須經過衛生部門批準,在廠房、滅菌、消毒、管理等各方面達到GSP標準,“康裕”顯然沒有辦理過藥品經營許可證,分裝條件極差。僅憑這一點,復旦大學藥學院教授徐鶴良認為:無論其經銷的藥品質量如何,都將視同假藥處理。“康裕藥案”性質非常清楚。

目前,公安部門已介入處理,康裕公司假冒行為終將受到法律制裁。不過,消費者最關心的是另一個問題:由“康裕”分裝、經銷的這些藥,質量究竟如何?會造成多大危害?

上海市藥品監督管理局稽查大隊4月19日對查封的12噸原料、試劑進行實地抽樣檢查。初步調查發現,基本上是藥用原料和化學試劑。這類原料藥一般由醫院的制劑科購入,自己加工做成制劑纔會被使用,不會直接用於臨床。不過,由於藥品的特殊性,需要對每一品種、每一批號的藥、試劑進行技術鋻定,纔能得出準確結論。“目前一切都不便說”。

為了解康裕公司藥品來源,記者從查獲的藥品中,隨意記下兩個包裝箱名稱。一個是“上海活性炭廠有限公司”生產的“針用活性炭”,按照箱上廠址與電話打過去,證實完全正確。供應科的同志說,“很有可能”是廠裡委托康裕公司分銷。不過,當繼續求證時,對方盤查了記者身份後,又說不曾聽過“康裕”名稱,需找具體人員核查,直到記者發稿時,對方仍未予答復。按照另一個標明“氯化鈣(注射用)”包裝箱上提供的廠方電話,記者以病人身份打到“天津開發區海光化學制藥廠”,對方非常干脆:“康裕公司賣的氯化鈣,的確是我們廠委托的。你盡管放心使用。”

可我們當然還不能放心。

由於事關消費者健康,上海方面高度重視,工商、公安、衛生、藥監等部門迅速成立聯合調查組,同時,及時上報國家有關部門。國家藥監局立即下發緊急通知,要求各地全力追查流入本地的康裕藥品。從目前了解的情況看,追查工作進展順利,查處的康裕藥品全部封存,停止使用。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彙總的消息顯示:迄今為止,由康裕公司售出的原料藥及試劑等,還未接到各地有人體傷害的報告。

25個省、市,270多家醫療機構,上百種原料藥––眾多醫療機構為何向“康裕”開了綠燈?

康裕公司分裝銷售的小包裝原料藥及試劑、片劑,標簽大多自制,技術拙劣。以其冒用的上海大場化工廠輕質液狀石蠟(藥用)商標為例,真品為彩色,而仿品為黑白。藥品批號也存在明顯漏洞。外行人可能不懂,行內人士卻覺得“小兒科”:“從醫的人一看就知道是假的”。

“一看就知道有假”,為什麼還有數百家醫療機構、醫藥公司要從“康裕”進貨?有的還不止一次?

是“回扣”作祟?事實上,上海12家醫院買藥的金額最多為1萬元左右,最少的隻有100多元,所購進的多是數量較少又急需的原料藥。其它地方情況也大體相似,回扣幾乎無從談起。

那麼,這些醫院為什麼不從正規渠道進藥呢?

上海寶山區一家醫院藥劑科的負責人直喊“冤枉”。他們從“康裕”進了小劑量、含劇毒的匹魯卡品。按照他們的說法,這種藥是治療青光眼的急救藥,買了半年也沒買到,影響病人治療。“我們實在是沒辦法,‘康裕’又說有藥品經營許可證。”現在,匹魯卡品已全部封存,他們又在滿世界地找原料。

這家醫院過去是從主渠道–––上海醫藥公司延東藥材公司和國藥集團上海二分公司進藥的。這兩家公司證實說:他們的確“很長時間不進匹魯卡品”,甚至從1999年開始就不再進了。

康裕公司引起不少人注意,從某種角度上說,是他們的“營銷策略”奏效。公司制作了厚厚一本產品目錄到處分發,並在網上設立主頁。記者上網尋找,雖然主頁已無法打開,但其“殘留”的宣傳語寫道:“上海康裕化學試劑有限公司–––經營進口、國產的原料藥、輔料藥、試劑及中間體,品種達千餘種”。與其它近百家上網的同樣經營原料藥的企業宣傳相比,這個毫無資格的企業,對醫療單位充滿了誘惑。

大多數醫療機構選中“康裕”主要有兩點:一是品種齊全,二是小劑量出售–––對於醫院來說,後一條太重要了。而問及相關證件,康裕公司也總是滿口允諾“有”。也有醫家表示過懷疑,但權衡下來,加上藥品進廠後檢驗成分也多符合標準,便不再較真。

“法制意識淡薄,醫藥信息不靈,是大多數醫院‘犯錯’的重要原因。”上海市衛生局在“康裕案”揭露後,立即召集本繫統從康裕公司進過藥的12家醫院主要負責人,進行嚴厲批評。為避免類似事件發生,上海有關部門決定:今後,所有醫藥公司進藥,必須通過市衛生局、市藥監局索證,而且生產證、經營證必須要求提供原件。認定資格後,統一在網上發布,提供全面、準確的供貨信息,所有醫療單位要到正規醫藥公司購藥。

6300家藥廠,1﹒6萬家批發企業,11﹒6萬家零售商店––市場主渠道怎麼阻塞啦?

醫院的“病急亂投醫”,暴露出另一個事實:小包裝原料藥主渠道不暢。

我國醫藥企業數量驚人,按去年末統計,全國共有合法藥廠6300家,醫藥批發企業1﹒6萬家,藥品零售企業11﹒6萬餘家–––如此激烈的競爭,為什麼竟然出現了一個市場空白點?

生產小包裝藥品不合算–––不少大中型制藥廠這樣說。

與成品藥相比,原料藥利潤低得驚人。1公斤安乃近,售價僅8元,利潤隻有幾角。添加輔料全部制成成品後,卻可賣到150元,所以,許多藥廠並不指望原料藥賺錢,而是制成品藥。此其一。

另一個原因,原料藥分裝並不僅是“量變”,對廠房、淨化、消毒、滅菌等環境要求及流程管理,都必須符合GMP(藥品生產質量管理規範)、GSP(醫藥商品質量管理規範)要求,投入較大。

在被康裕公司假冒商標的上海大場化工廠,副廠長張妹芳告訴記者:他們的石蠟分裝生產線不算先進,但全套設備也要100多萬元,加上管理成本,分裝後的一瓶500毫升石蠟,成本價就要七八元,而像康裕公司那樣的條件,其成本價頂多四五元。

“藥廠是不願,而我們是不敢。”說“不敢”的是本應承擔分裝任務的醫藥批發企業們,理由是“風險太大”。

孫俊自1975年就在醫藥公司干,現在是國藥上海二分公司經理。他對此感觸頗多。在計劃經濟體制下,藥品統購統銷,“那時候,無風險可言,也不計成本,你要小包裝?上面一道令下來,我們就分裝。”現在醫藥市場全面放開,企業增多,流通渠道百花齊放,“過去10家醫院聯合購買匹魯卡品5公斤,如今,有8家醫院自己有進貨渠道,兩家醫院隻需1公斤,進貨必須分裝,增加投入不講,更重要的是,剩下的4公斤不能及時找到買家,就會變質。損失多了公司怎麼承受?”

不法分子就這樣鑽了空子。在上海兩家專門的分裝公司瀕臨倒閉之際,無證無照的康裕公司,靠著近乎“無本”的投入,狠狠撈了一把。公司辦公地點被查處後,辦公電話還響個不停,多是來買藥的。其業務員交待:他們收入不錯,去年底,光獎金每人就分了七八千元錢。

要“堵”,還要“疏”––誰來填補小包裝原料藥市場空白?

還有更嚴重的事。

在一家曾進過康裕公司藥品的大型制藥廠,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員工告訴記者:除了康裕公司,他們廠還有很多原料藥進貨渠道,不少也可能是無證的。“康裕隻不過被抓出來而已。這種現像,在業內並不稀奇。”他認為:隻要原料藥小包裝生產、經營還未被正規企業占領,就不斷會有一批非法企業鋌而走險。“講點良心的,分裝正規藥廠的產品;沒良心的,就不知道是哪來的假藥了。”

看來,正如徐鶴良教授所呼吁的:當務之急,必須一手抓“堵”,讓非法企業不敢以身試法;一手抓“疏”,讓藥品流通主渠道保持暢通,不再有市場空白點。

前者很快會有改觀。今年12月1日即將實施的新《藥品管理法》,除了在各項標準、管理上提出高要求外,最顯著的一個變化,便是加重法律責任。這僅從處罰條數便可見一斑。舊法隻有7條處罰條例,而新法達到29條。處罰力度也明顯加大。比如,按現行藥法,一些企業制售假藥,被查處後,僅僅是罰款;按照新法,則要弔銷許可證,使其喪失生產、經營藥品資格。現行法律對個人不能進行處罰,而新法規定: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十年內不得從事藥品生產、經營活動”,並對生產假劣藥的原輔料、包裝材料、生產設備等,予以沒收

“新法的出臺,加上監督執法到位,相信會讓一些非法行為收斂。”徐教授比較樂觀。

但是,要疏通主渠道,占領原料藥市場中的空白點,卻需要各方面的努力。從某種方面來說,“康裕”的市場與服務意識,難道不值得更多企業在遵守法律的基礎上學習嗎?而政府,是不是應該對那些利潤小、劑量小、但又是必需的藥,組織企業生產、經營,保障供應?低水平重復建設的醫藥工業,又能否實現規模經營,改變目前小而分散的格局?

無論如何,必須找到一條根本杜絕“康裕案”的途徑。

選稿 鐘山 來源 人民日報華東新聞 作者 吳焰 安靜



      亞太城市信息化論壇
      紀念中共80周年誕辰
      北京申辦2008年奧運
      中國足球衝擊世界杯
      西藏和平解放50周年
      東方網誕生探索展望
      港小姐競選
      中央電臺封殺田震?
      方正科技股權大戰
      遼足車禍大揭秘
      堅決反對美對臺軍售
      東方高考熱線
      “人權衛士”落選!
      《財富》論壇年會
      第三屆東亞運動會
      美戰機撞毀我軍機
      "東方網"案一審紀實
      革命史知識衝關

      解放日報
      文彙報
      新民晚報
      新聞報
      青年報
      勞動報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廣播電臺
      上海東方廣播電臺
      上海電視臺
      上海東方電視臺
      上海教育電視臺
      上海有線電視臺
      中國網
      人民日報
      新華網
      中國日報
      中青在線
      中央電視臺
      中國上海
      千龍新聞網
      中青網
      中央人民廣播電臺
      中國國際廣播電臺
      網上浦東
      上海科技網
      古鎮南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