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專題|國內|國際|臺港澳|上海|文娛|IT|精選|體育|財經|社會|參考|科教衛|圖片|

                     >>新聞中心>>新聞精選>>正文

梁歡、梁天獨家講述梁左生前身後事
2001年5月25日 11:47

幾天前,網上突然閃出一條消息:“梁左猝逝,享年44歲。”驚訝之餘,還以為這是和“王朔出家”之類消息一樣的網上惡作劇,於是撥通了梁歡的手機輕松地說:“我剛在網上看到一條關於梁左的消息,是真的嗎?”

梁歡語調嚴肅而沉靜:“是真的。我現在正陪著老太太呢(諶容),不跟你多說了,你去問王小京(英氏公司總經理)吧。”

王小京告訴我,現在在梁左寓所設立了靈堂,梁天在那裡接待前來弔唁的朋友

對位於《人民日報》附近的梁左的寓所我並不陌生,它就在一個有假山的大院子裡,是個兩居室的單元。1996年春天當它被裝修一新的時候,梁歡興奮地領我來欣賞她的傑作。梁歡對我說:“這都是我一手設計的,這房子的主人就是我和我大哥梁左,梁左也不天天住這,你以後再來北京就給我打電話,住這來,大屋是咱的。”

梁歡在家裡最小,哥哥們都比她大10多歲,梁左果然對妹妹愛護有加,不然怎麼甘心自己住小房間呢?

有一個階段,我和梁歡都還沒有結婚,我經常去那處房子找梁歡,有時住下,有時不住,有時也能踫見梁左。大概因為我是他妹妹的朋友,梁左每次都對我十分友好,熱情招待,經常主動提出領我們出去喫飯,並打趣說:“要不是你來,我纔不請梁歡下館子呢,那可是有錢人去的地方。”

聽梁歡說,梁左的生活習慣是晚上寫東西,白天睡覺,所以白天我去找梁歡時,梁左的房間通常是窗簾緊閉。有一次大概我倆說話聲太大,直到看見梁左穿著睡衣進來坐下纔住嘴。

梁歡望著他哥:“你不是在睡覺嗎,怎麼過來了?”

我不安地對梁左說:“真對不起,吵醒你了。”

梁左坐在椅子上沒有半點嗔怪,反而慢條斯理地說:“嗨,像我們這樣的老年人呀,就好個熱鬧。”話音未落,大家樂得前仰後合。

我與梁左的最後一次見面也是在這個家裡。那是1997年春節前夕,梁歡就要與英達結婚了,我跟梁歡過來收拾東西,梁左正好也在,梁歡笑道:“我馬上就搬走了,這房子你一個人住,你搬大屋這邊來吧。”

當時梁左說了什麼我忘了,但從他的目光中流露出的哥哥對於即將出嫁的小妹的眷戀之情,讓人極為動容。

從那以後,我就再也沒見過梁左

前天,當我捧著用白菊、白玫瑰、馬蹄蓮和白百合花扎成的花籃再次走進那個單元的時候,梁左的大幅彩色照片正衝著我“笑”,他的周圍擺滿了鮮花,這時梁天走上來,接過了我手中的花籃。

梁天告訴我,梁左是心髒病突發,發病時,家裡隻有他一個人,第二天早上朋友來找他時,纔發現他已經走了。梁左的心髒前段時間是不太好,而且,他們的父親上個月剛剛去世,也許梁左還沉浸在悲痛中,加上手頭工作過於緊張 可這來得太突然,梁天知道消息時還在外地。

一個月的時間內,痛失兩位摯愛親人,這讓年邁的諶容怎樣承受呢?

梁天說:“現在梁歡和英達陪著我媽,出事以後他們就去了大連。他們26日回來參加梁左的追悼會,見梁左最後一面。”

是啊,一位老人將如何置身英年猝逝的兒子的靈堂呢!

選稿 趙師誼 來源 人民網 作者 方方
    • 各界人士沉痛悼念作家梁左[圖文]
    • 梁左,送歡笑的人走了
    • 梁天沉痛悼念哥哥梁左
    • 《我愛我家》作者梁左突發心肌梗塞猝逝







    • 亞太城市信息化論壇
      紀念中共80周年誕辰
      北京申辦2008年奧運
      中國足球衝擊世界杯
      西藏和平解放50周年
      東方網誕生探索展望
      港小姐競選
      中央電臺封殺田震?
      方正科技股權大戰
      遼足車禍大揭秘
      堅決反對美對臺軍售
      東方高考熱線
      “人權衛士”落選!
      《財富》論壇年會
      第三屆東亞運動會
      美戰機撞毀我軍機
      "東方網"案一審紀實
      革命史知識衝關

      解放日報
      文彙報
      新民晚報
      新聞報
      青年報
      勞動報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廣播電臺
      上海東方廣播電臺
      上海電視臺
      上海東方電視臺
      上海教育電視臺
      上海有線電視臺
      中國網
      人民日報
      新華網
      中國日報
      中青在線
      中央電視臺
      中國上海
      千龍新聞網
      中青網
      中央人民廣播電臺
      中國國際廣播電臺
      網上浦東
      上海科技網
      古鎮南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