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專題|國內|國際|臺港澳|上海|文娛|IT|精選|體育|財經|社會|參考|科教衛|圖片|

                     >>新聞中心>>文娛新聞>>正文

今日送別梁左
2001年5月26日 10:35

東方網5月26日消息:今天上午,梁左的追悼會在八寶山革命公墓舉行,在此特刊發梁左的好友、著名作家劉震雲的紀念文章,向這位早逝的喜劇天纔致意。

想念梁左

梁左的遽然離去,讓朋友措手不及。他微笑和沉默的模樣,他抑揚頓挫和拖著長腔的音調,他摘下眼鏡擦汗的那一剎那,這幾天一直在我的眼前和耳邊重現––而且越來越清晰。

怕不僅僅是因為突然,更重要的是知心,他的去世,讓我有著刺心般的疼痛。

梁左是我的師兄,但在學校我們互不相識。多年之後在一次公眾場合相認,再多年之後因為地理的原因,他住在金臺西路,我住在八裡莊北裡,接著王朔又在金臺西路租了一間房子在寫東西,晚飯就成了我們相聚的機會。我們稱他為“梁老”。梁老是一個非常懂得生活和發現生活趣味性的人。梁老身胖,喫飯出汗,不時要摘下眼鏡擦拭。梁老禮多,喫飯的邀請遲了一步,就會得到他多方面的怪罪。他拖著長腔在電話那頭說:為什麼不能提前一天打招呼呢?為什麼把地點選擇好纔通知我呢?也許我今天還有別的事情呢?這種煩瑣的解釋工作一般都交給王朔去做。一直到王朔急了:你要真有別的事,那就算了。五分鐘之後梁老就趕了過來。接著上的每道菜都會得到梁老的挑剔。最後的結論是:也還罷了,受用是談不上的。梁老在的時候使晚飯充滿笑語歡聲,現在梁老走了,接著上的每道菜還能得到誰的挑剔呢?

梁左是一個非常懂得中國幽默的人。這種獨特的纔情在他的相聲作品特別是情景喜劇《我愛我家》和《閑人馬大姐》中展露無遺。

梁左有時愛一個人在街上穿行。這時你偶爾踫到他,會發現他表情和心情的另一面,他是那樣地沉默和憂郁。一次他突然對我說:朋友越來越少。又一次突然拉著我的手說:有時寫作到凌晨,周圍一點聲音都沒有,我突然特別地淒涼。那次和這次,我都沒有敢看他的眼睛。

梁左喜歡《紅樓夢》

梁左對自己的創作並不滿意。他愛給我們講的是另外一部曲折和宏偉的構思。

梁左對舊中國的兒女們充滿深情。一次他給我們講喫飽的故事。一個人在城裡做生意,旁邊是一賣炸綠豆面丸子的。他買了四斤,給了他六斤,他一個個撿著喫,不知不覺喫完了。一站起來,“咕咚”倒了。還有一個人餓了兩天回到村頭,遇到一賣豆腐的,“大哥,先賒我五斤。”喫完回到家,“娘,我要喝水。”“咕咚”倒了。

最後一次見到梁左,已是幾個月前的一個公眾場合。我隔著人向他說了一句語重心長的話,他點了點頭。最後一次給梁左打電話,是問一個朋友的電話號碼,他放下手頭的事情找了半天,最後又仔細叮囑如何將這電話打通。

在艱難的生活中,梁左的笑聲非常爽朗。在熙熙攘攘的氛圍中,梁左對人非常憨厚和善良。

梁左寫了那麼多的情景喜劇,最後卻以悲劇收場。梁老,這是不應該的。

選稿:夏傑  來源:北京青年報 
    • 梁歡、梁天獨家講述梁左生前身後事
    • 各界人士沉痛悼念作家梁左[圖文]
    • 梁左,送歡笑的人走了
    • 梁天沉痛悼念哥哥梁左
    • 《我愛我家》作者梁左突發心肌梗塞猝逝







    • 亞太城市信息化論壇
      紀念中共80周年誕辰
      北京申辦2008年奧運
      中國足球衝擊世界杯
      西藏和平解放50周年
      東方網誕生探索展望
      港小姐競選
      中央電臺封殺田震?
      方正科技股權大戰
      遼足車禍大揭秘
      堅決反對美對臺軍售
      東方高考熱線
      “人權衛士”落選!
      《財富》論壇年會
      第三屆東亞運動會
      美戰機撞毀我軍機
      "東方網"案一審紀實
      革命史知識衝關

      解放日報
      文彙報
      新民晚報
      新聞報
      青年報
      勞動報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廣播電臺
      上海東方廣播電臺
      上海電視臺
      上海東方電視臺
      上海教育電視臺
      上海有線電視臺
      中國網
      人民日報
      新華網
      中國日報
      中青在線
      中央電視臺
      中國上海
      千龍新聞網
      中青網
      中央人民廣播電臺
      中國國際廣播電臺
      網上浦東
      上海科技網
      古鎮南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