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專題|國內|國際|臺港澳|上海|文娛|IT|精選|體育|財經|社會|參考|科教衛|圖片|

                     >>新聞中心>>文娛新聞>>正文

張藝謀女兒細說“我的父親母親”
2001年5月27日 12:15

直到張藝謀和鞏俐分手,她纔真正擁有了父親。面對有關父親的緋聞,她說,父親作為一個單身男人,有權和任何女性來往,隻是父親不能因為別的女人而再次冷落女兒。

我想寫一本《我的父親母親》的書

在張末回國度假間,記者采訪了她。她第一句話便是:“我想寫一本《我的父親母親》的書,向人們展示我眼中父親母親平靜、樸實生活的一面。”張末現在美國讀高中,功課極度繁忙,而她又給自己定下了不定期要考上美國大學前十名的美好願望,這本她在閑暇已經寫一半的書纔遲遲沒有同讀者見面。

問起寫這本書的初衷,她回答:“我深愛我的父親母親。從小我在媽媽身邊長大,她給了我無微不至的關懷,我時刻都想著有一天能報答她。到美國讀書以後,很多時候都會不由自主地想起在國內和媽媽一起生活的情景,所以我打算把我以前和她生活的情形整理一下。在去美國前的每個假期,媽媽都送我到北京爸爸那去玩。每年和爸爸短暫的相聚,我非常珍惜和他在一起的時候,我對他也有了更多更深的了解,他很多時候也被人誤解。因此,我想將一個女兒對爸爸的感受記錄在這本書中,希望有更多的人認識他,了解他。”

張藝謀一直對人講,“我的女兒長大了,像我的脾氣,文章也寫得棒極了。”按父親的意願,希望女兒學醫,將來像她的奶奶一樣做一名醫生,但張末對醫學不感興趣,她害怕血,更不喜歡醫院裡終年不散的福爾馬林的氣味,張藝謀也不強求女兒,就任女兒自己做主吧。

記者:你將來會從事藝術工作嗎?

張末:現在說不好,我想思路開闊些,多學點東西。我從小就特別喜歡看書,更喜歡媽媽工作的圖書室。我們家有很多書,電影類、文藝理論類書是爸爸的;文學作品、文學史類、古詩詞類是媽媽的。我當時太小,看不懂。圖書室就不同了,那裡有許多好看的畫報,看都看不完,媽媽有時就陪我一起翻看。也許正是有這樣一個環境,纔養成了我愛看書,喜愛文學的性格。學校的歷次語文考試中,我從來沒因作文失過分,這一半是我自己的努力和愛好,而另一半應歸功於媽媽的引導。媽媽說寫文章是要寫自己感受到的東西,不能是硬造出來的,那樣寫出來的文字,不但生澀,沒感情,而且自己也很累。

記者:你的父母現在還有聯繫嗎?

張末:我的父親母親現在的心情和生活都很平靜,他們相互尊重,很友好,如朋友一樣。他們經常為了我的學習和生活互通電話。媽媽現在精神面貌也比以前好多了,人也開朗了,她現在在一家影視學校裡教書,偶爾也寫寫文章,雖然還是孤身一人,但活得很充實,我為她高興,即使我以後沒有太多時間回來看她,我也會很放心。

一定要考上美國大學的前十名

張末去美國時隻有16歲,張藝謀委托一個朋友作女兒的監護人,張末剛去美國時,就住在監護人的家中,張末就讀的是美國一所著名的私立高中,每年學費2萬美金,她現在食宿都在學校,每年也要近2萬美金。每月張末有150美金的零用錢,她每周都要給遠在中國西安的母親打一個電話,每次一小時,剛好是一張15美金的卡。

張末的學習成績一直很好,在美國,考大學不僅僅是看高考的成績,高中四年的成績要占相當大的比重,張末臨去美國時,和父親張藝謀定下口頭協議,一定要考上美國大學的前十名,她知道在美國花費很大,父親花那麼多錢送她出去讀書,她一定要爭氣,常常學習到夜裡3時纔睡覺,在美國的三年,她門門功課是A,而且連續三年被學校評為品學兼優的學生,在校長親自主持的典禮上,校長看到她驚訝地說:“又是你獲得了這個獎章,這在我們學校可是第一次!”

媽媽說,我一出生就和爸爸的電影事業聯繫在一起

我的母親溫婉而恬靜,在我記憶裡她很少高聲說話,雖然已經40多歲了,但講話的聲音比年輕人還輕柔好聽。

我的音質也不錯,同學們都愛聽我說話、唱歌,這要感謝母親。

媽媽是搞文字工作的,她以前在電影制片廠裡當編輯,搞電影資料。她經常把許多漂亮的畫報帶回家裡翻看,但也不得不經常為趕寫文章熬到深夜。我既羨慕媽媽的工作,但也覺得她有時很辛苦。

我在媽媽肚子裡的時候,媽媽正在教書,她教的是初中英語。也許真有胎教之說,我在學校的英語成績很好。我也很喜歡英語,學校每次演出英語節目,都少不了我。

媽媽生我的時候,爸爸沒有在跟前。他正在千裡之外忙著拍電影,爺爺奶奶把電報打過去,告訴他我出生的消息,他回電就為我取好了現在這個名字––張末。並賦予這個“末”字極大的內涵。

爸爸說:“這個末字有兩層意思,第一層意思是從日期上看,3月31日,是每年第一個季度的最後一天,所以取其‘末’字。第二層意思也是深層次的意思,從4月1日起,我的電影事業從此將走向不平凡的裡程。3月31日是平凡的最末一天,也是取其‘末’字,以示紀念”。

左手拉著爸爸,右手拉著媽媽,是我兒時最美麗的夢

我小的時候,爸爸長年在外面奔波,拍電影,不常回家,他在我的心中,隻是一個高大的影子,既陌生又神秘,還有點怕他,他似乎對我也不大熱情,我們之間遠沒有現在這樣親密,這樣理解,這樣無話不談。

在我上幼兒園的時候,曾經有過這樣一件事,媽媽病了,正巧這個時期爸爸在家,媽媽叫爸爸到幼兒園去接我。可我無論如何也不跟他回家。我頑固地強調:“每天都是媽媽接我,我要媽媽接。”爸爸無論怎樣解釋都不行。最後還是我們班的阿姨把我截住,送到爸爸手裡,他纔把我抱回家。但在我兒時的記憶裡,左手拉著爸爸,右手拉著媽媽,是我心底最美麗的夢。

和爸爸在海南的日子

一年夏天,我剛放暑假,爸爸打來電話告訴我,他把手頭的事一安排好,就帶我去海南三亞玩。我聽了高興得不得了,放下電話,手舞足蹈了半天。想著近幾年,爸爸雖然還是很忙,但他時常打電話過來,詢問我的身體及學習情況。他知道我從小身體不好,每次總強調身體最重要,學習嘛,隻要認真學,努力了就可以了,他也盡可能多地抽出時間與我見面。出國也不忘買一些有意思的小玩意,給我寄過來。爸爸早已不是我小時候感覺的那個陌生的影子了,我們的距離在不知不覺中消失了。

七月中旬,我和爸爸乘上了去海南三亞的飛機,這是我生平第一次和爸爸單獨在一起,而且是專程去旅遊,實在難得。

一切都是那麼新奇,那麼讓人心曠神怡,我和爸爸住的賓館就在海邊。不知道是因為氣候不適應,還是不服水土,幾天後,我病了,發高燒。這下可急壞了爸爸,他請來醫生給我看病,守在我身邊,按時給我喂藥,生病期間,我不想喫飯,也不能喫油膩的東西,爸爸就讓人到街上,給我買好喫、解暑的瓜果 雖然他很多地方沒有媽媽做得細心周到,可我心裡卻十分溫暖。

希望爸爸能早一點找到一個意中人,來照料他的生活

記者:有關你爸爸的緋聞很多,你是怎樣看待這些緋聞的?

張末:爸爸作為一個有成就的單身男人,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這很正常,隻是爸爸一心撲在他的電影上,很少顧及他的生活。爸爸和媽媽分開已經很多年,和鞏俐分手也很多年了,他應該有一個女性來關心、照顧他。至於他的緋聞,我不想多說什麼,誰讓爸爸是公眾人物呢?隻是有一點,無論爸爸將來和誰在一起,我都能接受,隻是他再也不能像和鞏俐在一起時那樣,冷落了他惟一的女兒,這是絕對不行的。

記者:你怎樣評價和你爸爸有關的女性?譬如你的媽媽、鞏俐、後來傳言很多的章子怡、最近熱炒的王海珍。

張末:我媽媽是她們這幾個人中我最有發言權的,她和我父親在一起時,我父親什麼都沒有,也正是因為有了我媽媽的全力支持,爸爸取得了事業上的巨大成功,媽媽是永遠值得我敬佩的偉大女性;和鞏俐在一起的日子,我還小,不太懂他們的事,也是因為她,纔使我的童年少了一般孩子的樂趣,多了些滄桑。我至今也不清楚,像鞏俐這樣的大明星,她和爸爸在一起的日子,為何要對他惟一的女兒這樣仇視,扼殺我們父女接觸的一切機會呢?章子怡我沒接觸過;王海珍的炒作我在網上看到過,她想出名,這可以理解,不過,她的謊話也太經不起推敲了。特別是爸爸在醫院裡照顧她母親那段,真是可笑,像爸爸這樣的男人,奶奶生病了他都沒時間去陪護,而且他也的確不會做這樣的事,她的一些說法讓人感到她是一個不太自重的人,但願日後這樣的事情距離爸爸遠一點。

爸爸希望我將來找一個有成就的人做男朋友

記者:在美國,你的課外時間是怎麼打發的?

張末:我利用課外時間走遍了全美有名的大學,我想心裡有個底,以便明年高考時選擇。在我們這個私立學校,隻有三個中國人,另兩個是男孩子,一個來自臺灣,學習非常好,一個來自上海;我剛到美國時,交了一個美國男孩子,剛開始感覺很新奇,後來慢慢發現,美國的男孩子都非常淺,兩個人常常會沒有話說,也就不再交往。那個臺灣男孩子有些喜歡我,但長得太普通;在美國,人們平日是不大串門的,過節時,學校常舉辦舞會什麼的,我沒有伴,常常不參加。有次和媽媽通電話,我告訴她學校要辦一個舞會,可我沒有伴,該怎麼辦?媽媽讓我在舞會上請單獨來的男孩子跳舞,我說假如人家忽然告訴我,他已有了伴兒時多難堪啊,媽媽說這有什麼,她是為了讓我高興,纔這樣說的,但我還是沒有這樣做。

記者:你爸爸對你在美國的生活有什麼特別要求嗎?

張末:這倒沒有。過去,爸爸每次打電話來,多是就事論事,時間久了,以前長時間不在一起的隔閡就沒有了,現在,我還會和他們開玩笑呢。有次和爸爸聊天,爸爸說我長大了,可以交男朋友,但一定要有點成就的人,我說找一個有成就的人,他要是不喜歡我了,喜歡上別人怎麼辦?爸爸說我的女兒可不能這樣!我當時差點脫口而出“隻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可話到嘴邊,還是沒有說。

記者:你是怎麼評價你的父親、母親的?

張末:我爸爸把他的生活全溶進藝術了,我為有這樣的爸爸而驕傲;我媽媽是一個傳統的、任勞任怨的女性,她幾乎把一切全都給了我,她是為我而活,我以後一定會好好照顧她,報答她的養育之恩。

將來,我可能不會干電影這一行,但我對電影的喜愛和對藝術的熱愛將是永遠的。我愛我的爸爸,他的每一部電影我都看過,我比較喜歡《我的父親母親》、《一個都不能少》等,隻是《幸福女孩》感到一般,可能是我對那樣的東西不熟悉,看不太懂,有一點,今後,我會更加關注爸爸的每一部作品。

選稿:延華 來源:哈爾濱日報5月27日 







      亞太城市信息化論壇
      紀念中共80周年誕辰
      北京申辦2008年奧運
      中國足球衝擊世界杯
      西藏和平解放50周年
      東方網誕生探索展望
      港小姐競選
      中央電臺封殺田震?
      方正科技股權大戰
      遼足車禍大揭秘
      堅決反對美對臺軍售
      東方高考熱線
      “人權衛士”落選!
      《財富》論壇年會
      第三屆東亞運動會
      美戰機撞毀我軍機
      "東方網"案一審紀實
      革命史知識衝關

      解放日報
      文彙報
      新民晚報
      新聞報
      青年報
      勞動報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廣播電臺
      上海東方廣播電臺
      上海電視臺
      上海東方電視臺
      上海教育電視臺
      上海有線電視臺
      中國網
      人民日報
      新華網
      中國日報
      中青在線
      中央電視臺
      中國上海
      千龍新聞網
      中青網
      中央人民廣播電臺
      中國國際廣播電臺
      網上浦東
      上海科技網
      古鎮南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