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專題|國內|國際|臺港澳|上海|文娛|IT|精選|體育|財經|社會|參考|科教衛|圖片|

                     >>新聞中心>>新聞精選>>正文

奇跡!與死神賽跑的28小時
2001年5月27日 01:56

事件回放

5月23日下午3時左右,承接水下光纜施埋任務的武漢永安打撈公司潛水員馮谷兵正在距蕭山國際機場收費處約250米的運河裡進行水下作業時,運河堤岸突然發生大面積塌方,馮谷兵被埋入了3米深的河床下,大量的石塊、河沙將他緊緊壓住了。

事故發生後,浙江省武警總隊一支隊100多名官兵於5月24日凌晨奉命火速趕往現場搶救。30多名潛水員輪番下水施救,但由於水下情況不明,搶救工作一時無法取得進展。上午9時,永安公司武漢總部緊急增援先進施救設備到現場,搶救工作出現了轉機。當天下午6時許,困在水下28小時的馮谷兵終於被成功救上河岸。

水底大營救

■施工突遭塌方

“不好,堤壩塌方了,有人被石頭壓在水底了 ”23日下午3時20分,正在蕭山區坎山鎮新開河施工的人們發出了緊急呼救聲。

為了將鋪設的電纜通過河底,潛水員馮谷兵下水在河岸的基石上鑽孔。由於河岸內側泥土十分松動,致使在施工時,一段近五米長的河坎突然發生塌方。頓時,大量的石塊、爛泥將馮谷兵整個身子壓在了水底。

■援兵接踵而來

下午6時,浙江省和杭州市的水下打撈隊接警後趕到現場,但一時仍難以施救;24日凌晨3時15分,省武警一支隊五中隊接到上級命令後,30名官兵抵達現場;5小時後,70名增援官兵又趕到事發點;上午6時30分,新安江水利發電廠6位潛水員趕到現場;上午11時20分,東海艦隊4位潛水員奉命從寧波趕到蕭山

■救援又遭挫折

到24日上午9時,外圍淤石清理進展順利,共清理出石塊淤泥20餘立方,其中最大的石頭重達1噸多。一直半躺在水中的馮谷兵已基本可以站立,惟有雙腿腳踝以下部位尚被石頭壓著。

正當大家為救援工作有了進展感到高興時,救撈人員傳來消息:由於水下土質松軟,加上吸漿泵的衝力,導致水下牆體再度發生塌方,馮谷兵膝蓋以下部位又被淤泥石塊掩蓋。更令人擔心的是,此時的馮谷兵體力消耗過大,人已虛脫。

■采取非常方案

在外圍救援工作進行的同時,岸上臨時救援小組成立,並緊急協商搶救方案:方案一,先將潛水員周邊用沙袋圍成圓型,然後再用水泵將裡面的水抽干,最後救人。方案二,移開壓在雙腿四周的石塊,拉人上岸。

經研究,如采用第一方案,拋到水下的沙袋可能壓破供氣管,導致潛水員的呼吸中斷,而且排水救人耗時太長。第二方案最關鍵的是要將潛水員雙腳邊的巨石挪開。

到下午3時,經東海艦隊和新安江水電站潛水員的多次下水摸底,證實馮谷兵的左腳已被石頭卡死,供氣管也被壓在巨石底下。

“真的不行,恐怕隻有采取非常方案,保命要緊。”救援領導小組作出了萬不得已的選擇:采取可能會傷及潛水員左腳的強行牽拉法,然後瞬間割斷供氣管,將人迅速拉出水面。

■營救終獲成功

下午6時20分,通過通話器,東海艦隊的龔向東傳來水下的最新情況,受吸漿泵的衝刷,壓在潛水員腳下的巨石開始松動。在他的指揮下,繩子慢慢地將巨石綁牢,開始緩慢地移動。同屬永安水下打撈隊的馮金良也慢慢地晃動馮谷兵的雙腿,使其漸漸從石頭間被拉出來。左腳抽出來了!但供氣管有很長一段尚被石塊壓在石下,潛水員的身體一時仍難以浮出水面。

“切斷供氣管,在瞬間將人從水下拉出!”

馮金良和龔向東一同用力切斷了供氣管,隻聽“轟”地一聲巨響,奄奄一息的馮谷兵被拉出水面。

當眾人打開潛水服,過度疲勞和緊張的馮谷兵隻說了一句:“謝謝,謝謝你們救了我!”

他仍未脫離危險

24日傍晚6時50分,處於昏迷狀態的馮谷兵被急速送到武警杭州醫院,進行緊急救治。邵逸夫醫院、浙醫二院趕來會診的專家已等候多時。武警杭州醫院領導表示:不惜一切代價搶救。

令人擔心的是,馮谷兵由於受淤石泥沙長時間壓迫,患了擠壓綜合癥,造成腎功能嚴重衰竭,身體極度虛弱。其裸露的雙手、被擠壓的左腳缺氧腫脹,極有可能完全壞死,危及生命。

25日,杭州武警醫院重癥監護室,手術後的馮谷兵已能開口說上一兩句話。經過了一次長達兩個半小時的筋膜間隔切開減壓加部分壞死組織切除術、清創換藥術和血透治療後,他目前的神志尚清醒,病情得以控制,但體內多個髒器如腎、肝、肺都受到嚴重損傷,還沒有完全脫離危險。

負責搶救的醫院8病區主任喻森明說,馮谷兵長時間被困水下,幸虧有潛水服和銅鞋保護,否則性命難保。

我覺得自己真幸福

–––馮谷兵口述生死之間感受23日下午3時許,突然從頭頂傳來一陣“嘩啦啦”的聲音,大量的泥石重重地壓在了我的身上,我無法動彈,隻能用對講機報告險情。這時,我們公司馮經理的聲音從岸上傳來:“你不要慌,我們馬上派人下來救你。”雖然被困,可我當時並不怎麼害怕,不要看我纔28歲,可我干這行已經十多年了。我已習慣了在水下作業,相信他們遲早會救我出去的。

一小時後,岸上說要為我調來救生設備,我問他們:“大概要多少時間?石頭壓在我身上很難受”。岸上的人鼓勵著我,叫我不要慌。當我感覺水中的光線越來越暗的時候,也開始覺得口干舌燥。我向岸上發出求助信息,岸上的人準備通過我的潛水服袖口處插管輸送。但我的雙手全被埋進了亂石堆,營救的潛水員忙了半天無處下手。送水失敗後,我心裡閃過一絲恐慌,但很快又鎮靜了下來,我堅信公司的人會有辦法救我上岸的。

10小時過去了,無法抗拒的擠壓使我四肢腫脹,陰冷的河水透著逼人的寒氣向我襲來。身心極度的疲憊使我在與岸上人的對話過程中,不時感到絕望。我想到了妻兒。我在心裡給自己許了願,如果生命的最後一刻還有機會說最後一句話,我希望公司領導把我的妻兒接到岸邊與我講上一句話。這樣,我就心滿意足了。

說實在的,做我們這行的,從穿上潛水服起,就把生死看得很淡,一生難保不出事,死也是預料之中的。

不知過了多久,有人輕輕地敲了一下我的頭。一股暖流頓時從頭頂流了下來,我在黑暗中看到了希望。此時,岸上再次傳來令我精神振奮的消息,武漢總公司將於24日8時20分派人乘飛機送來國內最先進的救援設備和經驗最豐富的潛水員。沒想到公司還會為我付出這麼大的代價,我很激動,開始為那班飛機準時到達祈禱。

我在漫長的等待中,終於被救上了岸。當我看到我們公司最有經驗的老馮也出現在面前時,我內心一陣感激,無力地說了句“你也來了”。之後,我什麼也不知道了。醒來時,我已在醫院的病床上,四肢毫無感覺。我的妻子和5歲的兒子就要來杭州,我覺得自己真幸福。

手足親情支撐著他

馮谷兵在水中不喫不喝堅持28小時的同時,有一份手足親情在時刻支撐著他。

25日上午,記者在重癥監護室外見到曾在現場連續作戰了13個小時而累得趴下的劉中奎,他是馮的表弟和搭檔。他已經兩天兩夜沒合過眼了。

劉中奎說:“我們都在武漢永安打撈公司工作,馮谷兵是我表哥,也是我十多年的搭檔。我們這次在水深4米的河床底部埋電纜,工程在快收尾時表哥遇上了河坎塌方。我在岸上聽到他在對講機裡大喊‘不好,塌方了,我被壓住了。’”

“我的第一反應就是怎麼救人。可惜惟一的一套潛水服穿在表哥身上,我隻能靠拼勁一次又一次地潛入水中。但一切已經晚了,河底已經找不到表哥的身影。他工作的地方被大量石塊泥沙淹沒了。我狠命地扒,但塌方仍在繼續,一切無濟於事。由於每次隻能在水裡獃一分鐘,我除了摸到大石塊,根本無法找到表哥。

一小時後,同行送來了潛水服。我又下水用手挖,從23日下午3點直到24日中午,我整整挖了10多個小時,雙手傷痕累累,幾乎沒有一處完好。在其他增援潛水員的幫助下,24日凌晨3點多,我終於挖到了表哥的頭頂,心裡一陣狂喜,撿了個石塊輕輕敲了他一下,上面的對講機馬上告訴我,表哥說有人挖到他的頭頂了,還問是不是我挖的。

當天上午9點,他的雙手露出來了,我過去握了一下他的手–––多年的老搭檔,在水下我們一直用握手來說話–––當時我說:“堅持一下,我來了。”他的手勢告訴我:“你快一點,我很高興”。我信心更足了,繼續挖,整整挖破了5雙手套後,我被勸上了岸,一下癱倒在地。”

“就在我上岸時,水下又發生了一次塌方,再次把表哥埋進了泥石堆。”

選稿:扣子 來源:新聞晨報 







      亞太城市信息化論壇
      紀念中共80周年誕辰
      北京申辦2008年奧運
      中國足球衝擊世界杯
      西藏和平解放50周年
      東方網誕生探索展望
      港小姐競選
      中央電臺封殺田震?
      方正科技股權大戰
      遼足車禍大揭秘
      堅決反對美對臺軍售
      東方高考熱線
      “人權衛士”落選!
      《財富》論壇年會
      第三屆東亞運動會
      美戰機撞毀我軍機
      "東方網"案一審紀實
      革命史知識衝關

      解放日報
      文彙報
      新民晚報
      新聞報
      青年報
      勞動報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廣播電臺
      上海東方廣播電臺
      上海電視臺
      上海東方電視臺
      上海教育電視臺
      上海有線電視臺
      中國網
      人民日報
      新華網
      中國日報
      中青在線
      中央電視臺
      中國上海
      千龍新聞網
      中青網
      中央人民廣播電臺
      中國國際廣播電臺
      網上浦東
      上海科技網
      古鎮南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