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專題|國內|國際|臺港澳|上海|文娛|IT|精選|體育|財經|社會|參考|科教衛|圖片|

                     >>新聞中心>>新聞精選>>正文

“海燈弟子”幻想再續海燈神話
2001年5月27日 17:21

浙江青年報5月27日報道:4月21日,一位自稱是海燈法師弟子的江蘇人打來電話,言稱“海燈的功夫是確實存在的”。他說他雖然沒有法師(指海燈)那麼好的功夫,但絕對可以做“二指禪”、“童子功”等,其功夫隻有海燈法師的十分之一雲雲。時過一個月,5月22日,這位神秘男子終於出現。

他真是海燈的弟子?他真有二指禪神功?

“海燈弟子”出現

這位自稱為“海燈弟子”的35歲男子名叫王登宏(化名)。5月22日上午11點左右,他身穿黃色練功服和一條寬松的練功褲,背掛著海燈法師圓寂周年法會的紀念黃色掛包,在一女子的陪同下來到本報。王登宏告訴記者:“這個掛包可以證明我是海燈法師的弟子。”他說的話並不是江蘇話,他告訴記者,這主要是自己長期在外跑得多了,語音上產生了變化。

“今年2月中旬,你們報紙轉登了《‘海燈法師’的彌天大謊》、《謊言重復一千遍》,把海燈法師說得什麼都不是,我看了後很氣憤,所以就給你們報社打來電話。我要證明海燈法師確實有‘二指禪’等功夫。”王登宏一見到記者就說他為什麼來報社的理由。王登宏說:“我下一步就是去廣東或者其他地方,進一步澄清社會上現在對海燈法師的誤解。”他不時表露出對海燈的知遇之恩。

然而在采訪過程中記者發現,王登宏閃爍其詞,前後也多有矛盾之處。對一些應該非常切實的問題,要麼以時間長了記不清推托;要麼以不便相告為由拒絕;更令記者詫異的是,有著如此“神功”的王登宏竟然隻是以在“江湖上表演”為生

“海燈弟子”的行為令人生疑

疑惑之一:“時間長了,我記不清楚”

當記者問他:“你說你是海燈法師的弟子,你是怎麼認識他的?能說詳細一點嗎?”

隻聽王登宏大笑了一聲,說:“時間過得太長了,記得不清楚。”然後他斷斷續續、吞吞吐吐地在陪同他來的女朋友的幫助下開始了回憶,王登宏告訴記者:“我大概12歲的那年(王說,過的太久了,到底哪一年他記得不是很清楚),我在上海叔叔(記者問:你叔叔叫什麼名字?他竟然想了好長時間,後來好不容易纔想起來,然後問身邊的女朋友纔作出確認)王步羅家時踫到了海燈,起初並不知道他就是海燈,個子瘦小,精神飽滿,手指的關節與一般人不一樣,長著厚厚的老繭。當時,他見到我便誇了起來,說我骨盤好,適合練功。由於我叔叔是他朋友,他便開始教我練功。練了十餘天,我叔叔纔對我說,他是範無病,就是海燈。”

疑惑之二:二指禪表演的照片實在蹊蹺

王登宏說:“海燈當時在上海主要是講佛,我親眼見到他表演武功後,對他特別敬佩。就這樣大概跟法師練了一個月,其實一個月中,也是很少與法師在一起,他隻是教我如何如何地練。由於當初的親自傳授,後來的11年中,每天從未間斷過練習,終於有一天能夠達到二指禪的功夫了。”他說著從黃色的背兜裡拿出了一些照片,指著其中的一張照片說:“這張就是我最好狀態時在漢城練功時拍攝的。那時我二十來歲,歲數大了就很難做到二指禪,能夠達到這種境界,真是千百次練習中的一次,是非常難得的。”

當記者對他出示的照片中的人的長相提出一些懷疑時,王登宏臉上隨即掠過一陣慌張。於是話鋒便轉了開去,“人們都說法師的弟子範應蓮不會二指禪,難道就可以說明法師他自己也不會二指禪?練二指禪是要看狀態的,並不是你隨意就能練成的。海燈老年表演二指禪也是狀態好時纔成功的,法師能做二指禪還有個原因就是,他個子瘦小。”

上海的民間武術家劉立世同很多武術專家對海燈“二指禪”提出了質疑,劉立世曾經問過跟隨了海燈20多年的徒弟張悅忠,張說他從未見過師父做過倒立二指禪。劉立世也在60年代看過海燈用拳頭支撐、靠牆倒立身體,那叫“金剛錘”,海燈所說的“二指禪”,他也從來沒有見過。

而一張廣為流傳的關於海燈作偽“一指禪”照片,左肩有明顯的繩索上牽的痕跡。

疑惑之三:“有人叮囑我不要來報社”

“我對海燈法師充滿了敬意。現在的媒體都在惡意損害法師的名譽,太可惡了。我可以告訴你們,海燈確實不是什麼少林寺的方丈。這是以前人家把他誇大了。”王登宏心中似乎仍有憤慨,“去年中秋我去四川年歷法師的靈骨堂時,曾經在四川江油觀霧山樂寺聽一位老尼姑這樣講的,但是少林寺一位盲人住持卻叫海燈去教過武術,但由於法師水土不服,沒過多久就回來了。”

對去年獲得第二屆反偽科學突出貢獻獎的敬永祥,王登宏顯得很憤慨:“敬永祥為什麼當初還贊揚法師?當法師死了以後又說法師的功夫全是假的。真是沒意思,這是惡意的攻擊,人都死了,他還這樣有什麼意思?他想借此炒作自己。”

然而據記者了解,1989年9月,《四川日報》評論理論部副主任敬永祥發表報告文學《“海燈現像”––八十年代一場造神運動》對社會上將海燈神話了的現像進行了糾正。敬永祥在接受《北京青年報》的記者采訪時說出了為何要去糾正海燈神話的內幕,他說:“1986年、1987年間幾十集電視連續劇《海燈法師》出來,和1988年江油修海燈武館,對海燈宣傳的規模超過了任何一個活人 那個時候(我)真的喫不下飯,睡不著覺,有時候突然之間一想起這個事情,一下子心裡就很難受,總覺得這太不對頭了,把海燈吹成這個樣子,這個事情將來怎能收場?就像我後在報告文學中開篇寫到的:無論是作為造神運動的參與者,還是普通的知情人,都有責任講明真情,否則就是褻瀆歷史、喪失良知。”

王登宏還告訴記者,他來這裡之前曾跟海燈武術館的館長某某通過電話。據稱,他還是冒著一定風險纔來的。“原來我可以早點過來的,他們給我打過招呼叫我不要過來,另一個呢就是我自己身體不好。所以到今天纔過來。”據王登宏說,某某曾告訴他,不要接受采訪。現在他要做的所有事情就是,默默地證明,他是海燈的弟子並且有二指禪的功夫就可以了。某某更擔心的是,“更何況你現在還有腎病,萬一演示不成不把事情給搞砸了。”

記者希望王登宏能提供這個海燈武術館的館長某某的電話,他卻為難地說:“我要經過他們同意纔可以,不然我跟他們的關繫會不好。這很為難的,因為我不是海燈法師的入室弟子,是法師的掛名弟子。”

疑惑之四:當場表演遭遇王登宏身體有病據王登宏介紹,他最近身體不好,一直在義烏一位朋友那裡,教朋友兒子練武功,今後的3個月都會在那裡。他告訴記者,如果誰懷疑他的二指禪,他可以隨時過來親自表演給他看,來證明自已並不是在說謊。

他這樣告訴記者:“為了讓世人了解二指禪神功,也證明海燈功夫的神奇,我從江蘇開始表演,然後到浙江、廣州、西安、四川都做過表演,杭州我來得也不少,在東坡大劇院等都曾做過表演。還有韓國、美國、印度尼西亞、新加坡也請我做過表演。”

“現在的人都沒有親眼見過法師做二指禪演示,都不相信的。但是看了的人卻不得不相信。今年我在義烏時,我與一位大學教授喫飯,那位教授對海燈法師不屑一顧,說海燈全是假的。結果我表演給他看了他就完全相信了。”

於是,記者要求王登宏表演一下。他說,二指禪有單臂與雙臂之分,主要是看如何掌握平衡。他提供給記者的照片是雙臂的,所以現在他要表演單臂的“二指禪”給記者看。

他在本報四樓記者部的走廊上開始了表演,由於地面瓷磚較滑,王登宏首先將白色的練功鞋脫下來當墊板,然後兩個食指指在鞋上,兩腳尖沿著牆慢慢地往上移,還沒移幾步,王登宏已經面紅耳赤,根本未出現那種所謂的二指禪的倒立。記者讓他還是再表演一下為好,讓大家能夠有個真切的了解,然而第二次的表演比第一次的還要糟糕,王登宏的臉紅得更厲害。

“這地方太小了。”他伸出兩個食指說,“兩個食指有一個已經受傷了,加上自己有腎病,今天不能再做表演了。”在做演示的時候他一個勁地堅決要求本報攝影記者不要拍照。

王登宏最終沒有演示成功自己的神功,記者也無意要求他演示什麼“童子功”,因為他最拿手的功夫畢竟是“二指禪”。

警惕“海燈神話”的惡劣影響

今年以來,書籍《謊言重復一千遍》、雜志《新民周刊》、央視《新聞調查》欄目等相繼對海燈現像進行揭露,“我們之所以抓住這個欺世盜名的和尚不放,就是因為從本質上而言,‘海燈現像’和李洪志一伙有著某種垂直的傳承和橫向的洇染,一如顛茄和番茄、晰蜴和鱷魚、恐龍和駝鳥......”1988年12月14日,敬永祥在新華社《國內動態清樣》發表了自己對海燈的不同看法,同年12月25日,文章刊登在發行面較廣的《內參選篇》上,題為《敬永祥對海燈法師提出不同看法》,有將海燈法師拉下神壇的勢頭,1989年8月,敬永祥又在北京的《報告文學》雜志和海南的《金島》雜志上發表了長篇報告文學《“海燈現像”––八十年代的一場造神運動》,全國數十家媒體轉載,輿論嘩然。

敬永祥在《新民周刊》2001年第十二期上撰文指出:“海燈也給我講過,他有其徒弟後來說的‘用意念滅大興安嶺大火’之類的‘神功’,他當時把這些神功稱之為‘內家拳’或‘內家氣功’。當他滔滔不絕地講‘無聲子彈’、‘隔山打牛’、‘呼風喚雨’、‘飛行輕功’、‘井泉功’等‘內家功夫’時,我把身邊的茶杯遞到他面前說:‘假如這個茶杯是水井,你能用手掌把杯中的水吸起來嗎?’”敬永祥對此提出懷疑,也因此與海燈法師疏遠開去。敬永祥認為,歷朝歷代都有封建迷信,包括“文革”時代那種高壓之下仍然有人信神信鬼。愚昧迷信不可怕,可怕的是愚昧跟權力、跟金錢結合。有人問敬永祥:“人(海燈)都死了,何必呢?”敬永祥極其慎重地說:“海燈死了,現像還活著。海燈現像的意義非常之大。如果它沒有那麼大的價值,就不會支撐我去冒這麼大的險。正因為這個樣子,所以我無論如何不能認錯。”

而《謊言重復千遍》的作者張揚,在書中有一小節名為《來自海外的“輿論監督”》,提到1986年 港《世界武壇》雜志創刊號發表了一篇名為《欺世盜名,佛亦有火––海燈和尚竟然招搖撞騙到海外》的文章,列舉了眾多武術家的名字,可見海燈所波及的範圍及其危害。央視《新聞調查》的“海燈神話”一上來開宗明義:“我們似乎趕上了一個大師輩出的年代,也許有人還記得在剛剛過去的20年當中,全國各地就出現過七八個各種各樣的大師、神人,其中出現最早、影響最大的莫過於海燈法師 ”;同時,《新民周刊》也作出深刻揭露:“ 海燈及其追隨者能成今天氣候,論‘成功要素’,既有他們的‘自身努力’,也有我們的無知和盲從。”“海燈的陰魂也許不散,海燈背後的力量也許大得不可思議,但是從古到今,邪不壓正,假的就是假的,偽裝就應剝去,我們在這裡倒要感謝金庸先生用他的文字反復確認了這樣一個事實,那就是在他所有的小說裡,邪派武功最終都是要灰飛煙滅的。”

有識之士指出,不管王登宏有無二指禪神功,其所言所雲所作所為都無法證明海燈所具有的所謂的種種光環。倘若王登宏等等的海燈的追隨著或者崇拜者,以巡遊形式去“證明”海燈的種種神話“真的存在”,這種荒謬的做法其後果也是顯而易見的。

選稿:陳旭東 來源:浙江青年報 作者:馮永明 
    • 海燈神話始作俑者親歷海燈神話二十年
    • 海燈傳言的真真假假







    • 亞太城市信息化論壇
      紀念中共80周年誕辰
      北京申辦2008年奧運
      中國足球衝擊世界杯
      西藏和平解放50周年
      東方網誕生探索展望
      港小姐競選
      中央電臺封殺田震?
      方正科技股權大戰
      遼足車禍大揭秘
      堅決反對美對臺軍售
      東方高考熱線
      “人權衛士”落選!
      《財富》論壇年會
      第三屆東亞運動會
      美戰機撞毀我軍機
      "東方網"案一審紀實
      革命史知識衝關

      解放日報
      文彙報
      新民晚報
      新聞報
      青年報
      勞動報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廣播電臺
      上海東方廣播電臺
      上海電視臺
      上海東方電視臺
      上海教育電視臺
      上海有線電視臺
      中國網
      人民日報
      新華網
      中國日報
      中青在線
      中央電視臺
      中國上海
      千龍新聞網
      中青網
      中央人民廣播電臺
      中國國際廣播電臺
      網上浦東
      上海科技網
      古鎮南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