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專題|國內|國際|臺港澳|上海|文娛|IT|精選|體育|財經|社會|參考|科教衛|圖片|

                     >>新聞中心>>新聞精選>>正文

民告官竟告出個已執法4年的"非法機構"
2001年5月28日 15:29

由於當地漁政部門扯皮推諉,河南省駐馬店市養魚戶張公瑾等養的10萬公斤魚被污染致死卻無法索賠。張公瑾以行政不作為將漁政部門告上了當地法院。誰知,法院的判決卻令人大喫一驚:這個已經行使了4年執法權的機構,竟被認定為“非法機構”!他的起訴也因此被駁回!

38萬元投資變成10萬公斤死魚

張公瑾是河南省駐馬店市驛城區的居民,夫妻倆都沒有工作。1999年,他和其他5家下崗職工家庭集資38萬元,與駐馬店市宿鴨湖水庫管理局水產站簽訂了網圍養魚合同,承包了100畝水面投資養魚,由張公瑾負責管理。

為了這片寄托著6家人希望的魚場,張公瑾辛苦經營了一年多。其間因為大風吹破漁網,他放養的14萬斤魚苗隻剩了一半。好不容易到了2000年秋天,終於等來了收獲的季節,魚場裡的魚小的0﹒5公斤多,大的2﹒5公斤多,總共有10多萬公斤。

但一場突如其來的災難,粉碎了他們的希望。

2000年9月27日上午,張公瑾到魚場查看魚情時,發現湖水發黑並漂浮著大量泡沫,惡臭撲鼻。兩小時後,魚開始死亡,到了晚上10時,大批死魚已經漂上水面。他意識到,肯定是水庫上遊廠家趁昨夜暴雨時偷排污水了。兩天後,他的圍網裡已經出現了一條寬1米、長350多米的厚厚的死魚帶,魚場裡的魚幾乎全部死絕,開始腐爛下沉。

張公瑾一邊流著淚,一邊將死魚一船船地往外拉,看著這一片片白花花的魚尸,想著如果不是這場意外 他心如刀絞。但誰知,令他更想不到的意外還在後頭。

10萬公斤魚白死了

魚場裡的魚開始大面積死亡的第二天上午,心急火燎的張公瑾趕到了駐馬店市環保局請求幫助。市環保局的同志告訴他,應該到水庫所在的汝南縣環保局反映情況。到了縣環保局,他又被告知這個情況應該由市環保局管。等張公瑾再趕回市環保局時,市環保局的同志又說:按照最新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水污染防治法實施細則》的規定,造成漁業水體事故的,應該由水產監督部門管這個事。

繞了個大圈子後,第二天下午,張公瑾趕回水庫找到了宿鴨湖水庫管理局水產站站長兼漁政監督管理站站長徐汝生。沒料到徐站長以“死魚的事我不管,我隻管收水面費”為由,將他擋了回來。無奈之下,張公瑾又找到水庫管理局。聽了他說的情況,一位局領導表示:既然是污染致死的,那就應該由環保部門出面解決。

張公瑾隻好又到環保局,而環保局的同志則又拿出法規擋住了他。兩天的奔波,讓張公瑾越跑越糊塗,越跑越心焦。無奈下,張公瑾將此事反映給了當地的《天中晚報》。

誰知,《天中晚報》關於水庫發生污染死魚的報道見諸報端後,更激怒了水產站。等到他再次到水產站,懇求站長派人到湖裡查看一下,幫助查找污染源頭,好為以後向污染方索賠提供證據時,竟遭到斷然拒絕。

再三懇求無效後,張公瑾於9月30日上午找到了駐馬店市水利局,水利局當即派水產處副主任耿明生等人趕赴水產站。但耿明生一行到了徐站長辦公室後,不到三分鐘便被擋了出來,理由是:想下湖調查,“必須先征得市委、行署主要領導的批準,其次還要經過市水利局局黨委研究同意。”

連上級部門來人都被擋駕,張公瑾的努力結果可想而知,他的10萬公斤魚也就在部門扯皮中死絕了。

“給屈死的魚討個明白”

宿鴨湖水庫是淮河流域的一座大型水庫,因其上遊造紙廠、化工廠的污水直接排入水庫,水庫水質一直比較差,曾屢次發生污染事故,但執法部門卻遲遲不見行動。無奈之下,張公瑾開始自己查污。

從10月初開始,他和幾個朋友沿河而上一路尋找污染源。他們帶著方便面,扛著借來的攝像機,徒步跋涉200多公裡,走訪了50多個村莊,查遍了給水庫注水的5條河流。

在水庫的進水口–––汝南縣水屯鄉趙莊村趙橋口,村民們指著流經村旁的小河裡的死魚說:前幾日下大雨,上遊廠家偷排污水,整條河都成黑色了,到現在還有這麼多死魚,一些村民家裡養的牛也因喝了河水生病致死,貓喫了河裡的死魚也死了。

許多村民奇怪地問:“水產部門的人干啥去了?咋讓你們自己找?”張公瑾也知道自己的查污結果沒有法律效力,但他實在是無奈:漁政部門不執法,便無法查明污染源,也無法提出索賠。“這麼多衙門,我跑了幾十趟都沒人管,我就想給我屈死的魚討個明白!”

2000年12月,張公瑾以行政不作為為由將漁政站起訴到了汝南縣人民法院。

漁政站為何“不作為”

水庫出現水體污染事故,責任並不在水產站,張公瑾也隻是想通過漁政站查處污染源,好彌補損失,而這也是漁政站的份內之事。但漁政站為什麼會“不作為”呢?

記者年初赴漁政站采訪時,徐站長給記者提供了一份去年10月15日的水質檢驗報告,這個報告顯示:10月15日的水質檢測分析雖然超標,卻不足以致魚死亡。徐站長告訴記者,張公瑾的魚全是讓他自己給耽誤了。他說,為什麼污染發生第一天他不來,而是第二天來?又沒有書面材料。

事實果真是這樣嗎?駐馬店市水利局水產處同志告訴記者,水質分析隻有在污染發生的24小時內,采樣檢驗纔有效。然而遲至今日,當地環保部門也沒有接到漁政站采集的水樣,更無從談起鋻定污染原因。

駐馬店市訴訟證據鋻定中心也有一份到現場對魚場水質的鋻定書,鋻定書顯示:“現場發現大量飄浮著的死魚,死魚身上有出血點,魚腮明顯充血,其體表粘液較多。並發現部分瀕臨死亡的魚狂遊亂竄 圍網內水質發黑,氣味刺鼻難聞,有惡心感 圍網內水質化驗結果其氰化物、非離子氨、凱氏氮的含量較國家漁業水質標準分別高出32倍、256倍和402倍。其水質PH值明顯偏堿性。故圍網的魚類在這樣的水質環境中會急性中毒死亡。”

兩份檢測報告,為何差別這麼大?內中到底有什麼玄虛呢?10月24日,當耿明生一行到水庫管理局了解情況時,管理局的負責人算是說了實話:“馬上大捕撈就要開始了,污染傳出去了,我水庫裡這百十萬斤魚怎麼辦?”

耿明生說,水庫水質不好,當地人都知道,在當地水產市場上,幾乎沒有商戶敢說自己的魚是來自水庫的;而且上遊廠家趁雨夜偷排污水的事也不是沒有發生過。張公瑾的魚場離水庫入水口最近,發生污染當然首當其衝。

漁政部門不執法,自然無法查明是誰污染了水源,張公瑾也無法提出索賠,隻能眼睜睜地看著38萬元投資變成10萬公斤死魚,6個家庭也因此幾乎傾家蕩產。

無奈之下,他們走上了民告官這條路。孰料,更離奇的事還在後面。

一告告出個“非法機構”

今年3月5日,汝南縣法院下達行政裁定書駁回了他們的起訴,理由竟是:被告方漁政監督管理站是個“非法機構”!

記者年初到宿鴨湖水庫采訪死魚事件時,漁政監督管理站徐站長還曾向記者大力介紹過其領導的水產站、漁政站在漁政管理方面的工作業績;記者手中還有一份駐馬店水利局1997年下發的正式文件––《駐馬店地區水利局關於成立宿鴨湖水庫漁政監督管理站的通知》,通知中白紙黑字寫著:“為加強宿鴨湖水庫水產養殖業的監督管理,經局研究,同意成立宿鴨湖水庫漁政監督管理站。不另設編制和機構,與水產站實行一個機構、兩塊牌子,其漁政管理人員,由管理局內部調整解決。”

誰知幾個月後,記者采訪過的這個機構竟成了“非法機構”!

日前記者再赴當地采訪時,多次電話聯繫主審法官徐全福均未果。不得已,隻好直接闖到辦公室找到了這位法官,但這位法官竟告訴記者:“徐全福出去了!”隨後,他又說接受采訪要得到研究室的同意,而當記者在研究室主任的陪同下再次來到其辦公室時,這位法官竟然已不知所蹤。被告方也一直避而不見。

記者拿到了法院的行政裁定書。法院裁定被告是“非法機構”的主要依據是:駐馬店水利局雖下文成立漁政監督管理站,但未經地區政府批準、未到人大備案、未向社會公布、對外沒有掛牌,由於沒有依法設立,所以是“非法機構”。

但記者在采訪駐馬店市水利局時,卻得到了相反的解釋。水利局人事科科長李東方介紹說:這個漁政站和宿鴨湖水庫管理局水產站實行的是兩塊牌子、一班人馬,並不需要到相關部門備案,市局裡的水產處和漁政站也是這樣運行的。局長王潤德也表示:漁政站早已成立,並一直在行使執法權。

記者采訪宿鴨湖水庫管理局局長楊中軒,楊卻表示:水庫漁政站是不是存在、是不是行使過執法權,要以法院判決為準。

“非法機構”已執法4年

記者在采訪中了解到,這個“非法機構”用漁政監督管理站的名義,4年來已先後向宿鴨湖上遊的數家造紙廠、化工廠、制藥廠行使了總額達數十萬元的排污處罰權。

去年8月份,漁政監督站還向駐馬店化工總廠下達了一份行政處罰決定書,以“重大漁業污染事故違法事實”為由對化工總廠處以15萬元的罰款。化工總廠的辦公室主任告訴記者:漁政站每年都來向廠裡要錢,如不給就要采取措施,名義便是湖裡的魚死了、水質變壞了、出現泡沫等等。化工總廠是污染排放達標企業,而且湖水出現泡沫是造紙污水纔會產生的現像,跟我們並沒有關繫。說穿了就是想撈點好處。

更有意思的是,當時駐馬店化工總廠對漁政站的15萬元處罰不服,向汝南縣法院提起了行政訴訟,隨後漁政站又撤銷了對化工總廠的處罰決定,化工總廠也因之撤訴,縣法院也於今年2月27日下達裁定書,同意化工廠的撤訴要求。

在這一次裁決中,法院的裁決還認定了漁政站的法律主體資格,但到了3月5日,法院對張公瑾起訴的裁定書卻又認定漁政站不存在,沒有依法設立。同一個法院,在一周內竟然作出了兩個自相矛盾的裁定,確實令人詫異。

汝南縣法院的一紙判決,給原本一起普通的行政訴訟案件帶來了更大的疑問:如果漁政監督管理站確是一個“非法機構”,那它為何能行使4年的行政處罰權、罰沒數十萬元錢款而不被監督,直到被“民告官”了纔發現?

另據張公瑾說,將漁政站告上法院後,在法院開庭審理的第二天夜裡,他們在湖裡圍網的住家船遭到嚴重破壞,船體多處被砸壞,定船錨繩被割斷,錨被偷走,圍網大面積被破壞。時隔不久,工作船又被偷走。

“我已經告不起了”

4月24日,駐馬店市中級人民法院的終審裁定粉碎了張公瑾的最後一線希望:維持原審,駁回張公瑾的上訴。

張公瑾說:為了告狀,我請律師、作鋻定、交官司費,已經借了4萬多元錢了,女兒還在上中學,已經是傾家蕩產,這個官司我再也打不起了。那幾家也都是下崗職工,看來我們的幾十萬元血汗錢算是白扔了。

6戶家庭的血汗錢,經此一事後全都打了水漂。他們該向誰討這個公道呢?

選稿:娟子 來源:北京日報 作者:瀋輝 梁鵬 







      遠華主犯再度被拘留
      東方高考熱線
      紀念中共80周年誕辰
      北京申辦2008年奧運
      亞太城市信息化論壇
      中國足球衝擊世界杯
      西藏和平解放50周年
      東方網誕生探索展望
      港小姐競選
      中央電臺封殺田震?
      方正科技股權大戰
      遼足車禍大揭秘
      堅決反對美對臺軍售
      “人權衛士”落選!
      《財富》論壇年會
      第三屆東亞運動會
      美戰機撞毀我軍機
      "東方網"案一審紀實

      解放日報
      文彙報
      新民晚報
      新聞報
      青年報
      勞動報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廣播電臺
      上海東方廣播電臺
      上海電視臺
      上海東方電視臺
      上海教育電視臺
      上海有線電視臺
      中國網
      人民日報
      新華網
      中國日報
      中青在線
      中央電視臺
      中國上海
      千龍新聞網
      中青網
      中央人民廣播電臺
      中國國際廣播電臺
      網上浦東
      上海科技網
      古鎮南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