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專題|國內|國際|臺港澳|上海|文娛|IT|精選|體育|財經|社會|參考|科教衛|圖片|

                     >>新聞中心>>網絡參考>>正文

暗訪歌舞廳少男少女:誘惑有多大?
2001年6月1日 11:20

大洋網6月1日報道:一些教育專家調查後發現,中學生迷戀歌舞廳的人數急劇增多,由此而引出的諸如早戀、早孕、吸毒、賣淫、鬥毆、搶劫、強奸等問題,已從原先少數現像,變成了一種較為普遍的社會問題。

然而,一些中學生為什麼走進歌舞廳?歌舞廳對他們的誘惑又在哪裡?據生活時報報道,帶著這些問題,記者走進歌舞廳–––

“黃玫瑰”舞廳裡的中學生

日前的一個黃昏,筆者在重慶“八一路”附近鬧市中心,看見一群十四五歲的男女中學生正彼此大聲相約,準備前往一個名為“黃玫瑰”的歌舞廳玩。女孩子穿得極單薄,讓自己的身體曲線盡情地顯露出來。男孩子嘴裡叼著 煙,胯下騎著五顏六色的自行車,他們的後面都帶著一名女生。

為了采訪兩個看上去神情憂郁的女孩子,筆者走過去對她們身旁的男孩子說:“可以請你們喝啤酒嗎?”因為我想,要接近他們的“女朋友”,最好得征得他們的同意。早就聽說現在的中學生打起架來玩命。

“你為什麼要請我們喝酒?”他們似乎很謹慎。

“我是一個人來的,很孤獨,想和你們聊聊。”

“那干嗎不去找小姐?又不貴。”其中一個很老道地說。

“我從來不喜歡干那事,覺得隻有學生最好,很單純。”

他們最終還是喝了我的啤酒。那個男孩笑嘻嘻道:“我來幫你找個女朋友吧,她是我們的同學,前幾天被男朋友甩了,正‘閑’得難受!”隨後,他推了推身邊的“馬子”:“去,把楊麗叫來,幫她介紹一個人。”

不一會兒,那個叫楊麗的女孩子便坐到了我的對面。她看上去發育得很成熟,妝化得很濃,冷不丁一瞧,與那些在娛樂場所裡出沒的“三陪小姐”沒什麼兩樣,但她在說話時,眼睛裡流露出來的仍是一絲稚氣,讓人覺得她還是個孩子。我問她想喝點什麼,她說“夏日靚女”(一種雞尾酒的名稱)或扎啤都可以。她告訴我,她是初中三年級的學生,16歲,一共隻談過兩個男朋友,她的第二個男朋友看上鄰班一個更漂亮的女孩,上個星期跟她拜拜了。她告訴我,他們班有50多個學生,經常泡歌舞廳的少說也有10位,他們的父母一般都是比較有權有錢。

楊麗主動邀我跳舞。她身若無骨地縮進我的懷裡,臉貼著我的臉,使我很不好意思。

我告訴她,我是一個作家,因為近來想寫點東西,纔到這裡來尋找素材的。她突然興奮起來,說,這個歌舞廳我很熟悉,中學生們都喜歡到這裡來,他們不喜歡到大人們愛光顧的那種夜總會去。又跳了一陣舞之後,她竟歪著身子躺進我的懷裡,說,大哥,今晚你把我帶走吧。我一驚,說這怎麼可以!她又問,是不是你嫌我長得難看?我搖了搖頭。這一下,她竟開始向我乞求:大哥,我不會向你要錢的,我也不是做那種“生意”的,其實,我家有的是錢。那個王八蛋把我甩了,我好孤獨呀。我以堅決的態度搖了搖頭。她以一種不解而怨恨的眼光瞪了我半天,賭氣地說:今晚我一定要找個男人來陪我。我聽了心裡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滋味––一個16歲的女中學生,怎能說出這樣的話?!

從凌晨1點鐘開始,一些人陸陸續續離開“黃玫瑰”歌舞廳,他們幾乎全都是一對一對的。筆者又找到先前認識的那幾個中學生,問,這麼晚了,離開這裡以後,你們是回家還是回學校?他們笑著答道,回學校,怎麼可能?回家,大人不把你罵個狗血淋頭。一般情況下,哪個同學的家長要是不在家,大家就到這個同學家去睡一覺,實在不行,就到附近的旅館開一個房間。

歌舞廳無疑是一個消費較高的場所,這些沒有經濟來源的中學生哪來這麼多錢消費呢?第二天下午,筆者找到了“黃玫瑰”歌舞廳的女老板。這位名叫黃偉的歌舞廳老板說,現在的中學生,消費起來往往比成年人都厲害。一般講,家長的權勢越大,家長的親戚朋友越多,這些孩子的錢就越多。還有一些人想巴結有權力的領導,直接給領導送錢,有“行賄受賄”之嫌,就拐彎抹角地給他們的孩子送紅包。這些人家的孩子又特別機靈,家裡一旦有客人來訪,就裝作乖巧的樣子,叔叔阿姨地叫過後,便躲到自己房間裡等著。用不了多長時間,這些叔叔阿姨就會跟著來到他(她)的房間,塞上一個“信封”。據這位舞廳女老板透露,這些孩子中,一個月裡收到一兩千元紅包的大有人在。

在舞廳裡迷失的尖子生

重慶渝中區某中學,有一個名叫嚴東(化名)的男中學生,念初二時還是班上的尖子生,曾經參加過西南地區奧林匹克數學競賽。去年放暑假時被同學拽進了歌舞廳,後來發展到一連十幾天都不回家,每次回家,隻是要錢,父母若是不在家,他就干脆拿上家裡的存折直接奔銀行取錢。他的父親是某公司握有實權的領導,母親也是某外資企業的中方經理,平時忙得顧不上管他。在一次家長會上,他們纔知道自己的寶貝兒子從原來班上數一數二的成績下降到倒數第幾名,

嚴東的父親感到了事態的嚴重性,專門抽出時間和兒子做了一次長談。嚴東也覺得再這樣下去自己一輩子就要毀了,便下決心不再去泡歌舞廳了。但沒過兩個禮拜,他又抵擋不住同學們的軟磨硬纏又開始往歌舞廳跑。最後母親雇用一名已經退役的散打運動員,每月付給人家2000元工資,天天下午放學時守在學校門口,將嚴東“劫持”回家,夜裡守在他的臥室門口不準出門。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嚴東為躲避自家“保鏢”,便采取下午第一節下課,離放學還有兩節課時,就同幾個“舞迷”翻牆逃課走了。沒過多久,嚴東的一個女同學在其母的帶領下,挺著微微鼓起的小腹找上門來。女同學的母親說,孩子生下來後,就是你們嚴家的後代,等到他倆歲數夠了,就領結婚證。嚴父的心髒病被氣得復發,母親拿出5萬元作賠償金,自己開車送那女孩子到醫院做了人流手術。

一位婦產科主任說,迷戀歌舞廳的中學生中普遍存在著早戀、性放縱等現像,缺少起碼的貞操意識。其中有相當一部分人年齡很小時就已有過性體驗,有些人還不止與一個異性保持性關繫;有些人參與賣淫往往都是自覺行為。一些男孩子和歌舞廳裡的三陪女發生性關繫後難以自撥。有一個女孩子纔16歲,她在短短一年半的時間裡,竟做了3次人流,但她竟毫不在乎,一來就脫下褲子,熟練地往手術椅上一躺。難以想像,這樣的女孩子今後的人生路究竟怎麼走?

迷戀舞廳不全是學生的錯

徐光(化名)的母親是一名地地道道的“舞迷”,每到晚上,她就會把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地直奔舞廳,夫妻間不知為此吵過多少次架,但收效甚微。徐光母親的理論是:跳交際舞也是一種高雅的健身運動。他們年僅15歲的女兒隻要晚上沒什麼事,也要學其母親的樣子,化上濃濃的艷妝跟同學跑到另一家歌舞廳去跳舞。母親想要限制她到舞廳去的次數,她就頂嘴說,你不是也認為跳舞是高雅的健身運動嗎?母親頓時被女兒噎得無話可說。

孩子們學壞的第一步往往與環境有關。一些歌舞廳為了賺錢,故意引誘中學生們前往消費,比如向中學生發放“買一贈一”的所謂贈券,入內跳舞者免收座位費,購買飲料可以打折等等。重慶某公安部門在一次掃黃行動中遇到的一批少男少女中,有好幾個學生的皮夾裡揣著各家歌舞廳發給他們的各種贈券,多者已有幾十張。

看著這些迷戀歌舞廳的中學生,人們不禁在為他們擔憂的同時,也為我們國家的未來擔憂。希望社會、學校和家庭,都來關注這一現像,盡快改變這種狀況。

選稿:鐘山 來源:大洋網 作者:肖東 







      郝海東“炮轟”米盧
      無煙日拒絕二手煙
      紀念中共80周年誕辰
      亞太城市信息化論壇
      東方高考熱線
      北京申辦2008年奧運
      中國足球衝擊世界杯
      遠華主犯再度被拘留
      西藏和平解放50周年
      東方網誕生探索展望
      港小姐競選
      中央電臺封殺田震?
      方正科技股權大戰
      遼足車禍大揭秘
      堅決反對美對臺軍售
      “人權衛士”落選!
      《財富》論壇年會
      第三屆東亞運動會

      解放日報
      文彙報
      新民晚報
      新聞報
      青年報
      勞動報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廣播電臺
      上海東方廣播電臺
      上海電視臺
      上海東方電視臺
      上海教育電視臺
      上海有線電視臺
      中國網
      人民日報
      新華網
      中國日報
      中青在線
      中央電視臺
      中國上海
      千龍新聞網
      中青網
      中央人民廣播電臺
      中國國際廣播電臺
      網上浦東
      上海科技網
      古鎮南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