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專題|國內|國際|臺港澳|上海|文娛|IT|精選|體育|財經|社會|參考|科教衛|圖片|

                     >>新聞中心>>網絡參考>>正文

80老太金婚鬧離婚
2001年6月2日 08:37

大洋網6月2日報道:上午8點半,隻有一位審判員、一位書記員的北京西城法院便民法庭開庭審理案件,審判桌前並排擺著三張椅子,要求離婚的一對老年夫婦分坐在左右兩張椅子上。女方問:“今天能拿到離婚證嗎?”審判員回答:“隻要你們協議好了,就沒有問題。”按照庭審程序,審判員開始法庭調查,當事人雙方陳述了要求離婚的理由以及達成的協議之後,僅用了2分鐘,書記員就打好了協議書和調解書,蓋章後調解書生效,前後隻用了10分鐘。

生活時報報道,當看到當事人攜一張具有法律效力的“民事調解書”走出西城法院的便民法庭後,記者心中有些沉重。50年的婚姻竟然在短短的10分鐘裡了結了。這樣的審結在法院經常上演。“離婚”這個詞曾經那樣令中國老年人難以啟齒,即使在離婚率居高不下的年代,盡管年輕人調侃著“離了嗎”的時候。實際上,離婚在老年人的心中仍是一件無可奈何又大傷元氣的事。

金婚老人衝出圍城

“觀念的變化和手續的簡便無疑使現代人更加重視婚姻的質量,在我審結的離婚案件的當事人中,年齡最大的81歲。”北京西城區人民法院的劉珍這樣說。“我已經忍了一輩子,現在不想再忍下去了,我要離婚!”年逾80的劉老太面對劉珍法官堅決地提出了自己的要求。她說,自己幾十年來和老伴性格不合,感情一直不好。她的性格大大咧咧,可老伴是個極端細致的人,為了柴米油鹽的事倆人不知吵了多少回。但是為了孩子,為了面子,為了不讓別人嘲笑,幾十年來隻好勉強維持死亡的婚姻。現在孩子們都已經獨立生活,離婚也早已經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所以她決定離婚,在餘生過幾天舒心的日子。

劉珍講,像劉老太提出的“性格不合,感情質量不高”,目前已經成為離婚的最首要原因。劉珍舉了這樣一個例子––

張先生與其妻王某均已60高齡,一兒一女已獨立生活。兒子在國外留學,女兒自高等學府畢業後,有一份收入不菲的工作。可是令人不解的是,前不久,王某一紙訴狀將丈夫張某告到法院,要求與其離婚。究竟是何原因驅使王某放著好好的日子不過,非要鬧離婚呢?

張某與王某40年前自由戀愛結為夫妻,並生兒育女。兩個孩子很爭氣,先後考上了大學,丈夫在事業上也一帆風順,從某國家機關的一個科級干部晉升為局級領導。家庭生活真是蒸蒸日上。

可是蒸蒸日上的家庭卻因張某的離休發生了變化,退下之後的張某失落感油然而生,性格也開始變得暴躁、喜怒無常。開始,王某還能理解他,在生活上盡量按他的要求去做。然而,時間一長,張某反而覺得連自己的妻子都冷落自己,更無法忍受,破口大罵王某是家庭婦女,沒文化,給他丟面子。忍無可忍的王女士,開始與他評理,雙方誰都不讓步,最後,雙方互相動手打了起來。王某是一個非常要強的女人,於是她一紙訴狀告到法庭堅決與張某離婚。張某也當庭表示同意離婚。於是,在調解無效的前提下,一對四十多年的原配夫妻就這樣分道揚鑣了。

再婚老人想離婚

一對年逾80的再婚老夫婦到北京西城法院要求離婚。原來,幾年前兩人在喪偶之後,由於寂寞,急於找到“老來伴”,經人介紹後見面不到兩個月就結婚了,婚後纔發現,兩人脾氣不和。像這樣的高齡再婚者離婚的現像在逐年增多,這些離婚老人年齡多在60至70歲之間,年齡最大的80多歲,這種現像目前已經引起人們關注。

有這樣一個案件,王老漢是一位退休職工,今年61歲,老伴最近去世。王老漢孤身一人生活,親朋好友勸他應該找一個老伴。王老漢考慮再三,決定登報征婚。刊登不久,一個外地在北京打工的宋女士主動前來相見。認識不到半年就結婚了,王老漢為表示誠意,交給了宋女士30000元人民幣,讓宋女士去置辦家具。

婚後,王老漢過上了飯來張口、衣來伸手的好日子,逢人便說自己找到了一個好媳婦。結婚剛滿10天,宋女士對王老漢說:“我認識一個單位的老板,是我的同鄉,急需20000元人民幣,利息可比銀行高,說好兩個月就還,你同意就借,不同意就算,我再找別人去給他借。”王老漢覺得妻子的朋友,將來也就是我的朋友,於是就放心地把20000元人民幣交給了妻子。

宋女士在得到了王老漢的信任後,便露出了本來面目,趁王老漢不在家,急忙翻出了王老漢3000美金的存折,又拿了老漢的身份證,順順當當地把3000美金取了出來。當宋女士取完美金後的第二天,王先生從外面遛彎回來,看見自家樓前停著一輛大卡車,有四五個大小伙子正往車上搬家具。王先生一看,那些人往車上搬的家具竟是自己家的。他急忙走上前去問站在一旁的妻子,為什麼要把家裡的東西搬走?這時,上來幾個大小伙子不由分說,把王先生的胳膊一撅,三下五除二,還沒容他弄明白怎麼回事,就被拖下了地下室。王先生大喊救命,其妻惡狠狠地說:“你喊破嗓子也沒用了。”王先生繼續大喊,這時其妻命令其他人用地下室的一塊破髒布塞進了他的嘴裡,還用透明膠條貼上,王先生眼睜睜地看著所有的家具被裝上了車。車開走了,人也沒了。

王先生從結婚到妻子離家出走,落個人財兩空,隻不過18天的時間。民警告訴他,他們是合法夫妻,這件事屬於民事糾紛,應該找法院。王先生又來到西城區法院,但法官告訴他,法院也不能受理他的離婚案。因為宋女士戶口在外地,在北京居住不到一年,按照法律規定,王先生應到宋女士戶口所在地的法院起訴。王先生面對的將是一條艱辛的離婚訴訟之路。

選稿:鐘山 來源:大洋網 







      郝海東“炮轟”米盧
      無煙日拒絕二手煙
      紀念中共80周年誕辰
      亞太城市信息化論壇
      東方高考熱線
      北京申辦2008年奧運
      中國足球衝擊世界杯
      遠華主犯再度被拘留
      西藏和平解放50周年
      東方網誕生探索展望
      港小姐競選
      中央電臺封殺田震?
      方正科技股權大戰
      遼足車禍大揭秘
      堅決反對美對臺軍售
      “人權衛士”落選!
      《財富》論壇年會
      第三屆東亞運動會

      解放日報
      文彙報
      新民晚報
      新聞報
      青年報
      勞動報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廣播電臺
      上海東方廣播電臺
      上海電視臺
      上海東方電視臺
      上海教育電視臺
      上海有線電視臺
      中國網
      人民日報
      新華網
      中國日報
      中青在線
      中央電視臺
      中國上海
      千龍新聞網
      中青網
      中央人民廣播電臺
      中國國際廣播電臺
      網上浦東
      上海科技網
      古鎮南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