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專題|國內|國際|臺港澳|上海|文娛|IT|精選|體育|財經|社會|參考|科教衛|圖片|

                     >>新聞中心>>社會新聞>>正文

“我們要在曼哈頓的廢墟中找到他”
2001年9月17日 03:31

在飛機撞上世貿中心的10分鐘後,他撥通了給妻子的電話●10分鐘以後她走進辦公室,聽見了丈夫最後的聲音●遠在上海的老媽媽一直不知道,孩子最後一刻想說什麼

1.鳥也飛不出燃燒的世貿大樓

9月11日,紐約時間早上8時30分。

34歲的上海人顧黎明比工作時間提早半小時,踏入了他在美國MMC保險公司的辦公室。

該公司總部位於世貿中心1號樓的95層–––後來就沒有人看見他出來過。

“就算是一隻鳥,航空燃油爆炸時候的高溫也足以融化它的翅膀了。”顧黎明的哥哥在采訪中悲觀地說。

他哥哥顧宇舟是在當天晚上接到朋友的電話後,纔得悉美國世貿中心發生撞機爆炸的事件。哥哥的第一反應是“毛毛(顧黎明的小名)不知道怎麼樣了?”

他哥哥當天晚上就一直守在電視機旁邊,試圖通過電視畫面看到一些蛛絲馬跡,然而在短短的電視畫面裡,從驚惶的人群中顯然不可能找到這麼一個普通的中國人。

當天夜裡,顧黎明居住在上海常熟路的退休的老父親和老母親一夜沒有安眠。他們和上個月剛剛從美國回來的女兒(顧黎明的姐姐顧宇鷗)一直在撥打美國新澤西州顧黎明家的電話。

“出事的時候毛毛在幾樓?”第二天黎明,顧黎明的母親終於接通了兒媳的電話,她焦急地問她的兒媳。

“65樓。”她兒媳平靜地說。

一家人終於松了一口氣,因為他們知道第一次爆炸以後,大樓87層以下的員工還有機會逃生。

“世貿大樓1號樓裡面最少有50多部電梯。而且電梯是分級的,就算80樓上下的電梯被炸毀了,總歸有機會逃生的吧。”當時,顧黎明的父母是這樣想的。

然而,這隻是顧黎明妻子一個善意的謊言。

她生怕老人接受不了這個事實–––當時顧黎明正好在世貿中心大樓的95層。

紐約當地時間8時30分,顧黎明正在上班;紐約當地時間8時45分,第一架飛機撞上了大樓;紐約當地時間8時58分,顧黎明留給了他的親人爆炸發生後的最後一句話。

2.誰也不知道毛毛最後說了什麼

8時58分,顧黎明在爆炸以後撥通了妻子辦公室的直線電話,當時顧黎明的妻子還沒有到達公司。9時10分,顧黎明的妻子走進辦公室打開了電話錄音,聽見的是一段“嗚嗚嗚嗚”含混的聲音,一個非常嘶啞的聲音在一片雜亂的背景中說了一句不知道什麼話。

這段話就是顧黎明爆炸以後留給他在美國的妻子,兩歲的女兒,以及遠在中國的親人的最後一個電話。他的母親在得知這個細節以後,含著眼淚說:“95樓啊,骨頭都燒成灰了。”顧黎明的家人都認為,顧黎明當時肯定要告訴她妻子什麼,不過由於爆炸和燃燒產生的灼熱的氣流燒壞了聲帶,所以連聲音都發不全了。

“我弟弟就是太勤勞了。”顧黎明的姐姐顧宇鷗告訴記者。世貿裡面美國公司的上班時間一般是9點以後,中資機構由於要和國內聯繫,上班時間更晚。顧黎明是MMC保險公司的副總裁助理,平時負責網絡工作。經常起早摸黑。顧黎明和他的妻子住在美國新澤西的中部,平時一般開車從家裡出發到火車站,坐火車大約100多公裡路程到達紐約。由於顧黎明妻子的公司距離紐約市中心較遠,所以他們一般在早上7點以前就出發了。顧黎明往往在8點30左右就趕到世貿中心大樓。而她的妻子要到9點左右纔能趕到辦公室。短短的一個時間差,使得顧的妻子隻收到了一段怎麼也聽不清楚的錄音電話!

顧宇舟告訴記者,他弟弟其實是6個月前纔進入世貿大樓辦公的,此前他在另外一家大公司任職,他嫌工作太輕松了,就跳到MMC公司工作。

而且進入公司不久就被提升到副總裁助理的位置,不久還要加薪。“美國現在經濟不景氣,因此,在外面奮鬥的華人不得不付出相當的努力,雖然很多人說在世貿工作的都是美國經濟界的精英,但是我知道–––我的弟弟天資一般,隻是他付出了相當大的努力,他19歲就出國讀書,拿到美國綠卡,如果不是自己靠自己,那麼一個中國人很難在美國金融、保險、銀行業聚集的世貿中心大樓坐上一席。但是,有些事情真的很難預料。如果他不是躋身到這幢大樓 ”顧宇舟長長地嘆息。

顧宇舟給記者看了美國MMC公司發來的傳真,其中表示:顧黎明已經在這次災難的當天被宣布失蹤,而且至今沒有消息,公司方面正在努力找尋等等。據顧黎明姐姐說,MMC保險公司當時失蹤的員工隻有5人,而顧黎明是其中之一–––也就是說他是起得最早的五個人之一。

3.他已經買好了回上海的機票

顧黎明的父親顧馥山是中國最早的遠洋輪船的船長。他說:“我有三個孩子,其中黎明是最小的一個。我沒有很多時間和孩子在一起。顧黎明是1967年出生的,他的名字就是我當時駕駛的輪船–––‘黎明號’。而現在能夠團聚了,今年11月份他馬上就要回國度假,連機票都買好了,沒想到 ”顧馥山的話不多,這個老船長仿佛在克制著自己的情緒,話是一點一點擠出來。

顧黎明的哥哥說:“我比弟弟大6歲,小時候,弟弟在我身上爬著,扭著,後來大了,我去了澳大利亞,他去了美國,兄弟倆隔了幾年都不能見個面–––我很後悔,為什麼親兄弟要分開,大家互相都沒有照應。”他一疊聲說了好幾個後悔。

顧黎明的姐姐說她剛剛從美國回來,也住在新澤西,距弟弟和弟媳家隻有10分鐘車程。她說自己去美國比較晚,讀書的時候有一年時間都住在弟弟家中,弟弟從來沒有抱怨過。弟弟是個典型的上海男人,好脾氣,從來沒有和媳婦紅過臉。她說現在就希望通飛機,她可以早點回去照顧弟媳和他們不到兩歲的女兒。

顧黎明的母親是華山醫院的退休醫生。她總是說著“希望奇跡發生”。

采訪到後來,記者看見她的情緒越來越激動,雖然她很矜持地克制住了,但是記者注意到她的眼眶還是泛紅了。後來她悄悄離開客廳。記者猜測,她可能是躲到另外一個房間裡去了。

沒有哭泣,沒有埋怨,這一家人都很平靜地承受著哀傷,言談中抱著最後一線希望–––“說不定有奇跡發生。”

4.要在災難後的曼哈頓找到他

“可能中國人比較戀家吧。雖然已經加入了美國籍,但是我們中國人不管到那裡,加入什麼國籍,都還是要回家的。”顧宇鷗這樣說。19歲出國,持有澳大利亞護照的顧宇舟已經回來了,他已經準備在上海發展,顧黎明的父母本來也準備在11月份顧黎明回國的時候勸說他回國定居,圓一家人團聚的夢,然而現在他們不得不在紐約附近的醫院裡尋找顧黎明的蹤跡。

顧黎明的妻子每天打兩個越洋電話和顧黎明的父母通信息。這個堅強的女人每次在電話中忍不住放聲痛哭,但是每天一早,就開著車到紐約附近大大小小的醫院轉,試圖在醫院裡發現顧黎明的消息。據顧馥山說,顧黎明的公司MMC保險也投入了相當大的力量通過有關部門全力搜索,尋找任何有關顧黎明的信息。迄今為止,在當地已經公布的死亡者名單和當地的醫院中都沒有發現顧黎明的消息。

據顧宇舟說,他們的兩個親戚–––顧馥山的一個表姪和他的妻子也是災難的幸存者。爆炸結束後,他們兩人冒著大樓倒塌的危險,在周邊四處尋找顧黎明的消息。一直到現在他們也在四處打聽。

在上海顧馥山的家中,如今一切都隻是焦急和等待。幾個已經裝好的行李箱靠在牆角,隻等美聯航的消息來了,他們就啟程出發。

相關專題:美國遭遇恐怖襲擊

選稿:邱曙東 來源:新聞晨報 







      美國遭遇恐怖襲擊
      亞洲區十強賽開戰
      2001年APEC會議
      直播上海申辦世博
      上海國際旅遊節
      室內安全環境專題
      廣西礦井透水事故
      深入揭批“法輪功”
      朱總理訪歐亞四國
      世博會知識競賽
      江澤民主席訪問朝鮮
      伊拉克擊落美偵察機
      中國人質命喪菲律賓
      巴以衝突再次升級
      張健橫渡英吉利海峽
      美女如雲 讓你眼花
      王峻濤離開my8848
      北京申奧成功了

      解放日報
      文彙報
      新民晚報
      新聞報
      青年報
      勞動報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廣播電臺
      上海東方廣播電臺
      上海電視臺
      上海東方電視臺
      上海教育電視臺
      上海有線電視臺
      中國網
      人民日報
      新華網
      中國日報
      中青在線
      中央電視臺
      中國上海
      千龍新聞網
      中青網
      中央人民廣播電臺
      中國國際廣播電臺
      網上浦東
      上海科技網
      古鎮南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