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專題|國內|國際|臺港澳|上海|文娛|IT|精選|體育|財經|社會|參考|科教衛|圖片|

                     >>新聞中心>>網絡參考>>正文

周末夫妻:周末給你 平時給自己
2001年9月17日 18:45

北京青年報電子版9月17日報道:

■兩情若要久長時,就應朝朝暮暮

■王莉女,24歲,編輯

真是湊巧,這個題目立馬讓我想起兩年前的9月,也是中秋前夕。當時我為一份與海員有關的報紙寫稿。中秋是中國人非常注重的團圓節日,而海員們顯然無法在此時和家人團聚。我就從周末夫妻的角度著筆,有意淡化團圓色彩,說周末夫妻一周見一次如何如何新潮時尚,並以此類推說海員和海嫂們幾個月甚至幾年見一次則更是浪漫,更注重精神交流。岸上的人們看畢此文都覺得寫出了新意。一時間我還自鳴得意。

顯然,那時我還沒真正了解海員海嫂的生活面貌和內心世界––直到那次隨船采訪。“老”船長久經海風考驗的布滿血絲的眼睛,訴說著他與岸上世界的太久的隔離。他說他很想妻子,快一年沒見都不知她什麼樣了。他說他作為海員能夠也應該承受住分離的痛苦,卻又擔心和妻子的交流太少、差距漸大而影響婚姻。這是他的肺腑之言。這個社會日新月異,海員在茫茫大海裡的所見非常有限,無可避免地與岸上的妻子有了認識和觀念上的距離,這對婚姻是很致命的。我的表姐,就是在和海員相戀8年後無奈分手的,她說她都快成“望夫石”了,海上和岸上的差距令他們共同語言越來越少。“兩情若要久長時,就應朝朝暮暮”成了表姐的名言。

我又到海員家屬樓見到了海嫂。她們辛苦地當爹又當媽,常常在扛煤氣罐上樓的途中絕望地哭癱在地。她們說太苦了,尤其有了孩子以後,自己的時間一點沒有了,跟丈夫交流又少,就怕隔閡越來越深。

我再不會說周末夫妻如何新潮浪漫。婚姻就是實實在在的“合伙過日子”,日子天天過,夫妻有條件的話當然是天天見的好。每天要買菜做飯接送孩子上下學,我不想一人為家庭做貢獻;扛煤氣罐扛米的事也經常要發生,哭癱在地的事我不允許發生;送奶送純淨水查水電煤氣費的男士也常要到家中來,我無法獨自面對到家中來的陌生男子。這是生活,丁玲說,結婚就是合伙過日子。

現代社會誘惑這麼多,分開一周也太長,一旦交流不足很可能就被新新男類或女類鑽了空子,我不會為了體驗周末夫妻去冒這個險。我要恩恩愛愛,天天見面,時時交流。我就是小女人一個,就是愛過卿卿我我朝朝暮暮的生活,在充滿誘惑的今天堅決捍衛純正的婚姻。

■“周末夫妻”是愛情保鮮的秘笈

■陳晨女,28歲,會計

古人雲:兩情若是長久時,又豈在朝朝暮暮。對於現在生活在快節奏中的都市人來說,倒是一種不妨借鋻的生活方式。

我和丈夫是去年結的婚,由於婚後無房,又因經濟方面的原因,便在北京的郊區購置了一套房子。起初,覺得既然結了婚,就應該朝夕相處,在家中,談談工作,談談一天中發生的事情。於是,我們約定每天無論工作到多晚,下班後,都要回到家中小聚。可是,由於工作單位在城東,而我家在城北,每天往返於這兩點之間要跨四個城區坐兩個小時的公交車。久而久之,日積月累的疲乏與勞頓使我們漸漸沒有了婚姻初期的激情,每日三餐成了再現實不過的問題,喫過晚飯,月亮便已當空高掛了,為了第二天一早同樣的奔波,我們一般都早早睡下,不要說看電視,有時連聊天的氣力也喪失殆盡了。即使是這樣,上班時仍常常會感到精疲力盡。

丈夫的一次短期出差,使我頓生如釋重負之感,再也不用為回趟家長途跋涉近半個北京城了,那些日子對我來說簡直就是“陽光燦爛的日子”。丈夫回來後,我立即提議嘗試一下“候鳥式”的家庭生活。起初,他堅決反對,口口聲聲說那跟“露水夫妻”有何不同,更何況他本是外地人,在北京沒有“娘家”可回,隻能住在單位集體宿舍裡。丈夫雖大呼不公,卻也勉強依了我,但一再強調隻試一個月。這一試,倒試出了我們生活方式改變的轉折點。

我們好像重新拾起了戀愛時的新鮮浪漫的感覺。不是有句話說“小別更勝新婚”嗎,的確,一個星期的小別像是給我們的愛情生活注入了一支保鮮劑。

每逢周五,我們便相約在車站“雙雙把家還”。一路上,彼此談論著一周以來的奇聞軼事,兩人仿佛有說不完的悄悄話,回家的路途也在談笑間仿佛縮短了不少。每個周末,改變了以往睡覺、喫飯等單調乏味的生活,代之以郊遊、運動、休閑等更有樂趣的方式來度過。兩天的二人世界生活結束後,我們便又奔赴到各自的工作中去了,在憧憬著下一次的周末相聚中道聲Bye-Bye。每次,我們都十分珍惜在一起的快樂時光,以往的爭吵變少了,而依戀在不知不覺中增多了。

許多人都有過這樣的體驗––距離產生美。人若長期接觸同一事物、同一工作,就會產生疲勞感,即使是一首很動聽的樂曲、一幅很美的畫,如果讓你每天反復聽、反復看,原先的美感也會逐漸消失,而代之以乏味的感覺。

同樣,對於婚姻生活也會產生這樣的心理反應,如果每天重復著毫無變化的日子,繼而彼此就會產生厭倦感。我想,夫妻既是一個共同生活的整體,又是兩個獨立的人,因此無論采取何種方式,隻要能保持婚姻生活的新鮮與活力,使雙方能夠燃起對愛情、對生活的新的追求也就是所謂的“愛情保鮮秘笈”吧。

■幸福的婚姻生活不在於形式,而關乎感覺

■田華女,29歲,公司職員

我曾經有過一段類似周末夫妻的日子,不過那並非出自對時尚潮流的追逐,而是客觀條件所限。

我和老公大學畢業後就結了婚。當時,我在鄰近順義的一家單位上班,而他的公司卻在南城,之間路途遙遠。幸好單位在集體宿舍中給我分出一張床位,我便平時與單身女伴住在一起,每周進城一趟。

那段時間,星期五是我最盼望的日子。盡管要跋涉兩個多小時、中轉三次車纔能到家,可我絲毫不覺得累。因為,老公會準備好 噴噴的飯菜,讓我一飽口福。他的廚藝相當不錯,還善於突擊收拾家務,我的心裡甭提有多高興了!盡管他會偷偷地把臭襪子藏在沙發底下,盡管他趁我不在時抽剩的煙蒂還未來得及倒掉。俗話說,小別勝新婚,距離產生美,數日不見,感情仿佛又深了幾分。或許這就是物質條件較為艱難的情況下,苦中求樂的表現吧。

曾有好友勸我說,男人都是靠不住的,如果經常分開,很容易出問題。

但我想,夫妻之間最重要的就是信任和坦誠。如果感情基礎牢固,外在的時間或空間都不應成為左右感情的要素。即便結了婚,雙方也都有自己的私人空間,何必那麼斤斤計較呢?

後來,我調換了工作,這種候鳥式的生活便結束了。我可以每天和老公共享溫馨的二人世界,再也不用眼巴巴地盼著星期五了。但我們倆的工作都很忙,屬於典型的披星戴月、早出晚歸一族,周末還經常無償加班。用老公的話戲說就是在家的時間遠沒有與同事相處的時間長。我始終認為,瑣碎的生活之所以讓人感覺激情散盡,就是因為熟悉了太久以後,人們反而對昔日向往的東西不以為意了。所以,每天下班,盡管很疲憊,我和先生都會搶著做家務,盡量讓對方多一點休息和放松。他也會時常在我不經意時,帶來額外的驚喜和新鮮感。

很多時候,生活隻是白開水而非烈酒,正是這種淡靜纔促使人們細細品味家庭的韻律。無論是周末夫妻還是長相廝守,居家時日都需要雙方共同來經營和打造。幸福的婚姻生活不在於形式,而關乎感覺。對於我和老公來說,隻要每天都是快樂的星期五就已經足夠了。

■結婚就是給自由穿件棉大衣,我願意同愛人天天裹在一起

■姜言波女,25歲,網絡編輯

“周末夫妻”像杯馬天尼酒,有人喝的是情調和品位,有人尋的是刺激。

在我生活的這座移民城市,不管他們多麼前衛地標榜自己,也出不了以下三種類型:

一是夫妻工作在同一城市或相鄰城市,距離遠,且工作忙,沒時間天天見面,隻好周末團聚,平常打打電話,或發發E–mail,關心一下對方心情好不好,在候鳥式的關繫中,保持著愛情的新鮮,骨子裡是渴望共同生活的,有了孩子後他們往往會努力改變“周末夫妻”狀態,生活在一個“屋檐”下。

二是婚後無法容忍愛人“丑陋”的一面,比如:喫飯時發出難聽的嘖嘖聲;一面上廁所,一面喫東西;熟睡時張開大嘴一邊呼吸,一邊流唾液 有了矛盾,彼此不能以積極關愛的態度,去尋找解決問題的辦法,而是選擇離開,過單身生活,重新尋找更溫馨、更浪漫、更情調、更初戀的感覺。在他們看來,“周末夫妻”雖然穩定性比傳統夫妻差一些,但比同居要好一些,進可攻,退可守,算是權宜之計。

三是追求個性自由的新新人類,一輩子想飄在婚姻邊緣的夫妻。他們通常天馬行空,各做各的,喜歡與各自的朋友泡吧happy,婚姻像捉迷藏一樣進行,一方忽然消失是常有的事。似乎越是受罪,越有愛下去的能量。在他們眼中,如果一天天心平氣和柴米油鹽地過日子,愛情就死了。他們習慣於風雨飄搖,責任、家庭、契約,似乎統統無關,對於未來隻是順其自然。這種人很可能認為腰帶和鞋帶也是一種束縛。

看到他們,我會想到這首歌“我們要天天思念,但不要天天相見;隻需要悱惻纏綿,絕不要柴米油鹽;有共同生活經驗,絕不用共同的房間 ”

我自認沒他們灑脫,因為我固執地相信“結婚就是給自由穿件棉大衣,活動起來是不方便,不過鼕天來時心裡會挺暖”。我願意同愛人天天裹在一起。

■夫妻分居是孩子玩的過家家遊戲,好玩,更容易翻臉

■郭雅女,28歲,教師

今年五月,在《服務導報》(江蘇版)上,我看到了“夫妻分居,找回初戀”的討論,幾乎所有人都投贊成票。躁動的心癢癢的,也想新鮮一回;加之臨近中考,我是重點班級的班主任,學校要求與學生同住在校,就跟丈夫合議,分開住些時日,找回初戀的感覺。丈夫是個一下班就回家的“三等男人”,供職於一家外資企業,在家裡也不咸不淡地生活著,也想浪漫一回,就爽快地同意了。

忙碌中,也沒有想家想他想孩子的意識,到了周末放假,校園裡空蕩蕩的,我的心也空蕩蕩的,想家的情絲立即濃烈了起來。興衝衝地趕回家,開門不見丈夫,家裡一片零亂,我的心情立即被失落包圍。到廚房一看,隻有髒兮兮的鍋碗,連開水也沒有;打開冰箱,裡面什麼也沒有。我了無心緒地下樓買菜做飯,等到九點鐘他纔回來,一身酒氣,胡亂衝涼之後,倒頭便睡,把脊梁丟給我。第二天早晨,他還在睡,我索然無趣地又回到學校,讓工作打發自己。但越想越不對勁,決定趁中午回家看他怎麼生活的。他沒有回家,我就到單位去找他,門衛說出門了,好像就在附近飯店喫飯。就那麼幾家小店,我沒走幾步就看到他和幾個人一起喝酒,還有兩個年輕的女性 晚上,我攔住就要睡覺的他,問他三餐如何安排的,他倒爽快:喫飯店呀!你不在家,我一個人做飯多無味,剛好辦公室有些不想回家的單身漢,咱們輪流請唄。他隱去了與年輕女性喝酒的情節,不知是不願說,還是另有隱情,但第六感覺告訴我,這樣發展下去肯定是危險的。

第二天,我找了借口請領導放行,卷起鋪蓋回家,燒好飯“誘”回丈夫,丈夫也沒有借口滯留在外面。夫妻兩人關在小巢裡,雖不浪漫,倒也安全;我已經不想再要浪漫的心跳,免得招來可怕的冷汗。回頭想來,夫妻分居不過是孩子玩的過家家一樣的遊戲,好玩,更容易翻臉。

太多的婚姻悲劇告訴我們女性,一個富有七情六欲的男人,把他長久地放在家的外面,就沒有家的意識和感覺,沒有妻子長發般的情絲纏繞,加之花花綠綠的誘惑,不是把他混進喫喝不歸一族,就是拖進婚外戀或離婚的漩渦。隻要你不注意看管,男人自動“升級”,由一個一下班就回家的“三等男人”升級為家外有她的“二等男人”,甚至能成為家外有家的“一等男人”,你可要當心噢!

選稿:褚寧 來源:北京青年報電子版 
    • “周末夫妻”好處多多







    • 美國遭遇恐怖襲擊
      亞洲區十強賽開戰
      2001年APEC會議
      直播上海申辦世博
      上海國際旅遊節
      室內安全環境專題
      廣西礦井透水事故
      深入揭批“法輪功”
      朱總理訪歐亞四國
      世博會知識競賽
      江澤民主席訪問朝鮮
      伊拉克擊落美偵察機
      中國人質命喪菲律賓
      巴以衝突再次升級
      張健橫渡英吉利海峽
      美女如雲 讓你眼花
      王峻濤離開my8848
      北京申奧成功了

      解放日報
      文彙報
      新民晚報
      新聞報
      青年報
      勞動報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廣播電臺
      上海東方廣播電臺
      上海電視臺
      上海東方電視臺
      上海教育電視臺
      上海有線電視臺
      中國網
      人民日報
      新華網
      中國日報
      中青在線
      中央電視臺
      中國上海
      千龍新聞網
      中青網
      中央人民廣播電臺
      中國國際廣播電臺
      網上浦東
      上海科技網
      古鎮南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