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專題|國內|國際|臺港澳|上海|文娛|IT|精選|體育|財經|社會|參考|科教衛|圖片|

                     >>新聞中心>>國內新聞>>正文

記者直擊內蒙古首批生態移民
2001年9月19日 09:02

據新華社報道,內蒙古自治區副主席郝益東在今年7月召開的全區扶貧開發工作會議上說,在今後的10年間,內蒙古政府將把生活在惡劣生態環境下的20萬貧困農牧民搬遷到生產、生活條件較好的地區。郝益東強調說:為了脫貧致富和保護生態,這些人除了移民,別無他法。

據他介紹,在過去的7年中,內蒙古政府通過扶貧開發工作,已幫助270多萬農牧民解決了溫飽問題。但目前仍有80多萬人處於貧困狀態,其中20萬人生活在干旱缺水、風沙肆虐、生態環境嚴重惡化的偏遠山區、沙區。

他們為了生存,竭力開發本已十分脆弱的自然生態資源,導致生活貧困化和生態惡化的惡性循環。

政府的移民政策得到了絕大多數農牧民的支持。據內蒙古扶貧開發領導小組辦公室提供的消息說,在過去的一年裡,有7000多名貧困農牧民響應政府號召,參與了生態移民。

“如果政府不幫助我們搬遷,我們自己也得往外走。”內蒙古多倫縣三道溝鄉駱駝場村農民黃廣元站在被黃沙埋了半截的老宅前說,“你看這裡除了沙子還有啥?沒有什麼可值得留戀的。”

記者此後的調查中發現,移民的道路並不順利,由於生態破壞嚴重,想找到一塊能夠容納眾多移民的綠洲,已經是件很難的事了,於是,移民們不得不一遷再遷。

■沙漠包圍的移民點

從呼和浩特到包頭到臨河,再到磴口,從火車到汽車再轉車,整整要用去一天的時間。在地圖上,這個行程跨越了土默川平原、黃河、陰山、河套平原、庫布齊沙漠和烏蘭布和沙漠。景物也不停地在綠色到黃色間變換。

去到移民點並不是件容易的事情。當地一家報社的記者回憶說,前幾年從臨河到烏蘭布和沙漠的移民點是各級領導和各個部門比較經常的行車路線––那時的移民搞得轟轟烈烈的,好像還要在那裡專門設立一個鎮,但從去年春節起,不知什麼原因移民點就銷聲匿跡了。相對應地,報紙上的消息也從重要位置、重點報道轉為不報道。

車從磴口縣城開出後,一路上展現出的景致就隻有樹木、莊稼和沙漠。

行車方向是西北方向,也是一直開向沙漠的方向。兩邊的樹木越來越少,快到移民點扎格烏素時,陪同記者前往的磴口縣移民扶貧開發辦的同志介紹的內容,也已經變成了對治沙成果的介紹:“這裡原來都是沙漠,後來種上了這些灌木後,纔將流動沙丘固定住。”而在這些稀疏點綴著耐旱植物的流動沙丘的另一邊,就是純粹的沙漠了。

在被治理和未治理的沙漠之間,是一條並不平坦的路。同行的人說,這是專門為移民修起來的路,雖然隻有2公裡長,卻修得十分艱難:“在沙漠上修路可不同於別的,要把粘土和沙子運進來,再把粘土和沙子鋪上去,我們費了好大的勁兒纔達到現在這個效果。”同樣的,要把移民遷到這裡,移民把莊稼種在這裡,都十分艱難。

9月的初秋天氣在內蒙古西北部這一帶顯得更為分明,也許由於正當正午的緣故,看起來這裡的天分外高,陽光也分外強烈。在一片沙塵飛揚中,車終於到達了目的地,扎格烏素。整個扎格烏素的控制面積有0.88萬畝。在黃沙連天的盡頭,是一片有些蒼涼的陰山。陰山並不很雄奇,遠遠地看起來有些遙不可及的感覺。在陰山那邊,是另一批即將遷移出來的牧民。磴口縣今年已經將在這裡放牧為生的200多人定為移民目標,如果磴口縣報上去的報告被批準,這些牧民就要從陰山裡轉移到陰山山下,開始過農牧結合的日子。

■第一批移民的落腳之處

已經移民過來的這批人很好找,他們的紅磚房整整齊齊地排列在那裡,在陽光和沙漠的包圍中,有一種單調的整齊。和記者不同,當初遷到這裡的人們經過路途上的顛簸到達時,這些很是高大氣派的紅房子讓他們也有些激動,畢竟,這裡是他們安身立命的所在。

住在最靠近路邊的一家看起來生活條件也是最好的––村裡惟一的一個小賣店就開在這裡。女主人叫葉江花,是個川妹子。黑黃枯瘦的她身邊總是跟著七歲的兒子和五歲的女兒,看起來孩子們最廉價的玩具也是沙子,所以他們的身上、臉上都髒兮兮的。和村裡其他人一樣,葉江花是今年6月份剛從烏蘭布和沙漠中的淘井移民區搬來的,現在家裡剛剛弄好了羊圈,但是記者去時,羊圈裡還是空的。

葉江花的屋子也有些空,家具基本沒有,顯示出主人生活富裕的一個是在靠窗的位置擺放的一些簡單日用百貨,再一個就是一個很小的電視機了。

同去的磴口縣宣傳部的李強等都去過葉江花原來住的地方––烏蘭察布盟興和縣的一個山區。“那裡窮得一家四五口人就隻有兩床被。有的人家的火炕上可能就隻有一張塑料布,連氈子也沒有。”

從這個話題,縣移民扶貧開發辦的同志漸漸引出了此次移民的最初起因:

這裡一直是國家級的扶貧縣,他們習慣於靠天喫飯,自治區的領導考慮到經年累月地向這裡投錢,也未見這裡的居民生活條件有任何改善,就覺得與其讓他們靠救濟過日子,不如將這筆錢直接用於給他們在別的地方建房子、種地,而他們從原來的住所搬出後,也可以使那裡的生態環境有所改觀。但是事實證明,移民工作遠非想像的那樣充滿希望,結果也十分不盡如人意,這也是磴口縣的這次跨地區大移民最終銷聲匿跡的主要原因。

■不能不離開的故土

移民最初就很不順利。因為高中畢業而在學校教書的黃勝回憶起來,那還是前年的事情。當時村裡提出的口號是“西部大開發”––所謂的西部大開發不是國家的西部大開發概念,而是“巴彥淖爾盟提出的開發烏蘭布和沙漠”。當時村干部給他們開會,說移民是為了子孫後代的生活。

在村裡干部做了一段工作後,村子裡的人大部分都動了心,但是到臨出發時,由於一些認真的人實地跑到烏蘭布和沙漠考察,回去後就斷了移民的念頭,最後村子裡200人最終隻有四五十人動了身。

黃勝說自己倒沒太受他們影響,因為從有些知識的他看來,在老家祖祖輩輩發展下來,一直都是這個樣子,沒有什麼發展前景。而且根源在於,他們生活在山區,一個人分不到一畝地,地裡僅有的收入也隻夠自己填飽肚子,趕上旱年,這種靠天喫飯的生活就面臨著巨大的挑戰。除了種地,村裡人也養羊,但每家的羊隻有十幾隻,再多就養不起了。養羊不是作為主要的收入來源,山區太小,沒什麼草場,所以放羊也要雇人去放。

不隻黃勝不滿意原來的生活,葉江花同樣不滿意。她發現在山區裡到處都是山溝,根本沒有路,到鄉政府要靠雙腳走三個多小時,因為想騎車也騎不了。

在一個美好的前景的牽引下,村子裡的人動身了。他們是分批走的。當時黃勝走得要早些,他是前年的6月28日下午一點多走的。“搬家的車早上就來了,我們也沒什麼可拿的,就是一些櫃櫃、糧食之類的東西。”由於窮,每家都沒什麼東西,所以基本上是兩家人的家當裝在一輛卡車上。黃勝押車,媳婦則與同村的另外一些人坐在大車上,老母親故土難離,依然留在家裡。

■第一次遷徙

黃勝也路過了呼和浩特、包頭,又從臨河到了磴口;跨越了土默川平原、黃河、陰山、河套平原、庫布齊沙漠和烏蘭布和沙漠。而且,他們比記者走的路程還要遠得多,因為在烏盟,就是從黃勝的家到興和縣縣城也要走60多公裡。29日下午四點多鐘,太陽已經有些西斜了,他們也終於到了。

其實場面遠比黃勝見到的壯觀:“都是大卡車,總共好幾十輛,車上還打著標語,整個遷移用了5個月的時間 ”事後負責移民的一些同志說起來還是覺得津津有味。黃勝所在的興和縣也隻是遷移隊伍中的一支,這次遷移還在另兩個方向進行:察哈爾右翼後旗和中旗。這次共有4231人搬離故土––對於地廣人稀的內蒙古而言,這絕非一個小數字。“內蒙古這樣大規模的移民還是第一次”,隨同記者進入沙漠腹地的磴口縣宣傳部的李強說。

到了淘井移民區,先進入黃勝眼簾的就是同扎格烏素相似的一排排紅磚瓦房。而且,“黃河百害,惟富河套”的說法也讓黃勝有了信心––因為雖然莊稼要種在烏蘭布和沙漠中,但是可以打地下水井灌溉,這樣就不用再像在家鄉那樣靠泉水為生了,靠雨水澆地了。政府的許諾“水、電、路三通,每家都蓋好29平方米磚木結構的房子”等等都一一擺在面前,這讓黃勝和其他移民滿心歡喜。

到達淘井移民區的大約有三千人左右。他們前後用了一個多月的時間先後安頓下來。黃勝的母親在半年後也離開了老家,因為她聽說兒子媳婦搬去的新家“有電燈––老人家一輩子也不知道電燈是什麼東西;窗子也不是用紙糊的,是亮堂堂的玻璃!”

■這裡不是最後的家園

一家人搬來後就把全部精力用在伺候莊稼地上。但是很快他們發現了問題:“地裡若是不澆水還挺好的,澆下水後開始莊稼還綠油油的,但是三天後再去看,就會發現莊稼全都枯死了。”

後來磴口縣的相關部門發現,淘井移民區用於灌溉的50多口水井中有28口水井的水質不行:不是農業用水,水的礦化度過高,含鹽量過高,澆地就把莊稼澆死了。而且,作為突然之間湧進來的3000多人中的一員,黃勝也明顯地感到了他們的到來,給原來的一百多戶居民帶來的生存壓力:“那個地方條件本來就不好,一下子增加這麼多人,根本就承受不了。”

發現新的落腳點同樣不適合居住後,黃勝和其他人又開始了第二次遷移,剛剛安定下來的生活又開始了新的動蕩。再一次的搬遷路程近了很多,仍然在烏蘭布和沙漠中。今年6月份進行的這次搬遷,黃勝發現村民們的家當變得更少了。而在他們之前,已經有一部分人搬回了興和縣老家,另有一部分人搬到了烏海、包頭等地打工去了。

記者9月5日看到這些剛安頓下來的移民時,他們站在明晃晃的陽光下,和周圍的沙地、房舍一樣顯得堅硬、干燥,枯黑消瘦幾乎是這裡移民的共同特征。生活無定已經成了他們心中的重負,他們圍著記者說起了數次搬遷的辛勞。鄭洪瑞的年紀並不很大,但看起來已經老態十足了。他覺得搬家太累,“搬一次就要賣一次東西,再送走一批東西;如果再搬的話,我估計我也就沒有什麼東西可搬的了。”

話雖然這麼說,但是在這裡種了一茬地後,他發現地裡的苞谷長得還可以,這樣他看到了希望,他說,“來了三年也沒有什麼變化,今年這是剛剛看到一點希望!”其他村民顯然還不很適應這裡的生產方式和生活方式,他們怨聲載道。其中的幾個婦女愈說愈快,愈說愈激動,到後來記者就隻能從表情上判斷她們的喜怒哀樂了。待她們平靜下來,其中的一個人向記者解釋說,她們剛纔是在抱怨總是喫玉米餑餑,有時隻得去到別的地方挑點別人剩下的哈密瓜,就是這樣,人家還不很願意給。

所以在某種意義上,移民們認為第三次遷移或者更多的遷移都是可能的。

鄭洪瑞很確定地說:“如果有更好的地勢,我還要搬。”鄭洪瑞說這句話時有一種為生存下去而表現出的活力,但在相當一部分扎格烏素的移民中,這種活力已經淡化了––他們在生存的重壓下已經到了極限。

干旱中的內蒙古

處於大面積干旱區內的內蒙古災害頻繁,今年內蒙古再次發生大面積持續性嚴重干旱,這已經是繼1999年、2000年之後的第三年大旱。全區農田播種面積比去年同期少了1589萬畝,還有1740萬畝因旱情干脆不能播種。就是在歷史上,內蒙古也是一個“十年九旱,三年一大旱”的地方,但今年的旱情已經達到了人們抵御的極限內蒙古日報車隊的張師傅聽說一戶牧民的300匹馬在風沙掠過後轉瞬間就無影無蹤了。他行程的起點是呼和浩特,在向北開進過程中,他時常感到迷惑,“一直向北開,開了有800公裡的樣子纔看到了草原”。草原已經不是張師傅和大多數人從常識出發的印像了:草基本是枯草,夏天的草原卻顯出鼕天衰敗的荒野景像。而張師傅看到的草也不是綠油油的,而是顏色發黃,如斑禿一樣分布在草原上的草叢。“去年夏天草原上還星星點點分布了一點綠,這種綠是一種叫做狼毒的毒草特有的,但是今年,”徐冰說,“連這一點綠色毒草也旱死了。”

旱災是可以眼見的災害,伴生旱災的多半是蝗災。內蒙古大學的劉鐘齡教授今年夏天估算了一下,在錫盟的草原上,“跨出一步就有大約50多隻蝗蟲,靠喫草的嫩芽為生的蝗蟲在惡劣的環境下開始喫自己的幼蟲為生。這讓很多牧民都覺得罕見。”

牧民更有切實的體會。通遼市奈曼旗南灣子、土城子兩個鄉的農牧民今年夏天喝水時基本要走上16華裡遠的路程去拉水。在旗裡,4萬多人靠拉水喫水,人喝不上水,牲畜也是兩三天纔能飲一次水。內蒙古自治區水利廳防汛抗旱辦公室主任雲福喜總結說,旱災的直接後果是,“草場鼕天跟夏天一樣,草場跟馬路一樣”。全區15%的草都旱死了。而發生在人身上的悲劇是,沒有水源的農牧民走投無路,開始挖溝淘泉飲水,僅呼盟就有5人因飲用污染的河水而出現中毒現像。

羊群顯得更加不堪一擊。張師傅在草原上經常看到在尋找水源和食物途中倒地死去的羊,他覺得用橫尸遍野形容也並不過分。“就是活羊,也都瘦骨嶙峋”。出發那天,張師傅因為沒帶干糧整整餓了一天––牧民家裡也都沒有什麼喫的了。他經過的一個原本有十餘戶牧民的居民點現在隻剩下了3戶人家,其中兩戶還是僅有一個老人在那裡看房子。其中一個老人流著眼淚讓他買一隻羊走,因為羊留在家裡也是活活餓死。價錢很誘人––原本200元到400元一隻的羊,現在已經是200元一對羊了,但張師傅沒有買,“那羊瘦得都拉手”,他說。

國家林業局防治荒漠化(生態建設)管理中心副處長屠志方在地圖上標出了很大一個沙化區域––內蒙古境內分布著我國的四大沙地和四大沙漠。

雖然內蒙古的沙漠化面積在我國不是最大的,卻占了我國沙化土地的1/4。而四大沙地主要集中在內蒙古的中東部地區,四大沙漠則集中在西部地區。有數據顯示,在內蒙古全區的88個旗縣中,有70個左右的旗縣存在著土地沙漠化問題。

除去沙漠,內蒙古原有五大天然草原為世人稱道,但如今烏蘭察布草原、科爾沁草原和鄂爾多斯草原三大草原已經基本消失。據草地生態學家估計,從20世紀,不到100年的時間裡,我國草原的界線往北推了200公裡,往西推了100公裡。同時,能開墾為耕地的草原基本都開墾了,而草原區內建國後開墾的耕地都屬於最嚴重的沙源地。內蒙古大學經濟管理學院副教授滕有正指出:“在呼盟這個世界上最好的草甸草原上現在也出現了3條沙化帶。”

有人甚至提出悲觀的論調:內蒙古繼續沙化的趨勢不可避免,最終會成為中國的撒哈拉。

僅就近年來頻繁的內蒙古災情來考察,中科院地理所傅國斌強調,地理條件是災害的主導成因。

在這樣大面積的干旱區內,人類的生存空間日漸縮小,內蒙古已經有相當一部分地區不宜人類居住。聯合國規定了干旱區內每平方公裡不超過7人的標準,而內蒙古的大多數地方遠遠超過了這一數字。與此同時,內蒙古境內的140萬貧困人口主要集中在荒漠化地區,荒漠化又是這些地區長期貧困的主要原因。

劉鐘齡在不久前向國家有關領導做的一個報告中說:“內蒙古的草原狀況已經惡化到了極點。”中科院地理科學與資源研究所蔡強國教授覺得,除去地理、氣候等主要的自然因素,人為的因素是最終使旱成“災”的催化劑。

選稿:宋爭 來源:北京青年報 作者:晉園 







      美國遭遇恐怖襲擊
      紀念"9•18"70周年
      亞洲區十強賽開戰
      2001年APEC會議
      直播上海申辦世博
      上海國際旅遊節
      室內安全環境專題
      廣西礦井透水事故
      深入揭批“法輪功”
      朱總理訪歐亞四國
      世博會知識競賽
      江澤民主席訪問朝鮮
      伊拉克擊落美偵察機
      中國人質命喪菲律賓
      巴以衝突再次升級
      張健橫渡英吉利海峽
      美女如雲 讓你眼花
      王峻濤離開my8848

      解放日報
      文彙報
      新民晚報
      新聞報
      青年報
      勞動報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廣播電臺
      上海東方廣播電臺
      上海電視臺
      上海東方電視臺
      上海教育電視臺
      上海有線電視臺
      中國網
      人民日報
      新華網
      中國日報
      中青在線
      中央電視臺
      中國上海
      千龍新聞網
      中青網
      中央人民廣播電臺
      中國國際廣播電臺
      網上浦東
      上海科技網
      古鎮南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