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專題|國內|國際|臺港澳|上海|文娛|IT|精選|體育|財經|社會|參考|科教衛|圖片|

                     >>新聞中心>>文娛新聞>>正文

白岩松:我是悲觀主義者[圖文]
2001年9月26日 21:05

align=center

東方網9月26日消息:從8月18日起,《東方時空》在每周六的早上推出了歷時三年打造的大型紀錄片《記憶》,該片以優美的畫面、動人的音樂震撼了大家,而它那擇取一個人一生中最重要的一年、最富戲劇性的一年、最有影響的一年的敘述方式的創意正是出自白岩松。從“東方之子”到 港回歸直播再到悉尼奧運會直播,白岩松一直在以自己外在的冷靜和內在的激情帶給觀眾一種全新的感覺,在節目中表達著自己的理性和情感給觀眾留下深刻“記憶”的白岩松這次想通過《記憶》表達什麼呢?本報記者采訪了他,並在采訪中感受著他的獨特的思考。

關於《記憶》

白岩松說《記憶》的這種敘述方式源於自己做“東方之子”的體會,他說自己做了四百多期的“東方之子”,發現任何一個成功人士,其實一輩子最值得總結的關鍵點就是那麼一兩年,就是因為這一兩年他所作出的一切,他不僅影響了自己的人生,還影響了其他人甚至對歷史和社會也起到了影響。白岩松說:“在對二十世紀進行回顧的時候,我就想‘東方之子’中的許多人完全可以用某人在1996年、某人在1997年的形式去回顧,哪年閃光做那年,不是有一本書叫做《葉劍英在1976》嗎?我覺得我們應該把一個人最閃光的一年呈現給觀眾。這些想法是1996年底我跟主任孫玉勝在馬來西亞的時候談到的。《記憶》制作完成已經是去年了,到跟觀眾見面則是最近的事兒了。”

那麼,經過這麼長時間精心運作出來的《記憶》跟白岩松最初創意中的《記憶》是否一樣呢?是否達到了他心中的設想呢?白岩松坦白地說:“有些層面是一樣的,像敘述方式和感覺。但我覺得如果我們做下一個百年回顧應該做得更主流化。”“更主流化該怎樣理解?”記者問。“就是讓更多更廣泛意義上的新聞人物成為主體,比如說我們可能以後會做鄧亞萍在某一年,我們會聚集後來人更關心的成為焦點的那一年。比如說,我們可以做蔣介石在1949年,可以做汪精衛在1937年、老舍在1966年等。”

中國電視需要好看的節目

盡管外界對白岩松策劃並將主持的新節目《子夜》炒得沸沸揚揚,但白岩松新節目至今仍是猶抱琵琶半遮面,白岩松為此還曾封嘴半年,記者問他是在忌諱什麼嗎?他說:“我不是因忌諱而回避媒體,的確是因為節目目前還處在沒法說的狀態,而且臺裡也有規定不許說,我對關心我的媒體很抱歉,我對大家的關心表示感謝。”由新節目說起引發了白岩松對新聞對中國電視的一些思考。對於目前娛樂節目充斥熒屏,以主持思想性強的節目著稱的白岩松是怎樣看的呢?”白岩松說:“中國電視隻需要一種節目,那就是好看的節目,什麼樣的節目好看,可能每個人的看法不一樣,我個人認為隻要是有智商、有創意、有新的東西在裡面、值得讓人看的節目都是好節目。我是做新聞的,但我從來就沒認為娛樂節目不如新聞節目,娛樂和思想深刻並不矛盾,娛樂節目也可以思想深刻,而且好的娛樂節目肯定是有思想的,就像一名普通的勞模和一位專家,雖然看起來很不同,但一測智商是一樣的,娛樂節目做好了和新聞節目的水平是一樣的,我從未說過娛樂節目就不好。”

把自己扔到地平線上

白岩松在事業巔峰時主動從峰頂走下來,告別了《東方時空》重新開始一個新的節目,一般人很難理解,但白岩松有自己的想法。他對本報記者說:“我為什麼要離開《東方時空》,因為我在其中已經沒有新的想法了,當一個人想做的事,不用動腦就能很輕松地完成,這個人不僅不能進步,而且是十分危險的。我把自己重新扔到了地平線上,重新起步,無論成敗都是一種全新的收獲,當然現在對我來說生活狀態的變化也不會是從成功到失敗那麼大。我始終認為隻要自己在做的是新的東西,並且這東西在刺激自己變化,就是一種好的生命狀態,我的年齡還沒有讓我到了可以不求變化、一成不變地生活的程度。”白岩松攀得那麼高還敢於把自己放在地平線上的勇氣讓人佩服,而且他照樣還能找到人群和地平線,要知道很多人上去後早已經找不到這一切了。

我是悲觀主義者

在大家眼裡功成名就的白岩松並未覺得自己是成功的,他說:“我成功都是別人說的,我自己並未覺得,是他們覺得你成功了。我自己照著鏡子說我成功了,那我是有病。至於有人說成名前後的我變了,那也是大家眼中的我變了,我仍然是我媽的兒子、是我媳婦的老公、是我兒子的爸爸,仍然有痛苦有快樂,成功後的我仍然知道害怕,我沒有任何變化。”

當年選擇了新聞並一直從事新聞的白岩松覺得自己還是適合新聞工作的,隻不過心中最初的理想和目標早已發生了水漲船高的變化。說起這一切,白岩松頗感慨,他說:“我是一輩子都不會達到理想和心中的目標的!我的人生注定要以失敗而告終,因為永遠有些事是我實現不了的。”沒想到大家眼中功成名就的白岩松竟有這樣的想法,照他的邏輯,人生注定了以悲劇結束豈不是太悲觀了?白岩松糾正說:“正是因為悲觀到了極致的人把最大的失敗都想到了,所以在日常生活的挫折面前往往不會沮喪,而樂觀的人卻很容易沮喪。”“這麼說你是一個悲觀主義者?”白岩松肯定地回答:“是的!”

白岩松太忙,忙著新節目《子夜》,忙著準備央視將進行的大型直播––11月9日世貿組織在卡塔爾就中國入世問題進行最後的投票,央視將進行大型直播,而他將擔任這次直播節目主持人。電話那邊不時有人喊他的名字,我們不得不結束了談話。放下電話記者一直在回味白岩松的話,看來,白岩松不是一個簡單的悲觀主義者,他的成功是因為他對自己永遠有著要求,外面世界的紛紛擾擾沒有讓他迷失方向是因為他的雙腳堅實地踩在地平線上。

選稿:曾潔 來源:黑龍江廣播電視報 作者:呂東卉 
    • 白岩松秘密打造新王牌節目《子夜》







    • 美國遭遇恐怖襲擊
      紀念"9•18"70周年
      亞洲區十強賽開戰
      2001年APEC會議
      走進"中國上海"網
      上海國際旅遊節
      室內安全環境專題
      廣西礦井透水事故
      深入揭批“法輪功”
      朱總理訪歐亞四國
      世博會知識競賽
      江澤民主席訪問朝鮮
      伊拉克擊落美偵察機
      中國人質命喪菲律賓
      巴以衝突再次升級
      張健橫渡英吉利海峽
      美女如雲 讓你眼花
      王峻濤離開my8848

      解放日報
      文彙報
      新民晚報
      新聞報
      青年報
      勞動報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廣播電臺
      上海東方廣播電臺
      上海電視臺
      上海東方電視臺
      上海教育電視臺
      上海有線電視臺
      中國網
      人民日報
      新華網
      中國日報
      中青在線
      中央電視臺
      中國上海
      千龍新聞網
      中青網
      中央人民廣播電臺
      中國國際廣播電臺
      網上浦東
      上海科技網
      古鎮南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