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專題|國內|國際|臺港澳|上海|文娛|IT|精選|體育|財經|社會|參考|科教衛|圖片|

                     >>新聞中心>>網絡參考>>正文

口述實錄:我的婚姻為什麼一錯再錯
2001年9月29日 16:14

被采訪人:張曼

性別:女

年齡:40歲

職業:公司職員

采訪時間:9月20日

采訪地點:張曼家

采訪人:楊易

見到張曼的時候已是掌燈時分,在一家商場燈火通明的大廳外,我一眼就認出了徘徊的張曼。她臨時的“家”就在那些林立的廣廈背後一間小平房裡。她的故事、她的一切都讓我有一種恍如隔世的不真實感。

高中畢業那年,我在鄰居家認識了楚雄,在文化館畫油畫。他個子不高,絡腮胡子,頭發長長的,還常穿一條牛仔褲。不知為什麼,也不記得有什麼鋪墊,我們就算交了朋友,我常常去他家看他畫畫,或者跟著他一起外出寫生。因為年代久遠,又因為這之後我經歷了太多太多的無奈,我的感情世界慢慢變得麻木、遲鈍。我們在一起的許多細節我已經想不起來了。隻記得這樣幾件事。一次是我們一起出去。那時已是仲秋天氣,我們出去散步,我無意中打了個冷戰,他馬上就脫下了他的外衣給我披上。一次我在他家玩兒,他在畫畫。我忽然不舒服,感到有些發冷就悄悄走了。過了不長的時間,他和他妹妹趕到我家,一定要帶我去醫院。我說:“我怕打針。”他的小妹妹說,那好吧,打我哥不打你。他也跟著附和:“是,打我,打我。”那天看病的細節我都記不清了,但我隻記得當時我的心裡熱乎乎的。還有一次,是個下雪天,外面銀白一片。他背上畫夾準備去寫生,我也嚷著跟他一起去,可他心疼地說,外面冷,你身體弱,還是在家裡玩吧。

其實,這些事兒,我一般不會想起––要不是你問我,張曼說。

我跟楚雄好了也就是兩個多月,被爸爸知道了。他是個軍人,非常正統,他說:“楚雄又留長發又穿牛仔,像個流氓,你以後別再跟他來往了。”開始我不干,但爸爸跟我吵了好幾次。我是家裡的第一個女孩子,爸爸一直很疼我,我知道他是為我好。所以盡管很痛苦,但我還是聽爸爸的話,不再找楚雄去了。楚雄來找過我一回,我對他說,我現在還小,還準備考學,不能再談戀愛了。從那兒以後我就沒有再見過他。我的初戀就這麼簡簡單單的結束了,沒有生死相許,沒有山盟海誓,甚至都沒明白愛是什麼。這段短暫的戀情,就像輕煙一樣隨著秋風飄遠了,沒有留下什麼痕跡。

大約兩年以後,經人介紹,我認識了振強。相親那天,爸爸、媽媽都去了。振強是穿著一件勞動布的工作服去的,說話不多但是很有禮貌,一看就是一個老實巴交的人。我爸、媽都說不錯,人老實,還是個高級鉗工。從這兒以後,我們就算是交了朋友,當時叫“搞對像”。因為他上班較遠,我們兩個星期纔見一次面。見了面他也很少說什麼,我一向喜歡深沉的男人,我以為他的沉默就是深沉。我們也很少出去玩,有時他媽媽做了好喫的他會來叫我過去喫。一天晚上,我正在他家的時候,下起了雨。我想趕快回家,振強說再獃一會兒吧。在那個風雨之夜,我們干了“那事兒”。因為緊張、害怕,我們匆匆忙忙,並沒有感到什麼樂趣。他媽的房子離得很近,因為她來敲門我們半天沒開,從那兒以後對我的態度也變了。過了兩個星期,又是我們約好見面的日子,但我因為加班,第二天纔回來。我連家都沒回就直接去了他家,見到我,他二話沒說就給了我一個耳光。我把這件事跟家裡說了,他們都勸我跟他分手。他看我生氣了就每天到公共汽車站去接我,見到我也不說話就跟在後面。一個星期後,我挺不住了,又跟他言歸於好。其實,那時我從心裡也並不想跟他分手,原因是我們之間有了一次“那事兒”。我想,出出氣也就得了,他要是真的不要我了,我怎麼辦呢?別人要是知道了這事兒,誰能要我呢?後來我們又因為什麼事兒分過一次手,但又是不了了之,但我知道在我內心深處最終沒有分手的原因還是跟“那事兒”有關。我們結婚是一個非常自然的結果,但那時,我已經看到了我們中間的陰影。我也發現了我們在性格、興趣愛好、思想觀念等等方面的不同,但我知道自己隻能湊合了。我們結婚的時候,爸爸已經去世,他沒有看到我們之間的矛盾,但願他在九泉之下也不要知道。結婚的時候,我們兩家的經濟條件都不好,總共纔湊了幾百元錢,一切都很簡陋。但我們還是趕了個時髦––去青島旅行結婚。哪想到剛到青島火車站,我們就開始口角。原因是我看到一個乞丐,想給他一點錢。但他不讓,說是騙子;我覺得他沒有同情心,他說我不會過日子;我覺得在外旅遊一是要高興,二不要太累,可他不管多累都不讓坐公共汽車,弄得疲憊不堪,失去了遊玩的興致,我說這是摳門兒、是土地主,他說這是勤儉持家、是艱苦樸素。我們之間連綿不斷的口角就從蜜月開始了。

結婚以後我們跟他媽和他弟弟一起過。開始,我很想和婆婆處好關繫,她得了半身不遂之後,我從頭到腳幫她洗澡。但時間長了難免有磕磕踫踫的事,但他從來都不會聽我說完。孩子生下來以後沒有多久得了“肛漏”,我為了照顧孩子,就不再上班了。我抱著孩子到處看病;不停地用溫開水給他洗傷口,然後,等他慢慢風干。不知熬過多少不眠的夜晚,不知掉過多少淚。但無論怎樣振強都不會關心我、聽我說這些艱難與痛苦,也不會對我噓寒問暖。時間長了我難免會有一些怨氣,我們吵得更多了。記得有一次過“五一”,家裡大大小小都回來了,一大家子熱熱鬧鬧的。喫飯的時候飯不夠了,婆婆對我說:“你走吧,我們家飯菜不夠了。”我看了他一眼,我多希望他能替我說話,或者跟我一起走。可是他連眼皮都沒有抬一下。我生氣地抱著孩子回娘家去了。過了“五一”我帶著孩子回家了,但心裡還是很生氣。可他好像什麼都沒有發生似的,馬上就想跟我同房,我不答應,他就強迫我。我們倆廝打起來,我當然不是他的對手,氣得沒辦法就使勁咬了自己的胳膊。從那兒以後我就有了離婚的念頭,因為我覺得他不疼我、愛我、不想知道我是怎麼想的,隻想把我當成一件工具。這以後,我對“那件事”有了抵觸情緒,連踫都不讓他踫我一下。這顯然更加激怒了他,我們決定去街道辦事處離婚。辦事處的同志非常熱情地幫我們調和,我們沒有離成。大概有兩年多的時間,孩子的病終於好了,醫生說這真是個奇跡。但我也真是很煩了。所以孩子能上幼兒園以後,我就又找了一份工作。因為是臨時工,掙錢雖然不多,但賣力氣不少。但盡管很累了,下了班我還是不想回家,常回娘家怕媽媽擔心。無路可去,我隻好在馬路上,不管多冷,不管是不是淋雨。這樣我們的矛盾就更大了,他開始懷疑我有外遇。但觀察了一段時間發現並沒有,他就說我是“精神病,沒事兒找事兒”,但從不認為自己有錯。孩子4歲的時候,我們終於離婚了。我從他家搬了出來,除了心靈上抹不去的傷疤,我什麼都沒有帶走。跋涉了5年,我又回到了起點,過上了單身生活。

妹妹幫我找了一間房,我就近找了份工作。每星期回家看一次孩子。這樣的日子持續了一年多,這期間也曾有過一個男朋友,但因為許多客觀原因並沒有什麼結果。大概是一年以後的一個周末,我帶孩子回了娘家,我出去買東西的一會兒時間,孩子就不見了,鄰居家的小孩兒聽他說要去找媽媽。我一聽頭“嗡”的一聲,心裡又急又內疚,覺得孩子好可憐,他一定是太想媽媽了。我急得喊著孩子的名字,到處找。又順著從我們常坐的公共汽車站找,我覺得自己快要瘋了。走快了怕錯過,走慢了怕追不上,腦子裡浮現的都是孩子被拐騙走的鏡頭。大約有兩三個小時還沒有找到,我就到派出所報了案。這時候我的頭漲痛得快要裂開。正在我快要絕望的時候,派出所打來電話說有人撿到一個四五歲的小男孩兒。出了門我截了第一輛從我眼前經過的汽車,請求他搭我到派出所說的地點。孩子找到了,我也大病了一場,至今落下個頭痛病。

我在娘家養病期間,鄰居來勸我跟振強復婚。他說你看看他們爺兒倆多可憐,家不像家,每天穿得髒兮兮的,哪兒像你在的時候,再說不看他的面子也要看孩子的面子,今天孩子要是真的丟了,你不得後悔一輩子。看我被說得心裡難受,就又動員振華來看我。我禁不住他們的勸說,就搬回去住了。大約有半年的時間,振強每天下班就回家,幫我熬藥、洗衣服等等,對我比任何時候都好。

半年後我們復婚了。可時間不長,生活又恢復了昔日的面貌,我們又開始了新一輪的戰爭,而且我覺得比以前更加不好。畢竟,離婚給我們雙方都帶來了很大傷害,破鏡怎麼能真的重圓呢?我們雖然是復婚,但跟再婚一樣彼此隔著心眼兒,打著自己的算盤,但更多的是對我們之間關繫的絕望。復婚已經六七年了,我越來越多地離開家,在外闖蕩。而他還是過著幾十年如一日的生活,不思進取。我們之間的思想差距越來越大,我的心也越來越冷。我現在懷疑我們當時是否相互愛著對方,也許這是個歷史的誤會。

雖然現在我們還在維持,但我想等著我們的也隻能是再次分開的結局。

選稿:宋爭 來源:北京晨報 作者:楊易 
    • 全市性調查:婦女婚姻滿意率逾九成
    • 資料表明武漢“快餐”婚姻呈上升趨勢
    • 都市浮現“亞婚姻”







    • 美國遭遇恐怖襲擊
      紀念"9•18"70周年
      亞洲區十強賽開戰
      2001年APEC會議
      走進"中國上海"網
      上海國際旅遊節
      室內安全環境專題
      廣西礦井透水事故
      深入揭批“法輪功”
      朱總理訪歐亞四國
      世博會知識競賽
      江澤民主席訪問朝鮮
      伊拉克擊落美偵察機
      中國人質命喪菲律賓
      巴以衝突再次升級
      張健橫渡英吉利海峽
      美女如雲 讓你眼花
      王峻濤離開my8848

      解放日報
      文彙報
      新民晚報
      新聞報
      青年報
      勞動報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廣播電臺
      上海東方廣播電臺
      上海電視臺
      上海東方電視臺
      上海教育電視臺
      上海有線電視臺
      中國網
      人民日報
      新華網
      中國日報
      中青在線
      中央電視臺
      中國上海
      千龍新聞網
      中青網
      中央人民廣播電臺
      中國國際廣播電臺
      網上浦東
      上海科技網
      古鎮南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