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專題|國內|國際|臺港澳|上海|文娛|IT|精選|體育|財經|社會|參考|科教衛|圖片|

                     >>新聞中心>>新聞精選>>正文

不能這樣苛求一個女人 談"某歌星"應否曝光
2001年10月7日 14:48

人民網10月7日報道:大家都在打著啞謎,大談特談關於某歌星的事,甚至有些肆無忌憚。開始的時候,有文章說遠華案主角賴昌星的姪兒送給某歌星一輛價值不菲的跑車,女歌星有窩藏贓物之嫌;後來又有文章說,某歌星用自己的名氣為遠華集團打活廣告,得到價值不菲的跑車,有同黨之嫌;再後來話就變得非常難聽了,竟說某歌星和賴昌星姪兒的三年婚約,實際上可以等同於“賣淫嫖娼”。到這裡,大致可以看出來,對某歌星的這種窮追猛打,大有不獲全勝絕不歸朝的意思。已經全沒有了,或者說已經脫離了當初談論的某歌星是否“涉入”遠華案的問題,變成了另一個與遠華案沒有太多直接關繫的問題,即某歌星個人的問題,也就是對待婚姻的態度問題。

何三畏先生在《是賣淫嫖娼還是替人銷贓再問某歌星是否不涉案》一文中說:“她的那個‘三年婚姻合同’,不過隻是一個較長期的性買賣合同,是一個‘無效合同’。如果某女收了某男一輛自行車而不是保時捷、被帶到出租屋而不是別墅、時間是三小時而不是三年,很顯然,這是一個該接受治安處罰的案件,免不了要以賣淫嫖娼論處。”這是最早將一種婚約看作是“賣淫嫖娼”的牽強附會。

喬新生先生也在《“某歌星”應否曝光––也論公權與私權》中說:“有關‘三年婚姻契約’的傳聞明顯沒有法律效力,歌星與賴某的關繫隻能定性為非法同居關繫。難怪有人質問,對非法同居關繫為什麼還遮遮掩掩?”此番話要比何三畏先生說得理智,因為要談的是“非法同居”,也是和遠華案沒有什麼關繫了。

到現在,他們都不再追究某歌星是否卷入遠華走私腐敗案。事實上,所有情況的分析都不能得出某歌星已經涉入遠華案。因此他們大談特談某歌星的“非法同居”,由先前的“某歌星是否涉案”到“某歌星是否應該曝光”,已經不是在談論腐敗,而是多少有些對“緋聞”津津樂道,離開了當初“查處廈門特大走私案展覽”中展出保時捷轎車的目的––“是為了說明走私分子的‘奢華’”(注:引自《遠華案展覽辦有關人士:不點“某歌星”的名有原因》)。遠華案展覽辦有關人士說過,某歌星“不是涉案人員”“是經過上上下下多方審定的,為此還請教了法律工作者。”

眾所周知,遠華走私腐敗案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以來的特大案件,對這個案件的深入解剖、分析、總結,有助於國家法制的建設,有助於防止以後類似腐敗的出現。一個廈門紅樓的參觀者說過一番發人深省的話:“這麼多職位這麼高,讀了這麼多書,又有這樣的纔華,甚至一度還以保爾為自己人生坐標的人,齊齊敗在幾個大字不識的賴昌星手下,這是為什麼,除了失足者自己的深刻懺悔,恐怕還需要整個國家和社會進行更深入的思考。”但是,現在一些人卻對某歌星的私人問題特別感興趣,就有點讓人想不明白了。不管其動機如何,將“緋聞”的東西、將“桃色”的東西附在遠華這一大案上,轉移了人們對特大案件應該有的思索,都不是我們所希望看到的。

當初遠華紅樓開放,有關方面想要表達的意思是:展示打私鬥爭成果,深化反腐警示教育。《法制日報》專門載文說:“以史為鋻可以知興衰,以人為鋻可以知得失。查處廈門特大走私犯罪展覽可以成為我們每一個黨員干部明斷是非得失的一面鏡子。”參觀遠華紅樓,目的是要提醒廣大參觀者:任何時候都不要放松世界觀的改造,不要濫用黨和人民賦予的權力,要耐得住清貧、擋得住誘惑、經得起考驗。

但是遠華紅樓開放後,四面八方的參觀者如大海漲潮一浪高過一浪湧往廈門,卻是“經學家看見易,道學家看見淫,纔子看見纏綿,革命家看見排滿,流言家看見宮闈秘事”。更多的參觀者面對紅樓內奢靡的陳設,豪華的鴛鴦浴缸,想入非非以至不斷地發出嘖嘖驚嘆。更有一些地方的機關企事業單位借“受教育”之名,用公款遊山玩水,由“腐敗展”滋生出另一些腐敗的行為,其教育、警示作用則完全沒有了。所以,最後紅樓不得不沉重地關閉。

而現在對某歌星“非法同居”問題的一而再再而三的窮追猛打,與紅樓的開放一樣,本來是在談某歌星是不是遠華案中的一員,結果發現某歌星“不涉案”後,卻揪“非法同居”不放,試圖能挖掘點什麼出來。

童大煥先生在《公權與私權––也談某歌星是誰》中說:“公布政府高官的名字是因為其行為損害了公共利益,不公布某歌星的名字是因為其行為沒有損害公共利益”。我理解的意思,這損害行為就是指損害或破壞社會經濟秩序的行為、損害或破壞國家干部制度的行為,而不是道德意義上的東西。喬新生先生在《“某歌星”應否曝光––也論公權與私權》不同意這種看法,他因此說:“非法同居或變相性交易是一種典型的違背公共秩序良好習俗的行為,並不因當事人雙方一個願買一個願賣就改變了其行為的違法性。”從中可以看出,某歌星的“非法同居”是違背了社會習俗的“違法”行為,和上面說的公共利益不在一個範疇。

當然歌星作為社會公眾人物,其言行具有一般人所不能有的影響力。但是另一方面我們不能不注意到,近一二十年來社會的婚姻觀念發生著許多變化,諸如試婚一類的非法同居現像有相當多的存在,尤其是在大學校園中。人們性觀念上的這種變化,本身說明人在社會的各種關繫中變得比以前更自由,雖然不可否認它有極消極的一面。在文學作品包括電影、電視劇中,反映各種婚外情及“非法同居”的現像比比皆是,大多都沒有以批判的眼光、否定的態度向受眾宣傳如喬新生先生說的“違法性”。這些都說明,性觀念、婚姻觀念正在社會中發生變化,它早已和法律上的有關條文發生了“矛盾”。在實際生活中,往往是:事實上存在,而法律並沒有過多追究。

當然,“非法同居”畢竟是非法的。我這裡想說的,是法律對許多人都不過多追究的時候,我們沒必要在這一問題上,對某歌星對社會公眾人物過分地計較。況且,本來大家討論的是:某歌星是不是有窩藏贓物之嫌,是不是有同黨之嫌,即是不是“涉案人員”。如果不是,說一大通別的有什麼意義呢?

選稿:黃海玲 來源:人民網 作者:野地西風 
    • 廈門特大走私案:為何不點"某歌星"的名?







    • 美國遭遇恐怖襲擊
      紀念"9•18"70周年
      亞洲區十強賽開戰
      2001年APEC會議
      走進"中國上海"網
      上海國際旅遊節
      室內安全環境專題
      廣西礦井透水事故
      深入揭批“法輪功”
      朱總理訪歐亞四國
      世博會知識競賽
      江澤民主席訪問朝鮮
      伊拉克擊落美偵察機
      中國人質命喪菲律賓
      巴以衝突再次升級
      張健橫渡英吉利海峽
      美女如雲 讓你眼花
      王峻濤離開my8848

      解放日報
      文彙報
      新民晚報
      新聞報
      青年報
      勞動報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廣播電臺
      上海東方廣播電臺
      上海電視臺
      上海東方電視臺
      上海教育電視臺
      上海有線電視臺
      中國網
      人民日報
      新華網
      中國日報
      中青在線
      中央電視臺
      中國上海
      千龍新聞網
      中青網
      中央人民廣播電臺
      中國國際廣播電臺
      網上浦東
      上海科技網
      古鎮南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