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專題|國內|國際|臺港澳|上海|文娛|IT|精選|體育|財經|社會|參考|科教衛|圖片|

                     >>新聞中心>>新聞精選>>正文

一位瀕危女病人的悲情告白
2001年10月12日 21:39

新民晚報10月12日報道:本報《新民視點》近日接到一位王女士的電話。王女士在電話那頭邊抽泣邊斷斷續續地說:“你們快救救我表姐,快救救她!”

原來,王女士的表姐劉光琦因晚期癌癥目前正躺在中山醫院的病床上,而他的丈夫姜某自始至終都沒有來看過她,更沒有付過一分錢的住院費,就此不知去向。人們不由地會問:重病患者的老公,你到底在哪裡?你為何不來探望病危的妻子呢?

帶著問號,筆者來到了中山醫院的一間4人病房。劉光琦對面的病床旁,一位病人的丈夫正在為其妻子細心地擦拭手臂,而劉光琦病床前隻有她還稚嫩的女兒。她看起來十分虛弱。最吸引筆者的是她的一雙大眼睛,看著她的眼睛,可以想像她年輕時的風采。可是如今她的眼神裡寫著悲傷與寂寞。得知采訪來意後,她開始用微弱的聲音敘述了自己真實的人生故事。

相識:埋下“禍根”

我和姜某相識在20世紀70年代插隊落戶的時候。那時我們在江西。遇到重活累活,他搶著幫我干。久而久之,我們有了好感。那時我非常年輕,把愛情也想像得過於簡單,總覺得一個人能對我好,就是可以依靠的。現在想想,我們從那時起就沒有什麼思想交流,我隻是單純地覺得他對我好,沒有別的。

記得有一次他當著我的面打他的妹妹,我當時心裡沒有太在意,隻是覺得他做得有點過分了。也許是愛情迷惑了我的眼,我從心裡安慰自己:年輕人嘛,做事可能魯莽了些。其實他從那時起就已經或多或少地暴露了他本性中暴戾、急躁的一面,我卻由於年輕根本就不注意,這也許就為我們的婚姻埋下了“禍根”。

我從小生活在一個教育嚴格的家庭中,父母平時也一直鼓勵我學做人、多讀書。可有時到他家去玩,在他家裡根本看不到一張報紙。

婚後:驚讀“日記”

1980年,我們終於結婚了。婚後一年不到,他就開始漸漸表露他本性中可怕的一面。他撕我們的結婚證書,摔我們的結婚用品,有時發起脾氣來像一頭野馬,可怕極了。

我是一個性格溫和不喜發火的人,對他的這些行為我采取了容忍的態度。加上後來女兒嫣嫣的出生,我更不希望和他爭吵影響到女兒。女兒漸漸長大,我們的家庭“戰爭”還是不斷發生,可是對於這一切我都能忍耐!

直到1997年4月2日,我清清楚楚地記得這個日子。我偶然發現了他的6本日記,上面記載了他1991、1992年的“私生活”––他竟然有外遇!而且不止有一個!

我驚獃了,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我不敢相信那個曾經和我患難與共的人真的變了,變得如此陌生和可怕!讀著他那露骨的“日記”,我覺得臉燒得很厲害,我為他害羞!為他感到恥辱!

這些隻有電影和小說裡纔有的故事,終於降臨在我的頭上。我開始回想這麼多年來我和他的點點滴滴,這纔恍然。其實事情不是偶然的,而是必然的。

姜某曾經是上海一家企業分廠的廠長,當領導的他經常出去應酬,一年365天他沒有幾天是在家的。開始時他讓我一起去,可是我這個人喜靜不喜動,更不會與人在酒桌上打交道,所以每次都推脫了。現在想來,他的外遇其實正是有了客觀的“溫床”!

當時嫣嫣剛讀高中,我不想影響孩子的學習。要知道有多少家庭由於父母的不和給孩子的心靈帶來致命的創傷!於是我采取和解。我開誠布公地和他談了一次,當他得知我已經知道他的事,他表現得有點驚慌。他不住地說會好好對我,希望我能原諒他。我的心軟了,我想他會回到我的身邊。

但是我又錯了。

住院:心灰意冷

我和姜某談過一次之後,他不但沒有悔改,反而變本加厲。他要麼整夜不歸,要麼一身酒氣半夜纔回家。回到家他就破口大罵,找茬和我吵架打架,撕嫣嫣的衣服,還毆打她,半夜把她趕出門,害得她隻能到同學家睡覺 在女兒嫣嫣的記憶中,爸爸很少在家中出現,一出現就會給她帶來恐懼的心理。

我整日惴惴不安地生活著,沒想到命運給了我更大的打擊。1999年初,我到中山醫院檢查發現,腹腔裡有一個惡性腫瘤,並且已經壓迫右邊的骨靜脈,造成下肢腫脹無法行走。於是,醫院給我做了腫瘤切除血管移植的手術。術後還做了化療、放療。在做介入療法時伴發有神經壓迫癥狀,我疼得死去活來。

在接下來的幾年裡,我的惡性腫瘤經常復發,又做了幾次切除手術。這次9月份住院,因為我腹腔裡的惡性腫瘤已經復發得無法收拾。醫生討論過了,我現在的情況屬於癌癥晚期,再做手術的危險很大,決定不做手術。

在我生病的幾年裡,我的老公根本不把我當成個病人,依舊對我大吼大叫。我幾次住院開刀,他沒有來看過我,更沒有一句安慰的話。現在我右腿疼痛,經常喫最大劑量的止痛藥。可是這些疼痛都不及我心靈的疼痛––我多希望他能來看看我,哪怕握一下我的手也好。可是我什麼都等不到。

老公,你到底在哪裡?我開始心灰意冷了。

夢醒:提出離婚

其實,我很早就有離婚的念頭,但為了嫣嫣的學業我一直忍著。以前我認為離婚會給孩子的心靈留下陰影,現在我纔發現,如果再拖下去,會讓女兒生活在無休無止的痛苦中。

嫣嫣現在在外面交朋友謹慎到了極點,老實可靠是她交朋友的唯一要求。父親給她的刺激太大,以至於她想起來就害怕。

今年嫣嫣考上了大學,我終於舒了口氣。現在輪到我自己為自己討個公道了!我的夢已經醒了,我不會再幻想。醫生說我最多隻能活2到3個月,我現在活著的唯一動力是為了女兒,我要讓女兒早日離開這個“惡魔”。這樣的婚姻已經不需要維持了,我要堅持活到離婚!

今年8月底,嫣嫣幫我寫了訴狀遞交到普陀區人民法院。我想,也許離婚是解決我們之間矛盾最好的方式,可以讓我和他做個徹底了斷。

盡管我知道我沒有多少時間了,但我會堅持好好地活下去––為了一口氣,為了女兒,為了早日遠離這個可怕的夢魘。

談話接近尾聲時,病房裡又來了位客人。他是鄭傳本律師事務所浦東分所的劉先生,他說,劉光琦女士已經委托他們律師所處理此案,他是來聽取意見的。

這時筆者注意到,劉光琦的那雙大眼裡閃過些許亮光。那是希望和堅強之光。

但願這位生命垂危的女病人能夠通過法律的手段還自己一個公道,人們相信這一天很快就會到來。

選稿:吳麒敏 來源:新民晚報 







      英美軍事打擊阿富汗
      紀念"9•18"70周年
      亞洲區十強賽開戰
      2001年APEC會議
      走進"中國上海"網
      上海國際旅遊節
      室內安全環境專題
      廣西礦井透水事故
      深入揭批“法輪功”
      朱總理訪歐亞四國
      世博會知識競賽
      江澤民主席訪問朝鮮
      伊拉克擊落美偵察機
      中國人質命喪菲律賓
      巴以衝突再次升級
      張健橫渡英吉利海峽
      美女如雲 讓你眼花
      王峻濤離開my8848

      解放日報
      文彙報
      新民晚報
      新聞報
      青年報
      勞動報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廣播電臺
      上海東方廣播電臺
      上海電視臺
      上海東方電視臺
      上海教育電視臺
      上海有線電視臺
      中國網
      人民日報
      新華網
      中國日報
      中青在線
      中央電視臺
      中國上海
      千龍新聞網
      中青網
      中央人民廣播電臺
      中國國際廣播電臺
      網上浦東
      上海科技網
      古鎮南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