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專題|國內|國際|臺港澳|上海|文娛|IT|精選|體育|財經|社會|參考|科教衛|圖片|

                     >>新聞中心>>新聞精選>>正文

小煤窯的生存和毀滅之道[圖文]
2001年10月13日 17:48

align=center

事故發生三天之後的大橋媒礦。那些死裡逃生的民工臉上竟是出奇的平靜。

編者按:因為屢次發生安全事故,今年6月13日,國務院發出緊急通知,要求關閉國有煤礦礦辦小井,所有鄉鎮煤礦一律停產整頓。然而,通知發出後至今,仍然不斷有小煤窯發生事故的消息傳來。是什麼原因導致小煤窯始終“停而不止”?在小煤窯存在的背後有哪些錯綜復雜的因素和關繫?

杜絕小煤窯安全事故的出路在哪?本報記者就此專赴有“煤都”之稱的山西大同,對此作了一番調查。

“這些小煤窯早該全部關掉。”潘淑容說。

這位31歲的四川婦女剛剛在一次煤礦爆炸事故中失去自己的丈夫。

2001年9月13日下午4時30分左右,山西大同市南郊區境內的大橋煤礦,隨著“轟”的一聲巨響,兩股黑煙從1號井和2號井同時冒出來,事故就這樣發生了。潘淑容的丈夫袁清和另外22名礦工在這次事故中遇難。

對於多災多難的中國煤礦業來說,這隻能算是一起普通的事故,就在9月13日之後的幾天之內,雲南和湖南又有兩宗小煤窯爆炸、透水事故發生,死亡人數都在10人以上。

國務院關於全面關停小煤窯的通知已經發布3個月了,為什麼還有那麼多的小煤窯在生產,在爆炸?

急於擺脫貧困的人們

9月16日上午,記者來到大橋煤礦。遠遠看去,它就像一個垃圾填埋場,在堆積如山的垃圾中,幾排用石棉瓦、塑料布、舊磚頭搭建的小房子就是礦工們的宿舍。這是一幅典型的小煤窯景觀。時間已經9點多,幾間小房子前的小煤爐卻還冒著煙,煮著最簡單的食物:大米和蔬菜熬在一起的糊狀物。因為事故的發生,礦停工了,這些礦工們都無所事事地四處閑逛。

“錢能干啥?錢會說話?錢會走路?”潘淑容反復地念叨著。在她所住的那間五六平方米的簡易小屋子裡,到處都是丈夫留下的東西,一件已經丟了一個扣子的西裝,一個電工包,一個取暖和煮食用的電爐,如今,這些都成了遺物。

並不是每個人都有潘淑容這樣的哀傷。她的老鄉張成仁就是其中一個。

關於災難,他應該有更加驚心動魄的經歷和感受。爆炸發生時,他正在煤層上鏟煤,突然“來了一陣很大的風”,風一過,煙和塵土撲面而來,什麼都看不見,沒人知道具體發生了什麼,但肯定是災難降臨了。張成仁和別的礦工一起沒命地往外跑,還沒跑到坑頂,他就昏過去了,是別的礦工把他從地下救出來,換了兩家醫院,他纔醒過來。

面對記者時,這個29歲的漢子臉上卻是出奇地平靜,看不到劫後餘生的快意,也看不到兔死狐悲的哀傷。他念念不忘的是他的騾子,他花了3400元買的,剛用了一個月,就在事故中死於井下,使得他的投資血本無歸。

在其他礦工臉上,看到最多的也是張成仁一樣的平靜。事故纔發生三天,前幾天還一起打牌、下井的鄉親的尸體還在等待火化,站在幾天前剛剛死裡逃生的礦井口,他們表情漠然,偶爾還會打鬧幾下,如同平時。讓他們最為關心和惱火的不是事故的原因和處理,而是他們被包工頭拖欠的工資和事故造成的失業。

這個煤礦的包工頭,湖北竹溪縣人吳立員,和另外兩個小包工頭,在事故發生之後20分鐘不到,就逃得無影無蹤。

“如果把他們抓回來,要用鉤子鉤死他們。”吳立員的老鄉陳三山說,讓他憤恨的是吳立員從去年開始拖欠他的工資,總額有一萬多元,“干了幾年白干了,現在飯都沒得喫,家也沒得回。”

和張成仁、陳三山一樣,在這次事故中死裡逃生的30多名礦工和亡命井下的20多名礦工,都是來自湖北、四川等地的農民。死者裡面,沒有一個當地人。和別的小煤窯一樣,那些來自偏遠農村,急於擺脫貧困的農民是這裡最主要的勞力。

這些常年在地底下工作的人們,自嘲地把自己稱為“受苦人”,“我們受苦人”怎樣怎樣,這是在礦上采訪時聽得最多的話。

但“受苦人”並不認為在地底下七八百米的地方挖煤是最受苦的事情。

“這裡比在家鄉要好上10倍,這兒干一年,比得上在家鄉干6年。”陳三山說。他的家鄉湖北竹溪縣,是個位於鄂西北的貧困縣,陳三山說,在那裡,種田的收入往往“還不夠本”,但提留統籌卻每個人要將近兩百元。

而他們在小煤窯上的收入,是每個月1000–1500元,這需要每天往返井下十幾趟,每月把近10噸的煤從井下運上來。

對於他們這樣沒什麼文化和技術的農民來說,“這就算高工資了”,湖北人梅勇說,32歲的他已經在各個小煤窯裡挖了10多年煤了。挖煤的收入至少使得他面對提留統籌和子女學費的時候不至於過於窘迫。

當記者問死裡逃生的張成仁以後還挖不挖煤時,他干脆利落地說:“挖,咋不挖?”

從大橋煤礦下來,不遠就是大同礦務局四臺溝煤礦,這是一個國有煤礦。山溝裡的煤礦就像個小城市,有大片整齊劃一的職工宿舍,有醫院、學校、活動中心。在煤礦的總調度室裡,十幾臺大屏幕監視器監控著礦上所有地方的通風、排水、地質等情況,坐在操作臺前的工作人員穿著整齊,和城市白領沒什麼區別。和大橋煤礦相比,給人一種恍如隔世之感。國有煤礦已經是國有企業裡狀況最差的行業之一,但即使是這裡的生活,對於大橋煤礦的“受苦人”來說,也是可望不可及的。

大同市通往左雲縣的公路兩側,是大同煤礦的主要采礦區,路邊隔不遠就會有一座修得很體面的國有煤礦的大門,然而山溝裡更多的是一些名不見經傳的小煤窯,這些小煤窯一般每座要雇傭民工100個左右,給他們帶來致富的機會,也給他們帶來災難和死亡。

小煤窯背後的利益和關繫

現在回頭看去,“9•13事故”的發生幾乎是一種必然。

事故發生前幾天,瓦斯員就報告說,2號井瓦斯超標,指數是6%,而按小煤窯生產安全規程,井下瓦斯超過0•5%就要停止作業。

2號井瓦斯超標也幾乎是必然的,因為它實際上是1號井的通風井,主井和通風井同時出煤是被嚴厲禁止的,因為那樣極易造成風道堵塞。但幾乎所有的小煤窯都這麼干,哪個投資者願意花上幾十萬元挖個井僅供通風之用呢?

瓦斯員將瓦斯超標的情況報告承包人吳立員並要求他停產後,遭到了他的喝斥:“什麼超標,別人干得你們就干不得?”幾天之後,這個姓柳的瓦斯員和別的礦工一起葬身井底。

這些農民礦工們並不是不知道危險,但沒有人作出進一步的反應。“我們打工的跟老板提什麼意見?”梅勇說。他們知道,自己不干,馬上會有大批人來干,這種供求關繫使他們和老板談判時處於極不利的地位,為了保住這個“高收入”的飯碗,他們可以把一切危險都置之度外。

從今年年初開始,這個小煤窯的承包人和礦工都為掙錢的激情所衝動著,“開春以來隻停過一班。”一位礦工說。因為國務院要求關停小煤窯,一些“關繫不硬”的小煤窯陸續都停了,它所帶來的後果是煤價直線上升。像大橋礦這樣能夠繼續生產的小煤窯,就變得極其有利可圖。據分析,像大橋礦這樣的生產條件,每噸煤的成本在20元左右,而賣出的價錢是每噸45–46元。

當然,承包人吳立員不會是其中惟一的受益者,也不會是最大的受益者。湖北竹溪人吳立員兩年前還是這個礦上的一名礦工,後來據說是老板欠他工錢太多,就把礦承包給他。但直到今年煤價上漲,他纔開始掙到一點錢。

吳立員是從一個當地人––辛窯村的一名村干部那裡把煤礦承包過來的,承包的價格是兩口井每個月22萬元,而據行內人士分析,這樣一主一副兩眼井的投資也就100多萬,也就是說,半年左右就可以收回礦上的硬性投資。

當然,這些用於開挖礦洞、購買設備的硬性投資僅僅是煤礦投資的一部分。其餘的投資,都是隱性的,仿佛是要刻意為小煤窯背後復雜的利益關繫提供一個標本,關於這個礦井的投資、批準、主管關繫簡直是一團亂麻。它注冊的名稱是“晉同實業有限公司大橋煤礦接替井”,而“晉同實業有限公司”是山西省裡一家事業單位主辦的,而這家事業單位又是省裡煤炭行業一個管理機構的下屬單位,這家機構負責發放小煤窯生產所需的“四證”中的一證。像大橋煤礦這種背景復雜,當地管不了的煤礦被稱為“繫統外”煤礦。而這個煤礦拿的批準文號是“G”字號文,就是說它屬於國有大礦礦辦小井。主管部門,地方勢力,國有大礦,和小煤窯有關的各個部門幾乎都被牽扯進去。

事實上,這樣復雜的隸屬關繫並不足以讓行內人士感到驚訝,眾所周知,開辦小煤窯手續繁多,僅小煤窯開采所需的四證:采礦許可證、生產許可證、工商執照、礦長證就涉及到多個部門,此外又要擺平當地各種關繫,不是等閑之輩可為。而公家和私人、單位與單位之間錯綜復雜的掛靠、托管、合作等關繫也就應運而生,至於到底有哪些人投資,單位還是個人,用的是什麼投資,金錢還是權力,那是每個小煤窯的核心機密。

復雜的關繫帶來的是管理上的真空。當主管部門要求整頓鄉鎮小煤窯時,它就稱自己是礦辦小井,整頓礦辦小井時,它又變成了上級直管的煤礦。

所以其他的小煤礦都停產整頓時,它卻還能照常開工。

關停小煤窯:誰贊成?誰反對?

也正是這種錯綜復雜的利益關繫使國家關停小煤窯的計劃阻力重重。

2001年6月13日,國務院辦公廳發出《關於關閉國有煤礦礦辦小井和鄉鎮煤礦停產整頓的通知》,要求關閉國有煤礦礦辦小井,所有鄉鎮煤礦一律停產整頓。

這並不是第一次提關停小煤窯,從1998年全國關閉非法和布局不合理煤礦會議以來,類似的通知不知下過了幾道。

屢屢發生的小煤窯安全事故是國家有關部門下決心關停小煤窯的原因之一,僅今年1月至5月中旬,全國煤礦共發生一次死亡30人以上的事故8起,其中4起發生在鄉鎮、個體煤礦,3起發生在國有煤礦礦辦小井。

但這並不是惟一的原因。1998年全國關閉非法和布局不合理煤礦會議的召開,直接原因之一就是1996、1997年間因各地紛紛上馬小煤窯,致使煤價下跌,國有煤礦普遍虧損,員工下崗嚴重。

從此以後,“壓產”就始終與關井相提並論。據統計,從1998年至今年三年多時間,全國煤礦關井3萬多處,壓減煤炭產量2億多噸。“全國煤炭市場嚴重供大於求的局面得到初步緩解。”有關部門的一份報告中這麼說。大同礦務局一位領導告訴記者,礦務局前幾年連年虧損,但今年贏利有望超過1個億,這直接得益於“關井”帶來的煤價上漲。由此看來,國有大煤礦應該是關停小煤窯最堅定的擁護者,而各地也屢屢有國有大礦與小煤窯發生衝突的報道。但另一方面,國有大礦本身也是小煤窯成災的始作俑者之一,今年6月13日國務院的通知就把“國有煤礦礦辦小井”作為首先關停的對像。

國有煤礦礦辦小井主要是20世紀80年代以來國有煤礦為解決職工子弟就業等問題而辦的。據了解,現在國有煤礦普遍沒有銷售權,煤炭都由礦務局統一銷售。經營和利益關繫的割裂使得國有煤礦更有動力去辦小井,因為小井的收入可以歸礦上自己支配,在這種利益驅動下,甚至有將大礦出的煤拿到小井上銷售的事發生。

這還不是問題的全部。國有煤礦負責人個人的利益和煤礦的機構利益也有個割裂問題,所以很多礦辦小井都是承包給私人經營,而在承包過程中,國有煤礦的負責人會獲得數目不菲的個人利益,有的甚至是直接以權力入股小煤礦。國務院辦公廳6月13日的通知就專門指出,“凡國有煤礦經營者和政府公職人員在礦辦小井參股入股的,要立即退出”,這足以說明這一問題的嚴重性。

“9•13事故”發生的大同市南郊區,是“煤都”大同小煤窯最集中的區縣之一。據南郊區主管煤炭生產的副區長李尚銀介紹,最多的時候,該區證件齊全的小煤窯就有248家,私采濫挖的151家。從1998年開始壓井,關了174家,現在剩196家,這196家裡面,區辦的有29家,鄉村辦的有151家,繫統外的有16家。

對南郊區這樣的地方來說,煤是這裡最重要的資源。李尚銀副區長介紹說,煤炭的收入占到了區裡財政收入的70%–75%。受關停小煤窯的影響,南郊區的財政收入近兩年節節下降,1999年和2000年都減少了2000萬以上。

今年顯然是關停力度最大的一年,往年,南郊區年產煤1400萬噸左右,今年到9月份為止煤產量纔400多萬噸,而現在全部礦井都處於停產整頓狀態。

“今年影響還不算大。 李尚銀說。現在政府公職人員工資還能按時發放是因為還有存煤發運和售出煤的回款。如果全部關掉,“明年就完了”。

財政收入的銳減隻是問題的一個部分,在離市區遠一點的山區,影響就更為明顯了。

南郊區山區占40%,有8萬多人口,因為長期采煤,地表干裂,干旱缺水,無法耕種,如果賴以生存的小煤窯關了,“一個村全完了”。雖然挖煤的都是外地人,但每個小煤礦裡干管理工作、輔助工作的有50多個就業機會,這些主要都由當地人承擔。

就如小煤窯的開辦牽扯到方方面面的利益一樣,小煤窯的關停,也涉及到中央和地方,國有企業和鄉鎮、私營企業,國有企業工人和農民等多方的利益衝突。顯然,在這些衝突中,並不是每一方的利益都得到了充分的考慮。

今年初,西部某省的人大通過了一部《礦產資源條例》,這個條例的一個條款規定:“農村家庭為生活自用采挖的少量煤以及用作普通建築材料的砂、石、粘土、頁岩,可以在縣國土資源行政主管部門指定的範圍內采挖。

”這說明地方政府希望能在一定範圍內維護自己的利益,但它們顯然缺乏足夠的動力和能力去界定自用煤和商用煤。2000年12月26日,該省一個無證小煤窯發生瓦斯爆炸,造成26人死亡,該煤礦就是以開采民用煤的名義開采的。

而一些小煤窯的礦主,在長期關停整頓,投資血本無歸的情況下,已經開始起訴政府和煤炭生產主管部門,他們認為自己既然辦齊了證件,政府單方面宣布關停並長期不恢復就是違約,並須作出賠償。如何處理這些官司,也成了司法部門的一個難題。

選稿:陳志娟 來源:南方周末  作者:方三文 
    • 湖北荊門一小煤窯爆炸 5人重傷
    • 重慶奉節非法小煤窯瓦斯爆炸造成7死6傷
    • 大同一小煤窯瓦斯爆炸已造成23人死亡
    • 生死小煤窯:靠它掙錢,因它喪命
    • 黑龍江加大小煤礦專項整頓力度
    • 國務院辦公廳發出關閉整頓小煤礦通知
    • 評論:充分認識關閉整頓小煤礦的重要性







    • 學習江澤民七一講話
      英美軍事打擊阿富汗
      紀念"9•18"70周年
      亞洲區十強賽開戰
      2001年APEC會議
      走進"中國上海"網
      上海國際旅遊節
      室內安全環境專題
      廣西礦井透水事故
      深入揭批“法輪功”
      朱總理訪歐亞四國
      世博會知識競賽
      江澤民主席訪問朝鮮
      伊拉克擊落美偵察機
      中國人質命喪菲律賓
      巴以衝突再次升級
      張健橫渡英吉利海峽
      美女如雲 讓你眼花

      解放日報
      文彙報
      新民晚報
      新聞報
      青年報
      勞動報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廣播電臺
      上海東方廣播電臺
      上海電視臺
      上海東方電視臺
      上海教育電視臺
      上海有線電視臺
      中國網
      人民日報
      新華網
      中國日報
      中青在線
      中央電視臺
      中國上海
      千龍新聞網
      中青網
      中央人民廣播電臺
      中國國際廣播電臺
      網上浦東
      上海科技網
      古鎮南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