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中心>>文娛新聞>>正文 保護視力色: 杏仁黃 秋葉褐 胭脂紅 芥末綠 天藍 雪青 灰 銀河白(默認色)
[消息樹]    |文娛新聞|關秀媚"頂包案"成立 脫光衣服作全身檢查[圖]   |今日關注|南京拆遷自焚:極端方式能否建立公平? 評論    |國內新聞|今年全國鼕季征兵工作強調向軍方輸送高素質兵員   |國內新聞|漢水流域降雨明顯減弱 雲南廣西海南近日有大雨   |國內新聞|中國警方完善執法辦案體繫 要求尊重人格防逼供   |國內新聞|極端方式能否建立公平?由南京拆遷自焚說開   |國際新聞|約、巴、歐盟三方強調"路線圖"計劃不可替代
關秀媚"頂包案"成立 脫光衣服作全身檢查[圖]
2003年9月8日 20:24
 

東方網9月8日消息:被裁定在“頂包”案車禍中串謀妨礙司法公正罪名成立,前晚被押往大欖收押所拘留14天判刑的 港性感女星關秀媚,被送入收押所後,曾與其他犯人一樣脫光衣服,接受全身檢查,其中還包括俗稱“通肛”的嚴厲檢查,並與多名候判犯人同囚於一大倉。所謂“通肛”檢查,就是脫光衣服,檢查肛門是否有窩藏毒品。一般而言,這類檢查常令囚犯很尷尬,尤其對女囚犯而言,讓人會覺得無地自容。

被形容為“謝霆鋒頂包”案翻版,關秀媚所涉及的交通意外由男友頂包司機案昨日審結。關秀媚與另一名被告黃志聰被裁定串謀妨礙司法公正罪名成立,更被裁判官斥責刻意誤導調查,罪行嚴重。關秀媚是在去年11月20日凌晨4時左右,喝酒喝得醉醉的,在跑馬地與“鋼琴王子”李雲迪的經理人黃志煒的座駕相撞後,涉嫌由男友黃志聰“頂包”司機。

而無獨有偶的是,關秀媚除了“頂包”案與謝霆鋒的相似之外,她被押入獄中,也得遭受與謝霆鋒同樣的命運,就是得通過“通肛”檢查這一關,消息傳出後,驚動 港娛樂圈,大家議論紛紛。

報道指出,在懲教所“通肛”之後,關秀媚難過得徹夜痛哭。似乎無法接受自己,竟然“淪落”成這個樣子。另一方面,關秀媚的友人上山詩鈉昨午與一名女子攜同生活用品往收押所探訪關秀媚時,她離去時未有透露關秀媚在收押所的第一夜如何度過,隻在探監前與記者閑聊兩句,並謂十多天的扣押對關秀媚來說已是很重的刑罰。

下午2時,上山詩鈉與同行女子搭乘懲教署的穿梭巴士進入收押所內探望關秀媚,並將帶來的生活用品,包括多套內衣褲、一條 煙、小食、餅乾、信封信紙,以及多本書籍供她閱讀解悶。兩人在收押所內逗留至下午3時40分,不發一言坐乘原來的四驅車離去。

關秀媚被扣押,遭遇一如謝霆鋒,得通過“通肛”檢查。

獄中第一夜關秀媚難眠

有性感女神之稱的關秀媚,涉“頂包案”罪成還柙14日候判,她前晚坐上囚車被送往大欖女懲教所,披上囚衣的她在獄中度過難熬的一夜,痛哭難眠。至昨午探監時間,終可見好友上山詩鈉,一訴牢獄之苦。

罪成要受牢獄之苦的關秀媚,前晚在囚車內崩潰得哭成淚人。送抵大欖女懲罰所,辦妥入冊手續及檢查後,關秀媚換上囚衣時已過晚飯時間,但監獄內留了飯給她,據悉她在監倉喫的第一頓晚飯,有燴魚、時菜、白飯、生果及茶,然後她被安排入住大倉,情緒平復了,但監獄環境陌生且熱,令她難以入眠。

她昨日獲大欖懲教所監督召見,主要向她講解權益,指她現為“柙後犯”暫不用工作,每日可有一名親友探望,昨日她除接見律師及好友上山詩鈉探監外,其餘主要是看電視消磨時間。

昨午1時半,上山詩鈉與一位圈外女友往大欖探監,一臉倦容拿著三大袋物品的上山說:“每個朋友都擔心她。(有沒有朋友寫信托你拿給關秀媚?)我等下進去纔講,好多朋友都覺得判刑太重,大家都支持她。傳媒不好亂寫亂猜影響整件事,不要寫得令她太難堪,否則她會很難受。(中秋會不會買月餅給她?)不知道可不可以。(關秀媚家人幾時來探監?)不便透露。(是不是在找尋品格證人?)一切交由律師處理。”

訪問後上山與女友即入內登記,當聽到懲罰署職員大喊囚犯編號,上山小小聲遞上登記,並與懲教署人員要求不要大喊關的編號,然後便坐上懲罰署車輛進內,30分鐘後離開。上山離開時面容繃緊,低頭不語。至於關秀媚有否在獄中見到車婉婉母親,上山表示不清楚。

眾人紛議論刑罰太重了

據港報報道,眾好友有感關秀媚這次因飲酒出事而淪為階下囚,並還得通過嚴厲的“通肛”檢查,大多數人都覺得刑罰未免太重了,對一名女性而言,身心難免會受創。

關秀媚被判入懲教所後,前晚深夜她的一班好友齊聚跑馬地一餐廳開會,想辦法施以援手,這些友人包括上山詩鈉、江欣燕及剛由外地返港的王菲等,經一輪磋商,決定派上山詩鈉代表先往探望,希望她振作及了解她有何需要。對於“開會”內容,上山詩鈉強調:“我還沒喫飯!”為藉口,不肯透露半點詳情。

相關報道:因“頂包”罪名成立 關秀媚被扣押監房待判

女星關秀媚與其友人黃志聰昨日因”頂包“案罪成,要實時扣押監房,裁判官會在兩星期後看過他們的感化報告再作判刑,關秀媚獲知實時要被關進大欖懲教所時,表現得非常難過,雙眼通紅,強忍淚水,更一度向庭警求情,要求跟家姐再見一面纔踏上囚車,她是繼謝霆鋒後,另一個因頂包而定罪的藝人。

關秀媚昨日以一身白恤衫襯黑褲的斯文打扮,於2時15分在家姐陪同下出庭,而跟她同案的黃志聰比她早15分鐘,一個人搭的士到場,負責此案的裁判官衛以寬亦正是霆鋒案的裁判官。案件於下午二時半開庭,裁判官先宣讀了二人的三項罪名,分別是駕駛汽車時呼氣中的酒精濃度超過限制、不小心駕駛及串謀妨害司法公正,頭兩項罪名關秀媚與黃志聰一早已認罪,但卻否認妨礙司法公正,不過裁判官表示他相信證人的口供,而兩名被告所說的卻與證人所說的剛相反,故判二人罪名成立。

當裁判官宣判罪成後,本來各自坐在代表律師後的關秀媚與黃志聰實時被庭警帶入犯人欄,黃志聰表現得很冷靜,快步跟在庭警身後,但關秀媚卻表現得相當愕然,要庭警拍拍她的膊頭她纔意識到要起身,失魂間還留下了手袋,結果神情落寞的她還要回頭拿手袋再步入犯人欄。

期後二人的代表律師各自代他們求情,黃志聰的代表律師花了15分鐘求情,關秀媚的代表律師就用了十分鐘,雙方的內容大致上都希望裁判官能輕判二人社會服務令,不要入獄,但裁判官表示沒有可能,因為今次是一宗嚴重案件,所以下令二人還押監獄14日,到了9月17日他參考過感化報告後纔再判刑。

align=center

關秀媚前日還押大欖女懲教所,在囚車上崩潰得哭成淚人

align=center

關秀媚被扣押,遭遇一如謝霆鋒,得通過“通肛”檢查

 
 
編輯:朱永斌  來源:四川在線 
 
 
 
東方網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