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名: 密碼: 全文搜索 政協信箱 回首頁

 

 

 



民建上海市委:重視解決外來民工子弟教育問題



自改革開放以來,上海的城市建設、社會面貌發生了極大的變化,其中外省市大量"民工"為上海建設作出了巨大的貢獻,許多人已成為這座城市的一員。上海作為移民城市的活力日益增長,開放度日見加大,但在為外來人員提供服務方面還有不少地方有待進一步完善。

在上海長期生活的三百多萬外來人員中大部分人是"民工",有相當一部分人已經意識到知識的價值、教育的重要和大城市魅力。因此,把兒女從遙遠的鄉村帶到了上海,希望能就近接受教育,但上海學校的招生有一定的要求:一是沒有戶口的不收,二是要一定數額的贊助費,還有每學期幾百上千的學雜和生活費用,這對多數民工來說難以承受。於是,他們有人設法自己辦起了"學堂",教室是破破爛爛的危棚簡屋倉庫戶,教師是家鄉來的低學歷"知識分子",設施簡陋到了不能再簡,費用省到了不能再省,這樣教學質量當然無法達標,但孩子們總算有了個念書的地方,規模大一點的還有破舊的班車接送。這就是生活在我們這座城市中部分外來民工子女的教育現狀。

按規定,這樣的"學堂"是非法辦學。但據了解,目前上海這類辦學場所有幾百處,大都處於城鄉結合部或郊縣,就讀兒童上萬人。其中一部分有外地政府有關部門支持的背景,大部分則是由民工自願發起。這些"學堂"普遍存在的問題是辦學資質沒有、辦學條件差、師資無證上崗、教材不符合要求、教育質量低下、管理不規範、學生身心安全存在隱患。此外,如少先隊組織、打防疫針、衛生健康檢查等大多是空白。

與此形成鮮明對照的是,同樣為外來人員(外國人)服務的國際學校,在上海卻發展紅火,從80年代初的一所,到眼下的25所,入校外籍孩子每年以300-500人遞增,辦學條件十分優越、應有盡有。

據了解,國家教委曾於1997年發了個《流動兒童少年就學暫行辦法》,由於並無強制規定,實際操作內容太少,各地又沒有出臺相應的政策,也就不了了之。上海作為一個經濟發達的大都市,又在努力建設全國教育中心城市,理應為參加上海建設的外埠人員提供較好的服務。上海在外地捐建了不少希望小學,但對在滬民工子女教育問題關心不夠,應當幫助這些孩子在一個比較好的環境中成長。而且這種幫助並非施舍,這是上海發展的內在需要,也是城市綜合實力的反映。這個問題解決得好,是上海為全國培養了一批人纔,為上海今後的建設締造了一支有一定文化素質的勞動大軍。如處理得不好,可能增添一批文盲,更有可能使這些生活在社會邊緣的少年兒童產生種種負面影響,不利於安定團結和長治久安。所以,萬不可掉以輕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