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名: 密碼: 全文搜索 政協信箱 回首頁
 
 

 

 

 



市政協經濟委員會考察昆山經濟園區紀實

聯合時報2001年2月2日報道:市政協經濟委員會剛剛結束對市內經濟園區的視察活動,經濟委員會主任孟慶令就建議組織部分委員考察昆山經濟技術開發區。市政協副主席朱達人、謝麗娟欣然接受邀請,副秘書長蔣澄瀾、梁國揚和同行的幾位委員都紛紛說,慕名已久慕名已久。彈丸之地,近在咫尺,無緣親歷,實在有點遺憾。原來對昆山經濟園區感興趣的,真大有人在。

小地方的魅力

昆山,東距上海55公裡,西距蘇州37公裡,滬寧高速公路和滬寧鐵路橫貫全境。

昆山,面積921平方公裡,人口59萬,轄鎮15個。

昆山實實在在是個小地方。

但昆山有魅力,昆山的魅力實在大。在中國,昆山是國際資本投入的高密度地區之一,也是外商投資產出的高回報地區之一。改革開放以來,昆山累計批準來自世界54個國家和地區的投資企業近2200家,合同外資100億美元,到位外資50億美元。其中投資超千萬美元的企業有300多家,投資超1億美元的企業有18家。世界500強企業在昆山投資的有19家。一批行業領先的國際知名企業、財團和跨國公司在昆山落戶。昆山也是臺灣同胞在祖國大陸投資最密集的地區之一。今年,昆山進出口總額預計可達36億美元。

昆山的魅力來自昆山的經濟園區,包括昆山經濟技術開發區、昆山出口加工區、昆山國家農業綜合開發現代化示範區、昆山留學人員創業園(昆山科技創業園)、昆山高科技工業園、中科集團昆山高科技產業園和昆山國際商務中心。園區經濟成為昆山經濟發展的一大特色。昆山市委常委、開發區管委會宣主任說,開發區就是昆山,昆山就是開發區。

向上海人“交底”

昆山市政協石主席是當年籌建昆山工業小區的“元老”。面對上海客人,石主席直言不諱,又非常謙虛,說1989年上海提出開發浦東,當時大批外資企業興匆匆到上海,但上海很“客氣”,沒有照單全收,有不少就“漏’到昆山來了。臺灣有8大電腦生產企業,其中有6家先後到昆山落戶。上海人也許要問,這麼多外資企業,昆山有管理人纔嗎?不瞞各位,我們的不少技術、管理人纔,就是上海人,他們都是當年支援大小“三線’的上海的優秀人纔。所以說,我們發展昆山的思路是:東依上海,西托“三線”,接受浦東輻射,走向世界經濟。石主席很得意,環視周圍上海人,淺淺地笑了。

開放也是硬道理

在昆山,拿得出手的國有企業很少,合資企業也很少,幾乎沒有。絕大多數是外資企業,或者是外商獨資企業。管委會宣主任說,昆山2000年的財政收入,70%來自於外資企業。又說,目前昆山經濟主要依托就是外資,外資帶動了“三產”,帶動了房地產。看看昆山,15年前有點樣子,算得上樓房的,隻有澳灶面館。現在舊貌換新顏,20層以上的樓房有十多幢。宣主任是位爽快人,對上海人尤其爽快。因為宣主任曾經是上海人,後來纔是昆山人。這種含有鄉情的爽快,就格外爽快,滔滔不絕講了近2個小時。宣主任然後作歸納,五、六十年代昆山人很窮,改革開放初期許多農民辦企業是拼著一條命。我們不認為外資多,給他們免稅優惠我們就喫虧。恰恰相反,我們是放水養魚。池裡有魚,嘴裡纔有魚喫。昆山,從書記、市長到平民百姓,上下左右都有一個共同意識:開放是硬道理。沒有開放,就沒有發展。發展是硬道理,開放也是硬道理。

“馬上辦”辦公室

昆山吸引外資的能力之強,對外資企業服務之到位,是令人驚嘆的。當許多省市的考察團還在津津樂道參觀浦東高新技術園區為投資者提供“一條龍”窗口服務時,昆山高新技術園區已經有了一個“馬上辦”。所謂“馬上辦”,是一間辦公室、一個人、一臺電腦、一個窗口;政府授權“馬上辦”獨家審批權,政府的所有政策法規存在電腦裡,一個工作人員,一支筆,投資者隻需到一個窗口就能辦完所有手續。你沒有從一個窗口走向另一個窗口的煩惱,更沒有從一個部門奔向另一個部門的痛苦。在“馬上辦”,投資者可從電腦裡查閱政府的各項政策法規,對不合法規的收費,企業可以拒付。經濟園區對投資者的服務也非常到位。據說,有一次外商的“太太團”到上海旅遊,半路上出車禍,太太們首先想到的是向經濟園區的領導“彙報”。領導們接到電話“彙報”立即行動,以最快速度將太太們接回昆山,妥善安排。“責任當然由肇事者承擔,但我們的服務一定要到位,一定要實在,一定不能搞形式。”宣主任一口氣講了三個“一定”,想來是有深切感受的。

“二次創業”創什麼

昆山經濟園區面臨“二次創業”,這是許多大大小小經濟園區的管理者們還不敢想像的。經濟園區上一個新臺階,有什麼新思路,新花樣?昆山的地價當然與浦東地價不能比,但也高於上海的平均地價。地價低廉的優勢已不復存在。於是昆山的黨政領導和經濟園區的管理者們一致認為:“二次創業”不在於政策的優惠與否、在政策上下多少功夫,而在於能否突破傳統的管理體制,思想解放再解放,經濟發展再發展。體制不創新,發展就停止。昆山市政協經科委汝主任也是高新技術園區當年的創業者。汝主任談起經濟園區比談起自己的親生兒子還要興奮,興奮中又透著自豪。這種情感和語氣,是隻有這種經歷的人纔具備的。據汝主任透露,昆山經濟園區“二次創業”的核心,是兩個“更到位”。一是管理更到位,二是服務更到位。說出來便沒有什麼驚奇之處,做起來卻是難上加難。舉個例子吧,宣主任的手機是日夜開著的,有一次半夜接到一位臺商夫人的電話,說丈夫找不到了。怎麼辦?幫助找。夫人不知道丈夫在哪裡,誰都不知道這位臺商在哪裡。於是從昆山找到上海,總算在上海的一條馬路上找到這位爛醉如泥的臺商。夫人接到宣主任的電話,轉憂為喜,感激之情自不待說。汝主任的結束語很樸實,也很有味,說家裡服務不做好,外面招商會再多也沒用。難怪昆山經濟園區的管理者們有句口號:政策不到位,服務來補足。

關於昆山的思考

上海人走出上海,看看周圍的“小地方”,必有感觸,必有啟示。論城市規模,昆山與上海無法同日而語;論經濟實力,昆山畢竟是上海的“小弟弟”。但昆山有自己的特色,有自己的優勢和一技之長。在經濟園區的建設方面,昆山確有不少值得上海人學習的地方。

譬如昆山出口加工區,1997年申報,1998年啟動,與上海松江出口加工區等8家單位一齊經中央批準。但昆山出口加工區在全國第一家通過驗收,開發面積1.86平方公裡,批準項目16個,總投資8億美元。昆山的速度和效率是驚人的。

又如昆山經濟技術開發區提出,寧要青山綠水,不要財源滾滾。所以,凡有煙囪的企業,昆山一律說不。昆山人是有戰略眼光的。

據說昆山人正在考慮吸引外資銀行進入昆山,這是鋻於我國即將加入WTO的新的思路。你不能不佩服“小地方”人的大手筆。

如果認為可以照搬昆山的一套做法,那也大錯特錯了。昆山市政府與經濟技術開發區是政企合一,園區管委會的領導也是政府部門的領導。這一體制適應了昆山“小地方”的實際情況,大大提高了工作效率。但移植到上海未必可行。上海機構龐大,層次較多,目前正是加快政企分開步伐,建立健全市場經濟運作機制的時候,你來個政企合一,必然回到計劃經濟的老路,談何提高效率,改善服務。當然,但願這是杞人憂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