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名: 密碼: 全文搜索 政協信箱 回首頁
 
 

 

 

 



社情聚焦:上海職工收入與消費狀況調查

改革開放以來,我國的經濟持續高速發展,職工的收入水平也得到快速增長,據上海權威部門統計,從1980年至1997年的17年中,職工的平均工資除80年代最新四年的增長幅度小於GDP的增長幅度外,其餘年份的職工平均工資增長均高於GDP的增長。收入水平的大幅度上升,在很大程度上刺激了消費市場,職工生活費用價格指數也隨之急劇上升。從1995年下半年開始,國家有關部門制定了一繫列相應的經濟政策,以有效抑制通貨膨脹。從1996年開始,職工的平均工資增長幅度放慢,到1998年工資增長幅度低於GDP的增長幅度,消費占GDP的比重也由1980年的55%下降到1997年的41.4%。從全國範圍來看,自80年代以來消費占GDP的比重基本上以年平均0.6%的速度在下降,已由1981年的67.5%下降到1997年的58.8%,低於國際平均水平11.2個百分點,我國經濟發展出現了前所未有的通貨緊縮,職工家庭的消費比重出現負增長,物價指數持續走低,消費市場處於極度疲軟的狀態,影響了經濟的發展。

去年以來,為了進一步促進經濟發展,刺激市場消費,有關部門先後出臺了一繫列政策如:銀行第七次降息、開辦信貸消費、降低居民貸款利率、購房退稅等。這些政策的出臺,都是為了促進消費,啟動消費市場,但收效不明顯,居民的儲蓄存款餘額去年上半年仍然比前年同期增長13.3%。這既有百姓對收入預期的信心不足,不敢消費的原因,又有對社會保障不能落實的恐懼心理,但更主要的是占消費市場主體的中低收入職工家庭收入不足,不能滿足消費需求。根據市總工會對本市職工家庭收支狀況的調查資料分析,啟動消費市場的首要前提必須大幅度提高占人口大多數的中低收入職工工資。

一、收入增加並不意味著消費增加,收入與支出並非同步增長,中低收入職工家庭收支倒掛現像決定了他們的收入增加部分將全部用於消費。

調查資料顯示,收入增長與支出增長不同步,近兩年消費支出的增長速度低於收入增長速度。據對500戶職工家庭調查,根據收入水平由低到高排列,去年上半年不同收入家庭收支之比分別是:最低收入1︰1、低收入1.1︰1、中等與中等偏下收入1.2︰1、中等偏上收入1.4︰1、高收入1.3︰1、最高收入2.3︰1,高收入家庭的消費支出增長低於收入增長,消費支出僅占收入的一小部分。而同期100戶特困職工家庭的收支之比是0.95︰1。收支之比的差異說明:中低收入職工家庭的收入基本用於消費;困難職工家庭入不敷出。高收入家庭的高收入低消費,使得家庭資產迅速積累,去年上半年10%的最高收入職工家庭人均每月儲蓄、購買有價證券等的支出高達743.01元。

二、中低收入職工家庭的食品消費質與量都與全市平均水平存在著差距,提高他們的工資收入有助於擴大食品市場的消費。

計劃經濟時代各種食品都是按人平均分配的,不管收入高低,人們的食品消費量和消費結構基本是相同的。隨著我國的改革開放,經濟快速增長,在解決了喫飯問題的同時,人們食物消費結構雷同的模式一去不復返。生活水平提高程度的不平衡拉開了人們食品消費之間的差距:一部分人由憑證供應時期的喫不飽發展到喫飽、喫好,食物構成也產生了質的飛躍。而另一部分人的食物消費隻能滿足最低的生存需要。

特困職工家庭僅糧食一類的人均消費量高於全市500戶職工家庭的平均水平,其餘各項的消費水平均比平均消費水平低,且這些食品的平均價格均低於500戶消費的平均價格。由此可見,低收入職工家庭的食品消費還處在滿足溫飽狀態,消費質量還有待提高。盡管特困職工家庭食品消費的質和量都未達到全市平均水平,但食品消費支出在全部消費性支出中所占比重卻比全市平均水平高出9.6個百分點,達55.5%;食品消費支出金額隻是全市平均水平的55.7%,與高收入職工家庭相比支出金額則更低。用恩格爾繫數劃分,這些職工家庭的生活還處在溫飽水平。收入的不足使得低收入職工家庭食品的消費量壓縮到最低限度,因此,增加中低收入職工的工資將有助於這些家庭提高食品消費質量和改善食品消費結構。

三、中低收入職工家庭的消費潛力因收入偏低而受到影響,提高他們的工資收入將推動耐用消費品市場的繁榮。

啟動消費市場,提高職工家庭的消費能力,要改變過去那種"喫飽穿暖"即可的消費觀念,應以全社會的平均消費作為確定基本生活保障水平的基準線,然後根據財政能力的大小,確定基本保障與這一基準線的偏離度。若把被調查的500戶居民家庭的人均消費支出作為本市職工家庭目前的基本消費需求支出,那麼去年上半年共有30.6%的家庭因收入沒有達到平均消費水平而消費不足,其中特困職工家庭的消費更是斤斤計較。

據對500戶居民家庭的調查,高收入職工家庭的洗衣機、電冰箱、彩色電視機、空調機四大件的每百戶擁有量已超過了百分之百,而困難職工家庭的每百戶擁有量隻有80%。根據對困難職工家庭這四大件購買時間的調查,其中80%的消費品已到了更新換代時期,但這些家庭普遍沒有經濟能力更新,近年來發展起來的影碟機、組合音響、家用電腦等,特困職工家庭無人問津。因此,占消費者絕大部分的中低收入職工家庭因消費能力不足和消費領域狹窄,推遲更新消費品是造成市場疲軟,是消費缺乏熱點的主要原因之一。

四、大幅度提高中低收入職工的工資收入住房消費市場方能啟動。

房改政策取消了福利分房制度,住房作為商品進入消費領域對人們的誘惑是巨大的。但是,職工家庭現有的經濟能力決定了這一消費領域要經過漫長的積累過程纔能興旺。雖然1999年6月15日銀行調低了居民購房貸款利率,但職工家庭仍然承受不起貸款買房後的經濟壓力。如一個職工家庭目前在上海購買每平方米3500元、建築面積為80平方米左右的一套二室一廳商品房需30萬元左右,這還不包括住房裝修和添置一些家庭設備用品。若首付30%房款10萬元,餘下的20萬元進行公積金和銀行按揭組合貸款,期限10年,那麼這個家庭購房後的十年裡每月的還款額是2140元。按國際上收入的三分之一作為承受極限劃分的話,根據對市區500戶職工家庭的調查,本市目前隻有2%的職工家庭有上述還款能力,而這2%的家庭又是福利分房時期已解決了住房問題的家庭。

五、大幅度提高中低收入職工工資,使中低收入職工家庭都能承受教育收費,教育產業化纔有保證。

據去年上半年對100戶特困職工家庭的調查,用於子女教育方面的支出為36.23元,占消費支出的11.7%,在全部消費支出中所占的比重僅次於食品支出,位居第二。而同期全市平均水平隻有29.11元,僅占消費支出的4.3%。特困職工家庭如此高的教育費支出比重還不包括購買校服、學習用品,參加學校各類活動的活動費等,如加上以上項目則占消費支出的比重更高,為13.1%。據統計,100戶特困職工家庭共有在校學生97人,平均每戶一人。如果以家庭為單位計算,則平均每一家庭一個月用於子女教育方面的費用高達122.43元,占整個家庭可支配收入的15.1%。

產生教育消費的機會每個家庭是均等的。不管其經濟狀況如何,對子女的教育投資已成為職工家庭消費的新熱點,這在特困職工家庭的消費支出中尤為突出。去年的全國教育工作會議確立了教育向產業化發展的方向,這一發展方向必將導致教育收費的大幅度提高。而消費者對教育的投資是一種長期行為,要使教育產業化健康發展,必須大幅度提高中低收入職工工資,使占人口大多數的中低收入職工家庭都能承受教育收費,不然,這部分職工家庭隻能用犧牲其它消費來滿足教育消費,教育產業化就會阻礙中低收入職工對消費品市場的投資。

對擴大內需引導居民消費,去年以來出臺了一繫列鼓勵消費的政策,這一政策從實施到見效還要有一個過程。就目前的形勢來看,直接給中低收入職工大幅度加工資是最快、最有效的刺激消費的措施。

一、增加工資的資金來源決定了高收入行業職工的工資將有大幅度上升。

中低收入職工主要集中在困難行業的國有老企業和虧損、微利等困難企業,在效益較差的情況下,要企業自行解決增資費用或允許虧損企業將部分增資費用計入成本和調整工資增長指導線都難以使這部分企業職工的工資有一定幅度的提高。如1997年制造業、商業、餐飲業、服務業職工的平均工資均低於全市職工平均工資水平,但1998年這些行業職工的平均工資增長幅度均未達到工資增長指導線所允許的工資增長幅度,而這些行業的職工卻占全市職工總數的60%;金融保險業、房地產業為新興行業,正處於發展上升階段,職工的工資水平大大高於全市平均水平,但職工人數少僅占全市職工總數的3%,這些行業的職工增加工資資金來源不會有問題,職工的工資增長幅度也不會很低;衛生體育、文教、科學研究、國家機關職工的工資水平高於全市平均水平20%左右,這些行業又以機關、事業單位為主,增加工資的資金來源由財政負擔,且執行國家統一的工資增長標準,可以預計工資水平在現有基礎上會有很大提高。

如果國家對困難行業和虧損企業增加工資的資金沒有優惠政策保證,那麼這些行業或企業的職工增加工資無疑要落空,行業間的工資收入差距將進一步擴大。如果大多數中低收入職工工資沒有明顯的提高,增加工資刺激消費就不會收到人們預期的效果。

二、家庭成員的強強聯合使得高收入家庭增長邁大步,低收入家庭收入增長踏小步。

家庭是社會的細胞,這一細胞的組成歷來講究"門當戶對",組成家庭的男女雙方在經濟實力上的匹配是擇偶的主要標準之一,在市場經濟條件下,這一標準更是被強化了。因此在出現了少數夫婦雙方都是高收入白領階層家庭的同時,大量的低收入階層家庭比例上升,如雙下崗職工家庭,一方下崗一方失業家庭等等。

據調查,高收入職工家庭的特點是就業人口多、負擔人口少,且從業人員大多在收入較高的行業從事工作,平時收入穩定。去年上半年,高收入家庭職工從工作單位得到的人均月收入3169.40元,增加工資對這些家庭是一個好消息。

大部分中低收入職工家庭因就業人口少,且從業人員大多集中在經濟效益不好的行業或虧損企業,平時職工的工資就低於全市職工的平均水平。據市總工會對100戶特困職工家庭的調查,共有家庭人口272人,在職職工138人,其中在國有企業、集體企業中上崗的職工僅38人,下崗職工37人,下崗後再就業人口19人,長病假職工34人。在崗職工從工作單位得到的收入人均僅600.71元,低於今年上半年全市職工人均1070元的平均水平。從以上家庭成員的就業狀況來看,僅有38名職工可以列入增加工資行列,即使是下崗後再就業者,因與現在的單位沒有建立正式的勞動關繫也被排除在增加工資範圍之外。因此,中低收入職工家庭的收入增長是很有限的。

鋻於以上三個原因,我們對將要推行的增加工資啟動消費市場方案不能盲目樂觀,還應作理性的思考和研究,在中低收入職工的工資增長有限的情況下,要鼓勵他們積極消費還必須要有完善的社會保障作後盾。

一、對困難行業和企業,國家在給予政策的同時,還應盡可能在經濟上給予扶持,使這些行業和企業的職工也能感受到工資有較多的增加,多數職工工資收入的大幅度增加將有助於提高整個社會的消費傾向。

二、要加速完善社會保障體繫。首先是大幅度提高最低工資標準、下崗職工生活津貼標準和城鎮居民最低生活保障線,以提高特困人群的基本生活水平,促進消費。因為低水平的基本保障線,不僅阻礙了特困人群整體生活水平的提高,也為全體消費者建立了一個基本消費參照繫統,不利於推動整個社會的消費。其次,要大幅度提高退休職工的養老金水平,解除在職職工對養老的後顧之憂。在向老齡化社會過渡時期,大批職工為顧及防老而不敢充分消費,必定會影響消費市場的繁榮。第三,提高對大病、重病和特殊疾病的社會醫療保險水平,增強職工抵抗重大疾病醫療的能力,增強職工對社會醫療保險的信心,是將職工家庭的預期消費轉變為即時消費的一個不可缺少的保證。第四,定期生活困難補助要盡快列入社會化發放渠道,並提高補助標準,加大補助力度。

三、適齡人口充分就業。啟動消費市場,擴大內需還要兼顧就業目標,建立完善的勞動力市場,提高就業率,隻有充分就業纔能從根本上提高人們對預期收入的信心,增加消費。


 

傅小龍 胡 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