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名: 密碼: 全文搜索 政協信箱 回首頁
 
 

 

 

 



回顧:回顧浦東新區的規劃和建設

align=center

開發開放浦東,並把它作為我們國家整個90年代的建設重點、經濟發展的龍頭、改革開放的標志,這是總設計師鄧小平的抉擇,是以江澤民同志為核心的第三代領導的戰略部署,也是歷屆上海市市委、市府的精心策劃。浦東不僅因地理位置無與倫比而占得優勢,更因其面向當代世界經濟的功能定位面向21世紀的發展規劃而贏得國內外投資者慧眼青睞,視為發展壯大實力的“新大陸”。

我作為浦東開發前和開發後一名規劃編制與實施的主要組織者和參與者之一,特向讀者介紹浦東發展規劃方案的形成過程及目前的建設狀況,並以此表達我對共同參與規劃和建設以及對戰友們的感情。

構思

大家知道,上海過去150多年的發展,重點在黃浦江的西側。伴隨著上海的經濟發展,人口急劇增長,141平方公裡的中心市區顯然不堪重負。交通堵塞、住房擁擠、環境質量下降、市政設施陳舊老化等突出矛盾日益尖銳地困擾著上海市的領導層,幾屆市領導都思慮著上海怎麼發展,其中研究得最多是上海的經濟發展戰略,以及與此相應的城市發展方向。因此在1984年向國務院呈報的上海市經濟發展戰略中,就明確地提出開發浦東的課題,也從此有了“浦東新區”的概念和名稱。

浦東新區的總體發展規劃是逐步成熟起來的。在規劃研究、咨詢和編制中,始終得到黨中央、國務院和上海市委、市府的關心和支持。1984年由原副市長倪天增同志組織開展了浦東新區發展布局形態的課題研究。1987年6月上海市政府成立了浦東開發研究小組,老領導汪道涵同志任顧問,倪天增同志任副組長,原市建委副主任、市規劃局局長張紹梁同志任組長。原市委研究室副主任俞健、市府經濟研究中心處長於品浩、市土地管理局俞漢卿、市金融研究所陳澤浩、上海外貿學院周漢民和我等六個人為組員。我是以上海城市規劃設計院代表的身份參加並負責組織規劃部分的研究。為了加強與海外研究浦東開發學者之間的合作,當時還成立了上海浦東開發聯合咨詢小組。汪道涵同志親自擔任總顧問。他是第一個提出研究浦東開發的市領導。黃菊同志時任常務副市長,他也常常過問浦東開發的研究工作。1988年4月底市委常委專題研究了浦東開發問題,並決定於5月1日在西郊賓館召開浦東開發國際研討會。時任中共上海市委書記的江澤民同志出席了這次研討會並發表了重要講話。晚上剛當選的上海市市長朱噷基同志主持了酒會,歡迎來自海內外的專家。在研討會我作為研究組的成員就浦東新區總體規劃方案作了發言。1988年7月的一天下午,江澤民同志專門抽出時間,在康平路市委大會議室,聽取研究組彙報國際研討會之後有關浦東開發的研究問題。他詢問了每個組員的情況,勉勵大家要持之以恆,把研究做好。

1987年、1988年和1989年三年的鼕天,上海市府先後三次組織小班子起草浦東開發報告,我都有幸參加了起草班子,並主要承擔規劃部分的文字起草。1990年4月18日,李鵬總理代表中央宣布開發開放浦東的喜訊傳來了,我們這些曾經為浦東開發研究和規劃辛勤耕壇了六七年的同志真是熱淚盈眶啊!4月29日市委、市府決定由沙麟同志(原市科委副主任)和我先到浦東組建市政府浦東開發辦公室和浦東開發規劃研究設計院。一聲令下,第二天沙麟同志和我就帶領市規劃院浦東規劃室的22位同志以及來自市委組織部、人事部、市計委等部門的同志奔赴浦東新區。5月3日上海市人民政府浦東開發辦公室和浦東開發規劃研究設計院正式成立。當時朱噷基同志和黃菊同志以及倪天增同志參加了掛牌儀式。至此,第一個負責浦東開發組織、協調、平衡的機構全面運作,標志著浦東開發進入實質性啟動階段。1993年1月1日中共浦東新區工作委員會和浦東新區管委會成立。上海市副市長趙啟正同志擔任第一任黨工委書記和管委會主任。後來由上海市副市長周禹鵬同志繼任第二任黨工委、管委會主任並兼新區規劃委員會主任。浦東新區作為一個特定的區劃載入史冊。浦東開發開放進入一個全面規劃、重點開發,城鄉一體、東西聯動的新階段。

浦東開發開放是鄧小平同志親自倡導、以江澤民同志為核心的第三代黨中央領導集體決策的國家級工程,是90年代中國改革開放的重點,1991年2月14日(大年卅)的下午,接到通知後說小平同志要聽取浦東開發情況彙報,要求市府浦東開發辦公室作好有關準備工作。接到通知後,楊昌基、黃奇帆和我三個立即研究如何準備彙報材料,落實圖紙和模型。這是浦東開發後第一次向小平同志彙報,生怕準備不好,心情十分緊張。1991年2月18日(年初四)天氣晴朗,陽光明媚,鄧小平同志和楊尚昆同志一行驅車來到新錦江大酒店。他們先從底層大堂乘觀光電梯直至酒店頂層,然後沿著扶梯進旋轉餐廳。朱噷基同志和倪天增同志、王力平同志(當時任市委秘書長)以及我們浦東開發辦的同志早已等候在扶梯口。當我一眼看見慈祥可敬的小平老人家向我們走來時,心裡真是激動萬分!他就是我們中國改革開放的總設計師、浦東開發宏偉事業的倡導者!小平同志向大家招手,大家像嘮家常一樣,圍坐在餐桌周圍。朱噷基同志先開了頭,接著由倪天增副市長代表上海向小平同志和尚昆同志作彙報。小平同志邊聽彙報邊緩緩插話,非常耐心,毫無偉人的架子,使我們緊張的心情一下子放松了。當彙報到上海在1984年就開始研究浦東開發時,小平同志感慨地插話道:"我們說上海開發晚了,要努力干啊!"緊接著他深情地回顧著:“那一年確定四個經濟特區,主要是從地理條件考慮的。深圳毗鄰 港。珠海靠近澳門。汕頭是因為東南亞國家潮州人多,廈門是因為閩南人在外國經商的很多,但是沒有考慮到上海在人纔方面的優勢。”“ 如果當時就確定在上海也設經濟特區,現在就不是這個樣子。”“ 浦東如果像深圳經濟特區那樣,早幾年開發就好了。開發浦東,這個影響就大了,不隻是浦東的問題,是關繫上海發展的問題,是利用上海市這個基地發展長江三角洲和長江流域的問題。抓緊浦東開發,不要動搖,一直到建成。”小平同志抬頭隔著玻璃幕牆遠眺浦東,用手指著模型,從國內外形勢、經濟特區設置談到浦東開發的偉大戰略,含義深遠,通俗易懂,給我們工作在浦東開發第一線的同志指出了目標,增強了信心。在開發的初期,一切從零開始,“六四”動亂剛過,海外投資者對中國是否繼續改革開放還持觀望態度。在這樣一個關鍵時刻,小平同志倡導浦東開發,親手打開中國的“東大門”,而且又在中央宣布浦東開發之後,適時地視察浦東開發的情況,確實給我們極大的鼓舞!

繪圖

在回顧浦東新區總體規劃的形成過程中,有許多非常重要的規劃思路使我終身難忘。首先是在制訂規劃的指導思想方面,許多領導同志的教導和由各方面專家參與制定的上海市經濟發展戰略綱要,使我們解放思想,跳出框框,以全新的理念把構思推向新高度、新起點。江澤民同志在上海任市長時,早在研究上海經濟發展戰略時就提出,上海的發展必須調整產業結構和城市功能,把上海重新建設成為商業中心、貿易中心和金融中心。他多次聽取我們的彙報,認真聽取不同意見,指示我們要按現代城市功能來設計建設規劃。他任總書記後主持制定的上海市經濟發展戰略提綱,不僅明確了城市功能的調整,並且正式提出開發浦東。1988年朱噷基同志到上海任市長。1989年初在他回首都移交工作時,專門考察了北京、天津兩市的建設,返滬後在浦東老楊高路上的公交停車場召開現場會議,向我們介紹了兩市的建設發展狀況,要求我們學習北京、天津的經驗,抓緊時間為開發浦東作好準備。他在百忙的工作中總是擠出時間抓浦東開發的準備工作。黃菊同志最早主持浦東開發領導小組工作。他主持全市工作後,一直直接推動著浦東的進展,作出了許多具有重大意義的決策。浦東的總體發展規劃,都是從高層領導那裡得到指導和靈感的,都是伴隨著全市的功能設計而定位的,並在提升為國家發展戰略過程中獲得更新更高的創意。

深刻透析浦東的地理地貌和既有的發展狀態,最大限度地利用其原有的基礎,使之和開發目標充分有機地結合起來,這是我在從事浦東總體規劃方案設計中遇到的難度。浦東既非白紙,又必須具有當代最高水平的創意,這就需要我們對地理地貌的現狀和既有道路網絡、水道分布、建築群現狀等作透徹的分析研究,取其長而避其短。浦東新區地形呈三角形,兩邊是黃浦江長江,南接南彙、奉賢直至金山,面積522.7平方公裡。沿江原來是較低水平的城市化地區,沿海是灘塗,腹地內自然分布著20多個鄉鎮。主要道路除沿平行的浦東大道、浦東南路外,還有連通江邊的三條公路,腹地水網交錯,又有大量農村拖拉機道路。怎樣利用浦東現代作開發設計,把整個川楊河以北約350平方公裡地域按照5個綜合分區布局的方案獲得多數人的支持,最後博采眾長發展成為1990年見報的綜合方案。後來的發展超過了當初的預期,浦東國際機場的提前興建,使得川沙鎮和江鎮一帶有可能發展成為臨空產業城,同時,王橋工業園區、孫橋現代農業開發區、華夏旅遊文化區相繼迅速崛起,使得整個浦東的功能更完整了,布局更全面了,這當然是令人欣喜的。

在浦東規劃編制過程中,邀請國內外專家學者參與,集中了國內外的智慧,從而開創了我國在向現代化邁進中獲取最新信息、進行國際交流的渠道。凡是參觀過陸家嘴中心地區中心綠地的,無不贊嘆這塊綠寶石鑲嵌在摩天大樓環繞之中是何等壯麗,具有何等不凡的品格。這是來自許多設計師的相似共識:高樓林立的金融貿易區不能隻有“森林”沒有綠蔭。英國羅傑斯設計事務所為此設計了一幅類似古希臘角鬥場式的構圖,中央是平地,四周是“看臺”。其他幾家的設計方案中也都有以綠地和水面分隔高樓的考慮。把通過國際咨詢收集到5種方案綜合起來創制新圖時,我們都意識到必須把大面積的水綠安排進去,這是21世紀市民對生存環境的必然要求。

浦東的世紀大道的設計構思最初出現在1990年6月。由幾位規劃設計師在上海展覽館臨時工作室醞釀出來的。我們發現陸家嘴中心地區配置400萬平方米以上建築量以後,交通流量必須大增。這塊"盲腸形"的地塊僅靠浦東大道、浦東南路是遠遠不夠的。在困惑之中突然冒出來一個大膽的設想,新闢一條"對角線式"的大道,把金融、商業、貿易、行政文化四個規劃中的小區連接起來,兩側高樓聳立如“曼哈頓”,更似“ 舍麗榭”。並且與浦西的東西向軸線通過隧道串通成一線,造成更為恢宏的氣勢。但這是非常艱難的設計,不僅可能引來種種非議,實際操作中將搬遷大量建築物和居民,實非易事。1990年9月,當我們向朱噷基同志彙報時,他以高屋建瓴的眼光對此積極支持。他說,新建的肯定比現有的好多倍,不下決心拆掉舊的哪來新面貌!1993年5月黃菊同志專門來浦東召開現場會當場拍板建設軸線大道。緊接著城市規劃師們又提出了在大道盡頭的花木地區闢建大型公園的設想,其蘊意不僅在於更濃烈地烘托行政文化中心的環境氛圍,而且將為新區和全上海新添一個大型休憩場所。

我還可舉出許多實例來說明浦東一流的開發是如何體現在一流的規劃上的,如金橋開發小區高水平的產業規劃、集中供熱規劃,三林、御橋、六裡的住宅規劃,浦東國際機場周圍的臨空規劃,浦東的水道、水利規劃等等。限於篇幅,不能詳述了。

實踐

把規劃藍圖變成活的現實,工程量當然是極其浩繁的。參與這項跨世紀宏偉工程的,有從中央到地方,來自全國各地的、世界各國的建設者和投資者,主要的重大工程都被列為國家重點工程或上海市一號工程依靠“會戰”完成的。正因為這樣,浦東開發建設的進程超出了我們的預期,大大縮短了原來設想的周期。我們原來設想,大致要分3個階段實施,估計要三四十年纔能基本完成。起步開發需5年左右,把各項詳規做好,並完成了第一期市政基礎設想項目;再用5年的時間進行重點開發,逐步形成從點到線、從線到面的開發格局;然後再用10年到20年時間進行全面開發、全面建設。沒想到在小平同志號召之下,兩年左右就完成了各項規劃設計,三年左右就基本完成了第一批“十大工程”,1992年就要實施重點開發,1996年便進入基礎開發與功能開發並舉的階段,整個浦東新區已初步展現了輝煌形像,浦東的嶄新面貌贏得了舉世矚目。

我曾經在大慶油田、五七油田會戰過,1977年調到上海,從80年代又投入了浦東開發的準備和實踐。作為一名曾經從事城市規劃和工程建設工作的干部,一生能有兩次機遇參與我國歷史上最宏大的大面積開發工作,我是榮幸的。我深深希望,我能有幸看到鄧小平理論在浦東這塊充滿希望的土地上開出更為艷麗的花朵,我將為此而奮鬥終身。


 

李佳能 浦東新區政協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