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專題|國內|國際|臺港澳|上海|文娛|IT|精選|體育|財經|社會|參考|科教衛|圖片|
|東方訪談|慶祝活動|從業剪影|權益保護|背景資料|網友評說 |回首頁|







>>記者節>>東方訪談
 
王傑:一個有故事的人

印像中每次看到王傑,他總是一副風塵僕僕的樣子:大個子,魁梧的身材,身上左七右八披掛著各類攝影裝備,皮膚黝黑,蓬松的頭發就像是剛被野外的風猛烈地"攻擊"過,特專業的一個形像,比攝影記者還要像個攝影記者。

攝影記者王傑是個專門聽故事、看故事、拍故事的人,真要王傑說說他的那些故事,恐怕三天三夜也說不完。自從他的"王傑視野"欄目去年六月在新聞晨報開展至今,究竟接到了多少讀者打來的呼機,這其中又有著多少酸甜苦辣的人間悲喜劇通過他的鏡頭被報道出來,也已經無法一一細數了。對於這一切,不善於用華麗的辭藻來標榜自己的王傑隻說了一句話:當一名社會新聞記者,就要為老百姓做事。

"老百姓們是最質樸的"

經常看新聞晨報的朋友肯定會對該報不定時出現在版面正中的黑底圖文新聞印像深刻,這就是王傑的"王傑視野"。說起這個欄目的開通及開通後的故事,還真是數不勝數。

去年6月,正逢當時的新聞報改版,而"摩托騎士"王傑的街頭即時新聞在報社內也已經小有名氣了,報社由此想開闢一個專欄給他,並讓此專欄成為報社的一個常設特色欄目,也是報社貼近市民的一種表現。

在街上兜慣了"風",現在要來接讀者的呼機,王傑心中還真沒有底:會有人打來嗎?這樣的嘀咕從一開始就糾結在他心中。不過,這種擔心很快就消除了,因為接踵而來的眾多尋呼讓他應接不暇。

王傑還清晰地記得一段日子以前那個讓他感動不已的采訪,那也是從他的熱線呼機上傳來的信息:住在周家嘴路一處棚戶區裡的眾多居民正受著與之相隔不到一米的高層樓房的威脅,房屋的裂縫寬到可以放進一個手掌,而房子隻能靠根根木梁支撐著。

二話沒說,跳上車,直奔事發地。一路上,王傑沒有多想什麼,但是快到目的地時,見過"大世面"一向處變不驚的他卻被眼前的景像驚獃了,隻見眾多居民在弄堂兩側站立著夾道歡迎,看到他的車子駛來,他們一邊鼓掌還一邊歡呼:記者來了,記者來了!面對著如此質樸的老百姓們,讓人怎能不動容?

不過最讓王傑感到欣慰的是,通過他和同事的報道,該情況引起了當地區政府的高度重視,並把該處房屋列為危房待拆,而這些居民也終於有機會住到寬敞明亮的樓房了。

"在現場多獃5分鐘"

一直很佩服王傑,因為他總是能"嗅"到別人不會注意的小細節,從而挖掘出大新聞;也一直很羨慕王傑,幾乎每次采訪,他都會和被采訪對像交上朋友,而他們會"心甘情願"地提供給王傑獨家新聞。這其中有什麼秘訣嗎?

"其實每個人看到的新聞都一樣,最主要的是你要以旁觀者的身份,去觀察去分析,挖掘出新聞事件以外的東西。 在現場多獃哪怕是短短的5分鐘,就是這5分鐘,會讓你發現一些別的東西。"99年10月的一天,王傑騎著摩托經過浦東第一八佰伴門口時,遇見了一起普通的交通事故。一輛巴士出租踫到了一行人的腳,這家伙當即倒地不起。原以為這是一件普通的借車禍"敲詐"案,王傑拍了幾張照片後就想走人了,然而就在此時,他偶爾發現了這名男子眼中閃過一絲詭詐的波紋,一種預感告訴他:後面有戲。

果然,當被帶到崗亭問話時,這名男子突然迅速地把衣服脫光拋向大街,並發瘋似地赤裸著衝向馬路 第二天,《新聞報•晚刊》第3版頭條位置,刊登了題為《丑態百出--被車撞男子竟脫光衣服衝上馬路》的圖片新聞報道,用3張一組照片,將這一發生在街頭的荒唐奇觀來了個全程大追蹤。

曾有人開玩笑似地問王傑:"是不是人家專門在等著你到現場,纔發生打架鬥毆、出車禍等稀奇古怪的事來?"而他隻有苦笑著搖頭。

"和采訪對像交朋友"

就在幾天前,王傑采訪了來上海報道APEC會議的鳳凰衛視節目主持人吳小莉,有句話讓王傑印像很深刻,吳小莉說:我把每位被采訪者當成我自己的朋友或是長輩。而她的這句話恰巧與王傑的做法不謀而合。

最典型的要數王傑和陸幼青因《死亡日記》而起的不尋常的友誼了。去年8月,當王傑和文字記者奔著榕樹下刊載的《死亡日記》這條新聞線索來到陸幼青家時,他們還是八竿子打不到的陌生人,然而幾個月後,他們已經結下了深厚的友誼,以至於陸幼青在彌留之際拒絕了所有記者的采訪之後,還不忘關照王傑:"兄弟,多拍點,沒有幾天好拍了。"王傑至今還珍藏著陸幼青的那本《生命的留言--〈死亡日記〉全選本》,這本書的扉頁上赫然記錄著陸幼青的臨別贈言:王傑兄,相見恨晚!雖然外人不能全然了解這幾個月中兩人之間的友情,但這短短的七個字,卻包含了多少心酸的感動。這種與被采訪者之間毫無保留的傾心交流,也許這正是每位社會新聞記者所要追求的最高境界吧。

王傑說,每個人在陌生人面前總會有所保留,從心理上會把自己隱藏起來,不願把自己的內心世界暴露出來。因此,記者應該擅於同被采訪者交朋友,隻有這樣采訪纔能進行得更自然,而別人也會更坦然地接受采訪,把最真實的一面展現在你的面前。

故事說完了,其實還遠不止這些。記得有這樣一句話叫"社會新聞記者傳票多",這當然隻是個笑話,但大凡做過社會新聞的記者應該各自都有他們的深刻體會。據說很多得過普利策新聞獎的名記者最初都是做社會新聞出身,因為社會新聞培養了他們敏銳的觀察力,去洞察社會的方方面面,特別是去關心生活在社會底層的老百姓們的喜怒哀樂。就像王傑最後所說的,能為老百姓說話,是他作為一名社會新聞攝影記者的最大自豪。

來源:東方網 作者:白丁 
 
  • 2001年APEC會議
  • 英美軍事打擊阿富汗
  • 學習江澤民七一講話
  • 亞洲區十強賽開戰
  • 生化恐怖籠罩美國
  • 走進"中國上海"網
  • 上海國際旅遊節
  • 室內安全環境專題
  • 廣西礦井透水事故
  • 深入揭批“法輪功”
  • 朱總理訪歐亞四國
  • 世博會知識競賽
  • 江澤民主席訪問朝鮮
  • 伊拉克擊落美偵察機
  • 中國人質命喪菲律賓
  • 巴以衝突再次升級
  • 張健橫渡英吉利海峽
  • 美女如雲 讓你眼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