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五國”:新的安全模式
2001年6月11日 10:34

“上海五國”的源頭可以追溯到中蘇邊界談判,中蘇邊界長達7400多公裡,曾經是中國北部、西部的不安全因素。蘇聯解體前,中蘇之間就邊界問題舉行多次談判,達成了一定的共識,但問題並沒有完全解決。1989年5月,中蘇草簽了《中蘇東段邊界協定》,並達成在邊境地區裁減軍事力量和保持安寧的協議。為了落實這一協議,雙方於1989年11月開始談判。1990年4月24日,中蘇兩國政府簽署了《關於在邊境地區相互裁減軍事力量和加強軍事領域信任的指導原則的協議》。

1991年12月蘇聯解體後,與我國接壤的原蘇聯各加盟共和國成為獨立的主權國家,即哈薩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中蘇邊界變為中國與俄、哈、吉、塔四國的邊界,上述四國在謀求國家穩定與發展,爭取國際社會支持的過程中,確定邊界、鞏固邊界和解決原蘇聯遺留問題,成為與俄接壤的俄哈吉塔四國急需解決的重要問題,在此背景下,為解決邊界問題,為加強五國合作並謀求進一步發展,一個新的地區性國際機制誕生了,“上海五國”已成為專有名詞,成為國際關繫中的一個新術語。它豐富了當代外交和區域合作的實踐經驗,對維護地區安全與穩定發揮了重要作用,也有利於推進世界多極化進程和建立公正合理的國際政治經濟新秩序。

從1996年到2000年,中俄哈吉塔五國元首先後舉行了5次首腦會議,簽署了在邊境地區加強軍事領域信任和相互裁減軍事力量協定,發表了共同打擊民族分裂勢力,宗教極端勢力,國際恐怖勢力活動的聯合聲明,公開承諾反對在本國領土上從事針對對方的各種分裂和破壞活動,創立了謀求和平穩定的新安全觀和國家間合作模式,五國在政治、經濟、軍事、外交等領域的交往與合作不斷加強。

1﹒軍事信任逐步增強

歐亞大陸是國際政治的中心舞臺,而哈吉塔三國又是位於歐亞大陸中心地帶的國家,戰略地位十分重要。尤其是蘇聯解體後,這一地區出現了軍事、政治真空,其地緣政治作用日顯突出,成為國際上各種勢力爭奪的焦點之一。中亞各國獨立後,國家的防御能力很弱,保證邊境地區的安全與穩定,成為這些國家首要解決的問題。中俄兩大國從保持良好的周邊環境出發,也迫切需要解決各自周邊安全問題。客觀形勢要求五國齊力,化解各種不利因素,共同創建和平穩定的周邊環境。

在1996年上海會晤中,五國簽署了《關於在邊境地區加強軍事領域信任的協定》;1997年莫斯科會晤,五國領導人又簽了《關於在邊境地區相互裁減軍力量的協定》;1998年阿拉木圖會晤,五國元首再次討論了進一步促進邊界地區和平穩定等問題,發表了《中俄哈吉塔聯合聲明》。這些協議的落實有利於加強各國在邊境地區的彼此信任,增強了邊境地區軍事活動的透明度,可預測性和可監控性,在軍事上增強了相互信任感。

2﹒為打擊本地區“三股惡勢力”注入了實質性內容

近年來,民族分裂主義,宗教極端主義和國際恐怖主義在俄羅斯和中亞地區活動猖獗,暴力恐怖事件頻頻發生。在政治安全領域,中、俄及中亞國家均有打擊三股惡勢力、維持地區安全與穩定的現實需要。

在《阿拉木圖聲明》中,五國元首明確表示反對民族分裂勢力和宗教極端勢力,共同打擊國際恐怖主義,有組織犯罪和走私販毒等跨國犯罪活動,承諾不允許利用本國領土從事損害五國中任何一方的國家主權,安全和社會秩序的活動。在杜尚別會晤中,五國元首一致認為,聯合打擊國際恐怖勢力、宗教極端勢力和民族分裂勢力是五國當前的首要任務。五國將制定相應的多邊綱要,簽署必要的多邊合作條約與協定,定期舉行各國執法、邊防、海關和安全部門負責人會晤,視情況在五國框架內舉行反恐怖和暴力活動的演習。五國正積極籌劃組織中亞反恐怖中心,從而在中國西北,俄羅斯南部和中亞廣大地區形成扼制和打擊三股惡勢力的國際法網。

3﹒在地區和國際事務中的共識不斷擴大

中國和俄羅斯是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哈、吉、塔是中亞重要國家,五國的領土面積占整個歐亞大陸面積的3/5,人口占世界的1/4。因此,五國在維護地區乃至世界的和平與穩定方面是一支不可忽視的力量。冷戰結束後,國際形勢總體上趨於緩和,世界格局多極化成為時代進步的要求。但是,以“新干涉主義”為集中表現的霸權主義和強權政治仍嚴重威脅著世界和平。五國在經濟建設中都渴望能擁有一個長期穩定的地區和國家環境,但各種干擾和破壞時時迸發,這也進一步增強了五國合作的必要性。

近年來,中俄哈吉塔五國在許多重大國際問題上達成共識,采取了一致或相近的立場。各國元首多次重申,任何國家都有權根據本國國情選擇自己的政治、經濟和社會發展道路,堅決反對以“人道主義”和“保護人權”為借口干涉別國內政,強調堅決維護聯合國的權威性,加強聯合國作為維護國際和平與穩定的惟一普遍機制的作用,反對未經聯合國安理會批準在國際關繫中使用或威脅使用武力,反對任何國家或國家集體出自私利壟斷全球和地區事務的企圖。在《杜尚別聲明》中,五國元首強調,必須無條件維護和嚴格遵守1972年簽署的禁止建立國家導彈防御繫統的反導條約。與會各方明確表示,支持中國關於反對任何國家以任何形式將臺灣納入戰區導彈防御繫統計劃的立場。

4﹒中國與俄、哈、吉、塔邊界已順利解決

中國是俄羅斯最大的鄰國,兩國的共同邊界長達4300公裡。中俄兩國於1991年12月27日建立了正式外交關繫。1989年5月,中蘇草簽《中蘇東段邊界協定》。1991年5月,雙方正式簽署《中蘇東段邊界協定》。1994年9月,雙方又簽署了《中俄邊界西段協定》。至此,兩國的邊界問題得到解決。1999年,中俄邊界勘界工作按期完成,兩國歷史上第一次有了明確標識的邊界線。

哈薩克斯坦與中國近鄰,雙方有著1700公裡的共同邊界。中國是最早承認哈薩克斯坦獨立的國家之一。1992年1月3日,中哈兩國正式建交。1994年4月,中哈雙方簽署了《中哈國界協定》,1998年江澤民主席訪問哈薩斯坦期間,雙方簽署了第2個《中哈國界補充協定》。至此,全長1700公裡的中哈邊界問題得到完全解決。

吉爾吉斯斯坦與中國山水相依,1991年8月31日,吉爾吉斯斯坦宣布獨立。中吉1992年1月4日建立外交關繫,中吉兩國共同邊界長達近1100公裡。1996年7月江澤民主席訪問比斯凱克時簽署了《中吉國界協定》。1999年8月江澤民主席出席比什凱克第四次“上海五國”元首會晤期間,兩國簽署了《中吉國界補充協定》,兩國近1100公裡長的邊界得到了解決。

塔吉克斯坦和中國是鄰國。1992年1月4日,中塔建立外交關繫。兩國共同邊界長達約500公裡。1999年8月,中塔兩國就協商一致的地段簽署了《中塔國界協定》。兩國之間尚有2.8公頃土地的歸屬問題沒有解決。2000年7月,中塔吉三國在杜尚列第五次“上海五國”元首會晤期間簽署了《中塔吉關於三國國界交界點的協定》。為解決中塔邊界剩餘問題打下了基礎。

中國與俄,哈、吉,塔邊界的解決,中國邊疆成為和平安寧的屏障。人們還記得60年代末,70年代初,蘇聯在中蘇中蒙邊境上陳兵百萬並發生武裝衝突,那時,中國安全受到來自北方的威脅。經過多次談判,中國與上述四國均已簽約,完成了邊界工作,為今後營造共同安全,友好合作,維護地區穩定,奠定了基礎,發揮了積極作用。

5﹒經貿關繫逐步深化

中俄哈吉塔五國有著漫長的共同邊界,具備發展經貿合作的良好地緣優勢。五國在經濟上存在著很大的互補性,經貿領域的合作前景十分廣闊。在1998年7月《阿拉木圖聲明》中,五國元首一致認為,積極開展平等互利、講究實效的經濟合作具有重大現實意義,強調將積極采取措施,大力推動五國經濟合作。1999年比什凱克會晤中,各國元首表示,在繼續加強雙邊經濟合作的同時,積極開展五國多邊經濟合作。在杜尚別會晤中,五國元首進一步強調要“在平等和互助合作原則基礎上全面鼓勵在五國框架內理順和發展經貿伙伴關繫,包括改善本國投資和貿易環境、為五國其它國家的公民和企業進行正常商業活動,解決在合作過程中出現的糾紛提供有利條件。”近年來,中俄哈吉塔五國經濟合作在多個層次上迅速發展,雙邊貿易額不斷增長,合作領域不斷擴大。

6.“上海五國”機制前景廣闊方興未艾

1996年以來,“上海五國”機制從最初的旨在加強邊境地區相互信任,逐步走向政治、經濟、軍事和文化等領域的合作發展,其作用和意義日益增大。特別是2000年向杜尚別會晤充實和完善了“上海五國”機制,成為五國新世紀合作的良好開端。

(1)﹒“上海五國”機制正由元首會晤機制向地區性合作機制發展。

五國在政治、經濟、安全等方面都有共同的需要。經過近5年時間,各國充分認識到,加強相互間的合作有利於各國的安全與穩定,有利於地區的安全與穩定,有利於世界的和平與穩定。“上海五國”機制已具備良好的合作基礎,順應了歷史和時代的潮流。今後,“上海五國”框架內的合作領域將不斷擴大內容,合作內容將不斷深入。“上海五國”機制正逐步發展成為對地區穩定,乃至世界和平起到積極作用的地區性合作機制。

(2)﹒“上海五國”機制將在多層次,多領域得到發展。

目前“上海五國”機制除元首會晤外,已建立起外交部長和國防部長會晤機制。在近期內,五國還加強立法、邊防、海關及安全等機構的往來與交流,加快經濟與文化領域內的合作。“上海五國”機制將在“多元化、多層次、立體式”的合作模式內得到不斷完善的發展。

(3)﹒“上海五國”機制有可能進一步擴大。

隨著“上海五國”機制在地區和國際事務中,發揮作用越來越大,凝聚力日趨增強,該機制的擴大已成為可能。2000年杜尚別會晤,烏茲別克斯坦總統作為觀察員參加了會晤,表明不排除其它國家今後加入“上海五國”機制的可能性。

選稿:宗和 來源:《中國經濟時報》  作者:翁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