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巨龍屹立世界
2001年6月11日 10:43

2000年9月7日,出席聯合國千年首腦會議的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法國總統希拉克、俄羅斯總統普京、英國首相布萊爾和美國總統克林頓彙聚美國紐約華爾道夫飯店帝王廳,舉行自聯合國誕生後安理會五個常任理事國首腦的首次會晤。作為這次會晤倡導國的國家元首,江澤民主席備受矚目。會晤開始前,美、俄、法、英四國領導人高興地聚攏來並把手伸出,緊緊疊握在江澤民主席首先伸出的手上

時光倒流100年。1900年8月,八國聯軍攻陷北京。翌年9月,腐敗無能的晚清王朝同11個帝國主義列強簽訂了空前屈辱的《辛丑條約》,使鴉片戰爭後淪落為半殖民地半封建的中國跌入更加苦難的深淵

世紀末與世紀初兩起重大歷史事件,是中華民族從羸弱到振興的生動體現。如今中國這條巨龍,歷經滄桑,已昂首屹立於世界的東方。

弱國屈辱千般痛

世異時移,對比今昔,人們無不感慨萬端。

老外交家凌青對記者說,100年來,中國和世界都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中國的外交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作為民族英雄林則徐的後代,凌青對舊中國的屈辱外交有著切膚之痛。“不堪回首!”“一言難盡!”是他搖著頭迭聲強調的兩句話。

翻開舊中國的外交史,映入眼簾的是國家主權喪失殆盡,民族危機日益深重。中華民族飽受列強的侵略、欺凌和壓迫,生靈塗炭,山河破碎。一紙紙不平等條約如同接續不斷的枷鎖,牢牢圈套在中國人的頭上。在它們的背後,是列強可以駐軍華夏,數千萬同胞血流成河;是150多萬平方公裡疆土割讓,30餘處租界自成“國中之國”;是上千億兩白銀的巨額賠款,民族經濟的膏髓幾近枯竭 中國民主革命的先驅者孫中山等曾提出爭取民族獨立與自主的主張,但在貧弱交加的舊中國,這永遠是一個難圓的夢。“弱國無外交”,不隻是參加“巴黎和會”的中國代表的仰天嘆息,更是舊中國外交的真實寫照!

獨立自主寫尊嚴

1949年10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宣告成立。“中國人民從此站起來了!”這一驚世吶喊,標志著中國歷史新紀元的開始。中國國際戰略學會研究員薩本望接受記者采訪時說,毛澤東對新中國外交的最大貢獻,是制定了獨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薩本望的叔祖父薩鎮冰是中國洋務運動中第一批赴英留學的海軍,追求了一生強國路。他參加過甲午海戰,親歷了堅船利炮救不了國的屈辱;他做過北洋政府的海軍大臣、國民黨政府的省長,但最後選擇了新中國。薩本望說,新舊中國外交的根本區別,就是由“跪倒在地辦外交”到“挺直腰杆辦外交”。

新中國建立初期,面臨的國際形勢異常嚴峻:以美國為首的帝國主義敵視新中國,企圖以政治孤立、經濟封鎖和軍事威脅把新中國扼殺在搖籃裡。當時中國外交的中心任務是:鞏固新生的無產階級政權,為社會主義和平建設爭取一個有利的國際環境。為此,毛澤東確立了執行和平外交政策三大基本方針,即“另起爐灶”、“一邊倒”和“打掃干淨屋子再請客”。公開宣布站在社會主義一邊,堅決反對美國的侵略政策和戰爭政策,徹底清除帝國主義在華特權和勢力。

抗美援朝戰爭,是新中國在極端困難的條件下與帝國主義進行的首次面對面較量,不僅創造了世界軍事史上以弱勝強的奇跡,更重要的是打出了新中國獨立自主的尊嚴。此後,中國又全力支持越南人民的抗法戰爭。1954年,中國作為五大國之一參加了日內瓦會議。

中國與印度、緬甸共同倡導的和平共處五項原則,是對以強凌弱、以大欺小的舊國際關繫原則的全面否定。在中國的積極推動下,1955年的萬隆會議在上述原則基礎上通過了關於促進世界和平與合作的宣言,提出了國與國之間求同存異、互讓互利、友好合作的十項原則。這些原則成為世界公認的指導國家關繫的普遍準則。

50年代末期,蘇聯將蘇中兩黨意識形態的分歧擴大到國家關繫。此後,蘇聯走上霸權主義道路,推行全球進攻性戰略,在蘇中邊境陳兵百萬。中國不信邪,不怕鬼,對蘇聯的霸權主義行徑進行了堅決鬥爭。

中國堅定地支持廣大發展中國家爭取和維護獨立與主權的正義鬥爭,是發展中國家最可信賴的朋友。中國維護國家權益的鬥爭,也一向得到它們的支持和幫助。1971年10月,第二十六屆聯合國大會通過決議,恢復中國在聯合國的合法席位。翌年,美國總統尼克松訪華,開始中美關繫正常化的歷程。這兩大事件標志著中國外交衝破了美國圍築的孤立、封鎖高牆,具有劃時代的意義。

和平發展譜新篇

世界戰爭可以避免,“和平與發展是當代世界兩大主題”。80年代初,鄧小平以偉大戰略家的敏銳眼光,對變化了的國際形勢作出深刻分析和準確判斷。這一判斷是中國確立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的指導思想的基礎,也因此而對“文革”後期的中國外交政策做出一繫列戰略性調整。意義重大,影響深遠。曾多年編寫中國外交史的薛謀洪教授認為,這是鄧小平對新中國外交史的最大建樹。他認為,20多年來中國外交上的最大變化是:一、由四面樹敵的“以階級鬥爭為綱”轉變為以經濟建設為中心,廣交朋友,和為貴;二、繼續高舉反霸旗幟,但對事不對人,不與任何國家或集團結盟,也不與任何國家對峙,保持自己在國際上的獨立地位;三、對一切國際事務,都從中國人民和世界人民的根本利益出發,根據事情本身的是非曲直來決定自己的立場和政策;四、在處理國家關繫和國際問題時,不以社會制度的異同來決定國家關繫的好壞或親疏,堅決不當頭,不受一時一事所左右;五、不搞片面的自力更生,以經濟建設為中心,全方位對外開放,引進技術與資金。

1979年1月中美兩國正式建交。其後不久,鄧小平親自訪問美國,實現了新中國領導人對美國的首次訪問。

1989年5月,蘇聯領導人訪華,鄧小平與之舉行了“結束過去,開闢未來”的高級會晤。中美、中蘇關繫的先後正常化,為中國打開了更加廣闊的外交空間,全方位開放的外交態勢基本形成。

10年前蘇聯解體、東歐劇變,世界風雲突變,鄧小平高瞻遠矚地提出了冷靜觀察、穩住陣腳、沉著應付、韜光養晦、有所作為的方針。再一次在驚濤駭浪中穩住了改革開放的航船。

“一個國家,兩種制度”,是鄧小平提出的關於解決 港、澳門、臺灣問題的偉大構想。現在,中國已經恢復對 港、澳門行使主權,洗雪了中國人民長期蒙受的恥辱。耄耋之年的凌青先生感慨道:中美建交、中國重返聯合國、 港和澳門回歸,是新中國外交最大的三件盛事啊!

昂首邁向新世紀

世紀之交,歷史賦予各國政治家一項神聖的使命–––把一個什麼樣的世界帶入21世紀?以江澤民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第三代領導集體,面對風雲激蕩的國際形勢,創造性地運用鄧小平外交思想,運籌帷幄,決勝千裡,以空前活躍的外交行動,開創了全方位開放的外交新局面。

冷戰結束後,世界大國關繫調整較快,黨中央及時作出決策,致力於發展以不結盟、不對抗、不針對第三方為主要特征的新型大國關繫,中美、中俄、中日、中歐等主要大國面向新世紀的“伙伴關繫”框架已經建立,中國與主要大國的關繫保持著良好的發展態勢。

作為世界上鄰國最多的國家之一,中國抱著與所有鄰國建立和發展長期穩定睦鄰友好關繫的願望,展開務實而活躍的周邊外交。中國與東盟確立了面向新世紀的睦鄰互信伙伴關繫,與東盟10國分別簽署了加強雙邊合作的框架文件,建立了10+3和10+1的領導人會晤機制。中國與中亞鄰國建立的“上海五國”機制,在維護地區安全和促進地區發展方面發揮著越來越重要的作用。中國創造了50年來最好的周邊國際環境,成為本地區重要的和平與穩定因素。

作為一個發展中國家,加強同發展中國家的團結與合作,是中國外交工作的基本立足點。近10年來,我國領導人訪問了100多個發展中國家,與亞、非、拉美許多區域合作組織發展了建設性的關繫,是新中國建立以來與發展中國家高層往來最活躍的時期。

新時期的中國外交,以開放的大國姿態在多邊國際組織中發揮著更加積極和建設性的作用。1991年中國加入亞太經合組織,全面和積極地參加了亞太貿易自由化和經濟技術合作方面的活動。1996年中國成為亞歐會議的重要成員,在推動亞歐各國經濟合作和地區安全方面發揮著積極的影響。在東南亞金融危機中,中國從大局出發,堅持人民幣不貶值,為穩定國際金融形勢作出了貢獻,國際社會普遍稱譽中國是一個負責任的大國。中國在聯合國舞臺上一貫主持公道,伸張正義。在日內瓦人權會議上,9次挫敗了美國等提出的反華提案。世紀之交,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的腳步聲已經清晰可聞。

中國需要世界,世界也需要中國。中國的發展,是對世界和平與發展的貢獻。在新的世紀裡,一個堅定不移奉行獨立自主和平外交政策的中國,將為建設人類的美好未來發揮越來越大的作用。

選稿:宗和 來源:人民日報 作者:施曉慧 劉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