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上海五國”––冷戰後新型的國際合作機制

“上海五國”機制的誕生

“上海五國”機制正式創建於1996年4月中俄哈吉塔五國元首上海會晤,可它的由來卻可以追溯到1989年5月中蘇關繫正常化。中國和前蘇聯長期存在著領土和邊界爭議。1964年2月中蘇開始邊界談判,但由於眾所周知的原因,20多年裡談判始終沒有取得實質性進展,而且中蘇邊境兩側曾駐扎重兵,一度甚至劍撥弩張。直至1989年蘇聯總統戈爾巴喬夫訪華、實現兩國關繫正常化後,中蘇邊界談判出現轉機,並在同年11月開始就邊境地區相互裁減軍事力量和加強軍事領域信任問題進行談判。。

1991年12月蘇聯解體後,中國與原蘇聯長達7000多公裡的共同邊界,變為中國與俄、哈、吉和塔四國的共同邊界,相應地原先中蘇雙方一對一邊界談判轉入以中國為一方對以俄哈吉塔四國為另一方的五國兩方談判階段。俄哈吉塔四國組成聯合代表團與中國繼續進行邊界談判和邊境地區裁軍、加強軍事互信談判。經歷了7年22輪談判,各方就《關於在邊境地區加強軍事領域信任的協定》全部內容最終達成一致。

1996年4月26日,中、俄、哈、吉、塔五國元首江澤民、葉利欽、納扎爾巴耶夫、阿卡耶夫、拉赫莫諾夫首次聚會上海,在上海展覽中心中央大廳莊嚴簽署《關於在邊境地區加強軍事領域信任的協定》。該協定主要內容為:雙方部署在邊境地區的軍事力量互不進攻;雙方不進行針對對方的軍事演習;限制軍事演習的規模、範圍和次數;通報邊境100公裡縱深地區的重大軍事活動情況;相互邀請觀察實兵演習;預防危險軍事活動;加強雙方邊境地區軍事力量和邊防部隊之間的友好交往等。

繼上海之後,每年一次的五國峰會先後輪流在莫斯科、阿拉木圖、比什凱克和杜尚別舉行,會晤內容也由加強邊境地區信任逐步擴大到五國在政治、安全、外交、經貿等各個領域開展全面互利合作。由於五國元首首次會晤在上海舉行,因此這一合作進程後來被冠之以“上海五國”的稱謂。

“上海五國”機制的健康發展和豐碩成果“上海五國”機制誕生一年之後,1997年4月24-25日,五國元首又相聚莫斯科,簽署了《在邊境地區相互裁減軍事力量的協定》。根據協定,雙方將邊境地區的軍事力量裁減到與睦鄰友好相適應的水平,使其隻具防御性;互不使用武力或以武力相威脅,不謀求單方面軍事優勢;雙方部署在邊境地區的軍事力量互不進攻;裁減和限制部署在邊界兩側各100公裡縱深的軍事人員和武器數量;交換邊境地區軍事力量的有關材料;對協定執行情況進行監督等。1998年7月3日,五國在哈薩克斯坦首都阿拉木圖舉行第三次元首會晤,主要探討了地區安全、經濟合作等問題,並發表了《阿拉木圖聲明》;1999年8月24至26日,五國元首在吉爾吉斯斯坦首都比什凱克舉行第四次會晤,就地區安全、區域合作及國際形勢等問題達成廣泛共識,並將此寫入《比什凱克聲明》;2000年7月5日,五國元首在塔吉克斯坦首都杜尚別舉行第五次元首會晤,從世紀之交的高度回顧總結了“五國”的發展歷程,規劃了五國合作面向21世紀的發展前景,並發表了《杜尚別聲明》。

需要指出的是,通過這幾次會晤,“上海五國”機制發生了具有重要意義的轉變,其使五國元首會晤由單純討論邊境地區軍事信任與裁軍問題擴展為協商五國在政治、外交、軍事、安全、經濟等方面的全面合作,除元首會晤機制外還先後建立起五國執法與安全、國防、外交等部門領導人的會晤機制。由此,“上海五國”由元首會晤機制發展為五國多層次、多領域的多邊合作體制,並在加強相互了解和信任、促進睦鄰友好、維護地區安全和穩定、推動區域合作等方面取得豐碩成果,主要表現為如下幾點。

1、解決歷史遺留的邊界問題。按照前述1996年和1997年兩個協定的指導原則和精神,中俄兩國率先解決了中俄邊界西段的遺留問題。中哈兩國也簽署了一繫列解決邊界問題的協定,到1998年江澤民主席訪哈時雙方簽署第三個《中哈國界補充協定》,全長1700多公裡的中哈邊界問題得到了全面解決。中吉兩國於1996年7月和1999年8月先後簽署《中吉國界協定》和《中吉國界補充協定》,基本解決了兩國間1000多公裡長的邊界上存在的問題。1999年8月,中塔就兩國邊界問題中通過談判已達成一致的地段簽署了《中塔國界協定》。2000年7月,中塔吉三國簽署了《中塔吉關於三國國界交界點的協定》,為在近期內徹底解決中塔邊界問題創造了更為有利的條件。

2、打擊貽害四方的跨國惡勢力。近年來在中亞地區,民族分裂主義、宗教極端主義和國際恐怖主義十分猖獗,同時毒品販賣、武器走私、非法移民等跨國犯罪活動也愈演愈烈。這些惡勢力和跨國犯罪嚴重威脅五國的和平與穩定。2000年4月五國安全執法部門負責人在莫斯科舉行首次會議,就有效合作打擊犯罪、共同維護五國安全與穩定進行商討。2000年五國元首《杜尚別聲明》中再次宣布:“各方重申決心聯合打擊對地區安全、穩定和發展構成主要威脅的民族分裂主義、國際恐怖主義和宗教極端主義,以及非法販賣武器、毒品和非法移民等犯罪活動。為此,五國將盡早制定相應的多邊綱要,簽署必要的多邊合作條約與協定,定期召開五國執法、邊防、海關和安全部門負責人會晤,視情在五國框架內舉行反恐怖和暴力活動演習。”

3、推動區域合作良性發展。如前所述,五國之間已建立了多層次的定期會晤機制。除每年一次的國家元首會晤外,政府首腦將於今年開始舉行會晤,國防部長、安全執法部門負責人等部長級會晤已定期舉行,不久還將舉行經貿、文化部門負責人的定期會晤。通過這些高層會晤,五國間的合作從軍事安全領域逐步擴展至政治、外交、經貿、科技、文化等各個方面。目前,以能源、交通合作為主要內容的五國間經貿合作正在逐步推進,五國在旅遊、環保、水資源利用、醫療衛生、社會保障等方面的合作也已展開,杜尚別首腦會晤還決定大力推動五國間的文化合作。一個區域合作迅速發展的良好勢頭已經形成。

4、維護中亞穩定和安全。

五國領導人一直積極倡導以和平方式解決本地區的各類紛爭和衝突。五國對阿富汗持續不斷的軍事政治對抗深表關切,積極支持聯合國在政治解決阿富汗衝突方面所做的努力及其主導作用。同時中、俄、哈、吉四國積極支持塔吉克斯坦國內的和平進程和民族和解努力,努力幫助塔領導人進行戰後重建,進一步振興經濟,發展民主制度和進行社會改革。五國還多次呼吁和平解決克什米爾爭端、納戈爾諾求卡拉巴赫衝突,並支持俄領導人為解決車臣問題所采取的方針。正如國際輿論所指出,“上海五國”機制已成為維護中亞穩定和安全的中流砥柱。

5、在國際問題上協調合作。鋻於當前霸權主義和強權政治又有新發展,五國一致反對以“人道主義”和“保護人權”為旗號干涉別國內政;反對未經聯合國安理會批準在國際關繫中使用或威脅使用武力,反對任何國家或國家集團出於私利壟斷全球和地區事務;維護並遵守1972年簽署的禁止建立國家導彈防御繫統的反導條約;支持中國維護國家統一的願望和努力,支持中國關於反對任何國家以任何形式將臺灣納入戰區導彈防御繫統計劃的立場;支持俄羅斯關於解決車臣共和國問題的立場。

由此可見“上海五國”是冷戰結束後歐亞大陸上出現的一個新型國際合作機制。它掀開了中俄哈吉塔五國關繫史上嶄新的一頁,大大增進了五國相互之間的睦鄰互信,有力推動了五國在廣泛領域的合作關繫;有力維護了地區和世界的和平、安全與穩定;該機制所體現和倡導的“睦鄰互信、平等互利、團結協作、共同發展”的時代精神,為國際社會擯棄冷戰思維,探索新型國家關繫、新型安全觀和新型區域合作模式提供了寶貴的經驗和啟示,已成為推動世界多極化進程和建立公正、合理的國際政治經濟新秩序的重要積極因素。

編輯:黃客  作者:上海社科院歐亞所副所長 餘建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