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五國”:中國國際地位提高的見證

東方網6月15日消息:“上海五國”峰會14–15日在她的誕生地––上海舉行。本次峰會對推動“上海五國”邁上新臺階將具有重要意義。世人把關注的目光投向峰會,投向中國,投向上海。

“上海五國”這一新型國際機制自創立之日起就顯示出勃勃生機,享譽歐亞。經過五年的發展,這一機制日益成為一個內容豐富、國際影響力不斷上升的地區組織。中國作為最初“五國兩方”中的單獨一方,在機制的發展中發揮了獨特的重要作用。

睦鄰友好的和平外交戰略得到鄰國支持“上海五國”機制以解決邊界問題為緣起,以維護共同安全為主軸,進而注入政治、經濟合作等方面的新內涵。

六七十年代,中蘇兩國陳兵邊界,武裝對峙。八十年代,中蘇關繫緩和,兩國開始就保持邊境地區的安寧與裁減邊境地區武裝力量進行談判。八十年代末,蘇聯解體,與中國接壤的國家由一個變為四個,中國出於長遠的戰略考慮,拋棄歷史恩怨,積極主張就歷史遺留的邊界問題繼續談判。1996年4月26日,中、俄、哈、吉、塔五國元首在上海會晤,簽署了《關於在邊境地區加強軍事領域信任的協定》。次年4月,五國元首在莫斯科會晤,就進一步裁減邊界地區武裝力量這一核心問題進行了磋商,簽署了《關於在邊境地區相互裁減軍事力量的協定》,在傳統的邊界安全問題上取得了突破性進展。同年,中俄兩國元首會晤時宣布,長達4200公裡的中俄東段邊界勘界的所有問題業已解決。

奉行睦鄰友好的對外和平戰略是確保國家安全的基礎。就邊界的復雜程度而言,中國在世界上僅次於俄羅斯,與15個國家接壤。中國北部和西部與四國長達7000多公裡的邊界,曾長期處於緊張狀態,在這裡確立邊界互信無疑具有重大的現實意義和政治影響。中國與四國和平解決邊界問題,不僅為其他國家解決邊界爭端提供了範例和參照,而且為促進“上海五國”機制的進一步發展奠定了政治基礎。

為促進地區各國在政治、經濟、安全、文化等領域的合作,推動“上海五國”機制在以往成功合作的基礎上建成正式的地區性合作組織已被列入議事日程。2000年7月“上海五國”杜尚別第五次會晤已將江澤民主席提出的“逐步將五國會晤機制發展成為五國合作機制”這一重要構想作為五國合作的前景正式寫入《杜尚別聲明》,要求各方致力於使“上海五國”成為在各領域開展多邊合作的地區機制。經過有關各國半年多的醞釀和協調,完成這一階段性的轉變將是今年上海會晤的重要議程之一。

“上海五國”機制以上海命名,這本身就賦予中國人民以崇高的榮譽和使命。同時,它也是中國獨立自主和平外交政策的一個成功範例。

在“上海五國”機制中發揮重要作用中、俄、哈、吉、塔五國經濟實力和規模不等,要進行有效的經濟合作,必須以平等互利為基礎。中國反對舊的國際經濟秩序,反對大國利用經濟技術優勢對小國進行經濟侵略,提倡建立公正、合理的新秩序。五國共處同一個地緣經濟區域,相互依存度高,經濟互補性強,相互促進,共同發展,為“上海五國”的健康發展奠定了良好的物質基礎。

1998年五國元首會晤,突破單純的軍事安全問題,向經濟領域擴展。1999年會晤,進一步提出在五國框架內深化經濟合作。中國積極支持經濟合作,促進五國朝著更為廣闊的合作領域發展。中國是一個正在快速發展的發展中大國,改革開放20多年來中國取得了令人矚目的經濟成就,同時,中國還有豐富的人力資源和自然資源,市場前景廣闊,中國實施西部開發戰略,也大大提高了中國對中亞國家的吸引力,這些都為“上海五國”機制的發展提供了厚實的支撐。統計顯示,1992年中國與中亞國家的貿易總額僅為4﹒65億美元,1999年則增加到13﹒3億美元;去年中國與俄羅斯的貿易額已達80﹒03億美元,比1999年增長了36﹒6%。

在政治互信的良好基礎上,中國重視發展與鄰國的經濟合作關繫,積極提升經濟合作層次。近些年五國範圍內的雙邊和多邊經濟合作不斷發展,中俄兩國在軍工、能源領域的合作順利,前景良好,中國與中亞國家就能源的開發和外運,以及開通第二條歐亞大陸橋達成協議。預計今年10月五國總理首次會晤,可望就經濟合作問題機制化,中國作為前景看好的經濟大國將在其中發揮更加重要的作用。

過去五年,中國在“上海五國”中所發揮的獨特而重要的作用,促進了該機制的健康發展。可以預見,中國將繼續發揮獨特作用,使“上海精神”進一步發揚光大。

選稿:齊民 來源:解放軍報 作者:王桂芳 
  • 西方和中亞三股惡勢力挑戰“上海五國”
  • "上海五國"機制將提升為"上海合作組織"
  • “上海五國”會議期間部分公交線路調整
  • “上海五國”誕生地喜迎第六次元首會晤
  • 圖表:“上海五國”除中國外其他成員國示意圖
  • 四百多名中外記者采訪“上海五國”峰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