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gb -English -全文檢索 加入收藏夾
東方網->>網絡參考
中新網:記者調查“農民告狀被割舌事件”真相

    

中新網北京4月27日消息:3月27日,《山西青年報》頭版頭條以《李綠松:我的悲情誰知曉》為題,登載了山西省嵐縣青年李綠松被該縣公安局民警刑訊逼供、其舌頭“莫名其妙地少了一截”的報道。之後,《羊城晚報》《齊魯晚報》等媒體也相繼轉載、報道了這一事件,一時間傳聞甚多。日前,《人民公安報》記者對此進行了深入采訪。

“割舌事件”的由來

1999年12月11日7時左右,嵐縣公安局接到報案:該縣縣委、縣政府、縣政協和縣教育局四個機關的牌子被盜,掛牌的門柱上寫著“清除腐敗、清除貪官污吏”等字樣。嵐縣公安局城關派出所民警經過摸底排查,認為該縣梁家莊鄉裴家莊村村民李綠松有作案嫌疑。

嵐縣公安局副局長楊旺元隨即帶領刑警隊副隊長劉侯成乘警車趕赴裴家莊村李綠松家,李綠松不在家。隨後,楊旺元等人又趕到普明鎮李綠松姑姑家。李當時正在做飯,身上穿的衣服上有明顯的紅廣告色斑點,與牌子丟失處的標語顏色相似。楊旺元掏出警官證亮明身份,詢問李綠松。李綠松拒絕配合,並將楊旺元他們往門外推。在此過程中,李綠松將楊旺元的眼鏡打掉在地,臉上出血。楊旺元在隨即趕來的當地派出所民警的幫助下,將李綠松制伏,給李戴上手銬。由於李綠松在不停地踢打,楊旺元等人隻好用繩子綁住其雙腿,乘警車將李押回縣公安局。縣公安局副局長張晉龍和民警劉興波、程秀明等人進行訊問時,李綠松要麼緘口不語,要麼唾罵,拒不回答。

12月12日上午,李在被訊問期間,坐在椅子上低著頭,把頭擺了幾下,嘴裡吐出帶血的唾沫,說:“我的舌頭斷了。”民警劉惠明觀察了一下,見地上隻有零星的帶血的唾沫。下午5時許,縣局研究決定將李綠松以涉嫌妨害公務罪刑事拘留。12月24日,嵐縣公安局將李綠松送到縣人民醫院治療。2000年1月8日,公安局通知李綠松父親到醫院接李綠松回家治療,遭到李綠松父親李存德的拒絕。1月15日,嵐縣檢察院法紀科干部趙玉珍到公安局,說李綠松父親控告公安局辦案刑訊逼供。公安局於當日變更了強制措施,為李綠松辦理了取保候審手續,並將李綠松送到呂梁地區榮軍醫院。

2000年3月20日,某報兩位青年記者就此赴嵐縣采訪。3月27日,該報頭版登載了有關李綠松事件的報道。文中未提到“割舌”二字,隻說出獄後偶然發現舌頭短了一截。是否短了一截,為什 短了一截,文中沒有明確表述。此後,《齊魯晚報》《羊城晚報》等幾十家媒體相繼報道了此事,並上了互聯網。各家媒體關於此事的報道都集中到割舌頭問題上,給讀者造成了李綠松在關押期間被割舌頭的印像。

是楊旺元割的舌頭?

據各家媒體的報道,李綠松指控是副局長楊旺元割了他的舌頭。

記者就此進行了調查。楊旺元與李綠松接觸隻有三個小時的時間,即中午12時左右在李綠松姑姑家中。楊旺元等民警將李綠松按倒後,給李戴上手銬,用繩子綁住雙腿,塞進警車。在這個過程中,未有證明可以說明有傷害李綠松舌頭的行為。15時左右,楊旺元將李綠松帶回嵐縣公安局交給張晉龍副局長後,即去醫院治傷。此後,楊旺元再未見過李綠松。據李綠松說,他在12月12日上午纔說舌頭斷了,而且是在訊問中被撬嘴時弄斷舌頭。那 ,楊旺元根本就不可能是弄斷李綠松舌頭的人。

李綠松的傷痕從何而來?

李綠松為何被送進醫院,李綠松身上的傷痕從何而來?李綠松父親李存德狀告嵐縣公安局刑訊逼供李綠松,如何認定?這是李綠松事件中另一個關鍵性問題。

記者手中有一沓照片可以證明,李綠松身上有多處傷痕。主要集中在腳踝、手腕處,屁股上有褥瘡,腳後跟有嚴重潰爛,雙臂有繩勒的傷痕。

對於李綠松身上的傷痕多集中在腳踝處和手腕處,明顯可以看出,這是較長時間戴手銬和腳鐐形成的。如果李綠松戴上械具後安然不動,一般不會造成這樣大面積的傷害。現在李綠松腳踝上和手腕上的傷痕,顯然是李綠松在不斷掙扎時造成的。

嵐縣警方承認,在李綠松被刑事拘留期間,由於其極力反抗、自傷,曾把李綠松綁在床板上,戴上腳鐐、手銬長達12個晝夜之久。李綠松在此期間不停地反抗,用腳蹭蹬床板,以致腳後跟流血潰爛。李綠松被送進醫院是因為李綠松不喫不喝,僅靠鼻飼,從而導致身體極度虛弱。公安機關主要怕出人命,纔送他到醫院的。

對於嵐縣警方是否對李綠松刑訊逼供,當事雙方說法不一。

李綠松給記者出示的證明說,他被打昏過去六次,還被用電棒擊、用木棍打、用水澆。而嵐縣警方則說,李被帶回後,專門抽調了三位50歲以上的老同志訊問,而且嵐縣公安局根本就沒有電棒。李綠松身上現在留下的傷痕隻能說明嵐縣警方不適當使用腳鐐、手銬,給嫌疑人造成不應有的傷害。這個問題,隻能留待檢察機關的最後認定。

李綠松張開了嘴

4月24日16時,記者在呂梁地區榮軍醫院見到了李綠松父子。李綠松正躺在床上睡覺,李存德坐在一旁。

記者要求與李綠松交談,李存德把李綠松扶起來。李綠松一直低頭不語,許久,他纔說:“他們打我。”記者覺得李綠松說話含糊,聽不清楚。記者要求看李綠松的舌頭,李綠松沒有反應。李存德托著李綠松的下巴,強行張開李綠松的嘴。李綠松伸出舌頭,記者看到李的舌頭沒斷,右部有綠豆大的潰瘍點,舌頭表面光滑。

記者問:“你舌頭疼不疼?”李沒有回答。此後,記者對李存德進行了長達五個半小時的采訪,李綠松一直躺在床上不動,也不說話。

警方的態度

3月31日,山西省公安廳廳長聶海舟從報紙上得知此事後,大為震驚,當即在報紙上批示:“韓來牛處長、白致海局長,請你們看一看《山西青年報》3月27日頭版《李綠松:我的悲情誰知曉》,請將心比心想一想,如果我們的孩子受此遭遇,該是怎樣的心情?請你們第一,要做好善後工作;第二,要配合檢察院盡快查清案件,依法追究責任。這 嚴重的事情,應該及時報告。”並電話通知嵐縣公安局局長白致海等人次日到省公安廳進行彙報。

呂梁公安處收到聶海舟廳長的批示後,立即組成由韓來牛處長和有關工作人員組成的調查組,趕赴嵐縣進行調查,並指導善後工作。4月22日至24日,聶海舟廳長帶領有關同志專程到嵐縣進行認真的調查,對嵐縣公安局在執法過程發生的問題進行了嚴厲的批評。

嵐縣公安局的領導向記者表示:辦案民警認定李綠松有作案嫌疑,是公安機關偵查辦案中正常的推理思維;對其進行正面調查訊問,是依法執行職務;在遭到李綠松的暴力阻礙後,對其以涉嫌妨害公務刑事拘留是有事實和法律依據的。在這個事情中公安局存在的問題,一是在最初接觸李綠松時,對涉世未深的年輕人的對立情緒,不能冷靜處理,工作方法簡單。二是在對李采取刑事拘留措施之前,未能辦理刑事立案手續,在程序上出現了明顯問題。三是對李綠松的刑事拘留存在超期羈押問題。此外,最嚴重的問題就是,為避免李綠松自殘,對其采取了不文明的管理手段,將其控制在床板上時間長達12日之久。公安局長表示要從這一事件中吸取教訓,認真改進工作,並將以誠懇的態度配合檢察機關的調查,承擔應有的法律和紀律責任。

目前,山西省、地、縣三級檢察機關已著手調查此案。

[關閉窗口]

東方網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

網站簡介 | 網站導航 | 廣告服務 | 聯繫方式 | 幫助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