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中心>>網絡參考>>正文
瑞士六銀行洗黑錢遭曝光

涉嫌為獨裁者存款瑞士銀行遭譴責

9月5日,瑞士聯邦銀行委員會(SFBC)以點名方式嚴厲批評了瑞士信貸銀行及其他幾家瑞士銀行,認定它們將前尼日利亞總統山迪•阿巴查及其家族的非法資金接受為合法的存款,金額高達6.6億美元,約為7.34億歐元。由於阿巴查在任職期間大肆貪污國家公款,腐敗至極,瑞士幾家銀行接受其存款有洗錢之嫌,犯下了致命的錯誤。

作為瑞士銀行業的專門監管機構,瑞士聯邦銀行委員會(SFBC)這次采取的措施與以往有所不同,對於那些違反該國銀行法的有關規定故意接受來路不明的存款的銀行,SFBC一改過去不點名批評的方式,在其公開的報告中將這些銀行的名字進行了大曝光。

這些銀行分別是屬於瑞士信貸銀行集團的瑞士信貸私人銀行、霍夫曼銀行和Leu銀行等。

但是,SFBC並沒有提到這些銀行由於違反瑞士反洗錢法規定的要求是否會被罰款或起訴。根據上述法規,銀行在接受存款時,一旦發現該款項有可能來源於犯罪活動,應立即向洗錢控制辦公室報告這一懷疑。同時,SFBC指出,涉嫌違規的銀行雇員已經被辭退,而這些銀行也被要求制定更為嚴格的控制措施。SFBC已指定一些審計人員開始對這些銀行開展審計工作,以確保銀行的控制措施到位。

尼日利亞官方宣稱在阿巴查統治期間(1993–1998)數以億計的國家資金被阿巴查及其親屬秘密地轉移到海外。直到1998年阿巴查突然病死,新政府上臺後,應尼日利亞新政府提出的法律要求,這些存放於瑞士銀行值得懷疑的存款纔得以被凍結。

在1999年11月,瑞士的SFBC開始著手調查是否有銀行違法接受了與阿巴查有關的資金。按照瑞士相關法律,銀行在接受存款時必須全面了解其客戶的情況,銀行禁止接受來自貪污腐敗的資金,尤其在與世界著名的政治人物及其親屬進行業務活動時更應加倍小心。

根據SFBC的報告,在涉嫌的幾家銀行中,就瑞士信貸私人銀行而言,截至1999年底該銀行共接受了阿巴查兩個兒子的存款達2.14億美元。當時,阿巴查的兩個兒子並沒有顯示其真實身份,隻是作為不願提供真實姓名的銀行長期客戶而已。瑞士信貸私人銀行在將他們接受為客戶時,忽視了一些明顯的跡像,比如儲戶的年齡、國籍、存款資金的來源國等,這些跡像應當足以引起銀行的懷疑。SFBC稱,直到該機構發現疑點後,瑞士信貸私人銀行纔向瑞士金融當局報告了這些存款帳戶。

監管部門喫力不討好

瑞士信貸私人銀行則在其公布的聲明中宣稱,“阿巴查案件的發現是本行通過內部審計暴露出來的,然後向SFBC彙報的。在案件的調查過程中,本行積極配合,這一切都證明瑞士金融產業及其監管當局在不恰當業務行為發生時,能夠按照有效的程序,迅速、有效、準確地作出反應。”

SFBC的執行總裁丹尼爾•祖貝爾布赫勒認為,他本人絲毫沒有看到這些銀行在該案件存在“惡意企圖”,但是銀行應當在接受存款時將背景情況調查得更仔細些。至於追查任何與此案有牽連的政治人物都將是十分困難的,特別在相關信息被封鎖或偽造的情況下。在SFBC調查的大部分案件中,許多儲戶多是有錢的生意人。阿巴查本人存款事件則是在1994年一件小案件被意外發現的,由此阿巴查本人與瑞士銀行的關繫被中斷。

令人不解的是,SFBC報告剛剛出籠就遭到了瑞士各銀行大量的攻擊。瑞士一家專門處理發展中國家事務的組織在新聞發布會上稱,“SFBC關於阿巴查在瑞士銀行開設存款帳戶的報告是不能令人接受的,純粹是為了替涉及的有關銀行開脫罪名。”該機構呼吁對涉及銀行的高層管理人員因接受獨裁者的非法財產而進行必要的懲罰。

然而,SFBC堅持認為,阿巴查事件不是僅僅涉及瑞士一國的問題,並指出該案件的發生與其他金融中心如美國、英國、法國、盧森堡、列支敦士登都有一定的聯繫。

SFBC主席科特豪裡認為,“到目前為止,瑞士不是唯一一個面臨洗錢挑戰的國際金融中心,SFBC一貫強烈支持建立一套國際監管制度,用以打擊通過金融機構將貪污財產合法化。至於與阿巴查家族有關的已凍結資產將在查明後馬上歸還給尼日利亞政府。”

在SFBC調查的17家銀行中,花旗銀行、高盛公司、美林銀行(瑞士)和聯合銀行AG在遵守監管規定方面做得較好,巴黎國民銀行(瑞士)、巴林兄弟銀行(瑞士)則沒有能夠嚴格遵守有關規定。

在過去25年間,尼日利亞欣欣向榮的石油產業為該發展中國家創造了2500多億美元的收入,但是在阿巴查統治期間,他本人就從自己的國家搜刮了幾十億美元,使該國負債累累,經濟衰退。如果西方發達國家的商業銀行不是如此樂於接納他的不法之財,他的腐敗行為也不會到這種程度。

瑞士銀行委員會在對阿巴查事件的調查中指明,有些國家的銀行已成為一些不法資金的安全隱藏地,但它們會因為處理這些肮髒的錢而有罪。

瑞士的一些銀行很明顯地在中間起著關鍵作用,畢竟隻有很少部分錢是從尼日利亞直接流入這個國家的,而大部分則經美國、英國等國流入。根據有關規定,銀行應該對那些它們認為有必要關注的大額的金錢交易的來源進行驗證並向權威機構報告可疑情況。照此,阿巴查事件其實早應該暴露。

因此,對瑞士及其他發達國家的商業銀行而言,困難不在於規則本身,而在於這些規則的執行。銀行是一個高利潤的行業,大量的資金來源對商業銀行具有很大的疑惑力。在利益與規則之間進行選擇時,有時為了照顧正常的業務需要,“天平”難免會向利益方向傾斜。

同時,巨額的石油收入也為尼日利亞的政客、軍閥和國際貿易伙伴帶來了巨額“外快”。這些交易伙伴在將大量資金轉移出尼日利亞的過程中既充當了極其關鍵的中間人,又是這些非法資金的藏身之地。通常的做法是通過多開發票金額、虛訂合同、虛假的還款計劃或直接將國庫的資金劃到國際銀行的帳戶上。這些非法資金在轉移到全球銀行體繫的過程中,很少被問及資金的來源。但是,隨著瑞士SFBC調查報告的公布,這一內幕昭然若揭。

尼日利亞1983年以來的第一位民選總統–––現任總統奧巴桑喬在得悉上述消息後的第一反應是要求瑞士銀行將被阿巴查家族轉移、偷盜的非法存款全部歸還給尼日利亞政府。奧巴桑喬稱在阿巴查統治尼日利亞的4年時間裡,國家幾乎有4多億美元不翼而飛。奧巴桑喬總統指出,該國政府還將努力在歐洲其他金融中心如盧森堡、列支敦士登及中東的貝魯特、南美和東亞追查阿巴查家族的非法所得。

然而,尼日利亞本國在調查貪污腐敗方面進展甚微,因為在阿巴查當政期間,貪污情況較為嚴重。這股貪污之風與70年代石油價格猛漲有密切聯繫,通過增加支付石油貿易傭金的手段,國有的尼日利亞國家石油公司一度成為國有資金流失的管道。此外,明裡是大量財政資金投資於一些業績較差的公司,暗地裡通過這些公司將資金向外轉移,這樣不會引起人們多大的注意。根據有關信息,尼日利亞的外債在280億至350億美元之間,而國家流失的資金可能與外債數額不相上下。盡管奧巴桑喬稱將全力爭取追回所有在境外的非法財產,但是實現的可能不會很大。

英美銀行也有份瑞士銀行當“替罪羊”

英國金融當局和英國有關銀行的銀行家就有英國銀行卷入瑞士銀行接受阿巴查家族巨額存款之事拒絕作出評論。根據瑞士SFBC的調查顯示,阿巴查家族6.6億美元的存款中,有2.08億美元是通過國際銀行體繫從英國流入瑞士的,另有1/3則是從美國流入瑞士的,而這些存款中有5.14億流出了瑞士,其中2.19億美元流向了英國。

但是,英國金融監管機構–––“金融服務當局”宣稱,該機構已經看到了瑞士SFBC的報告,現正在對此加以研究,查找是否是英國在控制洗錢方面存在問題纔會導致這種事情的發生。

英國銀行家協會也表示要在仔細閱讀報告之後纔能作出評論。該機構秘書長蒂姆斯威尼說,“我可以保證如果英國銀行真的與洗錢有關將一定會負責到底的。”

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下屬的“金融行動任務力量”也拒絕對瑞士SFBC報告進行評價,該機構成員國包括美國、英國、瑞士等,曾於今年上半年對一些缺乏監管洗錢活動的較小的離岸金融中心進行公開批評。但是,這次“機會”難得卻默不作聲。

阿巴查及其家族非法掠奪的巨額財產如何通過倫敦和紐約的銀行體繫得以合法化的過程是在美國參議院調查花旗銀行私人銀行業務期間纔浮現出來的。

該銀行的倫敦機構在1998年為阿巴查的兩個兒子開設了銀行帳戶,並在這一年接受兩人共6000萬美元的存款。而該銀行的美國機構早在1992年起就開始接受這兩人的存款。隨後這家銀行利用其在世界各地的分支機構將資金進行轉移,特別是瑞士。

盡管在1988年有關銀行在對阿巴查兩個兒子存款時進行了認真的處理,但是直到1996年在倫敦和紐約的銀行家纔認識到此兩人繫尼日利亞領導人的兒子,而不是普通的尼日利亞生意人。

1992年花旗銀行倫敦分行銀行家麥克爾•馬修在一份電子郵件中將阿巴查的兩個兒子的身份點得一清二楚,他們前來開戶也是代表其父親。當時該銀行沒有要求阿巴查兒子將存入的有疑點的4700萬美元作出說明並提供證明文件。因為這兄弟倆自稱存入的巨資來源於尼日利亞至紐約的航班業務,但事實上,該航班在1993年就停航了。

1999年初,花旗銀行推出了一套針對公眾人物存款的新規定,並根據這一新規定關閉了阿巴查兄弟的銀行帳戶,可是該行沒有向美國參議院調查委員會解釋為何這麼做。

公開聲明批評SFBC自曝家丑

由於瑞士的一些最有威望的商業銀行在接受尼日利亞前獨裁者阿巴查的存款時,沒有對這一存款的來源進行徹底的檢查,以致使阿巴查的非法收入合法化,因此瑞士聯邦銀行委員會(SFBC)這次決定把這些商業銀行的名字加以公布,以引起它們的警覺,並對其他商業銀行起到警示作用,但是,SFBC的做法倒是值得探討,這可能是一次賭博。這一行動清楚地表明瑞士當局已經對利用瑞士商業銀行將國際犯罪組織、毒品走私及政治腐敗所得的非法收入合法化的行動進行實質性打擊。

然而,這一行動產生的負面影響是,瑞士銀行的一些有錢客戶擔心瑞士當局追查全球洗錢熱情高漲而使他們個人隱私受到威脅,由此將使一大批富有的客戶撤離瑞士銀行,影響到瑞士的金融產業。

SFBC原先準備就公布調查報告召開新聞發布會的決定也由於上述原因而取消,公布的調查報告也隻有德文和法文兩種版本。

這一切都暗示瑞士當局在公布這份譴責部分著名的瑞士商業銀行不當行為的同時,也受到來自各方面壓力要求盡量將此事淡化處理。

盡管在這次事件中,瑞士第二大商業銀行瑞士信貸銀行接受阿巴查家族非法收入存款東窗事發,對瑞士銀行業信譽產生了不良影響,但是,有人指出,瑞士銀行從事這種交易其實根本不是新鮮事。

阿巴查隻是瑞士銀行一長串腐敗的獨裁者中最新發現的一個,這些人包括菲律賓前總統馬科斯、海地的讓克洛德•杜瓦利埃、剛果的蒙布托•塞塞•塞科,都曾是過去幾年來瑞士銀行的重要客戶。

瑞士是一個僅有700萬人口的小國,但銀行業十分發達。該國共有400家銀行,占全球專為富人服務的離岸銀行業務的1/3之多。瑞士銀行業的產值占該國國民生產總值的11%,遠遠高於其他發達國家如德國、法國、美國銀行業占該國國民生產總值的比例。

瑞士銀行之所以如此發達,占據較大的市場份額,在很大程度上歸功於該國傳統的、嚴密的銀行保密法規,這些法規十分有利於儲戶。可是,現在瑞士正面臨日益高漲的國際壓力,要求改革這種保密規定。

正是在國際輿論的壓力之下,瑞士加入了旨在打擊洗錢的“金融行動任務力量”組織,制訂了一些目前全球最嚴厲的反洗錢和“知道你的客戶”的規定。

如瑞士現在規定銀行在決定進行64000美元以上的交易前,必須確定客戶的真實身份。所有的銀行、律師、會計師、保險經紀人和金融咨詢人員必須向專門部門報告任何有懷疑的金融交易,該專門機構成立於1997年,僅去年就接到370個相關報告,金額高達15億瑞士法郎。所有這一切對許多瑞士銀行的客戶而言都可能帶來原先沒有的威脅,對瑞士銀行業的發展也將產生影響。

此外,目前瑞士的幾家銀行均有意進軍美國金融市場,瑞士信貸銀行本月宣布將收購美國DLJ投資銀行,瑞士聯合銀行也將完成對美國佩恩韋伯銀行的收購。在這一敏感時間,SFBC報告的出籠無疑給瑞士銀行開拓美國市場投下了陰影。

加大執法力度恢復良好形像

過去瑞士一度以國際著名的洗錢天堂聞名天下,但是自從年方36歲的露絲•梅策勒女士於去年擔任該國司法部長以來,情形發生了變化。

梅策勒女士在就職不久後曾宣稱在未來4年裡,將新增480名聯邦檢察機構、警察局及聯邦法院的工作人員。到2008年,這一數字將再翻一番。

該女士指出,瑞士現在正致力於消除國際社會對瑞士國際聲譽的不良影響,並將與各種損害瑞士聲譽的行為作堅決的鬥爭。

梅策勒女士說,“瑞士已經被國際社會譴責為犯罪分子藏贓之地,因此,我們隻有采取真正的、具有決定性的行動,纔能顯示我們正在為消除不良影響作努力,這一方面要求私人機構自律,另一方面要求它們與政府合作,要求政府進行有效干預。”

同時,梅策勒女士建議國際社會能夠緊密合作,探索出新的監管方式,加強現有規定的執法力度。特別是與瑞士相鄰的國家更應保持連續性的接觸以“馬上消除產生的誤會”。

至於存款利息稅問題,梅策勒女士認為,瑞士已經明確表示不會繞過歐盟的有關規定,以低利息稅作為吸引資金的手段,在保證銀行保護儲戶機密的同時,將準備與歐盟合作共商有效對策以堵塞資金在這方面鑽空子。

此次,瑞士信貸銀行接受阿巴查家族巨額非法財產存款事件隻是梅策勒正在調查的案件中的一個。因為歐盟已經譴責瑞士成為 煙走私中心,歐盟為此損失了大量稅收。可見,梅策勒壓力重重。在過去,瑞士經常在這方面不當作一回事,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因為根據瑞士法律這隻能作為避稅而不是違法。

問題是,許多瑞士人對梅策勒能否真正獲得她所需要的資源力量,開展為瑞士重塑國際形像的鬥爭表示了懷疑。毫無疑問,梅策勒女士將比其前任付出更多,其在打擊洗錢和有組織犯罪的道路上將任重道遠。

值得慶幸的是,在某些方面瑞士已經邁出了關鍵性步子,比如檢查政治敏感度強的銀行帳戶。

瑞士銀行委員會主席曾稱,“世界上還沒有哪一個國家能夠像瑞士一樣已經制定對政治人物的銀行帳戶進行檢查的規定,瑞士在這一點已領先了。”


相關新聞報道


全球每年洗黑錢4000億美元
美國查明俄羅斯黑錢去向
法國每年流入400億法郎“黑錢”


國際金融報網絡版
東方網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
網站簡介 | 網站導航 | 廣告刊例 | 聯繫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