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元車資起爭執 公交司機棄車拋客
編輯同志:
    5月3日晚上7點40分左右,我乘上一輛大橋五線公交車從浦東返回到浦西。
    車到七浦路站時,我看到有兩位說外地話的乘客上車。他們投幣入箱後便被工號3670的駕駛員叫住,說現在票價漲到1.5元,你們兩人少投了一元錢。可乘客說沒錯,是投了3元錢。雙方就此爭執起來。
    眼看車子停著不開,車上20多名乘客都很著急,勸駕駛員算了。誰知駕駛員竟然發了狠,跳下車不知跑哪兒去了。足足等了十幾分鐘,一直到後面一輛大橋五線車過來,總算讓我們這些被拋棄的乘客上了車。坐了這麼多年的公交車,還從來沒遇到過駕駛員擅自棄車扔下乘客的怪事,希望有關部門予以嚴肅處理。
網友 任佩華

記者隨訪:

    接到任女士的投訴後,記者即與大橋五線所屬的浦東大眾公交公司營運四公司聯繫。

    公司業務服務經理吳惠鈞說在此之前,已有乘客前來投訴,經調查乘客反映的情況屬實。3670號駕駛員的所作所為是極其錯誤的,他們已對他進行了嚴肅批評教育,並已決定讓其停職檢查,調離大橋五線,並視情況作進一步處理。

    吳經理表示要通過這一事件,加強對駕駛員的教育,絕不允許再次發生損害乘客利益的事。

新民晚報記者 方鐘澤
2001.5.16

遊戲機房通宵營業 學子玩物喪志怎了得
編輯同志:
    我們是個三口之家的普通家庭,一個男孩18歲,今年讀高二,學習相當緊張。但近半年來迷戀上電子遊戲機,整天昏昏沉沉白天上課不專心學習,放學後放下書包就去打遊戲機,學習成績直線下降,老師也找他談過。近期發展到徹夜不歸,我和愛人半夜去盧灣區工人俱樂部將他找回,教育,訓斥,甚至打他,但時過數日,他仍我行我素,使我們家長焦急不安,影響上班工作,小孩明年將上高三,這樣的狀態如何能迎接高考呢?
    然而細細思考,首先是家長教育方法和事情發生的萌芽時期沒有及時處理好的問題,但問題的關健是盧灣區工人俱樂部遊戲機房,怎麼能通宵達旦地24小時不停地開放呢?據知情人說:“遊戲房並非是盧灣區工人俱樂部所經營,而是私人租賃俱樂部的房子,借俱樂部營業執照經營。”
    據我們所知,上海文化局有明文規定,所有文娛活動場所,最遲必須在晚上12時結束。盧灣區工人俱樂部遊戲房凌晨後繼續營業的作法是違反娛樂場所有關經營規定的,應立即糾正。
網友 謝偉民 華偉芬

記者隨訪:

    記者接到網友謝偉民、華偉芬夫婦的反映後,立即與盧灣區工人俱樂部進行了聯繫,引起了該俱樂部的重視。

    俱樂部當即召集組織俱樂部有關人員與各娛樂場所經理,認真學習了國務院頒發的《娛樂場所管理條例》、《上海市文化娛樂市場管理條例》、《上海公共場所治安管理條例》等有關法規。並對這些有關人員和各娛樂場所經理重申,要嚴格執行管理條例、法規、章程,不得違背。全心全意為廣大人民群眾服務。

    另據該俱樂部解釋,“盧工”遊戲房是由俱樂部所屬盧工文體娛樂部經營,並非由私人租賃。

    該俱樂部對謝偉民、華偉芬夫婦反映的情況表示感謝。

新民晚報記者 王新華
2001.5.17

高檔住宅臭河 相伴 居民生活難舒心
編輯同志:
    我是住在虹橋路2328弄的居民。我們這個小區正好位於虹橋路、哈密路口,與西郊公園相對。應該說這裡是長寧區環境比較好的地段。
    而就在這樣一個高檔地段,卻有一條與周圍環境格格不入的、有礙觀瞻的臭河 延哈密路流過。該臭河 橫穿交通要道虹橋西路和延安西路高架,河面上漂浮著大量的一次性餐具、舊家具等垃圾。久而久之,這裡成了垃圾傾倒場地和蚊蠅滋生地。隨著天氣變熱,臭河 飄出陣陣異味。加這邊上還有一塊雜草叢生的荒地,和一些半拉子工程,使這裡的環境變得極為惡劣。就連住在哈密路外銷別墅裡的一些外國客人也頗有怨言。
    APEC會議即將在上海召開,這樣的環境與東道主的身份極不相稱。虹橋路、哈密路口又位於虹橋國際機場到市區的必經之路上,是大上海一個重要的窗口,希望有關部門能重視這裡的環境整治,還我們居民一個整潔、美觀的生活環境。
網友 丁偉

記者隨訪:

    接到丁偉網友的來信後,記者即與長寧區建委河道管理所、河道水政監察室有關同志取得了聯繫。

    據了解,流經虹橋路、哈密路的河 繫新涇港支流,該地段屬新涇鎮保潔隊管理。接到記者反映後,長寧區河道管理所同志表示,他們將盡快與新涇鎮保潔隊工作人員趕往現場察看,並派出保潔船,打撈垃圾,做好河段的保潔工作。以整潔、全新的面貌迎接APEC會議的召開。

新民晚報記者 陳靜芳
2001.5.17






2000年往日回顧    
    





記者隨訪
總隊長答復



東方網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